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4004字

年初五杨陆顺回了新平,沙沙就要拉着他去谢乡长家拜年,也不知道是受了沙沙的潜移默化,杨陆顺不再象以前那么反感,去了卫书记家拜年,去谢乡长家也是理所当然的了,年前过小年那天易老师就塞给旺旺一个压岁钱红包。沙沙似乎很热衷搞这些,礼物也准备得精精致,那分量远比上卫书记家的足,杨陆顺就奇怪了:“沙沙,你平常不老是说卫书记对我们好么?怎么拜年的东西还要少呢?” 沙沙笑着说:“你这就不明白了吧,两家关系好心意到就行了,那谢乡长就不同了,再说易姨也讲究这些。你看反正这烟酒也是家强送你的,转趟手又不花咱自己的钱。你呀也别老爱面子什么的,多走动关系才密切嘛,还有几条菊花烟,你上周书记、纪检王书记家去串串门儿。这不大伙都这样么。”杨陆顺就嗤之以鼻:“我犯得着到处串门嘛我,怎么没见他们来串我家门儿啊?”沙沙戳了他脑门一下说:“你是小字辈儿当然得你先动了,人家又不求你什么。” 中国人讲究喜庆热闹,春节拜年本是晚辈孝敬长辈、亲戚朋友私人联系感情的事,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由原来只带点副食土产之类渐渐也升格成烟酒营养品了,中国人还讲究礼尚往来,你来多少东西我就回多少,倒也没什么弊病,纯属私人来往。下级给领导送礼拜年都还被人讽刺成“溜须拍马”,为一般人小瞧,所以基本这些都是见不得光的事,送的人遭嘲笑,收的人也落不下个好名声,何况原来也没什么好礼物送,都穷嘛,有的领导干部本也很 讲原则,根本不吃这套,还有的领导干部爱惜羽毛,犯不着为了这点小便宜影响了前途。可改革开放后物质大大丰富了,以前紧俏的商品也放开了渠道,所以送礼之风又开始大行其道。 都说农民是蠢子,其实农民并不蠢,他们也有他们的思维逻辑,行起事来自然有他们的聪明狡黠。这不乡里领导干部都住一起了么,要象以往那样神神秘秘晚上去拜年既耽误时间又给人印象不好,还不如正大光明地送。也不知道是哪个村开的头,村支书带了村长几个村干部,把礼物先分好了用箩筐挑着,从第一家开始热热闹闹地拜年,进门说几句“新年发财、万事如意”等吉利话,然后村支书就用说明送上礼物的原由,无非就是“感谢乡领导对我村的关心,对我们村工作的大力支持”云云,堂而皇之地从箩筐里拿出份礼物奉上,大家再笑呵呵地闲聊几句就换另一家,时间也不超过十来分钟,礼品也就是一对酒一条烟,荔枝桂圆各一封,十几家领导走下来村里也不过花费三、四百元。可全乡有二十几个村,乡上领导家的烟酒就多了。 杨陆顺连接几天没出门,就呆在家里接待拜年的人了,既然都是这样搞,他总不能标新立异把拜年的人哄出去吧?村干部们都还蛮尊重这大学生领导的,又知道杨党委喜得了贵子,还给小旺旺额外准备了压岁钱,这不烟酒荔枝桂圆收了一大堆,给旺旺的红报累积起来也有两三百元。只是忙坏了四姐,又要泡茶洗杯子又要打扫屋子的卫生,农民嘛从下面上来哪个不是一脚泥泞呢。 沙沙最是开心,不仅旺旺被人夸赞,她也是村干部们羡慕的对象,虽然来来去去就是“杨党委,你爱人真漂亮啊,不是抱着个娃,我们还都以为是黄花妹子哩”“你看人家杨党委爱人,又漂亮又贤惠,城里人就是不一样”“哎呀,你这绿宝石戒子好好看哟,只怕要花不少钱吧。啧啧!”话很普通可她觉得倍有面子,想当年百货大楼王经理家的婆娘不也是这样被人奉承的呀,不过沙沙比那婆娘有风度得多,根本不象那婆娘一样听了奉承话就笑得一脸稀烂,满口歪歪扭扭的黄牙尽露在外面! 面对这么多烟酒杨陆顺还真头疼,沙沙主意多:“老五不是开饭店么,反正要卖酒的,我们把烟酒便宜点放在她那里销了算了,荔枝桂圆找刘霞帮忙,她不在南货柜台么。哎呀,只怕易姨家也是东西多得没地方放了,我这办法肯定不错。”果然谢乡长家烟酒更多,易老师正发愁了呢,只夸沙沙脑筋活泛。 没过两天卫书记从县里回新平知道这事后,大发雷霆,紧急召开村支书开会,在会上严厉批评了村干部大肆给乡领导拜年送礼的行为,把村里送到小李宿舍的烟酒等物全部搬到了会议室,谁送来的谁拧回去!这不缔给其他党政领导甩了个响亮的耳光,在场的人个个儿脸色沉郁,整个会议私只听到卫书记愤怒的声音。 谢乡长不停抽烟,拿眼睛直睃白河嘴村的杨支书,白河嘴村是谢乡长的点,杨支书也是他去年才提起来的,不到四十的人却很老相,脾气也是出了名的大,见了谢乡长的暗示,咬咬牙站起来反驳道:“卫书记,我们给乡上领导拜年,我觉得没什么不对,县里不也都搞团拜么?何况乡上领导日晒夜露的不比农民轻松,农村里的经济能得到发展,农民能增加收入,跟乡上的领导有直接的关系,我们是受农民的委托来给领导拜年的。你不接受我们的心意,我拿回去就是了!”说着蹬蹬噔走上前去,硬是在众目睽睽下,从一堆烟酒中选出白河嘴村送的礼物,还嘀咕:“我没拿错,这酒是我亲自捆好的,我认得我自己的手法,跟合作社的老师傅学的呢!” 大家不由哈哈大笑,原本气氛郁结的会场经他这么一搅合,顿时轻松了很多,其他村的支书也有样学样,纷纷上去把自己村送的东西拿了回来,气得卫书记直拍桌子要撤他们的职。谢乡长就赶紧去来圆场:“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总不能把他们全撤了吧?他们的出发点还是好的嘛!”其他人也马上附和,如同闹剧般收了场。
几天后晚上杨陆顺正抱着旺旺玩耍,老周爱人来请他去家里坐,进得门去,赫然里面已经有了好几个人,纪检王书记、组织委员老练、农业副乡长老梅都围在火桶上烤火,见杨陆顺来了,都异常热情地打招呼。 老周对他爱人吆喝着:“给杨党委拿盒好烟来。”杨陆顺忙说不要客气了,老周爱人捏了盒金喜烟,脸上似乎有点不舍得,她可能不知道杨陆顺兜里装的是县里得花五块钱才买得到一盒的“三五”烟。杨陆顺那看不出呢,接过来随手放在一边,从兜里拿出“三五”烟装给他们。 老周呵呵笑道:“到底是大学生,抽烟也都是抽洋货。”老练是个烟鬼,又玩起了老伎俩:“小杨,你给我看看,这洋烟到底是啥样的?我认清楚了,也好跟下面的村干部咻(炫耀)一把!” 杨陆顺笑着把烟丢给老练说:“好啊,我干脆就送你得了,你慢慢儿看。”这盒烟莫约还有一大半,老练笑得眼睛眯成了缝:“还是小杨大方,这也是两块多钱呢,老哥哥我谢谢你了啊!”说来乡政府的干部一般都是抽菊花烟,条件好点的抽泉水烟,都还没过滤嘴,金喜烟有过滤嘴也只八毛一盒,也难怪老练赞杨 陆顺大方了。王书记就开玩笑地要分几根,老练象捂宝贝一样不答应,最后在大家的嬉闹中才不得已再装了一轮,便揣进内口袋里去了。 杨陆顺喝着茶问:“周书记,今天家里什么喜事呀,把我们叫到一起?” 老周起身从书桌上拿来一份材料递给他说:“这东西你看看,帮忙修改修改,你是大学生,文笔肯定比我们强啊。” 杨陆顺以为是什么平常的工作汇报,接过来一看标题就笑不出了《揭发新平乡党委书记卫家国抨击改革开放政策及其滥用职权挪用维修水利款的材料》,再看具体内容,就是批判卫书记曾经把邓小平的“不管白猫黑猫抓得到老鼠的就是好猫”理论丑化成“这话也只能用在猫抓老鼠身上”,然后就是肆意发挥,上纲上线地批判卫书记经常发布些抨击改革政策的言论,阻挠农村经济的发展云云 杨陆顺不敢再看下去,手都在哆嗦,强做镇定地说:“周书记,这、这材料是谁搞的?” 老周几人相视一笑,老周说:“你看完嘛,看完再说。” 杨陆顺触电般把材料一丢,厚厚的稿纸落在火桶被子上,紧张地说:“不看了不看了,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老周慢条斯理地拿起材料翻到最后一页,递给杨陆顺看,赫然最后一页是密密麻麻的签名,打头是正是老周!杨陆顺只觉得心口憋闷,汗炸炸地就在背心里流淌起来,瞠目结舌地望着一脸倨傲的周书记,这哪里是叫他修改材料,分明是通牒他也在后面签名嘛,签了就跟他们一起的统一战线,不签只怕 杨陆顺艰难地咽了口唾液,只觉得满口发苦,情势不容他多思考,他一把抢过材料继续看了下去,还一条罪状就是挪用了冬修水利的资金,大肆用于发奖金发春节物资,杨陆顺清楚地记得明明是谢乡长提出的,怎么又强加到了卫书记头上呢?启用冬修水利的资金也明明的开会通过的,又怎么能强说是卫书记独断专行呢?这哪是揭发,分明就是诬陷! 杨陆顺坚定地说:“周书记,王书记、练党委,卫书记是说过某些牢骚话,我认为不能武断地说是反对改革开放政策吧?卫书记本人还是想了不少办法来活跃农村经济,搞砖窑允许多种经营手段,这都是支持农村经济建设的,还有,挪用的只是劳力义务工抵款,不是什么水利资金,而且、而且这也是在党委会上研究得到了通过的,我们大家都点了头的啊!” 王书记轻笑着说:“小杨,你是老卫一手提拨起来的,对他有感情我们都理解,人非草木嘛。既然我们把这揭发材料给你看,也就是不想你在被老卫蒙蔽,你要坚定立场,你是年轻人更要有血气嘛,我们给你主动揭发老卫的机会。” 杨陆顺顿时血往上涌:“王书记,不是什么谁提拨了我杨陆顺,我就歪曲事实去帮他维护他,我要对的起党性对的起良心,更要实事求是!”他这话让老周、老王面色一沉。 老练或许是看在半包洋烟的份上,温言劝慰道:“小杨,你看看多少人在后面签了名呀?说明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嘛,你还是要相信绝大部分嘛。要不你再回去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好了再签名也一样。”这算是给杨陆顺一个回旋之地了。 杨陆顺喃喃地说:“那我回去再好好想想。”几人望着杨陆顺出了门,一时也都没说话,老梅到底还是有丝惧怕卫书记,小声问:“你们说杨陆顺会不会到老卫那里告密?” 老周把烟屁股一丢,撇着嘴说:“如果他敢去告密,他以后在新平就没一天好日子过!再说了,老谢跟县委刘书记关系好着呢,当初老郭在时老卫不把刘书记放在眼里,现在刘书记正愁没借口整治他呢!”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