第七十五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440字

老温习惯了一早起床,没曾想杨陆顺比他更早,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老温心里笑了笑:看来时间真是治疗心理创伤的好医生啊,不到一天时间他就从失落中振作了起来,打了哈欠伸了个懒腰说:“杨先生,你起得好早啊!” 杨陆顺微笑着说:“温师傅,叫我小杨或是杨陆顺好了,我本就在农村长大,又在农村工作,习惯了鸡鸣起床,我还去外面散了散步,呼吸了下新鲜空气。倒是温师傅要多休息,开车是很辛苦的工作。” 老温翻身下了床,边做阔胸运动边说:“农村好哇,日出而起日落而休,你跟袁总是大学同学,怎么去了农村工作呀?” 杨陆顺说:“个人志愿,见了深圳这高速发展的城市,既高兴又惭愧,说老实话,深圳让我大开眼界,改革开放真是及时雨呀,短短五年多时间就让有座现代化大都市拨地而起,这里的人民群众生活富庶,干劲冲天,我高兴!可我所在的乡里不少农民连温饱问题还没彻底解决,住的是泥墙茅屋,穿的是粗布大褂,同样是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农民,还在吃苦受穷,我惭愧啊!” 老温诧异地看着杨陆顺,昨天还在为离别懊恼哭泣的人今天竟然说出了这么高尚的话,莫非刺激过度发神经了,他在仔细看看,面前的小伙子目光炯炯充满朝气活力,不象是有问题,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慢慢来,急不得,免得又出大跃进跑步进入**的错误搞法,我去洗洗,吃点早茶就出发!” 再次上路,杨陆顺坐在前排,兴致勃勃地与老温交谈,说:“大海,马上就要看到大海了,波澜壮阔的大海!”在海安前往海口的渡轮上,杨陆顺痴迷地凝视着海天一线的美景,感受着咸咸海风的清爽,顿觉心胸豁然开朗! 小标所在的部队就驻扎在海口市郊外,杨陆顺见一船船崭新的小汽车运往对岸,啧啧称奇,老温笑着说:“现在好很多了,最火的就是去年下半年,几乎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往内陆广东福建运汽车,那场面壮观得很,有人还传说:美国间谍卫星从琼州海峡照的相把美国佬吓了一大跳,以为在搞什么大规模军事行动。就可想而知了。我估计海南岛进口了不下十万辆小汽车,海南行政区发大财喽!” 两人边走边问路,按照小标信上的地址找到了部队,杨陆顺不想招摇,隔起部队军营大门老远就下了车,步行到营门口,见门口挺立着两名战士,威风凛凛,走近问道:“解放军同志,我的侄儿在你部队服役,我想探视他,不知道要办理什么手续呀?” 那哨兵也很礼貌,先是敬礼,才说:“你好,请告诉我你侄子所在分队的番号,我替你找人。” 杨陆顺赶紧出示小标写的信封,那哨兵看了看,很简洁地冲马路前方指去,说:“同志,你侄子是在一座加油站工作,前方不到两百米路口,左转弯直走大约三百米,就到了,是部队的加油站。” 杨陆顺连忙道了谢,就折回去上老温的车,可心里却在嘀咕:小标不是说在正规连队当班长的吗,怎么又去了加油站?按着寻去,果然路边有座加油站,老温忽然把车一停,狡黠地笑着说:“小杨,呆会进了加油站你先别下车,我去找里面的干部,逗逗他们。” 杨陆顺奇怪地问:“逗他们?什么意思?” 老温拽不拉叽地说:“现在不是搞改革开放么,到中国来投资的外商很受政府重视,给予的待遇都蛮高,部队也一样,他们有很严格的纪律。如果你假冒是外籍华人来看望亲人,部队一定会热情欢迎你的,这样我们就可以不费分文,赚个好吃好玩了。” 杨陆顺听他出这么个馊主意,又气又好笑,说:“温师傅,冒充外籍华人行骗,万一露了马脚,怕是会被解放军抓的哟,我只是想看看侄子,了解下他的情况就行了,没必要开解放军同志的玩笑。”他对解放军是非常尊敬,如论如何都不同意老温胡来,老温也是心血来潮,见他竭力反对,也就不再说什么,缓缓把车开进了加油站。 果然加油站的解放军战士很有礼节,他们见进来一辆有外事部门特别通行证的黑牌车,虽然不是领事馆的外交车,可也是外国人的车,基于礼节,先是敬礼,以为小车要加油,这加油站本也有对地方车辆加油的业务,便打手势指挥车。 老温放下车窗喊:“小同志,请问你们站长办公室在哪里?我们有事找领导。” 那战士忙又在前面引路,一路小跑把车引到了站长办公室,就进去找领导汇报,杨陆顺和老温才下车,里面就跑出一名军容整齐穿四个兜军装的解放军同志,看了看黑牌车,还不等杨陆顺说话,就先来了个立正敬礼,老温倒是坦然受之,杨陆顺却慌忙也冲那干部鞠了一躬,才握手,那干部笑着说:“欢迎欢迎,请到办公室里坐。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慢慢说。” 杨陆顺忙说:“领导同志,我这次来是探望侄子杨小标的。我叫杨陆顺” 那干部哦了声,呵呵笑着说:“杨先生是杨小标的叔叔啊,什么时候回国的?现在祖国大陆搞改革开放,迫切需要您这样的爱国华侨投资建设啊!,您的普通话很流利啊!” 老温在一边偷笑,杨陆顺知道误会了,进了办公室坐下,那干部冲报信的战士说:“你快去把杨小标叫来,说是他叔叔看望。”那战士眼睛里露出羡慕的神色,赶紧立正道:“是!”又冲众人敬了个礼,才转身跑步出去。 杨陆顺说:“干部同志”那军官说:“我姓石,石容光!这里的站长。” 杨陆顺说:“石站长,我不是华侨了,这车是我一朋友借我用的,我没说清楚,让您误会了,对不起啊!” 石站长先是一楞,尔后哈哈大笑说:“假冒华侨啊,我说你的普通话比我还标准呢。自己同志我更欢迎!” 杨陆顺转头冲老温笑了笑,意思是解放军同志才不计较什么身份哩,介绍道:“石站长,这是司机老温师傅。” 石站长也笑着冲他点点头说:“温师傅,你好。” 杨陆顺说:“石站长,我素来最是敬佩解放军同志了,这不把侄子送来参军接受锻炼啊!小标在部队表现还好吧?” 石站长说:“我是近几天才调过来的,杨小标同志是表现就我这几天所见还是很不错的,他在油库工作,是个又脏又累的岗位,需要一定的奉献精神啊。” 这时门口传来一声略带哭腔的声音:“报告!” 杨陆顺转头一看,是隐然长成大人的杨小标,正眼睛红红的看着他,神情很是激动,不由也眼睛发红,站起来说:“小标” 石站长笑着命令道:“进来!” 杨小标几步上前,先是对石站长立正敬礼,而后利落地转身面向杨陆顺,举手敬礼,杨陆顺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小标,呜咽着说:“小标,你长大了啊!” 杨小标更是把满腔的思念化为了痛哭:“爹,你怎么才来看我啊!” 听了他们的称呼,石站长和老温都满是疑惑,杨陆顺说小标是侄子,而小标却叫杨陆顺做爹,看外表杨小标五大三粗,脸膛黝黑,似乎比他那白净的叔(爹)还要老相,哪里有这么年轻的爹嘛。 好容易两人才平静下来,石站长按耐不住问道:“杨陆顺同志,杨小标怎么叫你爹啊?”
杨陆顺不好意思地笑着把原委说了出来,他们才知道杨小标已是个孤儿,全靠杨陆顺收留才有个家。 老温见快中午时分了,提醒道:“我们是不是到外面找个饭店,边吃边聊啊?” 石站长有点犹豫,他见杨陆顺西装革履,老温又是开黑牌车的,估计他们吃不惯部队伙食,按说来了战士家属都是在食堂用餐,只是加个菜,于是就说:“也好,杨小标,你就陪你干爹到外面吃,你干爹在这里多久,我就放你多久的假。” 杨陆顺说:“石站长,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石站长摇着手说:“本来是我尽地主之谊的,又怕你们不习惯,我就不去了,站里还有工作,你们去吧。” 杨陆顺还要说什么,老温站起来就走,说:“我先去开车!”石站长顺势也就送客,无奈之下,杨陆顺也只好往外走,杨小标说:“爹,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干净衣服再来。” 到底是部队训练有素,杨小标不大功夫背着个黄挎包就从寝室飞奔出来,一头钻进了车里。老温笑着说:“你们父子叔侄团聚了,得找个好饭店庆祝庆祝。” 小标冲口而出:“去海口宾馆,那里吃住都还不错。” 老温笑着说:“你小子,是不是经常去啊?” 小标脸本就黝黑,这下臊得紫里透红,颞颥道:“听得多嘛。” 到了海口宾馆,老温开了两间房,小标说:“我得先洗个澡,一身汽油味道。” 杨陆顺自然答应,看着小标两年来长得比自己还高出几分,身体健壮结实,甭提多高兴了,似乎胡子也长了出来,嘴唇下刮得溜青,便取笑着说:“小标,你的胡子比我的都粗啊!” 小标在浴室里瓮声瓮气地回答:“爹,部队有纪律,不许蓄胡须,我原来的汗毛也不让留,刮得几次真成胡子了,我现在看上去都比你老相得多了!” 杨陆顺哈哈大笑道:“我说了不要叫我爹,叫叔已经把我叫老了,以后就叫叔算了。” 小标也笑了起来说:“爹,你是怕被我喊老了啊,我还偏生要叫你爹!咱干娘身子养得好吧?干弟弟什么时候出世呀?” 杨陆顺说:“你婶好着呢,可不是从前的婶了,胖多了,鸭蛋脸都成烧饼喽。你那弟弟快了,最多还有四个月,老历八月间的预产期,小标,替叔高兴不?” 杨小标说:“高兴,咋不高兴呢?我现在不仅有爹有娘,还多了个弟弟。我高兴得想大叫大喊呢!给咱弟弟取名字了吗?生了我就请探亲假去看咱弟弟!” 杨陆顺靠在浴室门口,笑着说:“没呢,有我爹在,还轮不到我给你弟弟取名字!嘿,瞧我们瞎说什么,都还在肚子,就你弟弟的叫,万一是个妹妹呢?” 小标说:“爹,你这么好的人,老天肯定回如你的愿如娘的愿,让爹你断了后,岂不是没天理了吗?”他也知道现在计划生育很严格,象他们都是吃国家粮上公家班的人只准生一个,按农村话说没儿子就是断了后,不积阴德的人才被老天断后! 杨陆顺沉默了一下,说:“傻小子,我不是有你呀,断什么后啊,给你添个妹妹不就齐全了么,女、子加一起就是好字嘛!”不过他心里也忐忑不安,倒不他观念陈旧重男轻女,而是怕他年迈的老父母受不了打击,真生了闺女,老人们怕是要伤心了。 老半天小标没言语,慢慢地身上开始颤抖起来,肩膀一抽一抽地,杨陆顺在想心事也没注意,猛听到小标嗷地就号啕大哭起来,就那么**裸地跪在了他面前:“爹,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呢?爹,我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您的恩德啊!” 杨陆顺也湿润了眼,把他一把拉了起来说:“傻小标,你都叫我爹了,是一家人了,还用得着说报答吗?你要听我的话,你好好做人,做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不然我对不起你故去的爷爷啊,你也对不起我对你的一片苦心啊!” 那厢老温拾掇熨帖在外面叫他们俩下楼吃饭,才算结束这真情流露的时刻,杨陆顺见小标是个大块头,也知道部队伙食不算很好,咬咬牙从那一千票子里抽出一叠装在口袋里,他知道这么高档的宾馆吃饭肯定不便宜。 三人说说笑笑下了楼,老温说:“杨陆顺,你这干儿子穿上便服就是个大人了,穿军装还显得年轻些。”小标说:“没办法,条例规定不准穿军装进地方娱乐餐饮场所,只好穿便服了,而且还怕洗不干净,都买的深色衣裤。” 大宾馆的餐厅都是那么豪华,杨陆顺边走边看,啧啧暗叹,而老温和小标似乎司空见惯一样,径直找了个桌子坐下,女服务员马上递上菜单,杨陆顺有自知之明,在这样的饭店没吃过几回,根本不知道点什么菜,干脆就把这麻烦事交给了老温,他开车辛苦了,得好好谢谢人家,还大方地交待说:“有什么好菜你都点上,只怕小标在部队里缺荤腥呢,还来瓶好点的酒,反正温师傅也不出车了。” 对于点菜老温自然是当仁不让,他在深圳什么高档饭店没去过呢?也不征询他们叔侄的意见,不急不慢点着,杨小标眼睛老望菜单上凑,老温故做大方地偏给他看,也算是让这乡下小子长点见识吧。 杨陆顺突然有点内急,问清楚厕所在那里就赶紧去了,等杨陆顺一走,小标立即活跃起来,招呼下服务员指着菜谱说:“麻烦你把这、这、这、这几个菜写上,来瓶茅台酒!”把老温看得瞠目结舌,看这架势比他还里手得多啊! 小标赶紧说:“温师傅,等下结帐时你抢着买单,估计这餐得两百,我先给你两百,多不退,少了我再补上。”说着从裤兜里摸出一叠票子,飞快地数了二十张,塞到老温手里,略带乞求地说:“温师傅,我爹是个乡干部,一月只挣那么几十块,我怎么忍心吃他的呢,求你帮帮我了。” 老温再仔细打量着这不起眼的黑皮小子,把钱放进口袋里说:“帮你没问题,不过你这钱从那里来的?据我所知,你这样的大头兵一月津贴也就三、五块钱吧?” 小标狡黠地一笑,说:“温师傅,你也应该知道现在岛子上的情况,我这是替人开车赚的辛苦钱。” 老温吃惊地睁大眼睛,凑在他面前说:“小兄弟,感情倒腾汽车,真有部队参与啊?” 小标却脸一整,说:“温师傅,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这些事咱小老百姓可不敢多嘴。” 老温也是有惊,忙坐直了身子,呵呵笑道:“小兄弟,看不出来啊,你比你那干爹强!” 小标不再说话,脸上又带着点敦实的微笑一口一口喝茶,心里暗暗笑道:我不拿这东西唬你,你会相信我?我们几个兵倒腾点汽油就够花消了,开车的好差还真轮不到我,不过这地方我早就吃腻歪了。瞥眼见杨陆顺回来了,更是收敛着,他知道干爹对他非常关心,想让他考军校走正道,可走正道实在太要门路了,都想考军校,都想提干入党,那名额实在有限得很,好容易积攒的钱又不想就这么白白送领导,一想起干爹对他的谆谆教导就益发觉得对不起他,唉,以后是路怎么走,确实难以抉择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