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997字

直到太阳下山,谢乡长、刘所长和欧阳飞才转回招待所,也不等杨陆顺开口,谢乡长就满口夸赞:“杨陆顺,你这欧阳班长真够朋友,帮我们新平解决了大问题,晚上得多敬他几杯子酒。” 欧阳飞忙谦逊道:“老谢,看你说的,其实我才是被你们两位领导感动了呢。你们一个乡长、一个党委,为了农民的利益亲自跑这么远,我能不尽心尽力么?何况杨陆顺跟我还是好同学呢。老谢、老刘,你们先歇会,我还得去办公室打个转儿,晚上再陪你们吃饭!” 送走欧阳飞,杨陆顺自然是满心欢喜,听谢乡长的口气应该是解决了化肥指标,只是不知道具体多少,他原本也不知道欧阳能不能帮上忙,看谢乡长的样子很满意,估计收获不小,他也算完成了任务,至于到底有多少指标,他也就不是很在意了。 谢乡长笑着对刘所长说:“老刘,咱们去洗个澡,晚上好好敬欧阳的酒,真得感谢他。杨陆顺,休息了一下午差不多了吧?晚上继续喝酒。”还亲昵地拍了拍杨陆顺的肩膀,冲老吴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就去了隔壁房间,老刘也赶紧跟着过去了。 杨陆顺苦笑着说:“吴师傅,怎么得了,还得喝酒。” 老吴用火柴头掏着耳朵龇牙咧嘴地说:“小杨啊,你得多锻炼,没个一斤的量怎么陪领导吃饭?我看你蛮有潜质的,中午也喝了不下八两酒,脸都不带红,多喝得几次,准上一斤。我当年你这般年纪的时候哪次喝酒不用大碗?后来做了司机就喝得少了,那量也没了,有时候见你们喝嘴里也怪谗的。还得去跟藏主任说说,赶紧给我调单位算了,没得酒喝真难受哩!” 不提这厢老吴罗里八嗦,老刘跟在谢乡长屁股后面进了房间,把门关好,一脸神秘又特兴奋地刻意压着嗓门问:“谢乡长,这四百吨尿素可不是个小数目,乡里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啊。” 谢乡长瞥了老刘一眼说:“我早盘算过,新平调二百吨就足够了,反正是拿钱买指标,指标到手还愁怕消化不了?才二十块钱一吨的指标,到哪里找那么好的事?现在黑市上尿素买到五百八一吨,凭指标才四百三,新平的两百吨就用五百的价格卖给农民,他们也划算得很嘛。余下两百吨我另有安排。” 老刘谄笑着说:“谢乡长,恰巧我一老表在小港乡供销社上班,您看是不是” 谢乡长边脱衣服边说:“哦,那就给他二十吨指标,从新平这块扣吧,就不要他出钱买指标的钱了。这事你得保密好啊!”说着进了浴室。 老刘在外面高兴地答应着,赶紧把谢乡长包里的换洗衣物拿了出来放在床上,笑眯眯地算计这二十吨尿素他分得多少钱。忽然又想起什么,站在浴室门外问:“谢乡长,是不是也跟杨陆顺保密啊?”里面只传来哗哗的水声,老刘心生疑惑,好容易等谢乡长出来,又问了一次。 谢乡长沉吟着说:“就别让他知道了,反正他也不知道我们谈的情况。再说这次毕竟是他的介绍的熟人才办成了的。到时候我再跟欧阳飞说一下,我们就统一口径,只说是搞到了一百八十吨指标。” 老刘忙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其实杨陆顺这人很古板的,有次我跟他一起搞活动,余出来的钱他都不敢要,呵呵。” 谢乡长听后心说:他古板?嘿嘿,那得看在什么人面前了。 老刘见他脸上露出嘲讽般的笑,赶紧说:“谢乡长,你的衣服在床上,我也去洗洗,身上都快臭了。” 谢乡长大开房门,一会儿欧阳飞就上了楼,他赶紧截住欧阳飞,拉到房间里嘀咕了一阵,等欧阳飞再次出现在杨陆顺面前时,看他的眼神就更不屑了,感情这小子做人差到了如此地步,连他领导都不信任他。 杨陆顺得知欧阳飞帮新平搞了一百八十吨尿素指标,既给他面子又为新平的农民解了忧,心里高兴得很,吃饭时也不用谢乡长提示,更不顾自己还在反胃,就热情地敬酒,说来也怪,杨陆顺抱着必醉的心情,竟然越喝越精神,倒把欧阳灌得开始告饶了:“哎哟我的老同学,我看你不是感激我,是存心整我啊!谢乡长,你得发话了,要不我会让他灌死!哪有你这么感激人的嘛。”
杨陆顺这才不再劝酒,其实他也是在强撑着,很多人醉酒后好长时间闻着酒气都难受,莫说中午醉了晚上又喝。 谢乡长笑呵呵地说:“欧阳,我们杨党委最是实诚人了,他也不会说什么面子话,这不都在行动上了么。” 欧阳飞也说:“那是,当年在大学三年,他就是少说话多读书,成绩一直前茅。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嘛。” 杨陆顺笑着说:“其实我就是嘴笨,当初在大学,我还很没自信心,加之家庭情况不怎么好,哪有心思去夸夸其谈呢?只看怎么多学点知识,倒是在学校当了一年教师好歹锻炼了口才,要不还真不适应现在的工作呢。” 谢乡长笑着说:“你又谦虚了吧,我看你这一年多进步很快,要说到口才文笔,新平乡还真没几个比得上你,欧阳,现在杨陆顺负责宣传工作,一上来就搞了个大手笔,今天不是抗战胜利四十周年纪念日么,他就着手搞个大型的综合性纪念活动,看来新平乡今年又走在其他乡镇的前列喽。”按说领导说你好,你得多少也要回报领导几个马屁吧,可杨陆顺觉得自己工作确实干得扎实,也就只是冲谢乡长笑笑。 欧阳飞笑着说:“谢乡长,看得出你非常满意杨陆顺这部下啊。” 杨陆顺问道:“老同学,你们物资局这么大单位,地区搞纪念活动,你们单位也应该分配任务吧?说来听听,也算是我取经了。” 欧阳飞想了想说:“本来年初地委宣传部就有了提议,不过五月份的时候,地委搞开放,引进了两家日本企业的资金,原来的地区柴油机厂和造纸厂成了合资企业,据说要在八月中旬挂牌,现在地委主要在宣传这个改革开放带来的新事物,纪念活动就没再提及了,到是报纸电台里全是合资企业的消息,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杨陆顺愕然,随后忿忿地说:“改革是改革,历史是历史,总不能因为这就把历史给遗忘了吧?” 欧阳飞似乎也有所不满:“如今中日友好搞得挺凶,年年都有大量日本企业的资金涌进国内,还有大量的低息无息贷款,唉。喝酒喝酒,别说这些闷气东西。”说着主动拿起杯子跟杨陆顺一碰,喝了个精光。 饭后,杨陆顺见欧阳飞帮了他大忙,就提出登门去拜会欧阳的父母,欧阳飞从他眼里看出了真诚就心有不安,委婉地拒绝了:“我爸妈都不在家,到春江我姐家去玩了,你的心意我一定会转达的,你也代我提你的父母问好,以后我得闲就去你家拜望他们。” 晚上欧阳飞安排杨陆顺等人去看歌舞晚会,谢乡长推脱要去拜访几个朋友,带着老吴开车先走了。 那年头地区级的城市娱乐活动多了些,除了看电影、电视外,不少单位都有舞厅,随着改革开放国门打开,一些流行的东西也涌进了大陆,最典型的就是为数不多的录象厅,一台彩电一部录象机,几合走私过来的香港武打片就可以营业了,而且生意非常火暴,不过得有过硬的关系才开得,象南平县里就还没有一家录象厅。再就是一些不怎么专业的人组织的歌舞团,几件洋乐器如架子鼓、电子琴、吉它等穿着怪异的服装,唱几曲大陆流行的歌曲、模仿着美国电影《霹雳舞》跳着太空舞蹈,比什么地方戏剧娱乐性强得多了,这样的歌舞团也很受欢迎,只是票价贵,也不是县里的人消费得起的,所以杨陆顺和老刘也是第一次看。不过欧阳飞却没什么大兴趣,也许是看得多了吧,等杨陆顺老刘入场后就借口累了先走了。 台上震耳欲聋的声响、演员们疯狂的舞蹈、绚丽七彩的灯光,无不吸引着杨陆顺及上千观众的眼光,杨陆顺不禁想:沙沙肯定也爱看这样的表演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