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951字

在易书记办公室,老秦把群众到镇政府送感谢信锦旗的事原原本本汇报给了易书记孙镇长,老孙听完后哈哈大笑:“哟呵,感情活雷锋就在我们城关镇里啊,易书记,还是你教导有方啊。” 易书记也感觉怪怪的,心说现在都讲究金钱至上,真要感谢送点钱物来的实惠嘛,搞这虚玩意做什么,估计是杨陆顺想图表现吧,这也太做作了,难免不是串通好了的,可毕竟还是好人好事,既然群众都上门下跪磕头了,说明是事实,那还得表扬,便笑着说:“老孙,扯到我做什么。这是杨陆顺思想品德好嘛,现如今还有心思做好人好事的情况不多喽,得表扬。” 老秦见易书记表态要表扬,赶紧就把小焦写的材料递了过去说:“易书记,莫怪我私心重,好歹杨陆顺也是办公室的人,我这主任面子上有光嘛,这不我还受了人家一跪。诺,我就提前做了点准备,领导觉得合适,就送宣传线老姚那里?” 易书记看了看随手递给老孙,老孙看后说:“易书记的意思呢,我看没必要吧?说出去总感觉有点假,真要宣传,我看还得再落实落实。” 易书记瞥了眼老孙,沉吟着说:“杨陆顺没这胆子吧,搞这么大动静会是假的?不过还是慎重点好,老秦,那你负责去落实清楚,真的,镇里就要开大会表扬,上报县里。”老秦就笑呵呵地走了。 易书记和老孙又扯了扯工作上的事情,老谭风风火火地进来了,笑着说:“嘿,错过了精彩表演,听说有群众上门磕头谢恩,好家伙,机关里都在议论。” 老孙说:“刚才老秦给我们做了汇报,易书记的意思是落实后做开大会表扬。”老谭说:“我就知道易书记也不会相信,这年月谁还搞这表面功夫呀” 易书记笑着插话道:“老谭,我没说不信啊。当然得落实后再表扬。这也是我们镇里精神文明抓得好嘛,你这党群书记也有功劳的哟。”老谭讪笑着说:“这还不都是易书记掌握得好哇,我其实并不是不相信。谁在路上遇到了这样的事只怕都会把受伤的人送医院的,家属送封感谢信什么也应该,可、可在雨里下跪就太那个了点吧,都赶上中央台的电视剧了。” 易书记心里就有点火,因为他宁愿相信的真的,也不愿被认为是杨陆顺搞假哄骗自己,莫非自己就那么头脑简单会轻易被人欺骗不成?皱着眉头说:“老谭,我们可以怀疑自己的干部,但怎么可以怀疑群众老百姓呢?你以为下跪就那么容易!不是感激涕零谁会下跪,谁还会跪在雨里?电视剧也取材生活嘛。”老谭脸上的笑就些僵,说:“易书记说得对,也许是杨陆顺拒绝了那家人的物质感谢,他们心里过意不去,才自发来的。还是易书记会驾驭手下啊,那杨陆顺在新平声名狼籍地调到我们城关来,才几个月时间就被易书记改造得脱胎换骨了,呵呵,有什么诀窍也传授给我们呀?”于是三个人就呵呵笑了起来。 易书记就到机关各办公室走走,听听其他干部们对此事的看法,还是有部分人相信那家人是自愿来的,但凡有人流露怀疑或是将怪话,易书记就毫不留情地批评,对于不信任自己权威的人,那就只有严肃批评,却也侧面表达出谁真要敢欺骗自己,后果肯定很严重。 老秦办事快,带着机关工会干部和宣传干事走访了那家人,不仅老太太声泪俱下,那家的儿子媳妇也信誓但但,还在调查材料上签字按印。也不知道小标用了何种手段治得他们服服帖帖。 易书记确信后也暗暗松了口气,马上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在会上易书记高度表扬了杨陆顺同志做好事不留名不接受他人馈赠的崇高品德,同时也从各方面表扬肯定了杨陆顺到城关镇后的表现成绩,不过最后一段话耐人寻味,易书记声音高亢表情严肃:“说了这么多的表扬肯定,但我还有一些话如哽在喉,不得不说!自从群众到镇政府送感谢信锦旗后,我就听到了不少议论,可以说是众说纷纭,观点却只有两种,一是相信,一是怀疑,甚至还有些人根本不信,我就奇怪了,当我听到群众上门道谢还下了跪,我就第一时间相信了,群众老百姓嘛,思想单纯得很,无法用其他形式来表现,就下跪咯,下跪在中国从古到今可以说是最高的礼节了,人家不是感激到了极点,他能下跪么?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都下跪了还能有假?可我们中间某些人就偏偏不信,还怪话连篇,什么做作喽、虚伪喽、造舆论喽。我倒贴你钱你来给我跪一跪?!我们可以怀疑自己的干部自己的同志,却不能怀疑人民群众,我刚听后就相信了,也许有人就在心里说,既然你易书记相信了,为什么还去落实情况啊?我是要拿出铁板钉钉的证据来打消某些人是疑虑,我这人不搞什么一言堂更不独断专横,只相信事实相信依据,我更相信杨陆顺同志不会用卑劣手段来获取我的信任。在坐是谁都不是三岁小儿,都有大脑都会思考,你想得到的人家同样想得到,不要自以为是,自做聪明!” 在下面的人果然都是有大脑会思考的,短暂的惊愕后似乎也清楚了易书记话中的意思,说了半天,无非就是不能容忍别人对他的怀疑,不能容忍对他的不信任。既然是他相信了的事情,那大家就得无条件跟着相信,这,也算是与领导保持高度一致吧?!同样对杨陆顺同志也应该列为思想品德高尚、工作能力强水平高的人了,如若不然,岂不是在怀疑领导的眼光,挑战领导的权威?
原本吃了亏受了窝囊气的杨陆顺一举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不仅获得了名誉也得到了领导的信任,至少从易书记的讲话里听出了那么点意思,真是塞翁失马呀。心里惶惶然居然有点感激侯勇这老套的伎俩,也许在某个时候确实还是需要造点舆论的了。 散会后,杨陆顺就一直保持着谦虚谨慎的微笑与同事们周旋,值得庆幸的是竟然大家都很开心,尽量用最热情地话表达了祝贺与恭维,当然也还是有人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酸意,也有人用调侃来表示亲近,对于这些杨陆顺是司空见惯,也就应付自如了。 但对于镇里要把事迹上报到县里,杨陆顺多少还是有些心悸,万一出了纰漏,他这辈子就算彻底完了,新平的事至今仍旧是个不小的瑕疵,为此他匆忙地找到了始作俑者侯勇,把心里的忧虑说出来后,侯勇拍着胸脯子说:“杨哥你放一百二十个心,谅那些人不敢胡来的,你家小标的弟兄可不是吃素的。”杨陆顺诧异地说:“侯勇,这、这怎么又扯到小标身上去了?不是你出的主意么?”侯勇呵呵笑着说:“主意是我出的不错,我也把他们殴打勒索你的事情做了份假记录,吓唬他们说在派出所备了案,可要个大男人去跪你,你说那种杂碎会心甘情愿?是好人就不得恩将仇报了。自然得你家小标的兄弟出马了。” 无奈之下,杨陆顺只得去找小标。小标已经通过沙沙的介绍贷到了一笔款子,正准备南下进货,听了杨陆顺的担忧后,心里也有点顾虑,为了迫使那家人配合,小标使出了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可如果那家人知道杨陆顺的事迹报上了县里,从中出花样就真坏了干爹的大事了,但他行程在即,一去少则半月长则一月,想了半天,小标说:“爹,你只管放心,我走之前再去那家说道说道,保证不会坏了你的事。铁子,我不在的时候,你要随时保持与我爹的联系,我爹吩咐你什么,只管照做。”铁子当即答应下来,杨陆顺看着匪气十足的铁子一帮人,心里暗暗晦气,我好歹也是一个党员干部,怎么就跟这些流氓地痞扯上关系了呢? 小标等杨陆顺离开,就带了几个弟兄直奔肉联厂找那伍家三兄弟。那伍家三兄弟本就是杀猪的屠户,仗着几斤蛮力在肉联厂里横行霸道,可毕竟也是有家有室的国家职工,在单位上横却也怕社会上的地痞流氓。这不小标找到了厂里,就吓得不轻,生怕这群人在单位上羞辱他们。赶紧地把小标等人请进一间斯静的办公室里,伍大掏钱叫伍三去买几包好烟招待。小标虎着脸说:“就不破费你们了。今天来不为别的,还是我干爹那件事。” 伍大哭丧着脸说:“杨哥,我都是按你的吩咐去做的啊,跪也跪了,打也被你们打得够戗,那两千块钱我实在一下子凑不齐,宽限我几天好不?” 小标哈哈干笑了几声说:“钱不钱的,老子还没看在眼里,我也不瞒你说,我干爹的先进事迹已经报到了县里,嘿嘿,这可关系到我干爹的前途运程,我可不想你们走漏什么风声,害了我爹。我撂句话在这里,如果这事永远不泄露出去,钱我就不要你们的,真要走漏半天风声,嘿嘿,你们三家都是有婆娘崽女的,出了什么意外让车撞死了、掉进河里淹死了,我可不负责。” 这年头家家都只有一个子女,看得八斤宝小皇帝一样,含在嘴里都怕化了,听到威胁,伍家三兄弟不由腿子一软,膝盖就弯了背也佝偻起来,伍大上前两步哀求道:“杨哥,你还不信我们三个?我保证这事不泄露半点出去,老二老三,你们还不来求杨哥!” 听了他们的哀求,小标呵呵一笑,说:“既然你们赌咒发誓的,我也就信你们的。不出事我们大家都好,啊。伍三,看你魁梧威猛的,还杀什么猪,干脆做我小弟算了,你看我这些兄弟吃香喝辣的,在外面又威风,总比一月拿三两百死工资舒服吧。” 伍家三兄弟面面相觑,摸不清这杨哥什么意思,嗫嚅着说不出话,小标身边叫猛子的吼道:“你*,我杨哥看得起你才收你做小弟,还支吾个屁啊,欠揍不是?”那伍三到底才二十几岁,当然不愿意窝在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肉联厂,便强鼓起勇气说:“杨哥,只要你不嫌我,做你的小弟我是求之不得。以后只要杨哥一句话,我就豁出去这小命了。” 小标哈哈大笑起来,说:“行,明天你就到猛子手下报到,暂时归猛子管,我们走。”出了门小标对猛子说:“明天你安排那小子做点事,再给侯哥报个信。”猛子笑着说:“标哥,你就是主意高明,两下做漂亮了,那姓伍的也就不敢出花样了。”小标亲昵地给了猛子一拳说:“你小子做的事怎么就没你说得这么漂亮呢?我这趟出去,你还有铁子要看好家,莫没事就窝在一起打牌搞妹子。知道不?”几个兄弟轰然应诺,铁子说:“标哥,什么时候也带我去跑一趟啊?让兄弟涨见见识也好啊,大伟都去了好几次了。”小标说:“你有大伟那么精明不?我们是去做事又不是去玩,等老子有钱了,就请兄弟到深圳广州开眼界!”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