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182字

与会人员都非常奇怪,这么大的活动卫书记居然不亲自过问而是交给了谢乡长,而谢乡长却又把杨陆顺推到了前台,让很多人看不懂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大家也不敢吊已轻心,大活动出了麻烦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杨陆顺也安排得井井有条,各方面也细致到位,不到半小时结束了会议,就这也体现了他的个人能力,下面不少人觉得这杨党委在工作上还是有点魄力。 杨陆顺身为活动的组织领导,更不敢大意,就坐镇在新平中学督促,事无巨细都要亲自验收,不满意决不罢休。特别是主席台的凉棚,不是缺架子就是缺油布,最后还是从万山红农场的棉麻储运站紧急借用了十来块油布才算完成,可时间也到了凌晨四点多了。 杨陆顺身体疲倦可精神亢奋,反正明天一早也是大堆的工作,睡下去只怕会起不来床,不理会叶祝同呵欠连天,两个人在叶家的厨房里捣鼓夜宵,虽然只是点剩菜,两弟兄却也喝得甚为欢畅。 第二天在统一着装的少先队员们夹道欢迎下,县委领导乘坐的三辆吉普车扬起重重的尘土,开进了新平中学的大门。新平乡的党政领导守侯多时了,车门一开,在卫书记谢乡长的带领下就去热烈地握手,县委领导也自觉地按照职务高低与下面的干部握手。 县委刘副书记才四十七岁,算是比较年轻的三把手了,体形与老谢差不多,也是矮胖子,脸色和气,笑起来眼睛就是一条缝了,看似一个和蔼的人对人却泾渭分明,他跟卫书记手一握即放,随便点点头,嘴巴张翕了几下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可对卫书记身边的谢乡长那态度就迥然不同,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不住摇晃,你一句我一句寒暄着,似乎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与老周握手时那笑容就矜持得多了,再往后就只是浅笑着。 旁边的少先队员举着塑料鲜花不停地跳跃着努力笑出最天真的笑容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领导,前来光临”天上的太阳有点火辣辣,地上的人们感觉到了暑气,孩子们更是满头是汗,不少人庆幸没招来乡下的锣鼓唢呐队,要不是更感觉到心浮气躁。 好容易把县委领导们请上了主席台,杨陆顺的背后已经汗湿了一大块,作为主持人要操心的事情太多,甚至有些事他也控制不了,这不刘副书记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后,按照程序就是卫书记讲话,可卫书记却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发言,这就让杨陆顺不知怎么办好了,短时间的冷场使得下面原本秩序尚好的人群起了一点骚动,刘副书记似乎很体谅侧身关切地说:“老卫身体不舒服啊?能坚持不,要不你就先去休息休息?”也不等卫书记说话,却又对谢乡长说:“既然老卫你能讲话,那你来。赶紧点时间,我们坐在凉棚里不觉得,外面的学生遭大罪了。”于是就有人把消息传递到杨陆顺那里,杨陆顺就在话筒里请谢乡长说话。 此后一切就在杨陆顺掌握中了,一项一项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刘副书记在参观展览时,和颜悦气地凝听着女教师的讲解,表情也随着讲解员的语气时而严肃时而愤懑,四个展览室看完,刘副书记的眼眶红了,他转过身悲愤地冲身边大小干部说:“同志们,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要国富民强才不受列强欺负!” 随后刘副书记拒绝随同人员给他的草帽,坐在台下仔细观看了新平乡业余文艺宣传队表演的抗日节目,激动之处竟然站起来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振兴中华!” 中午就在乡政府食堂吃了顿简易的忆苦餐,在饭桌上刘副书记还不停地说着他父辈们在跑兵时遭受的苦难,感慨着和平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这一切行为举止让杨陆顺看到了一位勤俭务实的领导干部的光辉形象,并暗暗告戒自己要已刘副书记为榜样。 结束了一天的活动,刘副书记等县委政府领导满意地驱车离去,杨陆顺久久挥手道别,肩膀上似乎还感受到刘副书记大手的温暖! 晚上谢乡长再次进了杨陆顺的家,易老师还提了些东西说是给沙沙补补身子,女人们都到后面去拉家常,前屋只留下他们两个男人。 谢乡长很惬意地抽着烟说:“六子呀,这次活动搞得非常成功,为我挣足了面子啊,你看刘书记对你评价多高!也不冤我顶着老卫来支持你搞这个纪念活动了。你只怕不知道,全南平县只有我们新平搞了场这么隆重的纪念活动,所以刘书记才非常满意啊!”
杨陆顺对刘副书记非常敬重,由衷地说:“谢乡长,我只是做了本职工作,刘书记着实令我感动,年近半百了还冒着高温酷暑到乡里参加纪念活动,特别是他时刻关心农民群众更使我感动,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真正心系人民的好领导好干部的优秀品德,我将以刘书记为榜样!” 谢乡长点点头说:“是啊,刘书记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啊。不过六子,你注意到了吗?卫书记今天显得很不高兴哟,看来我们坚持搞纪念活动是逆了他的心意啊。我反正是经常要给他挑点刺找点毛病,可你就不同了,我怕这次惹他不高兴了,以后在工作中给你添麻烦呢。你也知道老卫的脾气和作风,跟他对着干的可都日子不好过哟。”眼睛就只注意杨陆顺的表情变化。 杨陆顺这段时间老被卫书记批评,从刚开始的战战兢兢到现在的习已为然,要说思想负担不重那是假话,平时一个处处关心自己的领导陡然就象个变了个人一样,他也很是不理解,不过他坚信自己只要在本职工作上不出问题,即便再怎么批评也是不怕的,当然他心里还是反感卫书记那种家长制,说难听点就是顺之昌,有时甚至为了维护他一把手的权威还要使用手段,这不杨陆顺心里好领导的标准,可沙沙曾说过毕竟是卫书记一手提拨起来的,绝不能因为受了些许委屈就胡乱发泄,便笑着说:“卫书记批评我也是为了我好,再说地委是下了文件的,我这么搞多少也算违反了组织纪律。可我也不是故意跟他对着干,卫书记说让停我也就停了。” 谢乡长见他丝毫不惧自己的危言耸听,笑着说:“那是那是,你本是卫书记一手提拨起来的,他对你严厉也是爱之深、责之切,我倒是多虑了。” “一手提拨起来的”这话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就有点让杨陆顺不自然了,他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威信根本不可能凭个人的努力当上宣传委员的,自然也有不少闲言闲语传到他耳朵里,能提上去根本是卫书记力排众意的结果,可如果把个人感情也带到工作上去,对卫书记毫无原则地追随,这又是他最不愿意的,既然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那肯定也不是个人崇拜了,当年**不也是失陷在个人崇拜中导致了晚年大量错误的发生么?真正报答卫书记就是在工作中搞出成绩,而绝对不是象应声虫一样毫无主见。可对于眼前这面似和蔼的老师,杨陆顺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总觉得谢乡长那招牌似的微笑后面还隐藏着些什么,虽然谢乡长总能为下面的人争取点什么,总能用温和的态度去处理事情,却又总存在着明的暗的交易,从帮周可调动工作的事上来说,谢乡长明明跟马局长很熟悉却迟迟不帮忙,而通过自己搞到化肥指标后就立即办了,这似乎就是**裸的交易了,你帮我一次我就帮你一次,再联想到为新平街道办自来水厂,没分新房子他就没动静,一但分到了新房子,马上就到县里争取到了部分资金。听他这口气,这次支持我搞纪念活动,那我将要帮他做什么还回报呢?杨陆顺满心疑惑,只是拿眼睛看着谢乡长,等待着他开口。 谢乡长见杨陆顺只是看着他不说话,似乎还在思索着什么,知道六子不同其他人,不会那么直接。有心想再暗示点什么,又怕表现得太热心引起六子疑心,谢乡长暗中好笑,其实杨陆顺对他没什么大用途,想把他拉过来无非是想打击老卫,让老卫知道做人有多失败,连一手提拨起来的人都背叛!从目前来看,老卫已经对杨陆顺深怀不满了,只要以后再找点机会刺激刺激老卫,只怕到时候不用自己拉杨陆顺就会主动依附自己,要不然也别想在新平站得住脚! 两人就是这么默默地各自想着心事,一时间只有电视里播音员赵忠祥低沉富有感性的声音在飘荡:“中国地大物博、幅员辽阔”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我的QQ76185596电邮:mailto:longlongaier@163 longlongaier@163欢迎大家一起交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