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6353字

杨陆顺可谓满载而归,金灿灿的项链耳环戒子让沙沙乐得合不拢嘴,小巧精致的娃娃衣更是让沙沙高兴,扯着四姐道:“嘿,看不出来啊,他自己买的衣服好看,连宝宝的小衣服也好看,姐,你摸摸,多软和!” 四姐是养过娃娃的人,开始还只当六子是喜欢颜色鲜式样好,一摸之下,确实松软适手,又拿起在自己脸上蹭蹭,啧啧地赞到道:“是咧,好软和的,小孩子皮嫩,就得用这样松软透气的布料做小衣,六子到底是有见识的人,连这都想得周全。” 杨陆顺把耳环挑出来递到四姐手上说:“姐,这么就你照顾沙沙辛苦了,这耳环我专门给你买的。我还给灿灿他们几个小孩子买了点书包文具用品。” 沙沙就有点不舒服了,她原来是怕痛才没有穿耳洞,就琢磨着什么时候让四姐给她扎穿,没想到六子居然要把这稀罕东西白白送给四姐,她在银行工作清楚首饰金价格,那耳环少说也上了三克,只怕要百好几十才买得起。 四姐慌得连忙推脱说:“我这乡里婆娘拿带得起这稀罕东西啊,沙沙年轻漂亮,她戴才好看呢,我不要不要。” 杨陆顺就拿眼睛睃沙沙,眼神很坚定,示意她说服四姐,沙沙没奈何,只得酸溜溜地说:“姐,这是六子的心意嘛,你就戴上,再说我怕痛没穿耳,留着也戴不了,总不能把好东西白搁在柜子里吧。再说我怀上后你操持这家也辛苦了,我们是得表示点谢意嘛。” 四姐就是不要,涨红着脸说:“沙沙,你这样说我更不敢要了,我跟六子感情最好,他小时候大半是我带他的,咋说呢,我也说不清楚,我就只想让你们小俩口过得舒适就好,以后孩子生了我还要带他长大,不是图你们感谢我,更不图什么东西,我就是愿意了。”急得眼泪也出来了。 沙沙想起这几个月四姐真是尽心尽力,知道她所言不虚,不觉也动了感情,眼圈红红地说:“姐,我知道你对我们好,那我们送点点东西给你也应该呀。”不由分说就把耳环给四姐戴上了,把四姐高兴得又是抹眼泪又是笑的。 杨陆顺看着眼前亲情流露的场景,暗暗叹息道:还是家里好啊!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忧沙沙疑心,那一千元钱他藏在衣兜里,万万是不敢让沙沙知道,原本他想存进银行,转念一想还不如用来帮助贫困农民,没想她们俩一哭一笑让他门缝过了关。 当晚他去卫书记那里销假,带去了两条海南出产的香烟,是小标一定要他带回来送给卫书记抽,也算是感激卫书记当年尽心帮忙安葬他爷爷了。卫书记拿着两条烟呵呵大笑说:“没想到那小子还记得我,难得难得。我说了吧,部队锻炼人,以后那孩子肯定会有番作为的。六子,你回来后就要赶紧投入到工作中去,过不久县委郭书记要到新平来检查,你得加紧时间拿出一套加强党员干部思想素质的教育材料,认清切实组织党员干部们好好学习,再不能出这样那样的问题了。好好干,别落把柄让人抓,乡里不比地区省城,对年轻干部说辞太多,无非也就红眼你提拨得快了。” 杨陆顺在党委内只负责宣传工作,直接分管着乡广播站、电影队、文化站等宣传部门。宣传部门历来是党政部门的喉舌,其地位作用是不言而喻,总的来说杨陆顺这个乡党委宣传委员要负责: 指导全乡理论学习、理论宣传工作;协调全乡党员教育和全乡农村、企业、学校思想政治工作,编写党员教育材料,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和改进群众思想教育工作。负责新闻舆论工作的宏观管理,指导乡广播站、电影宣传队文化站等部门的工作,并在政治方向和方针、政策方面实施领导。负责全乡精神文明建设规划、指导,监督、指导全乡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贯彻县委和乡党委关于宣传思想文化事业发展的指导方针;组织开展全乡宣传思想工作的调查,督促检查宣传文化系统贯彻执行有关政策、法规情况,完成乡党委交办的其他工作任务。 看似这宣传委员工作繁多,管得很宽,其实乡镇的宣传工作很简单,一个宣传委员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去搞这些意识上理论上的东西,把一些具体工作直接下达到各村、单位党支部执行即可,然后就是根县委宣传部的部署,在广播上搞点宣传,贴些标语。 杨陆顺新官上任得尽快搞点实际工作,看了办公室这段时间县委宣传部下发的文件精神,无非是七一建党、八一建军等年年要搞的老旧宣传工作,再就是组织党员进行学习等等,这些活动人们都已经形成了习惯,到时候就知道要搞,显示不出新意,“要搞就要搞在其他乡前面,按部就班地遵循上级指示工作就被动了。”杨陆顺如是想,他看了看挂历,已经到了六月中旬,有什么重大历史教育事件值得大张旗鼓去宣传,既能得到人民群众的响应,也是县委重视即将部署的呢? 杨陆顺苦苦思索着,一时并无良策,盲目地翻看着报刊杂志,想从中找到启发。忽然他眼睛一亮,在春江日报第七版文学天地中,看到了一个小豆腐块,文章是一位在抗战中失去多位亲人的普通中国人写的,他沉重愤慨地谴责了侵华日军,深情地怀念着亲人,为无辜死去的无数平民百姓哀悼。 屈指算来,从1945年9月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历经八年浴血奋战的抗日战争结束到今天的1985年,已经是四十周年了。按照中国历来的习惯,重大纪念节庆逢五逢十都要全国动员隆重纪念,勿忘国耻,振兴中华,是每个中国人共同的心愿! 回顾南平历史,在抗战期间,侵华日军也曾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烧杀虏掠,扶植了伪政府,最为惨痛的是1942年七月在南平梅家湾惨无人道的屠杀了五万多名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可惜到现在连个纪念碑也不曾立,但日军的兽行永远不会让热血中国人忘记! 杨陆顺一拍桌子说:“勿忘国耻,振兴中华,我就用这个主题纪念抗战胜利四十周年!”定下工作方案,他就着手准备实施。 目前主要工作还是卫书记部署的开展干部党员思想教育工作,老马的意外事故确实在社会上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当务之急就是要重新树立党员干部在农民群众中的新形象,为此杨陆顺结合党委会的会议决定,针对驻点干部在村里吃喝不给钱反倒还要白拿餐费等诸多弊病,杨陆顺在教育材料中就严肃指出了这些问题,在集中组织学习教育的基础上,他建议思想教育要时时抓、严格抓,不能搞走过场应付检查,并制定了长期的学习计划,针对各村的党支部疲于搞农业生产而疏忽党建工作,他也提出多项建议,每年选出三到五个优秀党支部进行重点宣传,达到促进其他支部工作的目的。在老丘的帮助下,杨陆顺很快就拿出草稿给卫书记、谢乡长审阅。 卫书记看了觉得比较满意,对上了他交待的思路,而且还有发挥,很全面;但谢乡长有异议,说:“卫书记,你看制定下村干部就餐问题,似乎脱离了他宣传线的负责范围,我不说他的办法不好,怕引起其他同志误会。” 卫书记说:“我看没什么问题,这线那线都是新平的一盘棋嘛,老马就是在就餐上出的问题,把性命都丢了。我看杨陆顺总结得好,也点出了根本原因,我们干部队伍中就是有不少人喜欢占小便宜,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乡政府的干部不在村干部面前带好头,我怕都要出问题!杨陆顺很对我的思路,就是要敢管敢说,不怕得罪人。如果老马有他这样的思想境界,我看也不得丢了性命,更不得闹出这千奇百怪的笑话,老谢,我们新平臭名在外啊!” 谢乡长唉了一声说:“我怎么不晓得呢,县委管得住南平的嘴,可封不住地区、省里报纸舆论的嘴。我留神了这期间南风日报、春江日报,虽然没点新平的名,可谁都知道是在批评讽刺我们乡这档子糗事,唉,你说这是什么事,我们新平好多东西,比如卫书记重点扶植的砖厂、建筑队,这都是改革开放涌现的优秀典型嘛!我也觉得是要下大气力整顿作风了,杨陆顺,我支持你!” 有了书记乡长的点头,新平乡又展开了大规模的思想作风整顿,不少党员干部贪吃好喝被点名批评、写检查,不过最让干部们怄气的是贪不到就餐费了,在这种情况下,没人敢顶风去贪那点小钱,却也心痛那点小钱,明明知道是党委的决定,却把这帐算到了杨陆顺头上,认定是他出的馊点子。 七一建党节前夕,郭书记果然带着县委一班子到了新平,七个常委来了五个,专程来看新平的整顿情况。上午是听汇报,主要由卫书记汇报党委工作、谢乡长汇报农业生产工作,县委领导们的表情都很严肃,郭书记不时针对卫书记汇报中存在的问题做出严厉批评,卫书记小心翼翼,最后才重点把新平乡整顿思想作风做了详细汇报,材料的整理、具体实施情况以及取得的初步成效,还特别点出是新任乡党委宣传委员杨陆顺同志全面负责的,郭书记、程县长都觉得措施得体、安排得当,简单看了看杨陆顺制定的学习材料,感觉这大学生水平还是颇高,郭书记这才缓和表情,笑着说:“小杨同志理论水平蛮高嘛。”程县长也说:“杨陆顺同志的材料观点独到,面面俱全。”县委宣传部黄部长也凑热闹地说:“后生可畏,我这部长迟早要让贤给这些有知识的大学生干部了。”
县委领导这么一换表情,把新平与会的人看得暗暗咂舌:看来这杨陆顺不止卫书记看重,就连县委郭书记似乎也另眼相看,难怪进步飞快了。 下午安排乡村两级党员干部在新平剧院听县委郭书记做指示,在全体与会人员的热烈欢迎下,郭书记、程县长等领导们满脸微笑地上了舞台,因为县里来的领导多,主席台位置不够,只有卫书记和谢乡长在末座陪同,郭书记热情洋溢地讲了话,并没过多批评,反倒是对新平能积极响应县委的号召,大力开展思想作风整顿表示了赞许,这让卫书记大大松了口气,看来郭书记还是给新平乡留了面子的,程县长没在这事上多说,只是就政府工作点评了下,也是表扬居多,也让谢乡长笑得更弥佗,下面的乡领导、党员干部是掌声也益发热烈! 在一片喜气洋洋中,其他领导先后讲了话,调子与郭书记的差不多,表扬肯定为主,等主席台上职务最小的谢乡长发言完毕,台下的掌声尤为激烈,甚至有心急的就想起身了,卫书记也感觉差不多了,就在郭书记耳边讨指示,只要郭书记点头就准备宣布散会,没想到郭书记要过话筒说:“现在时间是下午四点十分,离下班时间都还差近两小时,离吃饭时间就更早喽!”他这么一说,其实并不是什么好笑的话,可下面的人都觉得好亲切好幽默,不禁都呵呵笑了起来。郭书记用手虚压了压,等下面安静了,又说:“我们来不光是听汇报做指示的,也想受受教育,你们卫书记说新平乡的整风讲座很有水平,我就抱着学习的心态,想听一听,卫书记,负责讲座的是杨陆顺同志吧?那就请杨陆顺同志上台来,给我们上堂课。”虽然满脸笑容,可语气却不容质疑。 这下让其他县委领导、卫书记谢乡长都吃了一惊,面面相觑,这根本没有事先安排嘛,杨陆顺更是惊惶,毫无准备怎么去讲? 卫书记暗暗后悔不该在郭书记面前把话说得太满,杨陆顺讲好了自然都好,万一出了纰漏,这脸可就丢大了,他自己被郭书记批评是小事,杨陆顺是才提起的干部,在县委领导面前出了洋相,只怕前途就会断送掉,最少在新平是抬不起头做人了,忙在郭书记耳边说:“郭书记,事前没做任何准备,您这样,怕小杨出差错啊,要不让他准备准备?”郭书记冲他微笑着说:“我都信任他,你这伯乐倒没信心了,不会是你言过其实吧?”卫书记一楞,旋尔心里大喜,原来郭书记是想考验六子了,看来今天六子只要考验过关,迟早会被郭书记重用!他这么一恍然,眼睛里也露出欣喜之色。 郭书记转过头冲台下的杨陆顺招着手说:“杨陆顺同志,请上主席台来,家国同志,给他个座位。” 杨陆顺知道今天是躲不过了,背心里早已经冒出了汗水,牙一咬,腾腾腾就上了主席台,按着卫书记指点给他是座位走了过去,卫书记在他耳边说:“六子,这是次重大考验,希望你能不辜负郭书记的厚望!” 杨陆顺点点头,坚定地望着郭书记。郭书记笑了笑,说:“杨陆顺同志,你也没准备,我也是临时决定,就拿目前党员干部大吃大喝的问题,你即兴发挥,给我和在场的同志们上一堂思想教育课,时间为一小时。现在开始!大家热烈欢迎啊!”说完带头鼓掌,用充满鼓励信任的眼色看着杨陆顺。 台上台下都在鼓掌,可人们脸上的表情却各式各样,有惊讶的有看热闹的有嫉妒的有惋惜的有幸灾乐祸的有思索的有羡慕的人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都弄不清楚这是哪一出。 杨陆顺深吸了一口气,先是对主席台上十来名领导礼貌地鞠了一躬,又冲台下乱哄哄地人们鞠了一躬,才正襟危坐,缓缓扫视着台下的听众,目光渐渐恢复平静渐渐趋于坚定渐渐射出充满自信的光芒,台下是人们也都被他肃穆的神情吸引着,慢慢安静下来,人们心里也充满了好奇:到底这大学生是真材实料还是绣花枕头呢? 杨陆顺异常清醒,脑子飞速运转着,在组织最简洁实用的话语,他慢慢把话筒调整到最佳角度,顺势瞥了下手腕上的双狮手表,把双手交叠放在话筒前,一字一句清晰而有力地说:“各位领导、党员干部同志们,今天我遵照县委郭书记的指示,就当前基层党员干部中存在的大吃大喝现象,给同志们上一堂思想教育课”刚开始还有点喉咙干涩,声音走调,随着思路的开朗,他越说越流畅,博古论今、引经注典,深入浅出地把理论与事实层层讲述出来,完全没有政治课的呆板与晦涩,倒是其中穿插的幽默话语既令人发笑又让人深思。 郭书记一直是面带微笑的听着,听到精妙处还配合着点点头或是转脸投去满意地眼神,还有几个县委领导也是偶尔凑在一起交流三两句表达心里的赞扬,卫书记更是喜气扬扬,一脸自豪,台下原本抱着看笑话的人既佩服又沮丧,当然更多是人是敬佩了,毕竟本乡的领导在县委书记、县长等头头面前露了脸,他们也觉得光荣! 杨陆顺一时说得性起,居然有点忘记时间,好在台下前排的老丘微微举起手腕点点手表,示意时间差不多了,他再次瞥了下手表,指针距离一小时只差点点,便逐步总结,刚好把时间定格在了一小时!当他再次起立向领导同志们鞠躬致敬时,掌声四起,一些受到感染的年轻党员干部把手掌都拍红了还不愿意停息,卫书记站起来几次示意安静,才慢慢平静下来。 郭书记最后总结说:“杨陆顺同志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活泼、意义深刻而不教条不晦涩的政治课,讲得很好,很全面。我本人也深受教育啊,希望在座的全体同志都要认真理会这堂课的精神,保持我们党的正确性、纯洁性,真正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就不再多讲,杨陆顺同志讲的比我更有代表性、更具体。散会,请卫家国同志有秩序地组织退场!” 在乡政府食堂,两桌子简单的饭菜招待着县委的领导,因为县委领导人数多,而又只让开两桌饭菜,新平只有卫、谢、周人陪同,虽然郭书记没再对杨陆顺多做表扬,可谁都看得出他很满意,卫书记更是毫不掩饰,借敬酒的机会喋喋不休地炫耀着,宣传黄部长笑着说:“老卫,我看杨陆顺是个人才,我们宣传部正缺个能说会写的宣传科长,你把小杨让给我们宣传部怎么样?” 卫书记一听不乐意了,说:“要说去宣传部当科长,杨陆顺肯定能胜任,不过我还想他在乡里多锻炼一段时间,把基层工作彻底熟悉有了实践工作经验后,那就随便县委领导怎么去使用他了。如果现在就把他调进县委大院,最多也就是个笔杆子哟。郭书记,我没说错吧?我这也是在给县委培养接班人呢!”要是别人也许不敢说什么接班的敏感话题,都知道郭书记五十三岁,在南风地区的县委书记中年龄算老的,如今又在搞老中青交替,说不定哪天就退了线,卫家国一来跟郭书记关系好二来实在也是高兴,也就说了,或许这样更让人觉得他们关系不一般。 果然郭书记丝毫不受影响,只是用筷子点着卫家国笑着说:“我倒是同意家国同志的话,年轻干部不应该在乎什么职务岗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安心本职工作,职务再高没真本领,就会误了我们的四化建设事业,小杨同志已经有了丰富是理论知识,缺少的正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磨砺机会,而在新平,家国同志就给了他机会,锻炼好了就是以后最佳的接班人,不成,退几步讲他也是个写文章的好笔杆子,同样是我们需要的。”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