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534字

送走谢乡长夫妇,杨陆顺还来不及收拾烦乱的心情,沙沙兴高采烈地拉着他说:“六子,你猜刚才易姨给我说什么?” 杨陆顺见她额头直冒汗,便拿起葵扇替她扇风,不忍打消她的兴奋,勉强笑着说:“你们女人还能说什么,不就是柴米酱醋盐么。” 沙沙摸着肚子说:“什么啊。你以为是农村妇女闲扎堆啊。易姨告诉我,你这段时间表现得太好了,县委刘书记很是看重你呢,反正还说了你不少好话,我看只怕是谢乡长故意叫他爱人说的,要不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呢?六子,你看我们是不是借这机会请谢乡长帮忙,找刘书记调进县里算了?” 杨陆顺最烦沙沙动不动就要进城,一点也不考虑家中年迈的老父母,可又不好过分责怪她,这不马上就要生产了,不想让沙沙心情不好,就说:“沙沙,你就莫太操心了,这事我心里有计较。你呀,还是好生养着身子,等咱们的孩子出世后再说,要得不?”说着用手轻轻抚摩着沙沙滚圆的肚子,心里的不快全被初为人父的复杂心情代替,肚里的孩子似乎也有感应,在子宫里舒展起拳脚来,小手小脚顶得肚子一起一伏。 沙沙虽早就习惯了胎动,可每次仍旧一脸惊喜幸福,喃喃地说:“六子,我硬就知道里面是个儿子,要不哪会这么顽皮呢,动起来就没个完,如果是个女儿,肯定会很文静,不得这么折腾她娘的。” 杨陆顺戏谑地说:“我看啊,肯定是女儿,象你一样精灵古怪呢。真要是儿子,保准老实得很,象爸爸嘛!” 四姐在旁边听到了,搭腔道:“嗨,要是一对双胞胎就好,现在搞什么独生子女,家里只一个娃,都没个兄弟姐妹,唉,作孽哟。” 四姐这话说得实在,都是家里兄弟姐妹好几个,小时候不缺玩伴,大了还可以相互照应,可到下一代只有一个,确实也孤单得很,还是杨陆顺反映快:“我家宝贝兄弟姐妹多着呢,算起来两家的兄弟姐妹十几个,还没出生就有了侄儿侄女,好着呢!”这么说才让大家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沙沙说:“按预产期只有十多天了,六子,我们还是到县人民医院去生,那里条件好些。我哥早也说了,会开车来接我。你明天就去打电话叫哥来接我,小东西这几天动得越来越厉害了。” 杨陆顺笑着说:“行,都依你的,你现在是我们老杨家最重要的人物了!”四姐也在旁边只顾点头说是。 沙沙担忧地说:“六子,你要万一生了个女儿,你爹娘他们会不会” 杨陆顺忙宽慰道:“不会不会,现在时代进步了,男女都一样,都是爹娘的心肝宝贝!你可千万别有什么思想负担,不管男女,都是我们俩的全部希望!” 沙沙抬头看了四姐一眼,四姐忙说:“六子说的对,不论男女,都是杨家的宝贝疙瘩!你们以后工作忙,我就当宝宝的保姆,沙沙放心,姐带孩子村里都有名!”沙沙这才笑了起来。 第二天杨陆顺就给汪建设打了电话,下午小面包车就到了新平,随车还来了汪母,三个女人在家里收拾了一大堆东西,当然是孩子出生后的用品了,沙沙跟左右邻舍处得蛮好,女人们也送了黑鸡婆、鲜鸡蛋、麦乳精等营养品,一群女人唧唧喳喳好不热闹。杨陆顺则送了二舅哥一条金喜烟,算是谢谢他开车来辛苦了。得到信的杨父杨母也巴巴地从建华村赶上来,杨母拉着汪母的手,谦愧地说:“沙沙她妈,真对不住啊,按说媳妇生娃娃我这当婆婆的得伺候着,可我老得手脚也不麻利、眼睛也不利落,想服伺也服伺不了了。” 四姐忙说:“娘,我代你老去服伺沙沙,这段时间我跟沙沙处得蛮好,沙沙也愿意让我伺候的。就是麻烦亲家娘要多煮我一把米了。” 汪母笑呵呵地说:“亲家,看你老说的,沙沙不也是我的闺女么,咱们谁照顾不都一样嘛,如果不是我家地小,还真想接你老去住段时日哩。他四姐,也不麻烦你去了,沙沙在县里有姐姐有嫂子,应该忙得转,谢谢你啊!”吃了晚饭,等太阳下了山暑气稍退了才起程。 杨陆顺本也想同去,可眼下乡里还有工作,也不可能提前这么久就请假,只得耐心等上段时日。四姐也带着灿灿回家了,诺大的房子顿时清静下来,杨陆顺一时还真不习惯,好在侯勇和叶祝同知道他家没开伙,都热情地邀他去吃饭,倒也省去不少麻烦,老长时间没吃食堂了还真不习惯。 再说财政所老刘,筹好款子去地区生资仓库拉尿素,款到货出,从水路往南平县运,船走得是慢了点,可运费要比汽车便宜得多,老刘的表兄弟也同去了,他们也私下分了二十吨,借此一起运回南平。老刘的表兄弟在下面生资柜台多年,对化肥比较熟悉,眼见得这批尿素包袋有点不对头,虽然牌子是常见的,可字迹有点模糊,心下生疑,便把随意扯开一包看看,本是白色晶体的尿素有点发灰,颗粒很不均匀,忙找船家要了个水瓢一试,沉淀物不少,就喊住老刘,悄悄地说:“哥,这批尿素不对劲啊,不是以往的正货呢!”老刘忙问:“你怎么知道?”他表兄弟拉着他又做了番实验说:“哥,你看到没,质量肯定有问题,尿素遇水就融了,从没见过这么多沉淀物,再说那编织袋上的产品标号什么都很模糊,看来这货不正。”老刘一听急了,万一露馅这责任就大了,他和谢乡长在里面可贪了不少钱,脸都白了:“弟啊,这可怎么办,我哪会知道货有问题呢?”他表兄弟皱眉想了想说:“其实问题也不大,不留神还是看不很出的。我们这二十吨我反正已经联系好卖主了,都是农民,正急着用,估计是看不出问题。就怕你这一百八十吨出问题,生资站卖过几年化肥的人只怕都辨别得出呢。”老刘一听汗扑扑往下留,说:“弟啊,你帮哥押货,反正我在南平货运站把车都联系好了,我得先回去汇报情况,你不说还真出问题了,我们乡里是准备把这批尿素放在生资站仓库里,慢慢卖给农民的。”说完就赶车回新平,边赶边嘀咕:我说怎么指标这么便宜,*是次品啊,真他娘的黑了心肠!
老刘回了新平已经是晚上,顾不上喘气就直接进了谢乡长家:“谢乡长,出麻烦了,我们买的那批货是次品。我那老表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 谢乡长也大吃一惊:“老刘,真的啊?情况是不是很严重?你那老表怎么说的?” 老刘抹着汗战战兢兢地说:“我本对化肥不清楚,我老表一看包装就觉得有问题,再用水一化,沉淀物很多,就断定是次品!我老表说只要是卖过几年化肥的人就看得出有问题。”说完不住埋怨:“我说这指标咋这么便宜,原来是次品,让*欧阳飞害苦了,都是杨陆顺这小子介绍的好熟人好同学!谢乡长出了事可怎么办啊,谢乡长,你得赶紧拿主意呀!”老刘的害怕不是没原因,前两年老贺私自在村里收了钱发补贴,被卫书记整进了牢房,这次问题就更严重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大头反正都是谢乡长得去了,我只得了点东西还有二十吨指标,实在没好办法,我就主动到老卫那里交待问题,坦白从宽总比进牢房的好! 谢乡长沉吟良久说:“卖过几年化肥的就看得出问题?那就是说不能让乡里生资站的人看见咯?老刘,以你老表的经验,农民们看得出问题不?” 老刘说:“我老表说农民应该看不出多大问题,就连我都没看出问题来,只是瞒不过有经验的供销社生资站的人,我们乡政府搞来便宜尿素本就得罪了他们,只怕有什么事他们巴不得搞大呢!” 谢乡长脑筋如飞一样转着念头,他同样清楚事情暴露后的严重后果,他不仅把乡里三千元的指标做人情送了刘书记和臧主任,而且自己还从中捞了近千元的好处,当即决定:“老刘,你别急,既然农民看不出问题就好说,你继续把尿素安全地运会新平,不送生资仓库,直接拉到乡政府来,以后的事你就别管了,一切我来处理。然后你到地区找欧阳飞,再次请他绝对保密,一定不能让杨陆顺知道指标价格。明天你就去地区,见了欧阳飞莫太埋怨人家,看怎么善后才是。” 谢乡长马不停蹄地赶到农业副乡长老梅家,强作欢笑地寒暄几句就直奔主题:“老梅,各村需要尿素的情况统计出来了吗?” 老梅说:“出来了出来了,一百八十吨尿素其实还不很够,但基本上保证了青苗追肥的要求,谢乡长,现在农民知道化肥的好处了,那苗子追了化肥后,噌噌噌猛长,不但田里施化肥,就连旱土也施,那收成远比没施化肥的要好上两、三成呢!不知道尿素什么时候到呀,农民们都等不及了,手里攥着钱就等着买呢!” 谢乡长笑着说:“老梅,你的工作做得不错,既然农民急切需要,我们就不能坐而视之,原来计划是化肥到了就让农民直接去生资仓库买,看来得调整一下,我们这批化肥本就是实惠农民的,干脆实惠到底,我们组织好直接送上村里,也体现我们政府关心农民的诚意!” 第二天谢乡长就带着老梅找到了卫书记,老梅把农民急需化肥的情况汇报完后,谢乡长笑着说:“卫书记,既然农民等米下锅,我有个建议,让各村把需要化肥的数字统计上来,由乡政府组织运去各村,化肥款由村里收集齐了再送财政所。我们这批化肥本就是实惠农民的,干脆好事做到底!怎么样?”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