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734字

第二天一早,秦主任就带着杨陆顺去了书记办公室。易书记粗掠了一遍后又再详细地阅读了一遍,眼睛就直盯着杨陆顺问:“这是你写的?”杨陆顺忙说:“多亏秦主任帮我修改。”秦主任嘿嘿一笑说:“没加几个字,主要还是杨陆顺写的。”易书记看了看老秦又看了看杨陆顺,说:“我叫姚党委送宣传部,看能不能上南风报,如果能上,是”杨陆顺抢先说:“易书记,这篇文章能见报,也算为南平、为镇上争了光,里面还有秦主任的心血,属名就不要属我的了。”秦主任稳当:“一篇报道属不属名都无所谓了,要不干脆就写镇办公室吧。”文章真得到了县委的认可,成绩自然归镇里的领导,就算用不上也没关系,哪有篇篇文章材料都能全部让县委领导都满意呢。 见杨陆顺不异议。易书记就不再多说,叫杨陆顺去一楼把姚党委叫上来。杨陆顺虽然没受到易书记的表扬,但能引起领导重视也就达到了他的目的,一个秘书写不出有价值、有影响的文章,显然是不合格的。政府的实际工作要做,宣传手段也要跟得上才行嘛。县委不可能全部知道下面到底做了那些有实际意义的工作的。 不几天在南风报头版果然刊登了这篇文章,还家了编者按,显然是得到了县委甚至是地委的重视,不过文章的署名赫然是易书记的大名。杨陆顺欣慰之余也有点伤感,嘿嘿,自己的成果居然在毫不知情下被他人堂而皇之的剽窃了,至今也没落个领导的口头表扬,不失落才怪呢。但杨陆顺也还想得通,与其用马屁话去讨好领导,用这种替领导扬名的办法更应该见实效。 小段抑扬顿挫地朗读着《改革有险阻苦战能过关》,办公室里五个人神态各异地听着,都在琢磨究竟是谁代的笔。文章言词老练精悍,处处已一个忧国忧民者的情怀抨击着社会上存在的丑恶,隐晦地却有无处不在地歌颂着改革开放和英明睿智的国家领袖。显然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年青的文笔所能达到的境界,老高疑心是老戴捉笔,老戴怀疑的老高操刀,小张和小焦则认为的秦主任的杰作,都没料想到杨陆顺身上去,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信杨陆顺能有这么高的理论水平、这么老练的文笔。 不过有天下午秦主任悄悄地又把杨陆顺领去了易书记办公室,这次与其他任何一次都不同,易书记和秦主任脸上都带着高兴地笑容,易书记笑着让杨陆顺坐下说话,这可是杨陆顺为数不多到书记办公室的第一次享受坐着说话。秦主任甚至还从灰不拉叽的西装内口袋里掏出盒加长过滤嘴的红塔山丢了支给杨陆顺,说:“杨陆顺,你小子不鸣则已,一鸣就惊人啊!春江日报都采用了你这篇文章,就这两天上头版啊!听说还要派记者到我们南平来采访呢。”易书记用手指甲掸着南风报,又是摇头又是叹息说:“小杨,都是你太谦虚的缘故,无端端地把我架上了烤箱。上次我们把这文章送交宣传部,作者用的是党政办集体的名义,谁知道就被黄部长视若重宝,赶紧就送去了地区宣传部,南风报的主编一眼就看上了,要上报,说这篇文章太具有代表性了。没作者不行啊,就打电话问宣传部老黄,老黄也没跟我们通气,就直接把我的名字报了上去,这不,我就贪了你的大功了。” 杨陆顺诚心地说:“这篇文章虽然是秦主任和我执的笔,可实际工作还是你带领我们做的,也可以说我之所以起心写这么篇东西,还是在你主持的全体镇党员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中得到的启迪呢,我只是总结归纳了一下,要不哪里来这么精深的理论水平呢。应该是我剽窃了易书记的灵感。” 秦主任笑着说:“杨陆顺说得对,这是我们城关镇的成绩,理所当然首功算易书记,这文章属易书记的大名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在次真要上了省报,我们城关镇就全省知名了。我听县委办顾主任讲,县委刘书记表态了,只要上了省报就来了记者采访,就要重奖我们城关,易书记,你还是赶紧买套好西装,就准备上省电视台吧。”易书记矜持中掩饰不住得意,摇着手说:“老秦莫开我的玩笑了,我一农村干部穿什么西装嘛,那不就没了农民的本色么,我看就穿中山装算了,农村干部就得艰苦朴素,才是正面形象。”
杨陆顺微笑着建议:“农村干部朴实大方最自然。可现在中央提倡加快改革步伐,要大力缩小城乡差距,其实我们农村干部装西装打领带,更能体现改革开放带了的丰硕成果,这不正意味着我们农村干部也开始与国际接轨了吗?是生活富裕的表现呢。”易书记听了呵呵大笑连连点头,指着杨陆顺说:“老秦看到没,这就是大学生的高水平了,怎么说他都占着理儿,爱真是那么回事哩。”第一次看到易书记这么开怀大笑,杨陆顺仿若梦中。 出了书记办公室,秦主任又把杨陆顺叫到他的办公室,进去后杨陆顺就主动说:“秦主任,我那篇文章基本是利用下班后闲暇时间写的,高副主任他们都不知道,我也从没跟他们提及过这事。” 秦主任心说这杨陆顺简直是眼眨眉毛动呀,什么都不用挑明,聪明得很呀,就点点头说:“别人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镇里的成绩不就是易书记的功劳么。只是没其他人知道就更好了,如今红眼病多。”杨陆顺点着头,知道再罗嗦就没意思了,总不能做了点什么就硬要领导许诺了好处才罢休吧?那样会让人起疑心,就要回自己办公室。秦主任破天荒送了几步到门口,还很亲切地拍了拍杨陆顺的肩膀,微微一笑却尽在不言语中。肢体语言的表达远远要超过了随意的口头表扬,杨陆顺就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经过南平县委的大力整顿治理,原来飙升的物价迅速回落了下来,虽然还是按照国家统一的提价标准执行了市场价格,可总还是能让普通老百姓接受得了。苦只苦了那些疯狂抢购的家庭,屋里堆满了费劲心思抢购来的大量生活物资,最多的一户人家竟然囤积了三吨大米五百斤菜油,原本城里人早就不用的粗盐也抢购了两百多斤,至于什么洗法膏、香皂、洗衣粉、卫生纸更是三两年用不完,哪还象个住家,简直就是一小杂货店了,退又退不了,用一时半会用不完,除了大骂政府宏观调控不力就是大骂发黑心财的商店私人老板,全然忘记了自己的不理智和盲从。 杨陆顺一下就成了汪家的大功臣,要不是他力主不参与抢购,只怕现在的汪家也成杂货店了,只是预备救急的物资也够他们一家四口吃上好几月,但与其他邻里比较,损失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望着邻居老同事们家家愁眉不展唉声叹气,汪父又得意起来,又把杨陆顺挂在嘴巴上:“要不是我那大学生女婿脑筋活泛分析问题清楚,我家不也会堆一屋的的啊,嘿嘿,看来多读书还是有用的。” 重新获得单位领导的重视、重新在汪家恢复了地位,这让杨陆顺眼前一片曙光,以至于他津津有味地看起了在汉城举办的奥运会来,令他瞠目的是,仅仅一个国土面积不足十万平方公里不到春江全省的一半,可经济却发达得令中国望尘莫及,是新生的亚洲四小龙之一,而中国还得需憋足劲保持二十年高速发展才有望赶上或达到这一水平,虽然外国的月亮不见得比中国的圆,但不得不承认外国的经济却是远远超过了苦难不断的睡狮大中国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