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638字

第二天上午,告别了欧阳飞,杨陆顺几人返回了南平县。到了南平谢乡长没急着回新平,而是去了县委招待所,从吉普车的后备箱里搬下三个纸箱,老吴连饭也懒得吃径直回了家,不过后备箱还有两个箱子没搬下来,估计也少不了他那份吧。 老刘在开房间时特意问了问杨陆顺是不是今晚不回新平,杨陆顺一想来了就得到汪家走走,也就答应不回新平,到服务台定了两间房。 谢乡长去打了电话,回来笑地说:“六子,我刚才去约了个客人,你猜是谁?” 杨陆顺茫然地摇了摇头,谢乡长丢了根金喜烟给杨陆顺说:“文教局老马!” 文教局老马?杨陆顺立即醒悟过来,急切地问:“谢乡长,是不是请他来解决周可是事呀?” 谢乡长微笑着点点头说:“六子,这次你出面搞了这么多尿素指标,解决了乡副头疼的问题,我很高兴啊,总也得做点什么回报你吧,这不想到一直还没帮你解决周可的事情,这次就顺便替你了了这心事。” 杨陆顺感激地说:“谢乡长,可真要谢谢你了,为这事我都怕见得周可,这下就好了。周可进了中学部,就有资格分家属房住了”一下说快了嘴,杨陆顺顿时觉得有点尴尬,果然谢乡长的笑容也有点僵硬,一时间气氛显得有点微妙。 杨陆顺低着头使劲抽烟,他都不敢与谢乡长对视,好一会儿谢乡长起身从一纸箱里拿出一条金喜烟,递给他说:“六子,等会你把这烟给老马。” 杨陆顺捧着烟如同拿了个烫手山芋,他期期艾艾地说:“谢乡长,这、这不太好吧?呆会餐厅那么多人,我我”我了几声也没把话接下去。 谢乡长看着脸上涨得通红的杨陆顺,心说这人又不是第一次送礼了,怎么还会怕丑?仔细看又不想是装的,心里疑惑得很,回想老易的话,几次送礼确实都没提他亲自上门,看来这小子还知道羞耻,心里不免有丝快感,说:“那你就用报纸把烟包起来,等老马走的时候再塞给他。” “哦!”杨陆顺在房间里手忙脚乱地寻了张报纸,把烟裹得严严实实,才长嘘了口气,鼻尖儿上早就密密布满了汗珠。 谢乡长看得又气又好笑:我居然教自己的学生、部下怎么送礼,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啊!难怪老刘都说他古板,真还是个不开窍的书呆子。不过倒还可以利用利用,他这么直脾气 马局长倒是一眼就认出了杨陆顺,当初教育系统第一个文革后的大学生教师,两年没见这小伙子成熟稳重了不少,本来当初就非常看好他,可到底年轻没经验,惹来一连串麻烦事,也就没立意硬留他在教育系统,没想到现在居然混上了乡党委委员,看来社会磨砺人才,这小伙子才二十几岁就是副科级党委,不可小觑啊! 谢乡长跟马局长年纪仿佛,也是老熟人老朋友,见面自然亲热得很,杨陆顺自觉地担任起敬酒的主攻手,马局长酒量也不小,大呼喝得畅快,谢乡长乐得在一边观战,等喝得差不多,才微笑着说:“老马,今天请你来有事麻烦局长大人哟。”说着冲杨陆顺直丢眼色。 杨陆顺小半斤酒下肚胆气大增,为了叶大哥他也顾不得羞赧,说:“马局长,这件事还得请您帮忙!”便把请求帮周可从小学部调入中学部的事说了出来,完了便紧张万分地等开局长金口。 马局长稍一沉吟,谢乡长及时开口道:“老马,杨陆顺这么做也是出于工作上的考虑,他现在是宣传委员,分管着教育、文化等线,刚好又有比较紧要的工作要周可的爱人去做,再说关心下面同志也是他份类的事嘛。你得多支持哟!新平中学是你的老巢,发家之地,以后新平中学的工作不也得杨陆顺多关照么?” 马局长心说就这么点事还值得你们乡长党委一起出面啊,我还以为是下面的想进城呢。可还是凝重地说:“我这当局长的也难啊,现在小学部的待遇比中学部的差,是国家编的都想往中学部进,年初文教局就下了文不是特殊情况不能异动” 杨陆顺听了急得五内俱焚,就连局长都为难岂不办不成了?他紧张兮兮地用求助的眼光看下谢乡长有看下马局长,他实在讲不出可以说服马局长的特殊情况了。 没想马局长来了一不过:“不过既然是杨党委为了平衡工作,又把老谢请出来,我不同意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了。杨党委,我就答应了,开学就调周、周可到中学部。不过也请你以后多照顾点新平中学的工作。老谢说得对,新平中学是我的老窝,我对它是非常有感情的。” 杨陆顺一颗悬得高高的心终于落在地上,激动地道:“马局长,谢谢你了。我代叶祝同周可夫妇敬您一杯!” 马局长端起杯碰了下,见杨陆顺仰头干了,滴酒不剩,笑着说:“就冲你这喝酒的劲儿,我老马交了你这小朋友了!下次到了县里就要找我喝酒啊!”说罢也是一口闷了。
谢乡长知道杨陆顺会把实话跟叶祝同讲,不妨人情做到底,说:“好你个老马,有了酒友就不要我这老友了。乘我现在还见得到你,干脆再求你个人情,你跟新平中学的叶盛打个招呼,把周可的住房也一并解决了,省得他们一家四口挤一间宿舍。” 老马捏起一粒花生米做势要扔老谢,谢乡长丝毫不动,只是瞅着他笑,老马见他不动,使劲一扬手,却转腕那花生米丢进了自己嘴巴里,哈哈大笑道:“冲你这份临危不惧,我也一并给你个整人情。”转脸对杨陆顺说:“小杨,老谢就是稳得住,我只佩服他这点。” 这顿饭吃了只怕有一个多小时,老刘在一边哈欠连天,杨陆顺这顿饭说的话比这两天的都多,马局长尤自滔滔不绝,谢乡长反正是一脸微笑,要不是服务员手脚重,还不知道要罗嗦到什么时候。老马只怕有七八分醉了,斜着眼就要发脾气,谢乡长拉了他一把说:“老马,何必呢,我看你也吃饱喝足了,到房里喝点茶继续聊天嘛。”这才起身。 进了房间,老刘手脚麻利地泡了茶,告了声借口要睡中午觉,去了另一个房间,三人又聊了一会,时间大概也到了两点多,马局长下午要到局里开会,就起身告辞,杨陆顺喝了大半斤白酒没红脸,把报纸包的烟塞到老马手里,那脸顿时血红,喝了大半斤酒说话也条理清晰,这会却舌头拧成了团,含含糊糊地说:“马局长,这是我、不是,是周可的一点心意” 马局长哈哈大笑道:“好你个小杨、好你个老谢,今天你们是有备而来的啊!那个什么周可不是小杨的什么相好吧?哪天我得去新平认认人!看到底是什么可人儿!”说完拿着烟在杨陆顺胸口使劲顶了几下,一脸的怪样子。 杨陆顺慌忙摇手,谢乡长推了马局长一把说:“老马,你真是喝多了,跟个才结婚的小年轻说这些做什么,快走快走!为老不尊了你。” 送走马局长,谢乡长说:“六子,我昨天晚上跟老吴找了魏经理,让他帮忙替我们搞了点紧俏物,花钱不多可东西件件好,在南平都不见得买得到呢。你去岳母娘家正好用得着。哎呀,人过四十就不行了,得赶紧睡个觉去。” 杨陆顺进了他与老刘合住的房间,老刘根本没在睡觉,他好奇地打开纸箱,里面齐整的放着四瓶五粮液酒,两条金喜烟一条泉水烟,还有干墨鱼等东西,满满有箱子,确实是当今紧俏的物质,五粮液酒他在县副食品商店柜台里见过,标价是三十二元六角,他一个月工资也就是两瓶五粮液和一条金喜烟!而干墨鱼更是过年期间挤破脑袋也就只买得到二、三两的的稀罕物,伸手拿起掂量掂量怕是有两斤,心里一阵欢喜:沙沙怀孕真需要这些东西补养。他瞥见旁边的纸箱,禁不住把箱子打开,里面的烟酒一空,剩下的跟他纸箱里差不多,老刘莫非也是拿着烟酒送礼去了? 杨陆顺想带此处,不禁一屁股坐在床上,回想起老吴车上没搬下来的两个纸箱,只怕也是满满的,他凭自己的想象迅速算计了一下,一箱东西至少得三百元钱才拿得下,这就是五箱就得一千五百元啊!看谢乡长轻描淡写地说还花钱不多,这这钱是个人出还是公家出?他心里嘀咕了老半天,有心去问问谢乡长,可门从里面锁紧了,他只得退了出来,楞楞地望着纸箱发愣,一支烟接一支烟地抽着。 也不知多久,门呼地推开来,老刘哼着小曲回来了,见杨陆顺在发愣,抽得满屋子烟雾,好奇地问:“杨陆顺,怎么了,有心事啊?” 杨陆顺赶紧关好门,压低嗓门问:“刘所长,这烟酒什么的,是咱乡里花钱买的么?” 老刘说:“是啊,不过都是计划内价格,用你同学科长的计划券买的,一箱东西才不到一百元呢!原本还要多买点,可谢乡长不让再买了。” 杨陆顺哦了一声,说:“老刘,那我回家就把钱给你啊。” 老刘呵呵笑了起来,说:“不用你说,我自然会在你工资里扣的。谢乡长的意思是从工资里扣除,分几个月慢慢儿扣,咱还得靠工资吃饭不是。”看着杨陆顺如释重负的神情,心说还是谢乡长主意好,要让这小子知道是白给他,肯定不敢要,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讲原则,这么多箱子是瞒不住他,要瞒得住,鬼才会分他一分呢。 杨陆顺这才笑地从箱子里拿出一瓶酒一条金喜烟,又选了些东西,到外面买了个电丝网兜装好,对老刘说:“我去沙沙娘家吃饭,晚上就不等我了。麻烦你跟谢乡长说一声。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我的QQ76185596电邮:mailto:longlongaier@163 longlongaier@163欢迎大家一起交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