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707字

目前双抢基本结束,马上就是八一建军节,自然得杨陆顺这宣传委员和武装部长把庆祝工作汇报,都知道卫书记部队干部转业,对老军人、军属、军烈属很重视,一般也就是上门慰问、解决生活困难,请老红军老八路为学生们上思想教育课。武装部还要组织基干民兵进行训练搞汇报演练,这些工作都安排布置得很到位,让卫书记脸色稍有缓和。 杨陆顺又把即将到来的抗战胜利四十周年纪念日几项活动的完成情况做了汇报,最后说:“卫书记,我想在展览会上邀请县委领导出席” 卫书记打断他的话说:“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现在中日友好,经贸合作发展迅速,不适宜搞大型的纪念活动,而且地委也下了文。县委也暂停了纪念活动的筹备,我看新平也就不要搞了,能简单就简单点,特别是那个宣传组,有几篇稿子在县报和南风报上刊登了,言辞比较激烈,县委刘副书记觉得这样的文章不利于中日友好往来,特别指出八月十五日两个中日合资的企业同时剪彩开张,需要的是正面宣传报道,我看就停了吧。至于县委领导我看也不要惊动了,有文件在,只怕请他们也不会来。” 杨陆顺大急,一班人辛辛苦苦战高温冒酷暑没日没夜投入了大量精力时间搞的纪念活动,居然说停就停了,不说是他精心设计的,就拿一个中国的人感情也接受不了,赶紧说:“卫书记,再怎么中日友好,也不能忘记历史啊。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巨大伤害不是几个合资企业、无息贷款就补偿得了的。我们必须牢记这段历史,告子告孙,这样才能激励我们民族奋进。现在很多孩子、青年几乎遗忘了那段悲惨的历史,我们有责任有义务让他们时刻牢记!” 谢乡长也帮腔道:“卫书记,杨党委说得对,地区搞他们的剪彩,我们搞我们的纪念活动,我就不信那些日本人还会跑到新平来抗议。” 卫书记看看杨陆顺又看看谢乡长,再看看其他人,似乎都隐隐成了统一战线,自己说什么都要遭到反对,说什么都得不到一致拥护,反而老谢的话更有号召力,总有人捧他的臭脚,莫非他们私下有串联?这杨陆顺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也学着顶嘴了,越想越气愤,眉毛也拧成了团,不理会老谢的帮腔,冲着杨陆顺说:“这事先放放,地委已经下了文件,我们就要照办,搞工作积极是值得肯定的,但也不能急于出成绩就不顾组织纪律了吧!梅家湾还说要修个纪念碑,喊停不就停了?什么事都想请县委领导出席,这种心态就很不正确。年轻人要脚踏实地的工作,不要成天想着出风头,对你的成长没好处!” 这话就象一闷棍,彻底把杨陆顺打昏了头,他没想到卫书记批评得如此严厉,是想在线上的工作搞出点名堂,是想把纪念活动搞得更具有教育意义,也是兢兢业业脚踏实地的在工作,请县委领导出席大型活动也是新平的惯例,怎么到了他提出就成了心态不正确、想出风头了呢?他颓然地坐了下来,今天书记乡长给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他信任的老师乡长居然面不改色地欺骗他,他尊敬的书记又振振有辞地批评他,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他理解不接受不了。自然也就没注意到周围那些幸灾乐祸的眼神了。 回到家里,杨陆顺依旧面沉如水,沙沙敏感地察觉到了,平时回家他都要关心自己的身体,孩子气地附在大肚子上听听,感觉孩子的胎动,想今天这样铁青着脸可是罕见,忙问:“六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不顺心的事啊?” 杨陆顺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却不说话,沙沙焦急地说:“你倒是说话啊?闷在心里就能解决问题呀?哪怕说出来我帮不可你,你心情也会好些,别憋屈很自己了啊!”既心痛又心酸,都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东西说不得呢?泪水就在眼眶里直转悠。
杨陆顺也着实不好过,更不想影响沙沙的情绪,叹了口气就把会上卫书记批评、谢乡长欺骗的事原原本本倒了出来,越说越激动:“沙沙,我真想不通谢乡长为什么要隐瞒欺骗我,什么事都是他一个人搞的却栽在我头上,叫我有口难言,我怎么去解释?欧阳飞是我同学又确实我是主动联系的,他是乡长是二把手,我估计没人会相信我去怀疑他吧?这事我还真有口说不出,明明是做了一件对新平农民有好处的事情,他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了,在会上他表扬我一定要发给我两百元奖金,我却一点都不想感激他,我觉得谢乡长那人是个笑面虎,当面撒谎却面不改色!卫书记也是太把我杨陆顺小瞧了,我日赶夜赶筹备纪念活动,私心是有,也想在自己管辖的线上搞点实际工作,可主观愿望还是要不忘国耻,牢记历史,为的教育人民群众,还投其所好请县委领导参加,没想好心成了驴肝肺,成了想出风头不脚踏实地!卫书记这么批评我,我不服气!” 沙沙仔细听完,想了想心里宽慰了不少,柔声说:“谢乡长这哪里是欺骗你嘛,我看呀他还是为你好呢,他在外面做主把指标买到手,你也说这事解决了农民的困难,那就是为民服务办实事,他不占功全给你表上了,这是为你好嘛,好心说谎话当然面不改色了,我不晓得你气愤什么,他这么给你一说,以后新平用上便宜化肥的农民还不知怎么感谢你呢。何况还替你争取了两百元的奖金!你可别把谢乡长的好心当了驴肝肺哟。至于卫书记批评你,那也没什么,我早就听说伪军阀骂人不留情,语气是重了点,可我也知道他的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家里有好酒好烟,改天请卫书记到家里吃顿饭,你好生检讨检讨,不就没事了。” 杨陆顺心里还是不服气:“他无端这么批评我,我没什么好给他检讨的了。” 沙沙用手抚摩着他紧皱的眉头,说:“你呀,就是死心眼,卫书记对你可是有栽培大恩,莫说他批评你,就是打你我看也没什么值得气愤的,按他的年纪当你叔叔没问题吧,长辈教训晚辈,你错了就改,对了也要加是加勉吧?” 杨陆顺没好气地说:“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沙沙吃吃笑着说:“我们家六子就是学问高,之乎者也张口就来。人家把你从学校调进政府,又介绍你入党,提拨你当副乡长、党委,你又表示了什么?工作上努力是你的本分,私人感情上也得多联系不是?点水之恩涌泉相报嘛。你就信了我的,请卫书记到家里吃饭,好生认错不就消了他的气了?” 杨陆顺却倔强地说:“我没错怎么认错?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这是卫书记常挂在嘴边的话,我不想又被他批评一次!” 倒是晚上谢乡长亲自上门跟杨陆顺做了些解释,让他消去了不少怀疑,但心里却不免还是有点小瞧,两面三刀的做法实在不是正人君子所为。谢乡长临走时笑着说了句:“六子,你那抗战纪念活动我是很支持你搞的,早两天我在县委刘副书记提了提,刘书记很感兴趣,说是有空就会下来看看,你要记在心里哟。”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我的QQ76185596电邮:mailto:longlongaier@163 longlongaier@163欢迎大家一起交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