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544字

杨陆顺仍旧有点怕闲话,下班时叫侯勇燕子先走,自己则吊在后面。这次侯勇带他们去的地方也在南平好吃街,门脸比上回易书记吃的店要大点,专门吃狗肉的。老板跟侯勇很熟,也不用多吩咐,就热情地把他们引到店里二楼,虽然房间里还摆了两张圆桌,老板忙说:“侯所长,你放心,这里不再安排人进来了,我知道所长你不喜欢人打扰。”侯勇就很有面子地点了点头说:“那就好,今天有好狗没有啊?”老板说:“有有,昨天收了条刚满月的黑狗,很补的,就弄那小黑狗怎么样?”侯勇说:“行,再来瓶五粮液,要真的啊!其他菜你就看着配。” 那老板点头哈腰地就要出去,杨陆顺插嘴道:“难怪燕子不喜欢你的,也不知道征询下燕子小姐是意思,你知道他们配的菜对燕子的口味呀?真是。”燕子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居然没出言攻击侯勇,却温柔地说:“六哥,我很随便的,什么都吃,不挑。”那老板也象征地问道:“这位女同志,能吃辣不?我这里的特色就是口味重。”燕子矜持地说:“那我就点个清淡点的炒红苔子菜吧,其他的你随便。” 等那老板出了门,侯勇戏谑地说:“哟、哟,今天没出太阳啊,我们燕子咋这么温柔呢?”没了外人燕子立马恢复本性,抓起桌子上的葵花子洒了过去说:“没见过你这么脸皮厚的人,才一个破副队长,别人叫你所长居然还答应,笑死我了。”两热人嘻嘻哈哈又斗了阵嘴,杨陆顺只是在一边微笑着观战,燕子说:“臭猴子,我就真奇怪了,六哥这么斯文的人,怎么就跟你这号粗汉交上朋友了呢?”侯勇也不示弱:“是啊,我也奇怪,我杨哥一向只喜欢温柔贤淑的女子,怎么会认了你这小辣椒做妹子呢?”燕子就气结,她本就是那种性格开朗活泼的人,叫她笑不露齿话不高声还不如要了她的命,跳起来就要打侯勇,侯勇就绕着桌子转圈,燕子一不留神拌了下脚,幸亏得杨陆顺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她,要不摔在地上就糗大了。这下燕子才算安静,脸红红的坐着,还在回味被她六哥一抱的温情片刻呢,杨陆顺笑着说:“燕子,你别上臭猴子的当,他呀故意激你的呢。侯所长,你倒要有个领导的样嘛,老逗我们燕子做什么呢。你不知道燕子在机关人人都夸她又漂亮又温柔又勤快,可别把我们燕子的名声搞坏了哟。”侯勇呵呵笑着说:“是,是我不好,你六哥最好,处处都护着她。”燕子白了侯勇一眼,却温柔地冲杨陆顺甜笑,杨陆顺说:“要说你们两个啊,各有优点,臭猴子嘴巴讨厌,但是个讲义气够哥们的人,我最欣赏这种人,燕子呢纯真活泼,开朗大方,不象有的小妹子扭捏作态,故做清高,我也最喜欢这样的妹子了,交往起来很轻松舒服,不要去琢磨她的心思,更就不会什么小心眼多啊、嘴巴琐碎的。所以一个是我最好的弟兄,一个是我最心疼的妹妹!”这番话说得侯勇血往上涌,听得燕子窃喜不已。 吃饭时侯勇吼吼地直是要碰杯,杨陆顺亦是来者不惧,两兄弟喝得兴高采烈,燕子则在旁边倒酒夹菜,象个小女人一样伺候着她六哥,杨陆顺喝着喝着忽然唉了一声,神情就黯然了许多。侯勇和燕子大为惊奇,直问怎么了。 杨陆顺诚挚略带酸楚地说:“勇勇,我们做兄弟也有些年头了,看着你工作进步事业有成,哥哥我真高兴,我巴不得我的弟兄出人头地,蒸蒸日上。可回头再看看自己一事无成,工作五、六年了,在单位上连个房子也没混到,更别说职务其他了。惭愧啊惭愧!” 侯勇愤然道:“杨哥,都是那个老谢害苦了你,要不他整你,你现在怎么说也是个党委委员,妈的,有机会一定要报复那姓谢的!” 杨陆顺摇着头说:“怪别人有什么用?就是报复了谢书记,也换不回我的职务啊。我没什么,只是一时感慨而已。我现在最关键的还得努力工作,争取重新站起来了。” 燕子同情地说:“六哥,你千万别灰心,你的事我都听臭猴子说过了的,只要你有真本事,还怕领导不信任提拨你啊!你现在不是已经获得易书记他们的器重了吗?” 侯勇说:“燕子,你以为城关镇那么好提拨,能进来的都是有门路的,再说你看看镇政府里,哪个部门科室不是人满为患了呀?要想在城关镇提起来,难啊!”侯勇忽然心里一动,诧异地看了看杨陆顺,莫非杨哥是想搭上阚书记的路子?可眼前杨哥似乎完全沉浸在伤感之中,也许是真羡慕自己顺风顺水吧,在看燕子一脸同情地在替杨哥担忧,这小妹子似乎对杨哥很有好感,说不定也会愿意牵线搭桥的,管他的,我先试探试探再说。侯勇咳嗽了一声说:“杨哥,我这几年算是看透了点东西,要进步还非得有领导提携,就拿你当年在新平,老卫那是死了命地提你啊,进政府半年入党,一年当副乡长,慢后又提进了乡党委。我看在城关没什么希望,得把眼光放开点,如果得到县委领导的赏识,那就好办了。”
杨陆顺苦笑着说:“我本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娃子,那会人党委委员时又不动走领导路线这个诀窍,现在要我得到县委领导的赏识,谈何容易哟。” 侯勇指着燕子说:“喏,这不有现成的领导亲戚么,莫非你忘记燕子的舅舅是阚书记啊!你写得一手好文章,在乡镇又有任职经验,正是阚书记需要的人才哟。” 燕子就警惕起来,杨陆顺忙摇手说:“那不行,怎么能麻烦燕子呢。再说我们是兄妹,讲的是感情,扯到那上面去了,就玷污了这份情义,而且燕子也会看我不起的。我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不能给燕子添麻烦。” 燕子何尝不知道许多人亲近讨好她,就是看在她是阚书记的亲外甥女的份上,而且父母舅舅也多次跟她说过这些,所以她是不愿意替人在舅舅面前说好话拉关系的,可听六哥这么一表态,心里就有点歉意,嗫嚅地说:“六哥,我妈还有我舅舅都警告过我,别去搞那些名堂,我、我谢谢六哥体谅我了。” 杨陆顺听了心里真是失望,强笑着说:“燕子,做哥的当然体谅你了。其实我也不是完全没机会,你舅舅那次登了省报的文章,其实就是我写的,如果我再能写几篇上省报省刊的好文章,你舅舅自然也会发现我,我不就有机会了。” 燕子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天啊,那篇署名我舅舅和易书记的文章,真是你写的?”杨陆顺傲然地说:“可不是么,还记得上次发表在《春江时政》的是文章、还有惊动地区行署领导的镇政府工作报道,都是我亲自写的,只不过没机会露脸罢了。” 燕子露出了崇拜的神情,摇着杨陆顺的手说:“六哥,真的啊?我没想到你本事那么大,上省报省刊,天啊,我崇拜死你了。正好我函授课程要写调查报告,六哥你帮我好不好!” 杨陆顺说:“只要你信六哥,保证不用你动个指头,就有份你满意的调查报告!”侯勇插话道:“燕子,你六哥本事大着呢,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你六哥这样的人才不让你舅舅认识,就太浪费了吧。” 杨陆顺故做生气状道:“说了不给燕子添麻烦,你怎么还在罗嗦呢?我是不是人材燕子自己会用眼睛看,说不定让她看上了,不用我们开口,她就会主动替舅舅招才纳贤呢!”燕子眉开眼笑地点着头说:“臭猴子,不知道古人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呀,我六哥真要是人材,自然有出头之日!”其实心里还是动摇了,既然是好朋友,帮帮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三人吃完饭,见上班时间还早,便让老板泡了茶喝着聊天,倒也其乐融融。这时老板上来了,委婉地说:“侯所长,今天生意特好,下面的桌子都坐满了,这不又来了七、八个客人,嘿嘿,是不是请侯所长和两位领导移个地方喝茶说话呢?要不就到对面房间里去,那是我住的地方,收拾得倒还干净熨帖,好不好?”杨陆顺就当先站起来说:“你要做生意,我们当然得让地方,侯所长,我们走吧?”那老板顿时笑开了花。 杨陆顺下得楼来,原来是铁子一群兄弟要吃饭,本想低头就闪了出去,可侯勇喊开了:“哟,我说谁来了这么威风把我从上面轰了出来,原来是你们几兄弟啊。”铁子见是侯勇和杨陆顺,吆喝这兄弟就拢了上来,恭敬地说:“哎呀,早知道是侯队和杨、杨叔在吃饭,借我几个胆子也不敢去打扰呀,要不还请杨叔侯队再喝两杯,算是我们几个小弟赔礼?” 燕子张大眼睛就有点想笑,要说侯勇认识这些小痞子那是工作原因,可居然叫杨陆顺杨叔,莫非是那小标的朋友?平时见了这样的小痞子她好躲路,今天见气焰嚣张的痞子们恭敬有加,不觉玩心大起,挤上前说:“小标那孩子是你们什么人呀?”侯勇就扑通笑岔了气。 杨陆顺就哭笑不得,上前拉开燕子说:“铁子是吧,我们已经吃了,准备去上班的。就不再陪你们喝酒了,你们自便。” 铁子哪依杨陆顺的,何况还有个似乎跟标老大关系不错的妞,可不敢怠慢,好说歹说不让走,见实在留不住,就说:“杨叔,干脆我带你们去个地方休息,又可以喝茶又可以跳舞的,这位小姐,你似乎跟我标哥很熟吧,就不要推辞了,去玩玩,刚开张,就是迪斯科舞厅,你一定喜欢。” 燕子听说是舞厅就来了劲,只管拉着杨陆顺说:“六哥,去舞厅看看嘛,去嘛。”,没奈何杨陆顺只好依了燕子的,暗叹小妹子不好伺候。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