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4754字

事实总是胜于于雄辩。农民只要收入增加了,就会心满意足,就会忘记一些不合理不公正的遭遇,甚至还有点毫无原则的赞扬感激。 大丰村忽然发现种植苎麻比水稻要多增加好几成收入时,就开始喜笑颜开,“种苎麻多好,成本又低,用工又少,一亩顶水稻两亩多的收入呢。”“还搭帮吴支书啵,莫看那人爱行蛮,行蛮也有行蛮的好处,不要你会把水田全改了旱土啊?”“嘿嘿,那是搭帮吴支书了。我的难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地太低洼了,我一屋人硬是花了好几个工,隔起两、三里路挑土抬田,要换了你,只怕没这么勤快吧?”“哈哈,有根棍子在屁股后面赶,再懒也勤快了。” 苎麻行情的火暴让农民们措手不及,都嘀咕明年管他什么政府计划不计划,全种苎麻了。有精明点家庭情况稍好的农民开始了囤积,想卖个更好的价钱。大丰村的农民着急了,他们地少嘛,就把眼睛都瞄上了大片的丘陵。 这些横亘在村里的小山包是红土地质,土质松散,原来搞大炼钢铁,把山上的树木砍伐一空,严重破坏了植被,到了雨季,红土便随着雨水肆意,雨大了还造成大面积的滑坡。后来经过整治,十几年后才遏制住水土的流失。如今山包上郁郁葱葱,也给大丰村的农民提供了取之不竭的柴火,连小山包旁边都没人随意开荒种菜,就是怕再破坏了山上的植被。 其实不光村民想,村委会也在打主意,山包下延伸地带算算至少也开垦地出两百亩,如果承包出去,村里也会有更多的收入。吴国平虽然蛮横,可也知道他这小小的权力是谁给的,就找杨陆顺讨教。 杨陆顺早就搬了套铺盖住到了大丰村,基本包村干部稍远点的都在村里吃住,一来乡里有规定,二来农村乡里路不好走,天晴还好,一下雨就只能步行。何况杨陆顺也不愿意在小事上招人闲话。杨陆顺明白谢书记是想叫他搞活大丰,唯一的出路就是看怎么样把这些丘陵地带合理利用起来。 杨陆顺花了不少时间看了几个山包,上面的树木基本都是些没经济用途的杨树、槐树、苦楝子树等等,夹杂着低矮的灌木草丛。看来除了种植经济型果树外,也没其他好的方法。这不吴国平来讨教,说是山包下面地势稍缓的地方可不可以开荒?杨陆顺考虑再三认为不妥:“吴支书,那山坡子下的地实在太贫瘠,而且一到雨季就要受山上的雨水冲刷,没什么有效的办法能制止泥土不被雨水冲走。苎麻对土壤要求不高,可没土它也长不起来不是。我再不乐观地说,苎麻这东西又能火上多久呢?三、五年?如果以后跌价了,大家都不种了,那开出的荒地岂不成了个祸害?” 吴国平抓着头发想了会说:“杨党委,那你的意思就看着那么多地不用啊?我看还是先种上了再说,实在不行了,我就带村民又把草种起来!” 杨陆顺说:“吴支书,我们还是靠山吃山。我到县林业局咨询了,现在有一种叫水杉的树,很走俏,容易出苗也好栽培,是有名的速生用材树种,经济价值高,春江就有现成的技术和种子;还有子江地区培育出了无核蜜桔,也是个经济价值高的果树品种,我看都适合这山丘种植。” 吴国平来了劲:“真的啊?呵呵,还是你这读书人有路子,这才几天就想出了两个好办法。那到底是种水杉得现快、还是种蜜桔快呢?” 杨陆顺说:“种水杉要两年才得现,蜜桔至少三年以后了。” 吴国平立马蔫了:“啊,都要几年时间啊?那哪等得及哟。还是种苎麻来得快,今年种今年就得现。杨党委,我们一起找谢书记拿个定,要得不?” 杨陆顺见这吴国平难得不行蛮,也知道谢书记至少要比这半文盲要通理,就答应了,两人到了政府,把原委一说。 谢书记就知道杨陆顺有点子,暗暗高兴,可不露声色地问:“杨陆顺,你觉得两下齐动手,怎么样?” 杨陆顺就知道谢书记也是急近功利之辈,本想默认了,可心里还抱着点点希望说:“谢书记,那些山坡最好还是不开垦,难得长满了植被,固定了泥土。万一破坏了,要再恢复,又得好几年的工夫,怕是得不偿失哩。” 谢书记微笑着说:“那些地开垦出来,既缓解了大丰用地紧张,又可以增加农民收入,我看可行。至于以后恢复的问题我看这样,哪家开垦地就归哪家负责恢复好了,吴国平,那些新开垦的土地,要额外收取一笔钱入村里的帐,就当是押金,以后恢复得好了,再退还村民。” 这办法不能不说两全其美了,杨陆顺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理由,吴国平谄媚地说:“还是谢书记高明啊,我跟杨党委想了好多办法,硬没你谢书记眉头一皱就计上心来来得快、来得好啊!”这与杨陆顺的沉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谢书记笑地听完马屁话,才说:“至于山丘上到底是种植果树还是种水杉,那就你们商量着定。定好后需要政策、资金再来找我。” 吴国平欢天喜地地骑着单车,心里在算计如何分配那些坡子地,杨陆顺则准备再去县林业局打听下具体细节。 在村委会上,大家都在热火朝天的讨论如何分配坡子地,根本没心思去想杨陆顺提出的山丘改造计划,更就没去考虑坡子地到了雨季怎么保土。可地只有两百亩,村里有三百二十七户人家,怎么分就成了个大问题,总不能平均分配吧,最后吴国平把桌子一拍说:“坡子地只有两百亩,干脆抓阄决定,只分一百户人家,一户两亩。其他户子就配合杨党委搞山丘改造,如果不愿意搞集体,村里就把山丘承包给他们。” 杨陆顺听了不得不服气吴国平还是有点心计的,用抓阄的办法是农村里最公平最合理的办法,抓中了是运气好,抓不中怨不得别人!何况几个山丘足有上千亩地,分给两百多户也没亏待他们。就看具体如何实施了,至于底下有什么猫腻杨陆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村民大会上,吴国平把村里的决定一宣布,心怀侥幸的村民只是短短议论了会,就基本同意了,村里拿出早就做好的阄儿放在个只能伸进一只手的硬纸箱里,挨个轮流上来抓,抓中了的自然高兴万分,没抓中的有气也只是怪自己运气不好,可奇怪的是,村委会的干部和吴家几弟兄都抓中了,不免有人嘀咕,不用村干部解释什么,自然有那些抓中了阄的跟村干部非亲非故甚至与吴支书几兄弟有矛盾的户子站出来主持公道了:“牛二娃子,瞎几吧说啥呢?自己运气背回去洗手去,我跟吴蛮、吴书记还打过架呢,那我怎么摸到了,那是运气好,再罗嗦莫怪我动粗了啊!”云云
吴国平暗笑抓阄前早就把一些纸团粘在箱顶上,自己的兄弟村委会的干部事前就知道,伸手从顶上抠一个纸团就成,抓阄儿无非是掩人口实而已,见下面秩序不怎么好,在把桌子拍得山响,大声道:“安静,安静!吵个几吧啊!老子还有话说。各组小组长明天带三五个人手一早就到坡子地集合,丈量分地,节气不等人,乘早分了乘早种上,到时候再买新衣服给婆娘孩子,抓紧点时间,争取一天分好,后天各户就能开荒。有信心没有!” 下面抓到阄的户子异口同声地吼道:“有!” 吴国平满意地哈哈大笑,说:“抓到了阄的户子可以散会了,回去好好乐和乐和,但莫搞伤了腰啊,免得二亩地没人作得。没抓到阄的户子还坐会。我们乡上的杨党委也有好事通知你们。” 一阵纷乱后,抓到的户子得意洋洋地走了。留下二百多没抓到的户子,个个神情幽怨地坐着,但眼里分明闪烁着期盼。 杨陆顺做了充分准备,特意还写了简单的提纲,罗列了些许数据:“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丰靠地满足不了大伙的需求,咱们就把目光转向山上去,千多亩山丘前景还是喜人的。我特意到林业局咨询了,现在有两条番号案,一是种植经济型的树木,再一个就是种植经济型的果林,当然也可以两个一起实施,虽然不象种地那样当年下种当年就有收获,但假已时日,也算是财源滚滚来了。” 下面的村民有点骚乱,大家都在议论着,虽然杨党委描绘得蛮好,可得不到现就让他们心情益发颓丧了。有个人大声问:“杨党委,那什么时候才能得现呢?” 杨陆顺说:“如果种树苗卖钱,两年可得现,种果树就得三年了。” 两、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是种苎麻的话,三年收得九季麻,按现在的价格就是比其他户子要少了近四千元的收入,顿时下面的农民就没了心情,不少人还骂了起来:“什么狗屁好事,三年后黄花菜都凉了,人家得了现笑咪哒,晓得三年后种的树啊果子还卖不卖得价钱起呢。那我们当蠢宝啊!”“你们乡上干部不愁吃喝,真是饱汉子不晓得饿汉子饥哟!”任杨陆顺怎么解释也得不到农民的支持,更谈不上踊跃了。 杨陆顺把情况反映到乡上,在党委会上谢书记说:“农民目光短浅,眼睛只盯着眼皮子底下,这也不能全怪农民愚昧,本来文化水平低,见识少,有担心是正常的,关键是怎么样才能把我们政府给农民制定的好政策好办法给落实下去,现在不理解,将来有了收益了,自然就理解了。这事我也不过多批评杨陆顺同志,但既然下了决心做了了解,是对农民好的,那就要强制性地执行下去。暂时委屈了,将来农民会对你歌功颂德的!” 乡上调子一拿,下面就立即执行,理解的也好不理解的也好,无条件执行。谢书记鉴于果树栽培需要太高的技术、投入成本也高,就干脆决定,在大丰山丘搞个千亩水杉林地,为了迎合当前农村工作大政策,强令农民承包到户。 这个山林规划上报县委县政府后,也得到了上级的大力支持,拨了专款、调配了林业技术员,还给承包山林的户子贷了低息款。 既然县委重视,乡里肯定更重视,谢书记就限时要求大丰村完成山林改造。杨陆顺做为具体经办人自然得没日没夜在村里主持大局,先是组织村民把山丘上的杂树杂木砍伐,又不能破坏原有的灌木草皮,然后在技术员的指导下栽上水杉树苗,等树苗成活后再逐步清理灌木杂草,不能夺去了树苗的养分和光照。 砍伐后的树木足有三、四千立方木,按说山丘承包给了村民,这些树木也是该承包人所有吧,可乡上一鼓脑便宜卖给了县里的造纸厂和木器加工厂,当然也回馈了部分资金给大丰村。杨陆顺的意思把这部分资金补贴给承包山林的村民,可被拒绝,吴国平振振有辞:“这钱可乱动不得,不久县委刘书记等领导就要下来看我们的山林,得做招待费的。” 杨陆顺不仅要主持山林改造,还要负责汇报情况,谢书记指示要在宣传部多上稿子,让全县乃至地区都知道新平的利国利民之举!按说这材料杨陆顺这宣传委员列个提纲,宣传干事可以代笔,可惜张文谨写材料就太欠功力了,也可以交给党政办具体成文。杨陆顺就去找老丘,老丘一甩手交给了老孙,老孙大鱼吃小鱼又交给党政办的新人小全,小全知道杨陆顺在乡里不吃香,胡乱应付了事。杨陆顺也没过细也没精力过细,被谢书记一顿好批:“这么重要的材料,你就放心让别人代笔?你是大学生,写个材料还不是小菜一碟?年轻人莫太官僚了,该自己动手就得自己动手!” 羞赧着脸没脾气,还得点灯熬夜写材料,等到山林改造基本完成,杨陆顺整整瘦了十斤,心痛地沙沙、四姐硬不让他住村了。可杨陆顺哪敢呢,老是回家让谢书记看见了,又得挨批评了。 等到县委刘书记等领导视察大丰山林基地时,坡子上是绿绿葱葱长势喜人是苎麻地,山丘上满是整齐的水杉树苗,煞是好看!县委刘书记大气地说:“这山林是造福子孙的千秋伟业!”古县长则说:“现在公路两边的树木在今后几年就基本可以全部换成水杉了。这山林是我们南平县的宝贝那。” 在座谈会上,谢书记向县委领导表扬了大丰村委会的模范带头作用,表扬了大丰村支书吴国平大胆开拓勇于发展的精神,几乎把功劳全推给了吴国平,只是随意点了点杨陆顺,轻描淡写一句带过,并乘县委刘书记高兴之余又争取了点专项资金。 杨陆顺坐在人群中百感交集,原来经常被郭书记表扬不觉得什么,现在感觉县委领导隔自己是多么的遥远,他甚至有点期盼刘书记会发现人群中的他,用温暖厚实的手掌拍拍肩膀,都是多少荣耀的事情。可惜县委领导们的目光都那么深远,似乎觉得在注视你,等你去追寻时,又却不知飘到了何处。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