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4539字

得到了分房的许诺,杨陆顺尝到了宣传舆论的甜头,便陡然增加了无穷的激情与动力,白天在办公室做好本职工作,晚上则加班加点想再搞点有影响力的文章报导,借此吸引领导的眼球。 正值南平县城区扩建,县委县政府没有把有限的资金用于建造政府办公楼、宾馆,就连县招待所也还陈旧不堪,针对中央严禁各地乱建楼堂馆上所的文件精神,杨陆顺挥毫写下《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为标题的报道,列举大量事实宣扬南平县委县政府领导干部的高风亮节,为了发展南平县,领导们不坐买高级小车、不出国旅游、不大吃大喝,实为全心前意为人民服务的好班子。也许太过热衷歌功颂德,使文章调子颇高,虽然和秦主任再三易稿,最终是只发表在了地区南风报,春江日报并未采纳。杨陆顺也曾经与老同学莫见评联系过,可莫见评居然也在经商,在春江报社的劳动服务公司,没当记者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最后在县委宣传部的努力下,文章还是登上了省委宣传部创办的党刊《春江时政》。 《春江时政》杂志在春江具有权威性强、发行量大、影响面广、传阅率高的显著特点,凸显“时事政策顾问、学习生活良友”的时政个性特色,以权威评说国事、家事、天下事为己任,紧紧围绕百姓的愿望与需求、社会的重点热点与党和国家的路线方针政策,用朴实而精练的语言,向广大读者进行深入浅出的解读宣讲,具有权威性、针对性、指导性和通俗性。所以上不了党报上党刊也起到了同样的效果。 这次依旧没有署上杨陆顺的大名,不过还是引起了县委刘书记等领导的高度关注,城关镇短短一、两月时间就出了两篇价值不菲的时政报道,这可是了不起的成绩,宣传部门体现工作成绩有个重要的硬件就是有多少宣传报道上了省级报纸刊物地区报纸刊物。易书记不会笨得直接说是杨陆顺的功劳,而是说镇党政办的集体创作,只是把杨陆顺说成也参加了收集资料参与了写作,大功劳自然是易书记和秦主任得了去。不过阚副书记也是搞文字出身,他自然清楚里面的内幕,说是集体创作,无非是头头们搞个题目规定个思路,真正写作发挥的正是所谓参与写作的年轻人,杨陆顺就很自然地得到了阚副书记的青睐。 易书记和秦主任也不会太亏待杨陆顺,少不了要在会议上表扬夸奖杨陆顺工作兢兢业业,私下里一起吃饭喝酒庆祝,相处得就日益融洽。 杨陆顺不时跟着易书记等镇领导进进出出,不时得到领导的肯定,周围的人自然也看在眼里,都私下里议论纷纷,就是搞不清楚杨陆顺为什么这么快就得到了领导的欢心,有人说无非是舍得把热脸蛋贴领导的冷屁股,有人说大不了就是请客送礼贿赂领导,就压根没人会想到杨陆顺得到领导欢心的真正原因,到头来同事们更加鄙夷杨陆顺没骨气,读书都读到屁眼里去了,根本就不知道廉耻云云。 特别是司机小何,见易书记日益喜欢杨陆顺,不得不收起先前的傲慢无礼,开始杨哥杨哥地表示亲热,有时闲来无事也去办公室里找杨陆顺聊天,杨陆顺虽然不齿小何的为人,可也得借助这样的人来显示自己得到了领导的看重,尽快地让人知道自己是易书记的人,这样才会在机关里走得起吃得开。也就顺坡下驴地跟小何称兄道弟,而且显得极为亲密。不过小何心里老存着芥蒂,假借两人关系亲密之机大肆把其他同事的流言蜚语说道给杨陆顺听,想籍此激怒杨陆顺,他天真地想人都有个脾气嘛,现在你跟易书记关系好了,腰杆硬了,总不能让别人白骂吧?就肯定会对那些背后说坏话的人关系不好,只要与人争吵闹矛盾,他就达到了目的。 可杨陆顺不笨,知道人前说人背后人说是正常现象,你小何在我面前说这个怎么怎么,难免不会把我的话也到处传,干脆置之不理,没必要为了这些许小事劳心费力,但还是表面上非常感激小何,甚至还私下请他吃了几次馆子,态度也是贴心贴意的,倒让小何还真以为杨陆顺把他当成了好朋友。 杨陆顺又有新想法:城关镇十二个村在苎麻价高的时候基本也是不种其他农作物,现如今麻价跌破了一元一斤,使得好多农民家里囤积的麻成了负担,可天真的农民们还期盼好运再次降临,不愿挖麻种植其他作物。为此县委县政府多次开会动员农民放弃不切实际的想法,赶紧动起来,可农民没把政府的话当回事。为了不耽误节气,县委县政府只得把任务强加到乡镇政府上,不听劝就强制执行,农民不乐意啊,在地是我承包了的,我爱种啥就种啥!政府与农民的矛盾加剧、干群关系也日趋紧张,甚至出现了全村人组织起来与乡政府干部对抗,反观城关镇虽也工作有难度,但不知道是农民素质高还是温驯,基本没闹出什么大动静。杨陆顺就想写个调查报告,也是宣传镇党委工作组织得力。把这想法跟易书记汇报,提出要到个村走走看看,了解点一手资料。易书记很高兴,为自己造舆论那还有什么不支持的呢?一拍杨陆顺的肩膀说:“你要下去好哇,干脆就跟我跑几天得了,要不你一个人下去,村干部们不配合怎么办?” 杨陆顺心里暗喜,能跟易书记一起跑村,肯定能把关系搞得更好。这不老秦把杨陆顺跟易书记下村的安排通知老高后,几个人都诧异地睁大了眼,小张更是露出了羡慕嫉妒地神色,等杨陆顺拿着新配的公文包出去后,里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小段笑着说:“小焦,这往后没你什么清闲日子过喽。”小焦最看不得小段幸灾乐祸地样子:“怎么?我该怎么清闲还怎么清闲。怎么,跟易书记跑就不管办公室的工作了,笑话,咱高主任都不会答应。”小张跑到走廊外看了看,一脸晦气地进来说:“嘿,这杨陆顺怎么一下就成了易书记的红人了呢?他们刚才一起上了小桑。”小段说:“天上不会掉馅饼的,这一下的背后你晓得杨陆顺送了多少礼?你当现在老实巴交地就讨领导喜欢了?”小焦说:“其实我早就晓得杨陆顺有动作,你没见小何到办公室找杨陆顺几回了啊,。小何那家伙连几个副镇长都不怎么甩起,跟我们说话都是这样”便昂起脑壳乜着眼球撇着嘴巴硬是学活了小何的怪样子,老高呵呵笑着说:“你学得象卵用啊,哪个还会看你的眼色?赶紧收了,免得学习惯了在老易面前也这样,看你还调得动不。”小段说:“你就让他拽一次嘛,看来小焦模仿能力蛮强,学了好久才学会呀?我看学小何也没用,不就一臭司机么。还得学学杨陆顺,跌倒了怎么尽快爬起来。”小焦不屑地说:“我学他个卵,就*哈巴狗一样,我不是看他天天在办公室里勤快搞卫生,看我不骂得他跳楼!”小张说:“刚开始来你骂他,他只怕还忍你,现在他靠上了易书记,你敢骂他,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老高也说:“难怪老秦有事没事叫杨陆顺出去,感情他们是一路的呀,我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呢。这杨陆顺不得了,我看我们以后还是对他客气点,免得他爬上去了,给我们几个穿小鞋。”说着直拿眼睛瞥小焦。小焦果然受不得激,一拍桌子说:“只要他明天来了不搞卫生,我就要给他点厉害看看!才来几个月,翻得了天啊?!”小张赶紧递根烟说:“焦哥,干脆你发话,叫他把前后的卫生都包干了,我也托你焦哥的鸿福。”小段呵呵笑着说:“小张,你小子真的天真,人家随口一句话你也当真,那我明天提拨你当办公室主任,那你不得送一条烟我啊?”小焦横着眼睛说:“姓段的,你什么意思?”小段说:“**的,我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听不得吹牛皮。”小焦呼地站起来说:“那我真做到了呢?”小段冲小张嘿嘿一笑,说:“小张,你焦哥答应替你出气,看你怎么谢谢他哟。”小张睁大眼睛无辜地说:“替我出气?又没人得罪我。这办公室我扫了几年了,还扫出了感情。真要我早上不活动活动,还真难受呢。哎呀,我不得去写材料了,咱戴主任催得紧。”说罢转身就闪去了后面。小段也觉得无聊,被着手进了后面却大声说:“小张你真的是劳碌命,有人替你出头你都怕这怕那的。”小张却阴笑着说:“真有心帮忙,还要赌咒发誓?直接做了就是,还怕没人感谢么?我穷是穷,条把烟还是买得起的。”气得小焦在前面只咬牙。老高呷了口茶说:“人都走了你还虎得那里做什么?今天杨陆顺不在,有个小报告你打个草稿,老秦要得急,莫到时候要你拿不出,老秦可没我这么好打商量。”
再说杨陆顺跟易书记上了车,见易书记坐在前排悠哉得很,居然把脚直接就搁在了仪表台,仰靠在沙发垫子上直哼曲,这次是到镇里最边远的村去,因为柏油路面还在打基础,所以虽然只有7、8里地,可也得半小时才到得。杨陆顺就卖弄见识说:“易书记,我早两天看了本杂志,说坐小汽车也还有很多小礼节小规矩哩。”易书记颇感兴趣:“哦,那说来听听?”杨陆顺说:“从安全角度出发,小轿车最安全的座位在司机后面,如果是坐主人家开的小车,那么处于尊敬主人的角度,应该坐在副驾驶位。如果易书记”易书记扭头问道:“小杨,司机后面的位置最安全,那哪里最不安全呢?”杨陆顺笑着说:“我这也是从书上看的,实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实,书上说副驾驶位置安全系数最小。当然我们小何的驾驶技术超一流,速度也不快,肯定是最安全稳当的车了。何况下面车少人多,有个什么事一辆车上挤四五个人,当然副驾驶的位置是最适合易书记坐的了。总不能挤着易书记吧。”小何连忙点头厌恶地说:“杨哥说什么都有道理,你不晓得我这车,还只在我们镇里没人挤。一到外单位去,就象挤火车一样,最多一次在文化局,男的女的挤了五个在后排,唉,出洋相呢。”易书记很感兴趣地说:“小杨,书上真是那么说的么?”杨陆顺点点头说:“是的,好象是中国青年杂志上看的,哪天我找来给你看看。”易书记就说:“难得麻烦,难怪说电影电视里的大人物都是坐后面,感情还有个安全因素在里面啊。小何停车,我坐后面去。”小何赶紧在路边停了,易书记飞快地钻到后排司机位置后面坐着,似乎满意得很,杨陆顺就赶紧说:“易书记,按规矩我这秘书得做前面,我不敢跟易书记平起平坐。”易书记呵呵大笑道:“你个小杨,哪里那么多规矩?”可也没说拒绝,杨陆顺就笑着坐到了前排,冲小何说:“老弟,我们两个跟易书记打工的人在可以平起平坐。”这下似乎又无形中提高了小何的地位,怎么说杨陆顺还是个副科级,而且这话更家拉进了两人的距离,说得多好,为易书记打工的,小何也来得快:“我们是打工仔,那易书记就是我们的老板喽?”换个时下流行的广东话口音谄媚地说:“易老板,什么时候给我们两个打工仔加薪水呀?”杨陆顺笑道:“哪有打工的找老板讨薪水?得老板心情好了,自然就会记得我们打工的辛苦,就回会体恤我们的。是不是呀易老板?”易书记呵呵大笑道:“老板,易老板,这称呼听着还是蛮舒服的。只是不怎么合适,现在街上一个卖菜的小摊子也是叫老板,我怎么说也是一级政府的主官嘛。”杨陆顺也觉得超前了点,就不言语了,小何却笑着说:“易老板是没配个公关小姐,那样就跟摆摊的区别开了,那香港片子里的大老板个个都有个貌美如花的风骚娘们做公关哩!”易书记佯怒道:“你小子就是爱想七想八的,我真搞个什么公关小姐,别人还不大骂我搞资本主义自由化啊。”杨陆顺则说:“那是别人的误会了,去年在北京就成立了公共关系协会,是那些保守派对新生事物的污蔑而已。”小何一改曾经叫首长的习惯说:“易老板,我以后就叫易老板了。这多上口,是吧。我们这也算是改革开放吧。”易书记呵呵笑着说:“你小子就是爱顺着爬。叫老板还是不怎么适合啊。”小何说:“人少的时候叫,当着外人我哪次不是规规矩矩叫您易书记呢。”易书记说:“是外人面前还真莫乱叫。”,杨陆顺听了易书记无意的话,心里却是喜期洋洋,不把他当外人不就是自己人了么?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