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701字

这可吓坏了张文谨胡老汉等人,他们手忙脚乱地把杨陆顺从田里拖到田埂上,只见杨陆顺面青唇乌、气若游丝,漆黑的眉毛死死拧成一团,眼睛似睁非闭,表情痛苦万分,不消说是中暑发痧了。 胡老汉红着眼睛叫儿媳妇坐在地上搂起杨陆顺,用壶里的茶水把杨陆顺浇了个透湿,径直用满是泥泞的手在他脖子上扯痧,一连扯了十几下都不见杨陆顺有动静,脖子上已经冒出乌黑油亮的痧痕,胡老汉边哭边扯道:“杨党委,你快醒来啊!是我胡家对不起你啊!”张文谨也知道发痧严重会导致死亡,也忙不迭在杨陆顺背上扯了起来,一下就是乌黑一块,直到脖子上、背上全扯出乌黑暗红的痧后,杨陆顺才慢慢清醒过来,后来送回家,请医生吊了几瓶水才算缓过来。 杨陆顺帮农民插秧严重中暑,很快就传了开去,不少政府的干部们都暗暗笑话杨陆顺蠢得可以,还有人说这是杨陆顺故意耍的鬼把戏,用苦肉计来造舆论出风头。 但此举还是得到了农民群众的广泛支持与传颂,特别是新平村的村干部和农民们,杨陆顺用实际行动让他们看到了一个真正关心农民群众的好领导好干部,农民想得不多,也很单纯:他们只知道一个乡上的领导放弃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的舒服日子不过,不怕脏不怕累地去帮农民搞双抢,还把自己累出了病,这已经就非常了不起了。至于说什么为出名什么的,农民用朴实地话说:要出名都想,可犯得着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那年头中暑可是要死人的。 杨陆顺在家休养了两天,左邻右舍都是党政领导自然都会来看望他,在慰问他的同时也交口称赞他,卫书记更是担心,责备他说:“六子,你现在已经是党委委员一线领导了,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先想想大局,我排除众异把新平村交给你,只是想你管理好这个村,千头万绪你只要把重点抓好就行了,余下的工作自然会有人去做,事事亲躬未必会有满意的结果,你一个文弱书生又怎么干得了粗重的农活呢?爱惜自己也是一项工作啊!” 杨陆顺说:“我在新平村组织党员团员突击队,就是要发扬党团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我不能只要求别人而不要求自己,如果我年龄大身体状况不好,我不得去逞强,可我这年纪在农村算得上正劳力,突击队员们干完自己家的农活还要拖着疲惫的身体帮别人做农活,他们才是真正的先锋模范。刘支书等村干部也是这样,自己的活不能耽误,还要抽时间管理村务,我这后生子总不能背着手这里看那里走走吧?我实在做不出!” 卫书记看着杨陆顺执拗的神情,皱了皱眉,呵呵笑着说:“你小子思想境界还真高,我都还说不过你了。反正我把话撂在前头,工作你怎么搞我支持,但不要太拼命了啊,白天在村里忙,晚上又跟叶祝同他们搞展览,精力总归有限,再说沙沙也怀孕了,需要你当丈夫的多关心。你倒好,那沙沙吓成这样,不应该哟!” 沙沙也在一边埋怨道:“六子,你听到卫书记的话了么?要多关心我!天天黑清早出门,天不黑透不回家,回家说不上几句话你就呼呼大睡。” 杨陆顺诧异地看了看沙沙,可沙沙没让他说话,对卫书记说:“卫书记,六子是你亲手培养出来的,我觉得他这是完全学着你的工作态度,六子不止一次对我说,你是他最为敬重的领导哩!”杨陆顺在床上听得面红耳赤! 卫书记哈哈大笑,用手指着沙沙说:“好你个沙沙,尽给我灌**汤,我看六子笨嘴笨舌,哪说得出这样的话来,你是哄我开心的吧。” 沙沙一脸委屈,说:“卫书记,你也是听不进真心话,我家六子本就是这样说的,只是要他当面这么说,肯定说不出,可我晓得这是六子的真心话!你看看,六子冲我瞪眼了!” 好容易送走了卫书记,杨陆顺蕴怒地说:“沙沙,你” 沙沙笑着说:“急什么急,你是说过敬佩卫书记的话嘛。我只是把你的话传达给他。人家卫书记把你调进政府,介绍你入党把你提拨为副乡长党委,多么大的情分,你说几句恭敬的话算什么?依我看你就得把卫书记当恩人供在神龛里,要不你现在只怕还是个不得志的教书先生吧。古人都知道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看看胡家老汉,你帮人家插秧中了暑,人家提着老大的黑鸡婆来看你,口口夸你是好干部好党员人民群众的好公仆,跟卫书记的提拨之恩相比,你那点又算什么?胡老汉比我爸爸年纪都还大,夸你时没半点不好意思的,你说卫书记几句好话就害羞了?我知道你读书人面子浅自尊心强,你这样拼命工作无非也是在用你的方式报答卫书记。” 沙沙的话字字句句说中他的心思,他居然有点恼羞成怒,可又不知从何反驳,他之所以在新平村拼命工作想在各方面工作上拿第一争先进,一半是为了证实自己的价值,更有一半是为了不给卫书记丢脸不让卫书记失望,不也就是心存感激吗?他扭过脸不理沙沙,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沙沙挺着大肚子斜靠在旁边,依旧喋喋不休:“六子,其实很多道理你比我清楚得多,你呀也是想得太多。卫书记没把你当外人,跟你说话什么都很随意,按说你们的关系应该比别人更亲密,可我不知道你怎么在卫书记面前老是显得有段距离,其实你跟谢乡长等其他领导面前都一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你能跟群众打成一片怎么就不能跟领导打成一片呢?我看是你死爱面子的原因!生怕别人说你拍领导的马屁,有损你读书人的清高!你看看老柳他们,那恭维领导的话说出来比水往低处流还顺畅,我也没见你反感到听不下去的地步,不也笑地受了?” 杨陆顺越听越烦躁,他的自尊心根本就不允许他去阿谀奉承,他总认为只有本事缺乏能力的人不得已才去低三下四用话语取悦领导,他竭力压制火气说:“沙沙,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只知道我是杨陆顺,我走自己的路。” 自己的丈夫沙沙怎么会不了解,她知道六子从小在家就被父母姐姐们呵护着,读书成绩好顺利地考上大学,虽然毕业后在学校委屈了近一年,可到政府后依旧是一帆风顺,在他这短短二十五年生命中可以说没遇到过挫折,何况他坚持地也正确,要想猛地改变也不可能,以后找着机会就劝劝吧,沙沙笑着说:“看你,跟我发什么狠,我也是为你好么。结婚到现在,我算支持你的工作吧?从来都没给你拖后腿,我只是怕你累坏了,前一向你去挑谷割禾,回来累得直不起腰,我就劝过你,别那么拼命,这回你又中暑发痧,幸亏抢得你及时,真要有个什么,我跟肚子里的宝宝咋过哟。”本来还笑着说话,说着说着牵动了情愫,眼圈儿一红,眼泪就滚了下来。 听了沙沙的话,杨陆顺细细想来也觉得亏欠她太多,不仅不在身边照顾还要让她担心受怕,坐了起来柔声哄道:“沙沙别难过了,我是对不起你和宝宝,你再哭宝宝在肚子里也难受了!”他把耳朵贴在沙沙肚子上,夸张地说:“沙沙别哭了,你一哭宝宝也在哭呢!你赶紧笑笑,宝宝肯定也会笑的。” 也正是杨陆顺的拼劲鼓舞了新平村的农民群众,新平村的双抢提前十天就基本结束,在村干部的带动下,农民又提前开始准备上缴爱国粮食,要不是乡粮站还没把收购粮食的工作做好,估计新平村的上缴任务也就会在八月初全部完成。村里的工作告一段落,杨陆顺就开始把重心转移到八一建军节和抗战胜利四十周年纪念工作上来,叶祝同几次把他请到新平学校看大型图片资料展览的准备情况,并不很理想,虽然叶祝同到县里、地区文化馆图书馆找寻来大量的珍贵图片、文字资料,可由于组织得不够严谨,显然达不到令人非常满意的效果,组织的宣传员也陆续投递了不少稿件,可被采用的极少,看来水平还成问题。杨陆顺便从新平村又转战到了新平中学,与叶祝同等人加紧筹备。 在党委会上,卫书记是高度评价了新平村的工作,他眉飞色舞地说:“党员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不容忽视啊,我原来还担心杨陆顺同志在新平村的工作能不能顺利完成,却没想到杨陆顺同志创造了我们意想不到的优异成绩,我、老谢和老周亲自到新平村去核实了情况,不仅提前完成了,而且还完成得很好,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我随便走访了几家农民,问他们为什么今年能提前完成双抢?他们都说是党员团员领导干部的模范作用带得好,农民很朴实啊,他们说杨党委、刘支书都抢干在第一线,我们没理由不紧跟上!这就是杨陆顺同志在新平村取得如此好成绩的主要策略。杨陆顺同志到政府工作时间不长,跟我们这些人比算是初出茅庐嘛,但后生可畏!这也从侧面说明我们组织选择干部是经过了周密考察和任贤为先的。”于是其他人便纷纷按照卫书记的讲话模式对杨陆顺进行了轰炸似的表扬和肯定,然后就是其他人总结各村的农业生产工作,大抵的自我批评的多,谁让进度落后于一个年轻党委抓的村后面呢。 谢乡长等众人讲话完了,就新平乡目前存在的生产问题做了点评,褒贬有序,也很中肯,最后他说:“现在化肥在农村得到了大部分农民的认同,这与三两年前比是个可喜的进步,原来我们的给农民说好话,劝他们使用化肥,现在是农民主动要求使用化肥,而且用量越来越多,用途也越来越广泛,说明化肥的功效得到了农民们的普遍认可。也就导致化肥供不应求了,特别是计划内的化肥,分摊到农民手里就实在不够用了,而市面上有议价化肥,可价格让农民接受不了,所以,今天把这个问题在会上提了出来,就是希望各位集思广益,尽量调动各位的关系,为新平争取到化肥指标” 杨陆顺听了心里一动,马上就想到了大学同学欧阳飞。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