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1983字

杨陆顺也是想打铁乘热,自己的办公室绞尽脑汁,从镇政府的工作中挖掘闪光点写文章材料造舆论做宣传,私下里叫沙沙多去易家走动,而且去的时机尽量选择易书记不在家的情况,免得勤密地与易书记照面,怕李姨心里起疑心,女人特别是四十多的女人是最怕丈夫起异心,何况中国刚刚经历了第一次离婚浪潮。沙沙真要用心讨好人并不难,那个微型录音机就赢得了易靓的好感,那录音机还是日本原装货,比现在满大街的水货质量强多了,用易靓的话就是“倍有劲!” 虽然易书记再三叮嘱老李莫轻易就信任杨陆顺两口子,可她还是情不自禁地与沙沙成了朋友,休息日两人带着易靓去集贸市场买服装侃价、去菜市场寻时鲜蔬菜、去舞厅学交谊舞,当然李姨却总爱颐指气使地吆喝沙沙做这做那,好了随口说句好,没办好则是指责连连,受了气的沙沙还得强打笑脸去做好。好多次沙沙在李姨处怄了气,捂在被子里哭,还怕自己的爸妈听见了操心,杨陆顺则好言相劝:“沙沙,千万别放弃,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眼见着就要到达目的地了,放弃了就什么也没了。我们自己受点委屈,也是为了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我好想小旺旺的。”沙沙泪水涟涟地道:“六子,我现在吃点苦受点气都熬得过去,我只唯愿你有出息,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原来我还想你跟家强去做生意,现在你哪里也不许去,也别想什么安安稳稳拿工资吃舒服饭,你就给我想办法升官当领导,我被别人那么羞辱,总要找回来的!” 四姐家的灿灿居然没考进一中,这让四姐非常失望自然也没再提什么到县里起屋,也使得杨陆顺再没了其他指望,惟有在镇政府努力钻营。夏天酷热难熬,后面的房间就如同蒸笼一样,半夜了墙壁都还火热火热,好在县里流行起了纱窗门,免了蚊虫叮咬的痛苦,直通间从头到尾的门窗都大开着,减少了点炎热,可又有了麻烦,不隔音,以前天气凉爽还可以把房门关紧,动作较轻也相安无事,这不在床上翻身都前后听得清清楚楚。 杨陆顺和沙沙哪里还敢亲热呢?这人也是个鬼,天天吃着厌烦,半月不吃惦记。杨陆顺和沙沙正当年龄,加上杨陆顺刻意融洽与沙沙的感情,导致房事次数不断增加,两人似乎又找到初尝**如饥如渴的感觉。可前后门庭大开,又怎么能房事呢?特别是晚上热得睡不着觉,在暗影中你看着我的雪白肌肤我闻着你醉人的男人气息,哪不动情,两人常搂得一身汗直流却不敢有进一步动作,有天杨陆顺实在按捺不住,好容易听到前面岳父岳母起了鼾声,就忙不迭办事,可该死地床叽呀叽呀地叫不停,你动作快它叫得频,你动作忙它叫得缓,在静悄悄的夜晚格外刺耳,两人就益发想拥有个不受干扰的夫妻空间。
直到某天夜里八点多,外面的暑气稍退了些,汪父汪母忽然提出要去外面歇凉散步,甚至还说可能去溪流家看看,汪父对沙沙小俩口说:“你们不出去就看好门,我和你妈怕是得十点才会回。”其实街上人都知道,水泥路、柏油路上火气正大呢,真要纳凉消暑就只有上高楼上的凉台,无非也是眼见着女儿女婿可怜才给他们小俩口点独处时间。刚开始杨陆顺和沙沙还真以为老俩口是要出去纳凉,哪还不利用这宝贵的时间,在这样紧迫焦渴的环境中,两人的**得到了最大的激发,也更加深了患难夫妻的感情。 后来汪父汪母隔不了两天就要腾出点时间出去走走,杨陆顺和沙沙才恍然大悟,也羞愧得无地自容,他们尾随着老俩口,感受着地面蒸腾地热气,望着前面不停拭汗的老俩口,杨陆顺就红了眼睛,沙沙更是嘤嘤地哭出了声:“六子,你看了么?就是你,就是你,害得我爸爸妈妈这么热天往大街上跑,中暑了可咋办!”杨陆顺哽咽着说:“沙沙,我、我请爸妈去冰厂喝冰奶,我、我真亏欠了咱爸妈。沙沙,我亏欠了你和旺旺,我、我都记在心里了,我会报答你们的,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两人并没去叫回老人,杨陆顺沙沙都知道这是老人们对自己孩子爱的另一种表达方式,也许两老热得汗流浃背、也许昏昏欲晕,可他们肯定都会很满意很欣慰自己的行为,还有什么比爱自己的孩子更舒畅、更宽怀的呢?杨陆顺默默地看着脚下还有点松软的柏油马路,心里逐渐升起丝丝成就感:跟刚住到汪家时对比,岳父岳母俨然变了个人,他们开始接受并接纳了我,或许他们这样为沙沙想得更多一点,可至少也包含了我,我是用我用虚伪的讨好恭维赢得了他们的心,也许还赢得了他们的真心,哪怕他们跟我一样虚伪地带着面具做人,至少他们不再用冷眼用讥讽使我难堪,他们甚至还会想起我的好处而夸上几句,我要的不就是得到别人的接纳融洽么?至于其他,显然不是最重要的了。 杨陆顺如是想着,脚步越来越轻快,他甚至已经感觉到腹下飞速地涌起一股熟悉地热流,男人的特征在蠢蠢欲动,似乎要挣脱档部的束缚,杨陆顺干渴火热地凑在沙沙耳边说:“旺旺他娘,我还想要个小旺旺。”沙沙感觉到了六子急促呼吸时喷出地**和激情,身子一酥腿脚发软,眼波欲滴腻声说:“随你、你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