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001字

新平乡文化站卫书记拖着不建,没想到县政府抓文教卫的李副县长亲自过问了,而且上来就是好一顿批评,由不得卫书记不再重视,不过他心里也暗暗奇怪:拖了一年多时间没人管,怎么突然李副县长就热心起来呢?疑惑归疑惑,事情还得办,只好到财政所找老刘,看有什么机动资金可以利用。 老刘翻着帐本给卫书记看说:“哪里还有什么钱呢?为了在各项上缴任务中拿名次,所里早就淘空了,不过也得到了县委的好评,咱新平处处走在其他乡镇前列呢!只有十二月份的政府干部工资和部分教育基金了,这都是要按月下拨的。再就是冬修水利的农民义务工抵款。只有这些钱了。” 卫书记摸着胡茬子,一肚子官司回了办公室,想想这些钱都动不得,干部每月的工资是要发的,教育基金其实是乡村两级学校民办老师、代课老师的工资,也动不得,修水利的抵款?!卫书记眼里一亮。年年冬修水利这都是农民的义务工,现如今农村人手里有了闲钱就不愿意大冷天下渠疏通,当然也是县政府的政策允许了,就以钱抵工,今年乡上竟然收了近七万元,看能不能在这笔款子上想想办法。可一想到老谢,他又神情激愤起来,这个笑面虎一个多月来不知怎么了,突然态度强硬起来,不再象从前那样事事依顺自己的意思,而是搞起了全面的对抗,虽然没到吹胡子瞪眼睛的难处境地,可也觉得坐如针毡,事事书记定不了调子,非得搞少数服从多数,可事实上他这书记的典型的少数派,还好杨陆顺这小子处处维护自己,嘿嘿,新平乡出鬼了!卫书记苦笑起来,如果真要动这抵工款,只怕在会上有个争吵!不禁又对鹏子诅咒起来。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开会研究,免得又生是非。 没想在会上居然没遇到多大阻碍,谢乡长似乎很赞同:“老卫当初也是一份好心,他本人家属也不在新平,可为了提我们这些拖家带口的人解决住房问题占用了文化站的资金,为我们解决了大问题啊!将心比心,这次县里要求咱新平尽快建起文化站,所以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要迎头而上,老卫的办法我看蛮好。新平乡的水利基础很好,偶而一年不大修也没关系。文化站基建得用去五万多,还剩差不多两万。我看这样,干脆做奖金,春节给干部们多发点物质好了。”他的建议得到大部分人的赞同 卫书记没想事情会这么圆满地解决,算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心情大好,笑着说:“其实建文化站用不了那么多钱,毕竟红砖大瓦可以暂时赊欠着嘛。能少占点就少占点。如果不是基建队不存在了,完全可以等明年财政有钱的时候慢慢想办法。”说到基建队他就来气:“原来我因为鹏子的基建队的农民集资合股搞的小集体,哪知道让鹏子给蒙骗了,为了赚取政府的优惠政策故意欺骗政府。这些个体户子心眼黑,根本就不是想着共同致富,只想个人发财,他怎么发财呀,无非就是剥削劳动人民,榨取剩余价值嘛。这不有工人摔伤了,鹏子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顾别人的死活。我曾经交待过叫基建队负责医疗费用,如果真是集体的,那肯定会那受伤人员安置得妥当,可那鹏子当面拍胸口做保证,转背就什么也不管,你们说这不是剥削阶级又是什么?!马克思说得好嘛,资本来到这世界,每一个毛管都滴着血,我看是至理!我们是社会主义社会,就不能容忍资本主义猖獗!”说得杨陆顺脸上发烧,惟恐殃及池鱼。 谢乡长呵呵笑道:“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政策允许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嘛。” 卫书记在气头上,反驳道:“这话也只能用在猫抓老鼠上,不见得发了财的人都是好人。象鹏子这样唯利是图的人根本就不算是好人,拜金主义要不得!” 谢乡长微笑中带着点阴森:“老卫,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这话可是中央发展市场经济的指导方针,看问题不要看点,要看面嘛!” 老丘刷刷地做着会议记录,镜片后的眼珠子却不断在书记乡长脸上转悠,似乎他察觉到了什么。
会议后卫书记就把建文化站的事宜交给了总务老游,跑了趟利群村砖窑,想赊欠点红砖大瓦,没想到老袁哭丧着脸说:“卫书记,这可咋办哟,原来烧的砖瓦质量不好,现在好了又没销路,你看看,这坪里堆积了两百万口砖瓦,一个月来没销出去一块!村里的人都没了信心,嚷嚷着要散伙呢!” 卫书记诧异地说:“不可能吧?南平县天天要起屋盖楼,砖瓦怎么没销路呢?你们要多跑多找,打开销路嘛。” 老袁说:“怎么没跑?业务办的人这一个月天天没歇脚地跑,鞋都跑烂几双,可人家就是不买啊。什么原因,通我们乡的公路太差了,而且离县城又远,人家来拉不划算啊,那东亭镇就在省道旁边,全是一展平的柏油公路,人家都上那去拉砖了。也有单位出六分一块买我们的砖,可得我们送上门去,好家伙一算运费,一车砖我们得亏上几块钱,做不下去啊!” 卫书记听了脸一黑,就说不话来,砖窑里的工人们也都纷纷围上来求卫书记想办法,算起来全村人平均每户投了近三百元到砖窑,可临了出了钱又出工却仅仅换来一个麻子屋,再就是堆满了坪的砖瓦! 可卫书记仓促间又想得出什么办法呢?最后才大声说:“各位乡亲,困难只是暂时的,大家再耐心等等,会有转机。这次来我知道了砖窑场的困难,回去就开会着手研究解决方案。请乡亲们放心,政府会替你们想办法的。” 好在村民们还把希望寄托在乡政府,没太刁难卫书记,叫了番苦发了一通牢骚就散去了。老袁还要留卫书记吃饭,看这情势哪还敢在利群村吃饭,以后圆满解决了问题皆大欢喜,要不怎么对得起乡亲们的热饭好菜?卫书记就赶紧走了,本想借砖的话根本没敢说出口,自然也不会把修文化站需要买的那几万砖说出来,无济于事嘛。 八六年元旦刚在冬雨绵绵中度过,南平县突如其来就换了领导班子,县委郭书记、县委副书记程县长等一批年过五十五岁的老干部全部就地免职退居二线,郭书记到底德望高点进了地区统战部挂了个虚职,连告别茶话会也没开就去了地区。其实不光是南平县,南风地区六县一区都是这个政策一刀切。 暂不管其他县区,南平县波澜不惊地就完成了新老班子的更迭,原县委刘副书记从三把手一跃成了新任县委书记,古县长是从临县调来的,书记县长年龄都不到五十,看来坐稳两届不成问题。原来都是春节过后才召开的三级干部大会因为这原因提前开了,既是新的县委县政府班子的见面会又是调整新一年全县工作的大会。 新平乡面对这次县委人事调整最为失意的是卫书记了,虽然在会上县委刘书记、古县长一再强调“县委班子动,下面各行局各乡镇不动。”可卫书记仍旧感觉到了危机,特别是前郭书记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匆匆合家去了地区,等三级干部大会一散,他就搭车去了地区,他知道没了郭书记支持想进县里一个好行局很难。费尽周折才打听到郭书记的新家,其实也就是地委大院里一套很普通的直通间,郭书记倒是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但对于他调动的事情也无能为力了,甚至还告诫他说:“老卫啊,你就莫再有其他想法,好好在新书记领导下工作,尽量不出问题,我跟刘江生斗法斗了几年,他是仗着地委副书记是他表叔,也不知道是不是八秆子打不到一处的表亲不?到底他年轻,有资本,这不我还算安排得好的,四个老书记还只我进了地区。那人心胸狭窄,你是我原来提拔的人,肯定没什么好印象。早知道有这样的政策,我是该提前把你动一动的。” 人就是这样,没了靠山没了主心骨,气势就大落,卫书记回到新平后,一改往常的大嗓门硬态度,事事开会商量决定,再也没了昔日伪军阀的作派,谢乡长又恢复了以前事事听书记的和事佬态度,新平乡一反常态的出现了风平浪静状态.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