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795字

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涨价风,使得南平人都疯狂起来。刚开始市民们还只是囤积大米、猪油菜油,慢慢儿又大量购买食盐酱醋,到最后发展到见生活日用品,不论贵贱质量好歹,只股脑得往家里搬,没现钱就取存折,哪怕是利息高的定期存款也都兑了现去,捏着不厚的几张钞票又加入到新的一轮抢购风。明明南平算的稳定的物价倒被这股抢购风一下子抬得高高的,并不紧缺的粮油糖等副食价格持续高涨,积压在粮库里的陈年糙米也销售一空,原来门庭冷清的国营百货大楼、百纺商店是人潮汹涌,五金交店的柜台硬是被挤跨好几回,香皂洗衣粉等日化用品成箱成箱扛回家。而各个商店库存商品告罄而又找不到进货源,更是增加了人们的惶恐人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抢在国家调整物价前,买点便宜货。那年头靠工资吃饭的市民积攒点钱犹如牙缝里掏肉丝,真不容易,谁都不愿意自家勤俭多年的积蓄缩水贬值。 通货膨胀一直是与改革相伴随的一道阴影,随着改革的力度和广度而呈现正向相关的变化。由于面临着攻坚与并轨的艰巨任务,改革在广度、深度、难度和力度上都是空前的,金融、财税、外贸与外汇、投资、计划与价格等方面的改革都会有较大的举措,在经济发展速度仍比较高的情况下,诱发通货膨胀的因素会急剧增加,改革成本有可能趋于极点。国际经验表明,通货膨胀率20~30%的区间是极易导致不可控制的奔腾式恶性通货膨胀的区间。当前的通货膨胀率已达到两位数,正处在这一危险期间,值得格外警惕。如果不能很好地处理改革与发展的关系,宏观调控“软着陆”失利,经济“过热”不能从根本上加以消除,经济结构失衡的矛盾得不到缓解,高增长、高投入的速度一效益型的经济发展模式仍然是经济发展的主要方式,那么,物价的继续上涨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并有出现恶性通货膨胀的较大危险。还有一种意见认为:通货膨胀与改革无法分开,需要从通货膨胀中获取改革资本,通货膨胀是改革的润滑剂和助产婆,伴随着改革每一次上台阶的是物价上涨**,新一轮的改革**仍然需要这种大量的借却永远不还的资本。这种观点不无片面的道理,但必须知道,对于改革来说,轻度通货膨胀危险性可能不是很大,但通货膨胀达到一定程度就会缩小改革的行为空间,加大改革操作难度,延缓改革进程,恶性的无法控制的通货膨胀完全可以使改革丧失掉起码的社会条件,使改革被迫中断甚至倒退,这在通货膨胀与分配不公并存的格局下尤为如此,高通货膨胀使改革获得成功的国际先例几乎没有,在稳定通货基础上使改革和发展最终成功的例子却是可以找到。 其实88年4月初经国务院批准,国家有关部门从即日起调高粮、油、糖等部分农产品的收购价格。4月5日,国务院发出《关于试行主要副食品零售价格变动给职工适当补贴的通知》。根据《通知》,列入补贴范围的品种限于肉、大路菜、鲜蛋和白糖四种;大中城市职工的补贴,原则上是把暗补改为明补。这就在全国中大型城市引起了骚乱。 到5月中旬小平同志在北京接见北朝鲜政府军事代表团时谈到物价改革的重大意义,指出:“只有理顺了物价,改革才能加快步伐。最近我们决定放开肉蛋菜糖四种副食品价格,先走了一步,慢慢其他的全都要放开,中国不是有个‘过五关斩六将’的关公故事么,我们可能比关公还要过更多的关,过一关不容易,要担很大的风险,但物价改革非搞不可,要迎着风险上、迎着困难上!” 5月底**中央政治局九次全体会议在京召开,会议认为:目前我国的改革进入了关键阶段,要进一步贯彻党的十三大提出加快和深化改革的方针,坚决而稳妥地把改革中不可回避的问题解决好。会议还通过了价格和工资制度的改革方案。会后中央令专门机构组织有关部门研究此后五年特别的89年的价格、工资改革和配套措施问题。 中央领导的讲话和会议内容见报后,很快就在全国的大、中城市掀起了居民抢购生活物资的狂风。不过各地政府部门很快把抢购风平息了下去,7月中旬国务院李鹏总理强调,要发展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物价改革这一关非过不可,但改革必须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不能打乱仗。他要求各级政府在处理物价问题时,应该采取慎重的和对人民负责的态度,重大的价格调整措施出台时,要经过周密计划与协商,取得群众的谅解、理解与支持。在各级政府部分的劝说解释下,才勉强稳定了民心。 可没想到7月底,还是经国务院批准,全国各地放开名烟名酒价格,实行市场调节,同时适当提高部分高中档卷烟和粮食酿造的酒的价格。党中央确实是迎着风险、顶着困难搞价格改革。 这消息一经传出,各阶层群众以为又一**幅度涨价即将开始,再次爆发了抢购风潮,这次老百姓再也不信政府干部的劝说了,而这股抢购风潮便由大中城市逐渐波及到中小城市,瞬间侵袭了全国。可以说老百姓们不相信手里人民币,生怕价格调整后变成废纸。导致了情况根本不受政府部门的控制,真实提前地进入了全盘放开的“市场经济”。而这一后果就是亿万老百姓腰包罄空。 汪父汪母家也同样免不了也要随波逐流,老俩口眼见着邻居们拼命往家拉物资,上街转转全是全见总动员地抢购,哪里还按捺地住?把建国建设溪流溪沙叫一块开家庭会议,提出全体家庭成员要把有限的资金合在一处,好好计划后分头出击,有关系的找关系有门路的寻门路,争取打一个漂亮的抢购战。一家人好几口个个情绪激动,摩拳擦掌地不能落后于人。 杨陆顺却异常冷静,成天在办公室里看报纸当然收获不小,国家大事基本都刊登在报纸上的呢,何况听汪父的口气,人人要出钱出力,出力倒没什么大问题,关键就是出钱太使他为难了,建国、建设大有掏空家底子的想法,溪流以前被没钱逼苦了还有点舍不得,现在他和沙沙住在汪家,不积极响应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可钱从哪里来?找四姐借的两千块是有正用途。杨陆顺脑子如风车在转,也不参与他们的讨论,只想看用套什么说辞让汪家人听信自己的话。 果然乱糟糟后,汪父问道:“六子,你也得表态嘛。”杨陆顺笑了笑说:“爸,我看也犯不着掏空了家底去抢购。先别对我开炮,听我把话说完,再开炮不迟!”溪流正合心意,她只有母子俩在南平,又吃得了多少米油用得多少牙膏肥皂呢,肯定不想出多的钱:“是啊,也听听六子的意见嘛。” 杨陆顺说:“我不赞成买过多的物资,要说洗衣粉那些玩意放个几月还能用,成袋的大米、成缸的菜油等东西就不好保管,坏了怎么办,不也是钱买的么。早在6月份我就在人民日报上看了篇头版的评论员文章《改革有险阻苦战能过关》,一再强调要有秩序有节奏地搞价格改革,国家不会撒手不管的。我也在办公室里听同事领导们说过,这只是老百姓心里发虚造成的,那些大城市里的居民工资不怎么高,可处处都要花钱,当然想省点省点。可我们这小县城的,除了吃饭,基本也没什么地方要花钱,干嘛要受大城市里的影响呢?原来北京上海抢购成风,也没见我们南平东西涨得价格离谱,这会儿国家调整高档烟酒的价格,我们平时根本就不消费那些东西,就让它涨好了,又碍不着我们小老百姓什么事儿。如今外面的东西看着价格直往上飙,不还是人为引起的啊,买的人多了就胡乱涨价,里面还掺夹着不少过了期的次货处理货。而且这样的现象极为不正常,报纸上、电视里那么多头面人物出来解释、做思想工作,迟早还是会把价格平稳下来的。不是有句话么:**最怕认真。一但中央下大力气整顿治理,说不定又把放开的价格受收了回去呢。”见大家都没激烈反对,杨陆顺估计说服有效,谁愿意把钱一下子全花光呢,中国人最怕的就是手里没钱。又说:“反正再怎么改革开放,本质上来说是党中央想我们老百姓过上好的生活,而是不想饿死我们,要没了我们老百姓,他们当官的还做得成么?看全国各地都在抢购,这已经就造成了很坏的国际影响,我们英明的党又怎么会授人口实呢?何况我们国家职工又要调整工资了,水涨船高。与其吃上一年半载的陈米旧谷,我看还不如多花点钱吃新米呢。我家反正几个姐姐在乡里都有田土,我就负责舅哥姨姐子家的吃饭米了。”
听杨陆顺这么娓娓道来,大家还真相信了几分,汪溪流第一个响应:“六子到底是大学生,看问题就是深,我也是觉得奇怪,好端端的怎么就会物价飞涨呢?还真是六子说的那样,买的人多了就乱涨价。一毛多钱一斤的粗盐就敢卖五角、六角,这不是赚黑心钱么?我想通了,情愿钱变废纸也不好死了那些昧良心发国难财的。”大家再听溪流这么说,也是忿忿不平,建国是百纺公司的采购员,他心里多少有本帐:“那确实,其他的我不清楚,只管我经手采购的货,现在涨了一个倍的价,百纺用品有个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就是可观得很了,如今利润到了百分之两三百,不是发国难财又是什么?那些人还真缺德呢。”七嘴八舌一通牢骚一通乱骂,竟也把要抢购物资的事丢在脑后。最后汪父拍板:“那就依了六子的,我们不掺和了。” 杨陆顺心里其实并不轻松,万一真要以后物价涨得没了谱,少不了成为汪家的罪人!于是更加关注报纸电视,一但发现有利的消息,就剪报摘抄下来安定汪父汪母那两颗始终忐忑不安的心。果然让杨陆顺估计正确,九月开始,国务院发出《关于做好当前物价工作和稳定市场的紧急通知》。各地政府部门紧急行动起来全力整顿治理混乱的市场,加大力度打击投机倒把、销售假货次货的不法商贩,同时把已经放开的价格又统统收了回去,重新根据市场的情况合理指定了指导价,虽然价格改革被迫流产,可被愚弄了的老百姓愈加对政府不信任了,而某些人则借此机会就成了先富裕起来的一部分。 南平县在南风地委的统一部署下也开始了平息物价的工作。杨陆顺高兴万分,庆幸自己还算头脑管用,居然也和党中央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激动之余拟用了评论员文章才的标题,洋洋洒洒写了篇安定民心的文章《改革有险阻苦战能过关》,用大量的事实、资料、报道证明这起抢购风潮中遭受经济损失的群众百姓被那些黑心商贩、投机倒把的不法分子所坑骗,而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才是真正急百姓所急解百姓之忧的好政策。这篇文章用普通群众百姓的眼光为出发点,代表民众大篇幅大力度严厉地抨击了为求眼前的好效益而不顾群众利益的国营商店、投机倒把分子。却有意回避了各级政府职能部门应负的相应责任,不能不说杨陆顺用心良苦了。 而杨陆顺的用心确实对了上级领导的头,办公室秦主任看到这篇文章,马上就品味出了其中的意义,很难得地笑着拍了拍杨陆顺的肩膀,夸杨陆顺的思想跟得上节奏,杨陆顺就谦虚地说:“秦主任,我是在开会时听了易书记的讲话后才有所感触的,如今政府工作不好干,我这也算是为领导排忧解难了,只是我思想还很幼稚写得很不成熟,还请秦主任多批评指正。” 老秦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毫不客气地坐下凝神运笔,就准备修改斧正。可这是杨陆顺绞尽脑汁改了又改才弄出来的,哪里会有明显的破绽呢,连标点符号都难找几个用错的。秦主任捏着笔就好象狗咬刺猬,有种无处下嘴是感觉,瞟眼见杨陆顺还毕恭毕敬地站在桌旁望着呢,只好搜肠刮肚在文里添加了几句时下流行的官话,又选了几处无关紧要的修饰句子删掉。 杨陆顺见秦主任添加官话就说,难怪读着缺乏说服力,原来是没引用领导的原话;见秦主任删掉了修饰语句就说,我写材料还是不简练,云云。竭力做到谦虚谨慎。 可他这谦虚的话却让秦主任分外刺耳乜了他一眼说:“就这样吧,誊好了就给易书记看看。” 杨陆顺楞了下说:“秦主任,这、这,这文章也过了你的手,我不敢贪功啊。再说办公室还有规定,我不能直接去找易书记的了。”他见秦主任似乎没了刚开始的热情,就是想不到什么地方做错了、说错了。 秦主任再仔细看杨陆顺的眼睛,想分辨出他话里到底含有多少诚意,这段时间他也暗暗观察了许久,这杨陆顺温驯得令人诧异,又不是犯了什么错误被撤职来的,而是怄不气不要职务进的城,应该是那种脾气大的人呀?可这几月来根本就没见他有过脾气,对自己这主任的恭敬有加,跟办公室里的人表面上看都还很合得来。难道传言有误?可惜从他眼里看不到丁点虚假,反倒那局促、焦虑的神情怎么看都让人不忍再对他假已严词,秦主任心里居然有种满足地快感,点点头说:“那就这样,我带你去找易书记好了。快去誊好吧。” 杨陆顺忙拿着稿子回了办公室,精心誊撰好了,才去找秦主任,恰巧看到秦主任在改小张的一份材料,本就才五、六千字,被秦主任红钢笔几圈几抹,划拉去了三分之一,又不停地在留白处添上大段大段的文字,边写边念叨:“这个小张,实在搞了几年的文字了,还是教不变,老是犯些低级错误。杨陆顺你看看这段,简直是文不对白,象个中学生的水平。” 杨陆顺凑近一看,果然被划拉得不冤枉,完全跟主题思想扯不上边,还真是低级错误呢。难怪办公室会有这么个规定,要不这样的材料让镇领导看见了,不骂娘才怪!可小张不象是这么个糊涂虫呀,好歹也干了几年秘书了,瞥眼看见秦主任一脸得意的笑,心里忽然一动。,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秦主任不愧是老笔杆子,很快就修改完毕,喊了声小张你过来。隔壁的小张马上就过来了,很虔诚地做洗耳恭听状,秦主任沉着脸把材料上存在的问题一一说出来,很是有点见解、水平,小张脑袋如小鸡啄米一样,用心地记在了心里,秦主任最后叹了声说:“小张,你的材料总是要出点问题毛病,我实在教得多,你还是要长点记心才好,我教得你一年、两年,总不能教你一辈子吧?平时好好跟杨陆顺学习学习,你看他写的材料,简直就不要我动笔,连个错字别字都少!赶紧再写一次。” 杨陆顺见秦主任毫不留情地批评,也替小张难受,小张唯唯诺诺地接过了稿子溜了杨陆顺一眼后转身出门,杨陆顺惊奇地发现小张眼里竟然没有丝毫难受,反倒觉得那一眼内蕴藏着些许得意?!难道被领导批评是件令他高兴的事?杨陆顺还从来没见过这样不以为批评为耻却反以为容的人! 杨陆顺正还在诧异,就听秦主任呵呵笑了声说:“是不是觉得我批评得重了点啊,这小张平时老实巴交的,还是个做事的人,就是要我时不时敲打敲打。眼见着我也五十出头的人了,还管得他几年哟。”杨陆顺再次诧异了一下,没想到平时不苟言谈的秦主任会说出如此有感情的话,看了他几个月死木的脸,还真以为他天生就是个缺乏情感的人,谁知道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莫非是小张故意的?再联想到秦主任修改材料那眉飞色舞的神情,就暗叹小张是真号准了老秦的脉了,知道老秦对自己的文字功夫极为自信,故意弄点问题错误来满足老秦的的自信,这也是对症下药啊! (本文纯属虚构).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