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452字

接连两天杨陆顺都专心扑在展览会的筹备工作上,为了加快进度工作到凌晨两点多,还在床上睡觉,沙沙焦急地把他喊醒:“六子,你快起床,谢乡长在外面等你呢!” 杨陆顺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一骨碌爬起来就往前屋跑,果然见谢乡长笑地坐在沙发上抽烟,忙问:“谢乡长,什么事,什么事?” 谢乡长指着手表说:“现在已经八点半了,我一直在家等你出门,今天不是要联系你地区的同学吗?快洗把脸,莫耽误时间了。别解释,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在忙展览会的事,很晚才休息,搞工作积极是应该的,可也得注意身体啊。” 杨陆顺谢谢了谢乡长的理解,急忙洗了洗,喝了碗稀饭就出了门。 总机室是老马的女儿小马值班,学的时间不长可接受得很快,已经可以单独值班了。小马按照杨陆顺的说辞就开始拨号,接连几次都没拨通,谢乡长有点焦急,脸色不怎么好,小马有点紧张,声音都开始走调了,怪声怪气的逗得杨陆顺一阵婉尔,上午本来电话也多,一个门子一个门子接二连三地倒下,小马就有点手忙脚乱,谢乡长不满地说:“小马,你别管其他的,专心把我要的电话拨通了再说!” 好容易才接通,欧阳飞的声音就点飘忽有点失真,可语气没变,轻松中带点傲气:“杨陆顺啊,我听说了,你大声点,乡里的电话效果太差,什么时候来?你们乡长也要来啊?好,没问题,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在领导面前丢脸的。明天中午到是吧?好是,我就在办公室等你,再见!” 杨陆顺把耳机放下,总算松了口气:“谢乡长,我那同学说没什么问题,按你说的,明天中午他在办公室等我们。” 谢乡长也一直是很留心地听他们通话,这才缓过脸色,微笑着说:“那行,明天我安排一辆车,为了新平农民用上计划肥,我们就搞一次特殊!走,我们分头行事。” 到了办公室,他觉得有必要跟卫书记汇报一下,便去书记办公室,可大门紧闭,一问通信员小李,原来卫书记早一天就去了县里,一为化肥二为马家孩子的户口和招工。 下午时分乡政府来了辆北京吉普车,看牌照是三号车,那也就是说这车是人大主任的专用车。这是南平县年初时统一换新车牌特别编的号,县委书记的专车牌号尾数是一,县长的是二,人大的是三,按照党内职务的排名依此类推,所以只看车牌也就能分辨出是谁的专车了。 晚上谢乡长在家里摆酒招待了三号车司机老吴,杨陆顺和财政所刘所长做陪。那老吴似乎跟谢乡长私人关系不错,称兄道弟好不亲热,但对杨陆顺和刘所长态度就冷淡了很多,时不时还要拿腔做调的,楞没把他们俩放在眼里。说来也奇怪,平时也有点傲气的刘所长居然也腆着脸去恭维那老吴。 易老师从水桶里拿出四瓶春江啤酒摆在桌子上,谢乡长笑着说:“还是吴老弟有面子,县里都难得见到的啤酒,他给我送来一箱。杨陆顺肯定喝过,不稀罕,老刘你只怕喝得少吧?” 老刘说:“喝过一次,还是去年到财政局开会时喝了的,总觉得一股潲水味,喝它四、五瓶也没酒意,就是老打嗝好玩。” 老吴瞥了他一眼说:“啤酒这东西,外国人管它叫液体面包,营养好得很啦,洋鬼子一个个腰大肚圆可全赖啤酒了。”说着熟练地用嘴咬开瓶盖咕嘟咕嘟一阵猛灌,“呃~~~”打了悠长的嗝,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转脸对谢乡长说:“喝啤酒最带劲的就是打嗝!”对老刘死板着脸,转眼就对老谢满脸欢笑,真是比电影《神秘的大佛》里的四川变脸戏还要快三分! 一顿饭下来,杨陆顺几乎没说上几句话,他只是搞不清楚,一个司机的架子怎么那么大,居然比郭书记还大,偏偏还有人去捧他的臭架子!对老刘他心里充满了鄙夷。 第二天清早起程往南风地区赶,虽然路程不到一百里,可南平县到地区,中间穿越归林县,全是简易公路跑不起速度,还要在归林县过一个树江轮渡,所以要在中午吃饭前赶到地区,任务还蛮紧。一路上就听见司机老吴在夸夸其谈,一会说跟县里这个副县长称兄道弟,一会说跟某个局长是老交情,再不就说些人事问题的小道传闻,一会说这个乡被县委批,一会那个镇被刮了胡子,忽然记起什么,说:“杨陆顺,我想起来了,去年你在计生线成绩不错,臧主任(县人大主任)表扬过你,我在旁边听得很清楚。”说罢扭转头冲杨陆顺得意地笑了笑,让他感觉吃了个苍蝇一样想吐。 幸好是个大晴天,九点多时车里已经很热了,这才让老吴失去畅谈的兴致,转而不停地咒骂这该死的大太阳。谢乡长则不停许诺说:“吴老弟,确实辛苦你了,中午好好敬你几杯冰啤酒,解解暑!”
等到得地区物资局时,已经接近中午下班时间了,杨陆顺几人找到劳资科,欧阳飞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一把折扇摇得扑扑直响。其实他的办公室阴凉透风,还有电扇,用折扇也是附庸风雅罢了。 见了杨陆顺,欧阳飞立即表现得非常热情,让杨陆顺一阵纳闷: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密切了?正也是欧阳飞对杨陆顺表现得极为亲热,让谢乡长心里的大石头放了下去,他可以肯定这次不会白跑。 宾主寒暄了一会,相互介绍认识了,杨陆顺就迫不及待地问:“欧阳科长,这次来我们主要是想搞点化肥指标,农村里现在急需要用啊。” 欧阳飞已经认定这次是个大买卖,乡长、党委出动,而且还把财政所长也带来了,轻摇折扇笑眯眯地说:“老同学,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既然答应你了,肯定就不会让你和谢乡长空跑一趟。我早就约好地区生资公司的魏副经理,我们先一起吃饭,吃完饭再好好谈。我先通知魏经理,请他先去饭店。”说着起身到后面打了个电话。 一会儿来了个年轻小伙子,进门就说:“欧阳科长,我们魏经理已经到了,他叫我来接你去。” 众人下楼,外面停了辆铮光瓦亮的小轿车,一番谦让客套,谢乡长和刘所长上了小轿车,杨陆顺则上了老吴的吉普车,灰仆仆的吉普车灰溜溜的跟在小轿车后面,就连老吴也矮了半截,边开车边嘟囔:“*还是皇冠牌呢!” 几弯几转来到了物资局的招待所,欧阳飞领着众人就往餐厅走,来到一个小间里,早有两个人在里面等候着。难免又是一番介绍寒暄,除了魏副经理,还有个四十多岁的业务科长。大家说说笑笑就开始上菜喝酒,谢乡长把头凑在杨陆顺耳边说:“六子,你年轻帮着点我,我的酒量有限,怕出丑。” 果然欧阳飞这边三个人个个好似酒仙,几轮下来谢乡长就开始告饶,杨陆顺被迫出马护驾,一来二去把杨陆顺灌得晕晕乎乎,刘所长也好不到哪里去。欧阳飞笑着说:“老同学,喝醉了也没关系,反正今天你们也不走,我就叫服务员到楼上开两间房。” 谢乡长说:“可以可以,老刘,你去办手续。杨陆顺,你就代替我给欧阳科长、魏经理多敬几杯酒,感谢他们为新平的农民排忧解难!” 领导下了命令,杨陆顺只得又一一敬了他们仨的酒,心里嘀咕要多解决点指标才好,要不然对不住自己的肠胃呢! 饭后,众人去了房间,看样子的要商量化肥指标的事情了,没说上三两句,杨陆顺酒劲发作,只得睡觉,既然欧阳飞答应不让自己白跑那就行了,至于怎么能争取到多少就由谢乡长去谈吧,头一碰到枕头就呼呼睡去。 等杨陆顺感到口干舌燥起来喝水,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房间里只剩下司机老吴在无聊地看杂志,杨陆顺到浴室洗了把脸,又连喝了两杯茶,问:“吴师傅,谢乡长他们呢?” 老吴没精打采地说:“开始他们还在隔壁房间里聊天,后来就一起出去了,也没让我的车去。交代我说是去搞什么指标去了,要你安心休息。” 杨陆顺一听心情大好,只要这次能顺利搞到化肥指标,喝醉了又算得了什么。不禁于对欧阳飞感激万分:“老同学就是老同学,以前我还误会他们这些城里人看不起我这乡下人,没想到他们其实还当我是好朋友的,我第一次请他帮忙就如此出力,以后得好好谢谢他。看来从前的同学得加紧点联络,写写信打打电话什么的,省得有事麻烦人家再去叙同学感情就不诚心了。” 杨陆顺情绪蛮高,也不觉跟老吴聊起来:“吴师傅,你跟谢乡长关系处得很好啊。” 老吴说:“还过得去,难为老谢没小瞧我这大老粗,拿我当朋友了。”他虽然竭力想说得谦虚点,可那口气却在象炫耀着什么,着实让杨陆顺反感,也不知道谢乡长怎么忍受得这人,可既然是他开的头,总也得回答吧,就说:“虽然分工不同,可都是为人民服务嘛。” 老吴却来了兴致说:“杨陆顺,我已经替臧主任开了两年多车了,以前臧主任还是县委副书记时,我们关系就很好,莫看我是司机,今年已经转了干部编,臧主任说等他再选好司机,就让我坐办公” 在他喋喋不休的炫耀中,杨陆顺无奈地抓起本杂志看了起来。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