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764字

卫书记想了想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说:“嗯,老谢这主意不错,没替农民群众搞到计划内价格的化肥,是我们政府没做好工作,就算是替农民道歉吧。” 谢乡长笑呵呵地说:“这都是老梅想的好主意,他还怕给政府增加负担不好提,我就知道卫书记会支持的,凡是真心替农民群众谋福利的,卫书记哪次不是竭力支持?”一顶帽子两人戴,老卫就心满意足地笑了笑,老梅就感激谢乡长替他美言。 谢乡长说:“卫书记,要不要杨陆顺组织一篇报道到县里啊,这也是我们新平乡党委为民办实事嘛,有理由宣传宣传。” 卫书记手一挥道:“不用了,我们替农民做好事是应该的,不值得到处宣扬。老谢,那你就组织好这批化肥的发放吧。” 接下来几天,乡政府里人声鼎沸,按照谢乡长的精心布置,来一大车尿素,就赶紧由村里的人用板车、手扶拖拉机送到了村里,而运费全由乡财政支付,农民们挨个到村部交钱领了尿素,直接就到田土里追肥,让受益的农民交口称赞不已。一场危机就被谢乡长轻易地化解了。 不过刘、臧两家用指标购回的次品尿素却充斥其他乡镇的生资柜台,虽然也有人提出了疑问,可一百五十吨尿素分布全县十几个乡六、七十个生资柜台,几十包次品搀杂在大量正品中也不打眼,何况还是某某关系搞来的一点点东西呢。 杨陆顺看着农民们欢天喜地的样子除了感慨农民的朴直再也没什么其他想法了,还会有什么其他想法呢?能让农民高兴满意的事就是实事!可他没高兴几天,新平村村支部就再次把集体投资办养鸡场的事提了出来,刘支书根本不再跟他商量,直接就在村里的大喇叭中喊话,要求村民们准备钱。 杨陆顺跟发起人何群做了深入了解,他也就是在部队服役时,当地有个大型的养鸡场,曾经去参观了几次,听了负责人说起效益如何如何好,就随便说了说,哪知道刘支书就当了真,硬要搞养鸡场,可人家那大型养鸡场投资好几十万,几乎是当时最为先进、现代化的了,所以他也没信心。 杨陆顺哭笑不得,再次找到刘支书,请他三思而行,刘支书却说:“杨党委,按说村里办厂你们政府要大力扶持,我一不请你们政府帮忙二不需要国家贷款,出了成绩你们干部得光荣,就算不成也碍不了你半分毫,你就别操心了成不?” 杨陆顺没辙,就去找卫书记汇报,哪晓得刘支书早就跟卫书记通了气,条件如出一辙,卫书记当然是同意得很了,听了杨陆顺的汇报,说:“杨陆顺啊,老刘支书是一心想带村民们致富,这种精神就很值得我们敬佩和学习,全国上下都竭力发展农村经济,难得老刘他们思想解放,勇于创新,我们政府除了支持还是支持,而且还要大力支持!我已经给老刘支书表态了,放手让他们搞,绝对不干涉,而且在政策上、资金上做坚实的后盾!杨陆顺同志,你既然这么关心,就要从实际出手帮助他们,用你在大学学得的知识好好引导他们,而不是阻挠!”说到这里,他眼睛直盯着杨陆顺说:“杨陆顺,你现在渐渐不象从前的你了,那个一心为人民服务、一心想造福乡里的热血青年到哪里去了?搞工作不要三心二意瞻前顾后,只管象冲锋打仗一样,奋勇直前就是了,一切行动要听指挥,这才是取得最后胜利的关键和保障!”说到最后,已经是严词厉色,声音很大了。 这顿呵斥骂得杨陆顺面红耳赤,他知道这话是批评他搞纪念活动没按领导的意思把县委领导招惹来了,可这早已批评多次了,怎么还扭着不放呢?这回是真见识到了他伪军阀作风了,出于对卫书记的尊敬,杨陆顺没有顶嘴,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想等他气消了再好好说说新平村的事。 可卫书记见他眼里露出不满情绪,又默不出声,以为他在用沉默表示不服气,更是火气大,干脆一挥手下了逐客令:“没事你走,我还有事。”说完撇下杨陆顺径直出了办公室,让杨陆顺感觉到了莫大的屈辱,胸口一堵,一股泪水雾住了他的视线。 在领导面前受气归受气,新平村的事还得管,实在说服不了刘支书不搞养鸡场,杨陆顺就侧面迂回:“刘支书,现在村里有不少户子情况不好,一次叫他们拿那么多钱出来投资也很困难,我知道有几家现在买化肥的钱都是借的,你看是不是让那些困难户子就别参与了。等过上几个月苎麻等副产品收成后卖了钱,养鸡场走上正轨需要再投资时,再让他们出钱,也能让他们投得放心嘛。” 刘支书年老成精岂不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说:“杨党委,要不是村民穷,我这老骨头还会想方设计搞什么养鸡场呢?虽然政策上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真是让部分人富裕,我可以叫他们找国家贷款搞嘛,还搞什么全村集资呢?我还是想村里人共同富裕最好。说实在的,那些最穷的户子穷在什么地方,就是缺劳力嘛,在田土上养活不了,转个方式才行嘛。现在确实有很多户子不放心投资,我们正在做思想工作,你千万不能不支持啊。”
杨陆顺被老支书看穿了心思,也就不再兜圈子,恳切地说:“刘支书,你的心情我很明白,也是看不得村民再受穷了,是想他们过上好日子。可我还是想请你老注意,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养鸡场没赚钱反倒亏损了,那穷户子只怕遭不起哟。我不是不信任你老,可这关系到全村人切身利益的事,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啊。其实真正初期投资也用不着太多的钱,就让那些困难户子先缓缓,好吧?” 刘支书虽然是老党员,可多少有点迷信忌讳,这还没开始就不停唠叨什么亏啊亏的,听了就不吉利,心里就冒火,但还是顾及这年轻党委的面子,也估计怎么在村里的威望怎么也比这小后生高吧?强笑着说:“呵呵,到底是知识分子,哪个未雨啥、啥绸缪在先啊。也行,反正我们村里做了大动员,都很踊跃,一些穷户子也不甘心落后,都在筹钱呢。既然杨党委有担心,那你就去给他们说说,困难户子是哪些我们心里都有数,他们真不放心我们村里也不勉强。” 有了刘支书的话,杨陆顺就急忙去了几家困难户子,其实他们也不怎么放心,那年头搞人民公社搞大食堂遭的罪仍旧记忆尤心,这不真正关心他们的杨党委都建议他们不投资,那还有不相信的呢?老胡家出于对杨党委的感激,还把杨陆顺的担忧及建议添油加醋地四处宣传,有得几家人鼓噪,渐渐村里人也心不安了,哪怕村委会的老支书说得那么有鼻子有眼的,可也禁不住心头的疑虑,毕竟是自家的血汗钱啊,真要成了没话说,万一亏了怎么办?村里也有明确说法,赚了大家分、亏了大家摊,真要血本无归连个讨要的地方都没有,所以都抱着观望的心态不交钱,等村委会上门集资时,都振振有辞地说:“人家杨党委是大学生,见识比你们广,他都在劝某某家不交钱,肯定是看出了问题。那我家也不交了,要交大家都交我才交!” 好家伙,这就象流行感冒一样,不多会就传遍了村里,而且越传越邪乎,说什么的都有,搞得人心惶惶,就连先前交了钱的也吵闹着要退款,把刘支书等村干部搅得不得安生,再怎么劝说甚至命令也打消不了村民们的担心了,一时间养鸡场的筹备陷入了停顿。村干部们在会上都说本来搞得好好的,也不知道乡上杨党委是怎么说的,搞得大伙都害怕了,这不交了钱的要退,没交钱的更是不交了。刘支书知道是自己低估了杨陆顺在村民中的威信,毕竟的代表乡政府的领导嘛,后悔也来不及了,可话又是自己说出去的,怎不好去责备杨党委吧?老头心一横说:“我在两天被他们吵得几宿没睡好,要不张村长去找卫书记反映反映困难,请乡上出面做工作了。” 张村长二话没说就去乡上找卫书记反映情况,直是把责任全推在杨陆顺头上:“卫书记,情况就这么个情况,本来好好的,都有三十几户交了钱,没想到杨党委在后面打破,搞得我们前期做的努力全白费了,交了钱的户子天天围着老支书吵闹退钱,还传些不好听的话,那老支书都气出毛病来了!” 卫书记不禁大怒,当即跟张村长一起去了新平村,果然还有一些人在村部里吵闹着要退钱,卫书记问:“你们既然开始交钱了,就知道办养鸡场是村里的好点子,怎么又反悔了呢?” 一个妇女说:“我们开始在相信村里的话,可后来有人说乡上杨党委说了办鸡场会亏,很多人原来愿意交钱的也不交了。我开始以为是有的户子不愿意交钱造谣,可四组老胡家指天发誓说是杨党委亲自上门说的,那我就信了,杨党委虽然年轻,可他是大学生,又一心为我们村里人好,我肯定信他的了,这不就来要钱的来了。” 卫书记又问了几人,再又走访了几家,得到的回答如出一辙,心说杨陆顺你走群众路线蛮里手嘛!一脸铁青地回了村部,拧开大喇叭就喊话:“各位村民,同志们,我是卫家国,新平乡党委书记。现在我正式告诉你们,村里办养鸡场是通过了乡党委会研究决定后才准备筹办的,政府是大力支持你们搞活经济,走发家致富的道路的!你们村的养鸡场一定会办起来,也一定会给大家带来好收成,不要相信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话,你们要相信乡党委、乡政府、村委会做出的慎重决定!所以我请广大村民们同志们把心放进肚子里,一心一意地跟着村委会的步调,把我们新平村的养鸡场办起来,通过我们劳动人民的集体智慧和辛勤劳动,走上共同致富的道路,我,卫家国在此保证为新平村提供政策上的技术上的资金上的绝对支持,一定要让大家富裕起来!我再次声明,请广大村民同志们相信党委政府,不要受流言传语的欺骗,请大家积极踊跃地到村部交款。” 我们的杨陆顺却正在县委宣传部开会,根本不知道新平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等他会议结束回新平时,等待他的是什么呢?我们下章接着看。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