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360字

卫书记宿舍窗户射出的灯光透过糊着的白纸,显得柔和而明亮,走近窗下还隐隐听到声声咳嗽,对于这样敬业的领导,杨陆顺心里总是尊敬的,不管领导现在对他的看法如何。 杨陆顺站在门口,不自觉地整了整衣服,举手敲门,并喊道:“卫书记,我是杨陆顺。” 门里好一会儿没动静,旁边的小李闻声赶紧出来了,见是杨陆顺就悄悄说:“卫书记只怕在生你的气,你就下次再来吧。” 杨陆顺没理会,再敲门说:“卫书记,我有事情跟您汇报。” 门哗地拉开了,阴暗中看不到卫书记的神情,他转身又走座位上坐下,不过从那粗暴的开门动作,猜得出主人绝对没有好心情。 杨陆顺坦然地走了进去,装给卫书记一支烟,小李蹑手蹑脚地倒了杯水,轻轻掩上门出去了。 杨陆顺见卫书记眉头紧皱,捏着烟却不点,就掏出火柴擦燃递到面前,卫书记犹豫一下,在火柴即将烧完前凑上去点着了烟,可仍旧不看杨陆顺,更没叫他坐。 杨陆顺心里叹息着说:“卫书记,我回来就听说新平村出了乱子,特意来跟您说说情况的。” “有什么好说的!”卫书记霍然扭转身子,严厉地说:“你的阴谋已经得逞了,要不是我这个乡党委书记亲自出面做解释工作,新平村的鸡场只怕永远也办不成!你这是破坏改革开放,阻挠农民走致富的道路!” 凌厉的眼神有点狰狞,杨陆顺坦然地对视着说:“卫书记,这不是我的阴谋,更没有阻挠改革开放。对于新平村办养鸡场,我最先是持肯定支持态度的,但因为新平村准备不充分、条件不成熟,我才提出了自己的异议,当然也是征求得刘支书同意了,才建议村里的困难户子暂时不集资,等养鸡场走上正轨需要二次投资时,再让困难户投资,而且困难户都是村委会早已确认了的。只是我没想到因为我的干涉居然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卫书记怒道:“好一句始料不及,杨陆顺,你嘴巴皮子一搭拉,害得多少人到村里做解释工作、思想工作啊?!我早就同意新平村搞养鸡场了的,一不要政府指导二不要政府贷款,老刘那班人思想境界多么高,步子迈得多么大,这是新平乡多么难得地一次解放思想的好机会。你身为党委委员,包村干部,不但不积极组织实施,还尽拖后腿,你居心何在?莫非我这个书记管不住你了吗?信不信我撤了你杨陆顺!”对这个桀骜不逊的年轻人,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什么提拨知遇之恩、什么忘年交的私人感情都暂时撂一边不提,一个党委班子成员,居然无视一把手的权威,肆无忌惮地搞对抗,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一把手做出的决定,不是目中无人又是什么? 杨陆顺再次领略到了一把手的威严,他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说:“卫书记,您先听我把话讲完。” “好哇,那你尽管狡辩吧,你是大学生,应该会替自己想好一套说辞的!”卫书记扭转身子,重新看桌子上的材料,可捏烟的手明显在抖动,内心的气愤激动表露无遗。 “卫书记,我就事论事,对于新平村养鸡场的前景我不看好,技术、资金都不充足,市场情况也不清楚,光靠不切实际地美好想法是不能致富的。您也说了,刘支书等人步子迈得大,思想放得开,这是我们党和政府热切盼望的,就是希望人民群众解放思想,抛弃以往的落后陈旧观念。可这改革开放是条新路子,是摸着石头过河,是创新,前面到底是什么,都是未知数,走成功了什么都好,万一走上了弯路子,没成功又怎么办?新平村从来没搞过养鸡场,这也是在走新路子,成功了村民们自然收益匪浅,可什么都要想个万一,刚开始踊跃集资的村民都是家境相对要好的户子,他们手里多少有点闲钱,可不少户子就需要借部分钱,还有极小部分困难户子要集资就得全部去借,村里也不能保证他们就一定会赢利,万一要亏了怎么办?与其到时候埋怨我一个人胆子小,让小部分村民没及时发财,还不如稳妥点行事,总比让困难户子雪上添霜的好啊。”杨陆顺边说边打量卫书记的脸色,希望自己是解释能有点效果,可惜他失望了,卫书记不但没缓和,似乎更蕴怒。 “杨陆顺,你既然看出了问题根源,那你怎么不积极想办法去解决呢?对于组织上领导决定了的事情,你就应该无条件执行,而不是找借口推委责任。”说来说去,卫书记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被自己一手提拨起来的杨陆顺居然再三跟自己唱对台戏,而且还振振有辞!
杨陆顺也起了不满情绪,领导决定了就应该无条件执行,明明是一条错路子也要一脚走到黑不容许辩解质疑吗?难道为了你一个领导的权威不受到挑战就不顾农民群众的群体利益吗?难怪有人喊出了伪军阀的绰号,果然有点蛮不讲理,不由愤慨地说:“那好,我不得去推卸责任,请卫书记同意我全权负责新平村养鸡场的事宜,我保证建一个真正让新平村农民赚钱的养鸡场!”他这也是破釜沉舟之举,好好的领导不做,去当养鸡场的负责人。 卫书记哼了一声说:“你想去,新平村里自发筹款筹资的养鸡场,只怕还轮不到你去指手划脚。但就你私下怂恿部分村民在村里散布谣言一事,你要做出深刻检查,写出书面检讨。不要以为在工作中有了点成绩就翘尾巴,就老子天下第一,谁也不放在眼里。” 杨陆顺这才清楚老丘的话是真的,卫书记果然只是需要言听计从、需要俯首贴耳的部下,什么为人民服务什么组织原则都是假的,经他提拨就一辈子要算成他的人,就没了自己的主见就成了应声虫,如果真要是这样,宁可不当什么官!年轻人的血性、自尊心那还忍得住脾气,抗声争辩道:“卫书记,我不是私下怂恿,而是通过了新平村刘支书的同意,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谣言更就谈不上做检讨,我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什么天下第一,只是在竭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甚至还在某些方面迎奉某些领导的意图,争强斗胜搞第一,对领导我一直是尊敬的,对同志我也团结,没有不把谁放在眼里。” 砰!卫书记拍案而起,愤怒使他脸庞曲扭,额上冒出蚯的青筋在突突之跳,戟指着杨陆顺:“你放肆,要是在部队,老子关你的警闭!有你这样尊重领导、团结同志的吗?不从自己本身找问题,莫非还是我冤枉你不成?我卫家国算是瞎了眼,千挑万选养了你这只白眼狼,我还是你的书记就敢在我面前张牙舞爪,我、我撤了你!”如果卫书记能冷静下来用温和的语气态度迂回地教育他,或许效果会更好,孰不知适得其反,这番话不缔于火上浇油,更不应该出口伤人。 杨陆顺不由为眼前党委书记的粗鄙庸俗而冷笑,反唇相讥道:“卫书记,记得某位名人有句话:我不同意你的任何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的说话权利。请您不要忘记,你是一个党员,一位党委书记,请尊重我的人格!”说完不理会卫书记喷火的目光,潇洒地离去,心里甚至悲愤地呐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第二天杨陆顺预料中的狂风暴雨并没有来,简直比往常还平静许多,只是既没开会也没见到卫书记,随后他去了趟新平村,因为卫书记的解释劝说,除了村里定的困难户子没要求集资外,其他的户子基本把钱都交清了。在村部没见到刘支书,张村长用不满的口吻说是被村民们闹出毛病来了,杨陆顺就赶到刘支书家看望,没想刘支书家铁将军把门,问邻舍说是被大闺女接去住了。村干部们都在忙,杨陆顺觉得没什么具体工作,四下里看了看青苗长势和苎麻情况,也就骑车回了街道,想到家里冷火秋烟,轮头一拨去了中学叶家,周可见了六子,欢天喜地地要再上街去买点荤菜,原来叶校长已经正式通知她开学就到中学部教书了。跟叶祝同喝着五角一斤的散白酒,居然那滋味不比五粮液差,再次打量着破旧的宿舍说:“什么时候你们搬了家属房,我这酒就喝得更开心了。”语气里透着点悲壮。 下午刚回政府办公室,老丘带着点琢磨不透的笑容通知他说:“杨党委,卫书记叫我通知你,已经研究决定给你放假去陪大肚子,线上的工作就交给练党委负责几天。从通知到你本人起就开始放假。” 杨陆顺先是楞了楞,马上莫名感到一阵凄凉,看来不仅是要撤我,连我工作的机会也被暂时剥夺了,强笑着装根烟给老丘,问:“丘主任,只听到通知放假,那我什么时候回来销假呢?” 老丘笑了笑说:“那还不是你自己决定了,卫书记估计你也得等孩子满了九朝才会回吧?我们都还想喝你儿子的满月酒哩!”见四下没人,凑在面前悄悄说:“昨天跟卫书记沟通得蛮好吧?我看今天卫书记主动叫我通知你放假,我就知道情况大好!”说完在手在杨陆顺肩膀上拍了一拍,嘿嘿一笑就晃悠着出去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