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430字

楼下停着辆深色桑塔纳,易书记气势不凡地坐在了前排,车身也为之狠狠一坠,潇洒地把车门大声地合拢。秦主任在后面冲他招手,杨陆顺忙说:“易书记,你们先走,告诉我在哪里就行,我还得去接沙沙。” 易书记笑着说:“上来,随便用车去接不就行了?”杨陆顺忙摇手说:“那怎么好意思呢?”秦主任笑着说:“快上来,时刻要听领导的话嘛。”杨陆顺这才上了车,跟司机小何打了声招呼,敬上香烟,说了营业部的大概方位。你说一个小县城有多大?不到半根烟的时间就到了。 沙沙还站在门口张望着,不时与下班的同事打招呼,浑然没觉察到小轿车里坐着杨陆顺等人。易书记没等车停稳就摇下车窗招呼道:“汪妹子,这里、这里。”杨陆顺也开了车门喊:“沙沙,上车来。” 正巧遇上有女同事出来,说:“哟,沙沙好大的面子啊,竟然有小车接下班了。”沙沙笑着说:“我那有那么大福气哟,是我家六子单位上的车,他们书记接我们吃饭,我走了啊!”一溜小跑上了车,那女同事冲着沙沙背影哼了声嘀咕:德性,才没好了几天就得意忘形。 沙沙上车后甜滋滋地叫了声易书记,等杨陆顺把秦主任司机小何介绍完毕,小何就油腔滑调地说:“杨秘书,没想到你爱人这么漂亮啊?我还因为是十八、九岁的细妹子呢!” 沙沙大方地笑道:“何师傅就莫拿我这生了孩子的老堂客开玩笑了,不晓得何师傅有对象了?我营业部漂亮妹子才多呢,保证你见了她们再不得说我漂亮了。”这话逗得大家呵呵直笑。 易书记转过头说:“沙沙你也太谦虚了,谦虚过分就是骄傲哟。我看你跟我家易靓差不多年龄呢。” 沙沙就不再城自己老了,要不然岂不是说易书记家易靓也老么?就故意做惊喜地说:“真的啊?我真得象靓妹子那么年青么?高兴死我了。”又佯怒地擂了杨陆顺一拳:“看你以后还说我老不,我相信信易书记的话!” 秦主任笑着说:“啊,杨陆顺还嫌弃你呀?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呢!早回去几年,定要沙沙做我儿媳妇!” 易书记鬼笑鬼笑地说:“是啊,亲自物色漂亮媳妇,你好亲自烧火(爬灰的意思)当烧火老倌是吧?” 司机小何呵呵大笑道:“易书记,秦主任只怕早就火了一把哟。大兴安岭就是老秦烧的火。” 车几转几转停在南平俗城好吃街一家不起眼的小饭店,人还没下车,就见里面迎出来个风骚婆娘,似乎与易书记秦主任小何很熟,径直把众人引到二楼一个不大的房间,说:“易书记,你来了这里就不再会安排其他人的,我知道你吃饭喜欢斯静了。易书记,今天早上刚收了个三斤多的团鱼,要不炖来吃?” 易书记微笑着问沙沙:“你今天算贵客,你替我们拿主意?反正我请客。” 沙沙就喜孜孜点着头说:“易书记,这团鱼大补,象您和秦主任这样日夜为城关人民群众操劳的领导,确实该进进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老板娘,我就替易书记当了这个家,就吃炖团鱼!” 那老板娘当然高兴万分了,忙说:“易书记真有绅士风度,让我们妇女的地位再次增高了。我看这位小姐似乎很里手,干脆跟我到厨房安排菜算了。”
沙沙征求易书记意见道:“易书记,就交给我去安排,保证让你们几位先生吃得开心满意!” 易书记呵呵直笑说:“行,我信得过你。老秦你看呢?” 秦主任诧异这沙沙与易书记之间这么熟络,不留神就想岔了,眨巴眼睛露出丝邪笑说:“你肯定是试过味了的,你信得过我更信得过!”易书记和小何哪会不知话里意思,都睃着沙沙丰腴的身子大笑起来。按说杨陆顺也多少会察觉到什么,可惜他一直沉浸在即将得到房子的喜悦中,对易书记充满了感激,竟就忽略了过去。 于是两个女人嘻嘻哈哈到楼下安排菜肴,杨陆顺陪着说了几句话,借口上厕所,其实是迫不及待地想把这好消息告诉沙沙。 沙沙听后楞了下,立即激动得跳了起来,一把搂住六子又笑又叫,杨陆顺好不容易才让沙沙安静:“别吵那么大声,这是易书记见我们寄居在你家,特意开恩,等会要好好敬易书记秦主任几杯酒啊。” 沙沙连连点头道:“那肯定了,易书记让我们一家团圆,我肯定一辈子记得他的恩德了。六子,我们成功了啊!旺旺,我的好旺旺,真想死妈妈了。”说着眼睛就红了。 杨陆顺怜惜地点说:“沙沙,是我对不起你们娘儿俩,要不是我不听你的话,也不得有今天的下场。” 沙沙说:“还说那些做什么?你现在还有本事,才几个月时间就赢得了易书记的器重,再加把油,争取尽早恢复职务,那我们就苦尽甘来了。” 楼上的小何见杨陆顺出了门,吧唧吧唧嘴巴说:“易书记,*杨陆顺爱人确实漂亮啊,保养得也好,脸上不注意看还真看不见那些斑呀点的,真不信是生了崽的婆娘。真的好艳福哩!” 易书记伸手扇了小何后脑勺一巴掌,笑着说:“你个色鬼,婚都没结就一脑壳鬼,看又是那家的妹子遭殃,嫁你这号小流氓!” 老秦则贼兮兮地说:“易书记,开始问你试过味没,你只顾大笑,看来的尝过了的,说说究竟是什么味啊?” 易书记呵呵大笑说:“老秦,你也老不正经,说你是烧火老倌你就要从这里讨回便宜去。我告诉你,没尝过,满意了吧?” 秦主任哦了声故意露出深深的失望,添了下嘴唇惋惜地叹了声说:“唉,婆娘还是人家的好哇,我都好想试味,我就不信你不想,呵呵!” 小何说:“老秦,不是我点你的死,你都五十出头了,还试得了细妹子?还是省省心留点精神带孙子吧。倒是我们易书记龙精虎猛地,应该是宝刀不老啊!干脆我们就把这杨陆顺夫妇罐醉,好让易书记试味。” 易书记啪地一巴掌又扇在小何后脑勺上,佯怒道:“你个小子没点大小,不是看在你叔叔的面子,信我端你的饭碗不?” 小何又是打拱又是作揖,讨饶道:“易叔,我错了,您就放小的一马,我必当结草衔环伺候您一辈子!”可又嘟囔道:“那婆娘硬是看得让人上火哩!” 易书记看了看老秦,老秦也是一脸色的,不禁心里也忽悠了一下,真细想那沙沙高耸的胸脯浑圆的屁股,一股躁热就从小腹涌了上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