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4862字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至于上帝他老人家到底笑什么,为什么笑,人类也无从稽考,毕竟见过上帝的人都不在人世间了。 杨陆顺失去的不仅是班主任职务,更多的是不能象以前那样把自己的新思维、新方法用在班级的孩子们身上。他只是一名任课老师,除了上好他的每节课,其他的就轮不到他操心,就连课外兴趣小组也被取消大部,只留下了与他语文教学有关的阅读写作小组。他怀着对曹红同学的愧疚,努力地用自己有限的时间教育学生、关心学生,几近诚惶诚恐,他对每个学生都歉意地笑着,哪怕是成绩再差的、表现不好的,他都一惯如此,他的真诚发至内心,自然也成了学生们最喜爱的老师。但他所做所为却让其他教师们觉得不可思议,人们甚至认为他精神异常:这么大个人了,好歹也是大学生,怎么就不会与成年人相处,却成天和学生们绞和在一起,与同事们没有话说,也无来往,不是有病又是什么? 因此杨陆顺倍受同事们冷落和排斥,最明显的是本来办公室里的人闲来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可他一进办公室,人们立刻会停止了说笑,神奇怪异地假装忙着手里的事情,却又时不时相互交换着眼神,露出很有默契的微笑,说话也相应地变小,似乎怕吵着他有似乎的刻意回避着他。等他一出办公室,里面立刻又恢复了热闹,一点也不掩饰他们的用意,在这样的环境下,杨陆顺如坐针毡,既然不受欢迎,他慢慢办公室也去得少,日常的办公基本转到了宿舍里,图个清静心安,原来遇到同事们还点点头笑一笑打个招呼,渐渐也用不上了,人们迎面而来却故意不看他,有几次他与人打招呼,人家仿佛没看见一样擦肩而去,把他尴尬得无地自容,虽然还有几个小学部的老师跟他点点头,可那神情好象是在怜悯施舍一样,杨陆顺也是个青年人,也有性格和脾气,既然合不来,也就没必要做表面的工夫,俨然成了独行侠。 杨陆顺也在冷眼旁观,他怀着一种焦灼愤怒地情绪默默注视着同事们的举动,俗话说:旁观着清,一点也不错,不久他就发现这群表面上自视身份、故做清高的教师们也不过尔耳,在学生面前是极其严肃,在家长面前一副劳苦功高的作态,在社会上又好似谦谦君子,俨然以知识分子自诩,而在蝇头小利上又寸步不让,平时关系似乎很好,也能在饭桌上为了多吃上一口荤腥而反目,嘴里说安于清贫却实质羡慕谁谁会赚钱,谁谁家里又添了大件,平日里闲聊不是讨论如何提高教学质量更好的教育学生,却热衷于东家长西家短,粗鄙猥亵地说着女人肚脐以下大腿以上部位而乐此不疲,大姑娘小媳妇更是谁也逃不脱他们充满淫秽的恶意戏谑,如果那女人很害羞甚至被气哭,他们则得寸进尺变本加利,如若奋起反击他们则会私下说那女人是**不知廉耻 杨陆顺益发觉得那些人只是批着教师外衣的村夫闲汉,与他心目中崇高的教师形象相距甚远,也就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甚至幻想某日手握大权一定要肃清教师队伍,彻底扫除那些庸俗无耻之辈。 马银满也曾好意地劝说杨陆顺,叫他不要太清高孤傲,还是要与同事们搞好团结,要学会与人和睦相处,要适宜社会上的生存法则等等,杨陆顺闻言嗤之以鼻,他是不屑与那些虚伪的人为伍的。 不当班主任,杨陆顺就有了太多闲暇的时间,那时的业余文化生活实在太单调枯燥,除了公社礼堂隔三差五的放映一场电影,新平就再没有其他了,本来朋友也少,跟侯勇还算聊得来,可人家正在热恋,和刘霞正享受甜蜜的爱情,哪有什么时间来陪他呢?便给以前大学的同学一封封地去信,特别是给袁奇志的信里,他几乎把内心所有的苦闷忧愁写在信纸上,以袁奇志的兰心惠质,一定会理解他目前举步为艰地处境,会用最美好、最恰当的词句来为他解去烦恼。可惜他失望了,其他同学陆续回了信,惟独不见心中女神的只言片纸,便更添了苦闷,日益消沉下去。 倒是赵翠娥时不时关心着他,只要见他在宿舍,就跟他聊天解闷,杨陆顺本就对她有好感,而且也是目前学校里唯一有话可聊的人,当然是不愿意再失去,两人隔着墙壁倒也谈得蛮愉快,说的话题也越来越多,赵翠娥最喜欢问他大学里的生活,对于没上过大学的人,那是充满了神奇和美好的地方,杨陆顺也不厌其烦地讲述着他大学三年的生活,尽量用最欢快地言辞描述最美丽的事物。 当然时不时与她聊起袁奇志,这让赵翠娥很是好奇两人的关系,便问:“杨老师,我听你经常说起那个叫袁奇志的女同学,你们是不是关系很好啊?” 杨陆顺一脸微笑,说:“我当时是个农村来的穷学生,说老实话,心里有着说不清楚的自卑,那袁奇志好似仙女般的人物,我怎么会与她关系很好呢?三年大学跟她说过的话,数也数得清哩!” 赵翠娥似乎很遗憾,长嘘了口气,说:“杨老师,怎么说呢?我没见过你那女同学,可我听得出你对她蛮有好感的。其实你自己也许不知道,你也很不错的,人长得帅气,很有股子书生气质,我觉得吧,你们应该是很般配的一对!” 杨陆顺苦涩地说:“赵老师,你是没见过她,明天我把她的照片给你瞧瞧,我没夸张半点,确实有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气质,我不知道哪个男人在那么高贵的女孩子面前会有勇气表示爱,至少我永远是提不起那勇气的,在她面前,我除了傻笑,连思维都停顿了,还能做什么?” 赵翠娥欢喜地叫了起来,说:“你有她的照片啊?那赶紧给我看看,我好想知道那人有多漂亮,居然使我们新平中学最帅气的杨老师也自形惭秽!” 杨陆顺看了看小闹钟说:“都快九点了,我也睡在床,难得起身,还是明天看吧。” 赵翠娥吃吃地笑着说:“亏你聪明一世,你不知道从墙这里丢过来啊,刚好落在我床上,你还真是有点呆呢!” 杨陆顺这才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说:“嘿,你看我,还真的蠢到了家。我马上就把照片丢过来啊!”他下床从抽屉里翻出一张照片,跳起脚把照片丢了过去,说:“你自己找,这是我们系团支部干部们的合影,看你找不找得到。” 照片飘了过来,就落在赵翠娥身子上,她拿起照片,一眼就看到了神态潇洒、洋溢着青春笑容的杨陆顺,不禁心里酥酥地直跳,暗暗夸赞杨陆顺确实长得英俊,特别是那充满朝气的笑,有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就有点神情迷乱,脸上也开始热热地发胀,眼睛怎么也从他身上挪不开了。
杨陆顺等了一阵,问道:“找不到她吗?照片上总共才三个女生,应该一眼就看得出啊?!” 赵翠娥这才回过神来,暗骂自己神想鬼想的,忙开始在三个女生中找寻起来,果然在照片上第一排看见一个身穿长裙、梳两条小辫的漂亮女生,那鼻子那眼睛那小嘴果然搭配得极其美丽,而且那女生的笑容也同样很有吸引力,赵翠娥看了也舍不得挪开眼睛,心悦诚服地说:“我找到了,就是那穿长裙子,一脸浅笑的乖妹子了,你的眼光真不错,确实比林妹妹还要有气质!唉,都同样是爹生娘养的,为什么就差别那么大呢?我自己感觉跟她一比,就想丑小鸭一样了。”心里不免有点羡慕:看那女生,身材、气质就好象电影《庐山恋》里的张瑜一样,而杨陆顺更比郭凯敏还要帅上三分,他们简直就是天造的一对啊! 杨陆顺听了她的夸奖,自然高兴万分,说:“袁奇志是长得漂亮,可你也不差呀,虽然做了妈妈了,可还是漂亮得很呢,要不你爱人怎么会一眼就看上你了呢?你把自己比喻成丑小鸭是非常错误的。” 赵翠娥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哀怨地说:“你莫尽挑好听的说,我自己什么样我还不知道?满脸都是黄斑,自己看了都讨厌!你们才象电影庐山恋里的男女主角,男的玉树临风女的娇媚脱尘,天造的一对啊!” 杨陆顺呵呵一笑说:“赵老师,你才是尽挑好的说呢,我真有郭凯敏那么优秀,不也去拍电影了?” 赵翠娥又怔怔地盯着照片上的杨陆顺看了会,才恋恋不舍地说:“我把照片丢过去了,别耽误你看仙女了。”说着站起来把照片又丢了过去。 杨陆顺接过照片,开玩笑地说:“我早晓得是这样,怎么不乘你洗澡时趴墙偷看呢?”自己说完,忽生了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自己不以前也偷看过一次她的胸脯了么?怎么会龌龊得说出这样都脸的话呢? 赵翠娥听了不禁羞赧起来,咬着嘴唇嗔道:“你要敢偷看,看我不戳坏你的则眼,没想到平日里一本正经的杨陆顺,也有这样的坏心思!” 杨陆顺慌忙说:“对不起啊,赵老师,我是开玩笑的,还真不敢再想了,你放心,我不是那样的小人。”心里也不禁犯疑:她住我这么久的隔壁,怎么从来没听到她洗澡的声音呢?只怕她也是怕我偷窥,特意挑我上课或不在的时候洗澡的吧!只怕是人家还是防了一手的。不由对赵翠娥怀疑他的人品而有点气恼,心说:我杨陆顺就是一世没有女人,也不得做那种下三滥的痞事! 赵翠娥倒没想那么多,说:“我晓得你是正人君子,再说我可是军婚,受法律保护的哟!如果你真那么坏,我早就要求换房子了,还等着让你偷看啊!” 杨陆顺心里一动,顺口说:“赵老师,你老是追根究低地问我,也不说说你戊守边关的爱人,我连战斗英雄的名字也不知道,今天就跟我说说他,好么?” 赵翠娥没来由心里一阵烦闷,拉熄电灯,重新躺好说:“我家那口子有什么好说的,他叫胡拥军,没想到拥军真成了军人。” 杨陆顺问:“好军嫂,别敷衍啊,快说说你爱人的英雄事迹!” 赵翠娥没好气地说:“说心里话,我真不愿意听我爱人讲他部队里的事,太揪心了,太血腥了,我这女人家平日里见了杀鸡杀猪都不敢看,何况是杀人的事呢?你真想知道,等我爱人春节探家时,你们哥俩去聊吧。” 赵翠娥虽然生了囡囡,可她从内心讲是没真正爱过胡拥军的,记得第一在他家见面,她当时少女怀春,也是想一睹战斗英雄的风采,可惜她失望了,胡拥军因为做战受过伤,脸上留下了四、五道大小不一的伤疤,使得看上去面目狰狞,虽然钦佩他能舍命保家卫国,那也只是尊敬、尊重,所以胡拥军要跟她处对象,她没考虑就拒绝了,但没想到他会搬来那么多领导干部来说媒,那县里的大干部口口声声说是项政治任务,说战斗英雄的愿望要无条件满足,自己的父兄当然愿意接上这么一门光荣的亲事,可却没顾及到她的想法,没奈何只得答应跟胡拥军成家,结婚那天她到亲娘是坟上哭了个半死。也不知道胡拥军是生性脾气暴躁还是因为在战场上历经过生死,反正对她没有半点温柔,新婚之夜不顾她疼痛硬是来了一次又一次,生生在床上躺了两天动弹不得,胡拥军那一身触目惊心的伤疤更是让她心惊胆战,那还有什么夫妻情趣?其实她又可怜胡拥军,晚上睡着后从来没舒心过,一晚上要被噩梦惊醒几回,每回都是大汗淋漓,神情恍惚,就是不做梦也是咬牙切齿,悸动焦躁,不时拳打脚踢,仿佛不是在睡觉,仍旧在阵地上厮杀!看着那汉子抱着她痛哭流涕地呼喊着牺牲的战友,心里只有深深的怜悯和同情,在一起时胡拥军时常发呆,很少跟她说话,晚上在床上就只会纠缠着她做那夫妻的事,连做夫妻的事也好象打仗冲锋,好象身子下的不是他爱人,而是杀害他亲密战友的敌人!特别是生了囡囡后,他没笑过一下,重男轻女的思想早就禁锢了他的思维,他不遵守婚前的诺言,不跟她解决非农业户口、不解决公办教师,为的就是想利用她农村户口的身份生二胎,好生个带把的继承他胡家的香姻。颇家人没一个给她好脸色,这也是她下决心再辛苦也要到中心完小来的原因,可这些事情能跟外人说道么?如果亲娘还在,总还有个哭诉的人,现在却无人可诉,就是在辛酸再痛苦也只能默默忍受。这次解决了公办教师,还多亏了胡拥军原来部队里的老营长,老营长转业后回了新平,得知后找上找下才解决,她对胡拥军很失望,很失望! 杨陆顺听赵翠娥说起她爱人,语气并不怎么热情,心下十分疑惑,可也不知原因何在,就说:“那一定,等胡连长回来了,我一定买上最好的酒款待我们的战斗英雄!” 赵翠娥胡乱答应着说:“那我先谢谢你了,今天我累了,想早点休息,你也休息吧!”说着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她现在唯一的爱全部倾注在囡囡身上,要不是杨陆顺正合她曾经心仪的爱人标准,哪会跟他有这么多话呢?其实她不知道,她那一丝爱恋已经不知不觉系在了杨陆顺身上,只是基于她自己做人的原则还有军婚受法律保护,说不定冲动之下就会逾越道德的防线!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