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676字

“杨陆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脚色呢?”易书记站在办公室窗口远远望着杨陆顺潇洒的身影嘟囔着。早几年他还在五胜乡就认识了杨陆顺,全县最年轻的大学生副乡长,没多久又提拨成了党委委员,算是卫家国一手培养起来的,工作能力水平肯定还是有点。上回侯局长出面硬要他接收杨陆顺,也是出于无奈,他当年进城关镇还是侯局长当镇委书记时的事,老领导出面叫他接收个人而且还真拉不下脸拒绝。他跟老谢的关系也不错,完全都因为是县委刘书记缘故,都是刘书记的人自然关系要好些,那老谢也早跟他说起杨陆顺的事,说那小子目无领导、桀骜不驯而且人品极差,希望他把杨陆顺压得永不翻身。可杨陆顺到镇政府两个多月,一直是夹着尾巴做人,写的几篇材料也还蛮象样,昨天晚上一回家,屋里婆娘就直夸那杨陆顺不错不错,看送的东西无非也就是常见的烟酒,没啥特别,可屋里婆娘识人的眼光也还不错,难道那杨陆顺真还有点小聪明?那就跟传闻中的不一样啊,都说那小子为人正直不会讨好领导,莫非那小子迷途知返要重新做人不成? 正琢磨着,党群书记老谭敲了下门进来了:“易书记,今天事不少,我们是一起还是分头?”易书记接过烟点燃抽了一口说:“还一起算了,他娘的,县委办把咱的新车调了去,咱们今天又得坐烂吉普了。”老谭呵呵笑了起来:“谁叫你易书记心慈呢,不都是看你够朋友重感情啊。那烂吉普不是你坐出了感情,舍不得送给镇派出所,他们也不会有事没事的调车了。”易书记也笑了起来:“鬼扯,去年县委刘书记奖励我们镇买新车我就看出了苗头,我说买个面包车,装得人多嘛,不许,要买国产桑塔纳,贵得死,还没人家美国车日本车好。干脆老谭,我们把桑塔纳送给县委得了,省了笔费用。”老谭说:“要得,反正我们也坐不上,还得养车,好事全让他们占了。易书记,农民还是不愿意挖苎麻啊。这眼看插晚稻的时间近了,得赶紧育秧。”易书记把桌子一拍说:“反正对各村下了最后期限,不主动挖的,老子亲自替他们挖!*没点规矩了,我已经叫派出所的请了些社会闲散人员,到时候强制执行,还得出辛苦费!还有那些菜农,得赶紧给我种菜,都是点不开窍的蠢宝。县里五万多人天天要吃饭吃菜,一点钱尽让那些菜贩子赚了去。” 不知道怎么了易书记脑子里又冒出了杨陆顺,问道:“老谭,你看那杨陆顺,这段时间表现得怎么样啊?”老谭不由看了看易书记,不知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事,说:“这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应该还可以吧,天天窝在办公室里也没闲着,早两天还给宣传部写了篇宣传稿,内容大概就是说我们城关镇在易书记领导下,积极调整各村的农业生产结构,有望在今年年底扭转被动局面。简报已经送到你办公室了,没看么?”易书记嘿了一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有时间看玩意,这杨陆顺还蛮会找机会啊。”老谭说:“那杨陆顺原来是宣传委员,搞这还不是拿手好戏啊。只是老姚嘴里没句好评价,想必是比较了解的吧。”易书记便不再多问,老谭前脚走,镇长老孙又进了办公室商量工作,说是商量其实是请示,等事一说完,易书记很随意地问:“老孙,新来的杨陆顺最近情况怎么样?”老孙也随口答道:“不怎么清楚,也没听办公室老秦提起过。”说完又啧了下嘴巴:“以前传起这杨陆顺大学生水平高得很,我看也就那么回事,给我写了篇发言稿,随便拧个搞文字的都要比他强。嘿嘿,大学生,名气而已。”易书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杨陆顺等了两天没见易书记有任何表示,知道还是有戏,毕竟没把送去的东西退回来。就琢磨请侯局长联系易书记吃饭,在饭桌上再表亲近,没想到侯勇找到办公室来,红光满面的很精神,杨陆顺特别热情,这还是到县里第一次有新平的人来看望他:“哟,侯老弟,有时间没见你了啊。到县里看望侯局长?我这事还多亏你爸帮忙呢,这不正想登门道谢呢。”侯勇笑着说:“还谢什么,兄弟一场太客气就见外了啊。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进了城关派出所,还在治安队当副脚呢。以后咱俩兄弟又在一起喽。”杨陆顺大喜:“哎呀,那你现在也是领导了啊,恭喜恭喜!刘霞也上来了吧?今天中午我请你们夫妻俩吃饭,算是接风洗尘。”侯勇也不客气:“今天不行啊,队里的弟兄们要热闹热闹,我这是特意来告诉你一声,我们兄弟俩以后有的是时间。四妹子暂时还没安排好,那婆娘也想进派出所,这不正在活动么,看搞户籍内勤什么的接受不,有点难度。”杨陆顺亲昵地擂了他一下说:“什么事在你们侯家面前还有难度的呢。说真的,我是真想请你爸吃饭,好好表示谢意。”侯勇忽然悄声说:“杨哥,后面房间里是谁啊?怎么鬼鬼祟祟的呀?”又大声说:“杨哥,今天在你这里认了门,你也去我哪里看看?”杨陆顺笑着说:“那没必要,我把你老弟的名号一打,自然就有人带我去,还用得着去认门?你要忙就去忙,别在我这里瞎耽误功夫。”两人说笑着出了办公室,在下楼时杨陆顺说:“你说的那人也是办公室秘书。”侯勇说:“那你得小心这人,看那贼样就不象好人。阳世上象你这样直肠子的少。”杨陆顺呵呵直笑:“那我看你也是直肠子,要不我们俩这么好?”侯勇说:“我直个屁,我是跟你有兄弟缘分,跟其他人照样玩心眼,这世道直了吃亏。你原来不就在这方面吃了大亏啊。要不好歹还是个党委委员呢。”杨陆顺又擂了他一下说:“那你小子咋不早说呢,这时候说还有屁用啊?”侯勇翻了下眼皮:“早说?你听得进我的话也不是杨陆顺了。老谢你都敢彻底蔑视,我算哪根葱哟。”
到了楼下,杨陆顺见了辆新摩托,又见侯勇手上的钥匙,啧啧道:“又换了新摩托啊,你小子硬是会享受呢。”侯勇很潇洒地跨上摩托说:“那是,赚钱不就图个舒服,杨哥,走了啊!”说罢发动摩托,嚣张地轰了几下油门,发出了很响的突突声,就听到一声喊:“猴子,等一下!” 两人遁声转头,原来是打字员辜燕,正小跑着过来,薄裙下那高耸的胸脯子也跟随着在跳跃,看得两个男人咕嘟咽了口唾沫。侯勇马上换上惊喜地笑脸:“哟,燕妹子啊,你怎么在这里?没上课去?”杨陆顺微笑着说:“燕子现在是我们镇政府最漂亮的打字员了。也才来不久。”辜燕忽闪着水汪汪的眼睛乜了杨陆顺一下,嘴唇一撇说:“要你奉承!”侧身坐上摩托说:“猴子,送我一截去县政府办。”侯勇拉过辜燕的手环在腰上说:“抱紧了,摔坏了我可赔不起阚书记的宝贝外甥女!”又故做时髦地冲杨陆顺挥手“拜拜了您!”等不及杨陆顺说话就呼地冲了出去。杨陆顺笑着目送他们走了,心里却涌起了股酸楚:连侯勇都有职务了。 辜燕坐在后面大慌,紧紧扯住侯勇的衣服,她才不愿意抱这丑猴子呢,惊叫道:“死猴子你不想活了啊,慢点慢点!” 侯勇当然也不想出车祸,美好的生活才刚开始呢,便在哈哈大笑中减慢了速度:“燕妹子,年多不见,你也进了政府了啊。什么工种不好当打字员,累死你。” 辜燕说:“先搞段时间再说嘛,现在严禁教师转行,我实在又不喜欢当老师,只好先委屈委屈了。你今天怎么跑这里来了?” 侯勇说:“我调到城关派出所了,今天才报到,顺便来看看我杨哥。” 辜燕说:“你们男人就是物以类聚,原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侯勇急了:“嘿,你这是咋说话的?我什么地方不是好东西了?你莫非忘记你小时候,侯哥我背你上学了?” 辜燕说:“那你怎么跟杨陆顺这作风有问题、道德品质败坏的人关系那么好。” 吱!侯勇一刹车把摩托停在了路边,扭身诧异地说:“燕妹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是听谁造我杨哥的谣呀?我跟他在新平五年,从没听说什么作风问题啊?!” 辜燕便把自己听到的全讲了出来,最后疑惑地说:“你看,都是这么说的,要不那杨陆顺也没犯什么错误,怎么就撤了职呢?” 侯勇摇头不迭:“都他娘的抽狗屁,我杨哥正牌大学生,人又帅气,那些女人倒贴他还差不多。何况人家杨哥一心搞工作,他爱人沙沙号称新平一枝花,漂亮得很,那里会去搞什么作风问题。他也不是撤职,是自愿放弃职务,要不然进不了县里。唉,我这个杨哥也是少年得志心高气傲,没跟现在新平的谢书记搞好关系,谁不知道老谢是刘书记的一条狗啊,就到处卡杨哥,没办法才这样的。”见辜燕似乎并没完全相信,急道:“燕妹子,你侯哥可从来没哄过你的,不信你再去新平打听,哪个农民群众说起杨陆顺不挑大拇指啊,是真个好。” 辜燕本就不是很相信,听了侯勇的解释不由大大地松了口气,杨陆顺实在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不但气质好,还写一手好字好文章,成天带着动人的微笑,说话也彬彬有礼,从没象其他男人那样开过半句粗俗的玩笑,简直就是琼瑶小说里白马王子的生活版本,竟有丝后悔对杨陆顺太无理,更对杨陆顺的爱人沙沙好奇,新平一枝花,究竟有多漂亮呢?比自己还要漂亮吗?想着想着就走了神,抬眼见侯勇还在等她的话,噗嗤笑了起来,拍了他一巴掌说:“快去政府办了,我还有急事呢,你那什么杨哥是不是好人,关我什么事呀。”侯勇晃了晃脑袋发动了摩托车说:“我不为别的,是为自己洗刷罪名,免得别人没来由说我不是好东西。”辜燕再次笑着给了他一巴掌,猛地想起杨陆顺说她的镇政府最漂亮的人,脸就有点发烫,抬头看了看如火骄阳,暗怪太阳把她的脸都晒热了。 (本文纯属虚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