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332字

晚上卫书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生闷气,回忆下午的党委会,各项工作提议最后基本还是按照他自己的意志定了下来,并没发生什么异常情况,可卫书记却始终认为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暗暗蕴藏着什么,他不停地抽着烟,心想:老谢这家伙不愧是笑面虎和事老倌,几乎只要是他提出的建议无不例外地都会得到大部分班子成员的赞同,就拿今天发补贴的事来说,其实也未尝不可以发,其他乡镇早就有类似的事情,可不知为什么自己就是看不惯谢万和那种只做老好人的态度,似乎就只有他才关心政府机关人员的福利待遇问题,而且最为可恼的是,凡是讨好大多数人的建议老谢都会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发言,就好象是在台下早商量好了的派他当代表一样,可每逢自己驳回老谢的建议,而且时不时拿话激他时,老谢却从不坚持,逼得自己的话就成了决定,成了**独裁,得罪了一片人,他最后再争取点实惠给人,就象今天这样,让人气得牙痒痒地却又骂不得他!就象一团棉花,你一使劲他就退让,你一松手他又膨胀,在其他方面又抓不到把柄,真是块难啃的骨头啊! 想到这里,卫书记不禁有点泄气,他沮丧地把烟蒂使劲掐熄,又用脚尖碾得粉碎,回顾到新平两年多时间,竟然还是拢不住这班人的心,就连杨陆顺似乎与自己都即若即离,搞化肥指标这么大的事就白白便宜给了老谢,自己在县里磨破嘴皮子也没搞到一包!又想起自己的会上批评杨陆顺的话也忒严厉,只怕六子想不通,新平也只尽心培养了六子,总不能把六子也骂跑了,到时候只怕真成孤家寡人了。他心里一动,打开房门喊道:“小李!” “到!”隔壁的门呼地就开了,小李利落地答应着小跑进了门,卫家国在部队多年,对小李这套部队做法很有感情,看着小李敏捷的动作,还留有当兵时的作风,心中的烦闷全然没了,笑着说:“小李,去把杨陆顺给我叫来!”“是!”小李没多余的话,一溜烟走了。卫书记不禁又回忆起在部队里的生活。 一支烟还没抽完,小李喘着气回来了,却只有一人,卫家国问:“杨陆顺不在家吗?” 小李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期期艾艾地说:“杨党委在家,可、可我没敢进去通知他。” 卫书记不解地问:“怎么了?你快说清楚!” 小李缓了口气,脸上露出点复杂的表情说:“我到了杨党委家门口,正要进去,可看见谢乡长正跟杨党委说话,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看那情形似乎在谈什么要紧的事,都显得很严肃,我、我也知道您对谢乡长有看法,所以就没去打扰他们,就回来了。” 卫书记的脸陡然沉了下来,一挥手把小李轰了出去,喃喃地道:“莫非我真瞎了眼,养了头白眼狼不成?” 转眼到了“八一”建军节,南疆的反击战时打时停,而反击战的英模已经组成了报告团在全国开始做巡回报告,各地政府在组织人民群众收听收看报告会的同时,也进行着拥军优属的政治活动。 杨陆顺身为宣传委员,这些工作自是分内的事,与武装部涂部长一起,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周到详尽,只是在几次汇报时,卫书记没给他一次好脸色,对工作也是诸多批评,甚为严厉,看来还没消气呢!杨陆顺只得更加谨慎,惟恐出错。 八一那天,按照工作安排,杨陆顺应该是跟随着卫书记去慰问军烈属,可临行时,卫书记却说:“杨党委,我这行人够多的了,你就去老谢那组去慰问老干部老军人。”其实这也是在暗示杨陆顺,希望他幡然醒悟。也不等杨陆顺问原因就领着人走了,留下杨陆顺一头雾水,赶紧去谢乡长那组。老丘在一边看出了些许端倪,琢磨着什么时候去点醒点醒六子这榆木脑袋!其实也有不少人看出卫书记对杨陆顺不满了,原来老远看见杨陆顺就笑呵呵地打招呼,有什么事也都带着杨陆顺跑,基本是表扬很少批评,看来杨陆顺要失宠咯! 建军节忙完,杨陆顺又准备着抗战胜利四十周年纪念活动,虽然不能隆重地搞大型活动,可基本的宣传报道还是要搞的,如各单位粘贴标语、乡广播站要在播音时间播报、电影放映队要在剧院上映三部抗战题材的电影等等,而杨陆顺原来设计的宣传员发稿活动停止了、电影队下村送电影活动取消了。不过图文资料展览会前期有了资金投入,而且不少人也知道乡政府在搞这么个展览,所以还是开放,只是由学校组织学生集体观看,各单位、各村就不再集体组织,个人也是可以随便参观,展览会的图文资料准备得很充足,叶祝同等人也是下了大力气花了大工夫的,足足占了新平中学部二楼的全部四间教室,讲解员是联校叶校长专心挑选的四个年轻漂亮口齿伶俐的女教师担任,杨陆顺听了一次排练后非常满意,讲解词是叶祝同亲自写的,语言简洁而且通俗易懂,非常适合青少年以及文化程度不高的农民。 因为卫书记不是很支持,杨陆顺也就没再敢惊动党委班子成员,只是准备在八月十五日那天,集中新平初中部的学生,再通知乡里七站八所各单位派部分职工参加,搞个简短的开幕式。 可没想到十四日下午接到县委宣传部的电话通知,十五日县委刘副书记将带领县委县政府的部分领导前来参加新平乡纪念抗战胜利四十周年活动,时间为一天,准备十人的中午工作餐。 卫书记接到通知后勃然大怒,没想到杨陆顺居然阳奉阴违,不通过党委会研究就私下里惊动县委领导,真是想出成绩想昏了头,简直没把他这乡党委书记放在眼里嘛!气归气,可还得赶紧开会布置明天怎么迎接县委领导了。 谢乡长、周副书记和杨陆顺被通知到书记办公室开个碰头会,杨陆顺最后一个到,一进办公室就感到气氛紧张,平时里笑的谢乡长也木起了脸,卫书记更是脸色铁青,自打他进门,那凌厉的眼色就没离开过他。 杨陆顺虽然敬畏卫书记,可还是有读书人的骨气,自忖近期工作并无过失,也就坦然地坐在尾座,等候领导指示。 卫书记误把杨陆顺的冷静当傲慢了,心说这小子硬是翅膀硬了要翻天了,怒极而笑道:“杨党委,你姗姗来迟,叫我们几个好等啊!先别解释,等我把话全说完了,你再慢慢给我一个说法!” 杨陆顺心里一沉,卫书记这次来真格的了,不知道什么事惹他如此恼火!倒也不敢攫其锋芒与他对视,低头翻开笔记本做记录状。 卫书记见杨陆顺稳如泰山似乎是有恃无恐,恨声道:“杨党委的面子还是蛮大嘛!刚才接了县委宣传部的紧急通知,明天上午县委刘副书记将带队到新平来视察工作,什么工作?就是你杨党委精心策划的抗战胜利四十周年纪念活动!” 杨陆顺这才知道大事不妙,县委刘副书记要来视察工作,怎么不提前几天通知呢,这样才有时间准备得更好,明天的纪念活动根本就因为卫书记的不重视而没有一个周密地准备,不过幸亏还有一天时间,临时抱佛脚也还来得及,稳定了下情绪,说:“卫书记,既然县委刘书记要来,我们就得赶紧做准备,要不就按以前我给你和谢乡长汇报的方案搞,行不?”
砰!卫书记重重地拍响了办公桌,震得杨陆顺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他不知道卫书记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卫书记涨红了脸,手戟指着杨陆顺质问道:“杨陆顺,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书记、有新平乡党委这级组织没有!早就在党委会上决定不请县委领导来参加纪念活动,你本人在会上也没提不同意见,那就要跟紧一盘棋嘛,你倒好,为了个人出名竟然私下里惊动县委领导,你置新平党委会于何地?你这么有主见有胆识,我看新平的庙小了,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这显然是对他领导权威的挑战! 杨陆顺顿时满腹怨气,感情是以为我急于出名私下把领导招惹来的啊!他不由看了看谢乡长,意思是:是你把情况透露给县委刘书记的,你得替我洗刷冤情吧?可谢乡长只顾着抽烟,根本不看他一眼,更不会替他解释了,心里更是瞧不起这和事老倌,说:“卫书记,我想你误会了,根本不是我私下邀请县委刘书记的,我用党性人格保证,我杨陆顺绝对没有因为想个人出名而做出违反党委会决定的事情。还请卫书记相信我。” 这时谢乡长才哦了一声,说:“我记起来了,这事是我说出去的,我刚才就一直在回忆,卫书记,你还记得那天我们一起下棋就表态同意了杨陆顺是活动计划,事后我就到县政府开会,吃饭时遇上了县委郭书记和刘副书记,郭书记跟我随便聊了几句,很有兴趣地提到杨陆顺,问那年轻的宣传委员工作怎么样,还胜任不?我一时嘴快就把纪念活动的事跟郭书记汇报了,看来就是那时刘副书记记在了心里,可能突然想起来,心血来潮地就决定到新平来了。这应该不是杨陆顺私下搞的名堂了。”转脸冲杨陆顺说:“你看我,多句嘴就引来了麻烦事,始料不及啊!” 卫书记听了更是疑窦大增:开始杨陆顺不在时,老谢就想不起这事,等我批评杨陆顺,他就马上想起来了,这么护着杨陆顺,莫非他们真的统一了战线?很多人都清楚郭书记与刘副书记有矛盾,平时基本不拢在一起,这老谢本就是刘副书记一手提拨起来的,偏偏等郭书记、程县长去了地区,他就这会到新平来,只怕其中不是没名堂,是名堂还不少,可既然老谢出头刷清了杨陆顺,再对杨陆顺发火就说不过去了。 卫书记正好借机会发飚:“老谢,你看你多什么嘴嘛,你不知道这么一多嘴,给我们新平的工作造成多大被动,什么都没准备,猛得要来这么多领导,把他们伺候满意了倒没什么,万一没令他们满意,这不肯定要挨批要刮胡子的嘛!” 谢乡长丝毫不理会老卫的挑衅,却满脸希冀地看着杨陆顺说:“我看杨陆顺以前的工作做得蛮塌实,乘现在加紧布置,组织人员,应该能圆满地应付下来。刘副书记只有一天时间在新平,杨陆顺,你有没有保证?赶紧跟卫书记表个态,啊!”关切之情溢于颜表。 杨陆顺说:“如果按原计划搞,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对付一天还是不成问题的。” 卫书记对杨陆顺算是彻底死心了,心里不免泛起一阵哀伤,什么怒气怨恨全化成了伤感,他挥了挥手说:“那就随你们去搞了,老谢老周,你们去组织实施,我明天只管到时候出场就是了。” 谢乡长和老周起身就走,杨陆顺站起来说:“卫书记,那我就去准备了。”见他没什么反映,讪讪地出了门,仰望着蓝天白云长虚了口气,似乎想籍此抒发心中的结郁。他使劲晃了晃头想忘记什么摆脱什么,搁置了的活动又要重新组织,还不知道能不能使县委领导满意! “杨陆顺、杨陆顺!”耳边传来老周压低嗓门的叫唤,遁声望去,老周正在谢乡长办公室门口探出半个身子,眉飞色舞地冲他招手。 杨陆顺赶紧走进谢乡长办公室,老周呵呵笑道:“杨陆顺,快坐快坐,我们好好商量明天的工作。” 谢乡长笑意更深,没开口就从抽屉里拿出两盒金喜烟,一人丢了一包,老周一脸兴奋,迫不及待地拆开,凑在鼻子下深深闻了闻,陶醉般地说:“好烟就是不一样啊,香馥馥的几多好闻。”说着一人丢了一根。 谢乡长点燃烟吸了口说:“老周,好烟不仅味道好,而且过滤嘴还能过滤尼古丁等有毒物质,危害要小得多。小杨,明天县委领导大约十几个,你看怎么安排一下啊?这是你宣传线上的一次重要任务,可要完成得漂漂亮亮的,我也好在县委刘书记面前替你表扬表扬嘛。” 杨陆顺想说表扬暂时没心情去考虑,只要不砸锅就行,说:“幸亏明天已经安排新平中学全体学生参加展览会了,现在再通知全乡的党员干部也还来得及,不过只一个展览会显得有点单调,是不是让文化站叶祝同赶紧把乡里的业余宣传文艺队集合起来,他们先期早就排练了些农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小节目,正好籍着主席台做舞台,表演给县委领导观看。还有宣传员们撰写了不少纪念性文章,也可以派代表上台读读,算是民声民意吧。原本还想安排老八路老军人讲讲话,可天气炎热,只怕老人身体受不了,就不安排来了。这次县委领导实在来得太突然了,我也没太多招,关键是只要让我们的党员干部、农民群众、青少年们得到教育,缅怀抗日先烈、不忘国耻,也就达到这次活动的初衷了。” 谢乡长嗯了一声,说:“不错不错,我看这样蛮好,我再补充完善几点。第一,刘书记的县里的三把手,欢迎场面要搞大点,明天来的县委领导大概要九点半左右到新平,不来政府,直接去新平中学会场,你要安排少先队员们在学校门口,公路两旁夹道欢迎,还要给领导们献红领巾;第二,我看人数还要增加点,要组织附近几个村的村民来接受教育,主要是青壮年男女,这样场面才壮观嘛,当然还是学生和党员干部为主体,到底有素质有纪律些嘛;第三,我看了学校搭建的主席台,存在一个大问题,就是没顶棚,那怎么行,不能让县委领导座在炎炎烈日下受罪嘛,一定要连夜赶搭凉棚,还要通知卫生院的医生准备好防暑药物,防止县委领导中暑。老周,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老周笑着说:“你们名师高徒齐心协力搞的活动,那还会有什么纰漏不成?我看蛮好,我举双手赞成!” 谢乡长又看着杨陆顺,杨陆顺皱眉说:“还是谢乡长考虑周到,看这天明天肯定气温蛮高,大群人在太阳下是怕中暑,特别是中小学生,孩子身体弱,我看还得准备一些‘六一散’凉茶、仁丹丸,莫象我一样搞得大病一场。” 谢乡长的眼神蓦地凌厉起来:这小子说话怎么就不经过大脑呢,这分明是隐射我只想这领导的健康不顾人民群众嘛!可见杨陆顺尤自在琢磨什么,老周似乎也没在意,也只得作罢,说:“既然我们三个都没异议,那就分头行事,干脆杨陆顺你负责组织,也是锻炼你的能力。老周,你去把各部门的负责人集合一下,开会,就由杨陆顺来主持。”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