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414字

那男人脸上阴晴不定,咬着牙看着杨陆顺,猛地上前扑通跪在地上,把杨陆顺和老秦吓得不轻。那男人忽然做出非常感激地神情说:“哎呀,恩人啊,我终于找到你了。侯队长,他正是救了我娘的大好人啊。” 杨陆顺这才恍然大捂,赶紧走上前要拉起那男人,可那男人顺势抱住杨陆顺的腿说:“恩人啊,我可找到你了,没有你我娘就没命了啊。” 老秦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感激杨陆顺的,便呵呵笑着说:“你起来说话嘛,小侯,你也别光笑不言语啊。” 侯勇说:“找到人就好,这位是你恩人的领导秦主任,正好接你家的感谢信。走,我们到楼下去。” 那男人飞快地爬起来就望外跑。侯勇拉着老秦杨陆顺也往外走说:“秦主任、杨哥,那老太太被他们家人抬着在院子外等着的,快去看看。” 杨陆顺忽然就想起小标的话,看来这是商量好的一出戏,便就觉得脸上赧然,默默地跟在他们后面,老秦听着侯勇简单地说明情况,扭头笑着说:“好你个小杨,瞒得挺紧嘛。” 才下得楼来,就听到院子外鞭炮大响,楼上楼下办公室的人纷纷都撂下手里的活计伸出头来张望。侯勇大声吆喝着:“大家都来看呀,有人送锦旗喽!”人们便都嘻嘻哈哈地拢向院子门口。 院子的门外果然聚集着大群人,其中一个竹躺椅上有个老太太,旁边有个女人撑着伞,当然其中也不乏看热闹的群众。侯勇把杨陆顺推到了前面,那老太太就大声喊:“就是他救了我呀,就是他!”说着眼泪水就直流,显然心里还惦记着当初违心冤枉了恩人。众人就一阵欢呼鼓掌。 杨陆顺忽然就看见小标也在人群里,同时也看见小标那群兄弟也杂混在人群中,而鼓掌叫嚷得最凶的也是这些人,而老太太身边的几个男女表情都不怎么自然,显然并不是真心来道谢,杨陆顺就有些不知所措,站在那里发呆。 老秦和镇里的干部都露出了些许奇异的神情,心说做好事倒正常,可、可这么大张旗鼓地来道谢就有点怪异了。侯勇见没来镇领导,就把老秦拉到前面说:“这是杨陆顺的领导秦主任,你们就把情况给秦主任汇报吧!” 那男人从兜里摸出张纸就磕磕绊绊地念着,是封感谢表扬信,把事情原委说了个清楚,念完了信,那男人就冲老秦跪了下去,浑然不顾地上全的雨水:“领导,我代表我娘感谢恩人杨陆顺,感谢政府培育的好干部啊!”那老太太也喊着:“感谢政府、感谢**啊!”就有个女人拿出面写有“救死扶伤助人为乐”的锦旗献给了杨陆顺,围观的群众就热烈地鼓起掌来,不少人还在喊着“真是活雷锋啊,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样的好干部,镇里要提拨啊!” 老秦自然也有颜面,把那跪着的男人拉了起来,大声说:“只要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去救助一位受伤的老人,这是我们中国历来的传统,何况我们的杨陆顺同志还是一名受过党组织多年教育培养的**员、大学生呢!当然我也为有这样的好同志感到骄傲和自豪啊,杨陆顺同志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既然你们心意已经到了,我看就散去吧,老人刚好一点,就别在风里雨里,怕感冒。” 在众人的议论鼓掌中,老太太被人抬走了,围观的人也散了去,可从始至终杨陆顺都没说过一句话,只是拿着锦旗发愣,看着侯勇略带戏谑地笑脸,他清楚这只是小标导演的一场蹩脚闹剧。 说实在的,镇政府里不少同事都认为这是杨陆顺为了图出名故意弄的玄虚,当然大家还是相信救人不假,那家人的表现也太出格了,犯得着搞这么大动静?还跪来跪去的,真要感谢还不如买点好礼物的实在。可大家见杨陆顺那表情也怀疑他着蒙在鼓里,要不怎么连句话也没有呢? 不管别人怎么议论有什么看法,杨陆顺却有种被愚弄了的感觉,他根本不想出风头更不想被人当猴耍,他甚至还猜测到这家人前后矛盾的表现是不是受了小标的威胁。侯勇却象有功之臣一样乐呵呵地跟着老秦杨陆顺又去了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杨陆顺把锦旗团成球塞进了办公桌的小柜,不知道是被风雨吹淋还是其他原因显得有点铁青,给老秦侯勇递了烟后自己就闷声抽着,捏烟的手在微微颤抖,在旁人看来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寒冷。 老秦呵呵笑着说:“这家人也算是知恩图报了,也还知道登门感谢。”侯勇撇了下嘴巴心说你要知道真实情况只怕会笑掉大牙,可还是说:“是啊,现在这样的人不多了哟,难为他们找不到人知道求助我们派出所,我一听他们描述就知道是我杨哥了。” 小段小焦小张三人笑嘻嘻地进了办公室,小焦说:“杨陆顺,你真是现代的活雷锋啊,我向你学习,向你致敬!只可惜今天易书记他们都出去了,唉!”可怎么听都有股酸味。杨陆顺缓下脸给他们三个敬了烟,说:“别夸我,这是我应该做的,换成你肯定也一样。” 小段伸手捏起桌上的钢笔做话筒状,戏谑地说:“我是中央电视台记者,我想采访杨陆顺同志,你当时救人时有什么感想?心里脑子里想起了什么先进人和先进事?”大家听了立即笑弯了腰,实在有太多类似雷同的笑话了,一但问及,当事人势必会说什么我想起了某某的话想起了某某的事,我就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云云,简直虚伪做作到了极点。 杨陆顺大笑的同时心里充满了悲哀,却诚挚地说:“老实话,我当时只想起了我自家七旬的老爹老娘,也算是老吾老及人之老吧!没想要他们感谢我的。” “说得好!”老秦拍了下桌子:“这句话才真正反映了你小杨的品德高尚,比那些想起了英雄事迹真实何止千百倍!小焦,你们听到没有,这才叫境界啊。易书记不在又怎么了,我现在就交代你个任务,把今天的事写个材料,下班前给我。诺,用这封感谢信为基础。”小焦顿时苦下了脸,可又不敢违拗老秦,在几人的笑声中讪讪地走了。 到得中午下班,侯勇请老秦杨陆顺吃饭,可惜老秦要去吃朋友的生日酒席,其实侯勇也不是真想让老秦去,是小标请客呢。两人下得楼来,正巧就遇上辜燕,小妮子见了侯勇出来都不客气:“猴子,笑得这样猴精猴精的,有什么好事啊?”侯勇说:“这不我杨哥请客吃饭么,白吃白不吃啊,我能不笑啊?走,干脆你也去。”杨陆顺微笑着说:“是啊,小燕子赏脸不?”辜燕笑着说:“去就去,你今天确实值得请客吃饭,人家都来磕头谢恩呢。” 到得饭店,小标早就安排妥当了,心里美滋滋地,看着那王八蛋苦着脸跪在泥水里他就惬意,妈的,敢打我爹,找他娘的不痛快!可杨陆顺并没他想象中的满意,分明眼神里流露出了不满,他就心里犯了嘀咕。见还来了个不认识的小妹子,赶紧就打起笑脸招呼。 才坐下沙沙就到了,见了辜燕脸上就笑开了花:“哟,城关镇的美丽小燕子也在啊,让嫂子好好看看,是不是又漂亮了些?没把南平街上的小伙子迷昏头吧?”辜燕就红了脸:“嫂子,瞎说八道些什么呢?我又不是狐狸精,迷什么人啊。”可谁都看得出小妮子高兴得很。沙沙搂着辜燕左看右看,忽然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臊得小妮子刚退下的红晕又布满了小脸,一双大眼睛就更水灵了,抿着嘴儿吃吃之笑。
小标不知道这小燕子何许人也,就找侯勇打听,才知道大有来头,眼见得干妈也在奉承这小妹子,他当然得锦上添花了,彬彬有礼地问:“干妈、还有这位燕子小姐,你俩是不是喝点葡萄酒呢,葡萄酒有美容驻颜功效,非常合适你们的。” 当时小姐的称呼局限于资本家富贵家庭,还有就是街上流行的言情小说里的人物,咋被人称为小姐,辜燕心里滋味莫名,见眼前的男子年岁似乎比自己还大,却叫沙沙干妈,就起了作弄之心:“你叫我嫂子做干妈,就叫我小姨吧,叫什么小姐的我还不习惯呢。”说着自己先笑倒在沙沙怀里,也还妩媚可爱。 杨陆顺怕小标年轻受不了这玩笑,就说:“燕子,人不同姓一样大,小标叫你阿姨倒没什么,就怕把你叫老了,找不到对象,我们就罪大莫焉喽。” 辜燕耍赖道:“那我不管,总不能平白无辜比你矮了一辈吧?” 小标心里有气,也感激干爹替他解围,可总不能因此得罪了这小姑奶奶,但说到玩心机这小妹子应该不是自己的对手,就说:“叫你小姨也可以,可叫了你后,有什么见面礼物呢?” 辜燕只图好玩顺口说:“你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喽,当然千万不要我去给你摘星星,我恐高哩!”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这句话还是有点幽默,体现了中专生的水平。 小标就很恭敬地叫了声小姨,辜燕笑得喘不过气来,说:“好侄儿,那你要什么见面礼呢?”小标憋住笑说:“我要的见面礼就是,想要你做我的女朋友。这没摘星星的难度大吧?”这下辜燕就吃了个亏,见沙沙笑出了眼泪水,侯勇更是拍桌打椅的,只有杨陆顺笑得斯文点,再看小标那黝黑的脸膛粗鲁地笑容,与心中的白马王子差老远了,心中大恨,生气地说:“我做你女朋友倒没什么,只是你怎么称呼六哥沙沙嫂子呢?我都替你为难着急哟。” 小标赔笑道:“我开玩笑的,千万莫发气,以后我只要见你就叫小姨,你是我干妈的好姐妹,打死我也不敢胡乱来的。”见辜燕没缓和,又假装愁眉苦脸地左右扇自己的脸:“我该死,我该死!”辜燕这才笑了起来。 杨陆顺在一边看得心里隐隐作痛,他知道小标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谁叫他们爷俩没地位要求人呢,要求人就势必矮人一等,就得曲意奉承,。刚来时对小标一点点怨气早就烟消云散了,取代的则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情。而小标也从干爹眼神体会出了浓浓的亲情,脸上也就笑得更灿烂了。 酒足饭饱,走了沙沙辜燕,女人在一起总喜欢约着逛街,三个男人说话就放肆了些许,特别是小标与侯勇简直就象哥们一样可以随意戏弄打趣对方,看来这段时间两人相处得蛮好,杨陆顺觉得小标跟自己说话还是很有分寸,总也是带着晚辈的表情,这点让杨陆顺很高兴。 侯勇打着酒嗝笑着说:“杨哥,还记得那年新平学校的家长敲锣打鼓替我送感谢信锦旗不?” 杨陆顺说:“我怎么不记得呢?我就知道今天的你小子出的主意,这么些年了也没长进,还是老套办法。” 侯勇哈哈大笑道:“我没你风光,人家可是下跪了的哟。” 杨陆顺感激地看着小标说:“这次幸亏了你们俩,要不,嘿嘿,白挨了几巴掌事小,真要赔他们几千块,我可在沙沙面前没法交代了。” 小标说:“爹,其实就算我没在,有咱侯队长也是一样的,他可不会手抓着权力不用的。” 侯勇拍了下桌子说:“那可不!他娘的搞到我杨哥头上了,要不是小标劝我,我真就用敲诈勒索的罪名把那三个王八蛋关进笼子里,真他娘的没天理,救了他家老娘还诬赖好人。我看这世道还真再别做什么好人了。现在不比前些年,人心都乱了,什么五讲四美礼貌道德全都丢脑后去了,眼里只看得到钱!我在新平还有人拣了钱交派出所,现在谁还交,傻子才这么做。不过杨哥,我还真佩服你。” 杨陆顺苦笑着说:“佩服我?我就是你说的傻子啊。” 侯勇摇着头说:“不是佩服你做什么好事,而是你的能力水平。你在新平遭的罪别人不知道我最清楚,换了其他人只怕早就消沉了,可你没有,这才到城关多久,马上又得到了领导的认可,我有预感,你迟早要爬上去,有本事的人终究是要出人头地的。不象我,没了我爸的老关系,只怕一事无成。我爸老是叫我在社会上多交朋友,说什么多个朋友多条路,我是交了不少朋友,可就没让我真心钦佩的,除了你杨哥,我没知心朋友。我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打那次在电影院见面开始,我就是真心拿你当朋友,其他全*是狗屁。” 小标插嘴道:“这就是缘分啊,你们天生有做兄弟的缘分!”似乎也动了感情:“爹,你知道当初在学校时,我最怕你跟其他老师一样,虚情假意地关心我,可你亲手扶起我爷爷的时候,我就把你当了亲人,只有自家人才不会嫌弃爷爷的肺结核病,那是再怎么虚假的人也装不出来的。爹,我知道你现在处境不好,小标没什么能帮爹的,而且生意亏了血本,我得努力赚钱。侯哥说得对,现在这社会只认钱,有钱才可以挺起胸做人。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时间我就会东山再起,到时候我哪怕把全部的钱用来给你铺平前进的路。” 侯勇拍了桌子一下说:“小标,我杨哥全身都是本事,缺的就是看重提拨他的领导。光有本事没人赏识也没用,现在关键就看谁来提拨杨哥!” 小标说:“那个燕子不就是现成的关系吗?真有了县里的领导器重,指不定哪天就上去了。” 侯勇连连点头道:“嘿,我真喝多了,连这都没想到,看来沙沙对燕子好也是有目的的咯?原来咱杨哥早就在打燕子舅舅的主意了啊?高,高明啊!” 杨陆顺却又在想到了以前张老的话:中国政治的残酷,从秦皇汉武到康乾盛世,从四清五反到文化大革命,任你英雄盖世、文武齐才,在政治斗争中牺牲的无数!告诫他不要轻易涉足政治,人生短暂,在很多方面都可以有番建树,只有政坛风云诡秘,切不可辜妄图之!难道张老嘴里的中国政治就是人整人吗?可自己的遭遇恰恰正是人整人,血淋淋的教训使他既愤懑又彷徨,就算自己上去了,真正到了要整人的时候,自己下得了手吗?想到以前的王乡长、贺副乡长、卫书记,无一不是被人整治的缘故,落到个凄楚可怜的下场,自己也是颜面扫地,几年的努力荡然无存,难道真要血淋淋地踩着别人的痛苦一步一步爬上去?难道就没有兵不刃血的周全之策?《孙子兵法》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看来我现在的行进之路也算暗合兵法了,现在也只能次而求之了,谋还不够资格谈,也许伐交是目前最好的办法。猛听到他们要自己拉上阚书记的关系,却又放不下好容易才与易书记建立起的关系,更怕重蹈覆辙让人怀疑不忠心,思量许久才说:“目前在城关才站稳脚,操之过急怕出意外,实在没得指望了,再计较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