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727字

作为离任的老主任老江热心地组织了个欢迎会,也是因为他任人大副主任还算比较合心意,虽然排名靠后,可刘主任安排他管钱管物,实际还是个优差,当然得搞好了移交尽快投入到新岗位上去了。他原想是准备把县委办的人全部集中到县委三楼会议室,搞个类似茶话会的形式,可老谢没同意,认为没必要搞那么大动静,反之大伙都晓得是怎么回事就成,老江也就没坚持,按照老谢的意思,把县委办的人叫到主任办公室见了个面。 县委办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三十好几人挤在办公室里,位子让了些有职务的或年纪大的老同志坐了,其他人嘻嘻哈哈地站着,看场面就是个三言两语速战速决的样子。 杨陆顺心情颇为复杂,通知是九点开会,他在自己办公室里蘑菇到八点五十五分才出门,他的办公室与主任办公室隔了毛副主任的办公室,出了门早就听到主任办公室里笑语喧哗,抬头看了看生机焕发的梧桐树,却没来由先叹了口气,余光中见老江老谢有说有笑的来了,赶紧就连跨几步进了主任办公室。里面的人见杨副主任来了,让出条道来,毛副主任笑着扬手道:“杨主任,这边来坐。”杨陆顺就笑着点头示意,转屁股坐在老毛身边,故意爽朗地笑着,用轻松愉快地声音道:“我们县委办真实人才济济啊。”田宏接茬道:“那确实,挤满了一大间办公室!”隔得近的人就跟着笑起来,远点的则继续几个人一堆唧唧咙咙地说着他们的话,个个脸上的表情都差不多,兴奋中带着点躁动。 这时老江老谢出现的门口,老江大声说:“各位,你们的新主任谢主任来了,鼓掌欢迎啊!” 大伙顿时就转向门口,嘻嘻哈哈地鼓起来掌,有人在起哄喊着:“欢迎谢主任啊!”杨陆顺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瞥见毛副主任依旧翘着二郎腿很安然,心里就暗骂自己失态,好歹也要讲究点领导风范,慢慢站起来才对嘛,好在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新主任那里,似乎没人关心他什么。 老谢则很有领导风范,跟在老江身后顺着人们让出的缝隙精神抖擞地进来了,胖脸上尽是愉悦的欢笑,也轻轻地鼓着掌,还不时点着头,真如在巡视一般,等他看到跟别人一起在鼓掌欢迎他的杨陆顺后,脸上的笑就更欢了。 老江把老谢带到主任办公桌子后面,面向大伙抬起双手虚压了压了,示意掌声停止,没想渐渐止息的掌声忽然异军突起般冒出股声音响亮节奏急促的掌声,大家见是田宏,都发出了大笑。老江笑着指着田宏说:“小田,你又来献宝,谢主任,这个田副科长很有点耍宝功夫呢。”田宏却说:“这样才体现我的激动心情嘛。”老谢就点着头说:“那我感谢你的掌声,也感谢同志们的欢迎!” 老江就大声说:“同志们,今天我们欢聚一堂,迎来了新主任谢万和同志,送走了我这老江头!”大家又发出了善意的哄笑。 老江继续说:“本来我的意思是准备安排在三楼会议室开个简单热烈的会议会,县委张副书记也想出席这个会的,不过我们谢主任为人谦虚谨慎,不想搞形式主义,讲究的是实际效果,所以就提出只搞这么个见面会。”难得老江用这么调侃地强调说话,大伙都觉得新颖,感情老江也是懂幽默的嘛。 老江说:“谢主任,我先给你介绍同志们的基本情况,这位是毛副主任。”老谢就走上前伸出手说:“毛主任,我们是老熟人了哟。”,老毛这才站起来,跟老谢握手,他这副主任一直有名无实,对谁都一个态度:“是啊,谢主任,认识你都十几年了哟。” 老江指着杨陆顺说:“谢主任,这是杨副主任。”杨陆顺迟疑了下,他拿不准是应该主动迎上去还是等老谢凑上来,老谢果然笑着上前握手说:“杨主任,你好,以后还得请你多支持工作哟。”杨陆顺就矜持着说:“谢主任你好,服从你的领导是我应该的。”老江还要介绍,老谢笑呵呵地主动走过去跟其他科室的科长副科长一一握手,又与其他普通干部握手,还基本叫得出名字,看来确实很熟悉县委办的人。 老江等老谢在下面转了一圈回到原来的地方后,又说:“谢万和同志是县委顾书记等领导精心挑选来接任我这县委办主任的,这说明谢主任是完全有能力把县委办今后的工作搞得更好更上一层楼,来,让我们用最热烈地掌声表示对谢主任的欢迎!”一通狂风暴雨般的掌声过后,老江说:“本来我有很多话要跟大家说,舍不得走啊,可今天的主角是谢主任,其实这几年我说的话已经够多了,相必大家早就听腻了,那我就不说了,留着到人大去说去,下面就请谢万和同志讲话!”老江幽默的话语逗得大伙哈哈直笑,同时也把气氛搞得异常和谐。 老谢当仁不让地站到老江让出的位置,先是很深情地全场看了一拳,与每个人的眼神接触了番,最后把眼神停留在老江脸上,说:“江主任、毛主任、杨主任还有其他同志,其实我跟大家都很熟悉,我在下面乡镇当书记,你们曾经都是我心中县委大院的领导们嘛,所以我非常了解县委办。江主任在县委办几年来做出的好成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不求有突破,只要能达到江主任曾经的水平,我就心满意足了,当然还得依靠我们县委办全体同志的辛勤工作,我同样有很多话说,心情也是激动异常,可说一千道一万,不如看我的实际行动,同志们,我说得对不对?”到底是老字号乡镇书记,调动个情绪是很拿手的事。 大伙肯定都说对了,要是坐着开会,不管你主席台上领导怎么罗嗦,该打瞌睡的打瞌睡、该剪指甲的剪指甲,虽然厌烦但也无奈,可站着听就没那么轻松,自然巴不得快点了事,看谢主任的样子是准备速战速决,要说欢迎会是最重要的,每个领导都恨不得让自己立马被下面的人接受并取得绝对的领导权,这谢主任如此行事,怕跟老江是要有所不同,就好感大增,鼓掌时也真切多了,少了点敷衍应付。 果然老谢四下里点头致意,侧走两步就把位置腾了出来,老江也原地不动,笑着说:“谢主任,我已经是人大副主任,不再是县委办主任,新旧交接已经结束喽。我也是新到任,一摊子麻烦事等我去处理,就不在这里罗里八嗦讨嫌了,我走了哟。” 老谢就笑呵呵地说:“既然江主任还有事,我就不再留,同志们,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送老主任!”立即就适宜了新身份。 于是一帮人把老江送出了办公室,目送着他走远后,老谢说:“好了,我们先进去说话。”站到属于主任的办公桌后,他很客气地跟大伙说道了几句,无非就是新官上任的一套老旧客套,最后说:“请毛主任杨主任还有科室主要负责人留下开个小会,其他同志各就各位。” 杨陆顺在旁边看着老谢的表演,想从老谢的表情眼神找出点什么,可惜他很失望,老谢似乎对所有人都一样,都是笑的,诚恳得很,如同进前到新平当乡长一样,除了不可抗拒地苍老了点,其他似乎都没变,甚至更老道更有领导气质了。 等普通干部走了,留下的人不足十个,顿时办公室就空旷起来,老谢客气地请大家坐下,打开随身带着的小手提包,不多不少每人发了盒春江目前最流行的烟“玉沙王”,市场卖得很火,春节开始销售短短两个月时间,价格就涨了三次,最后定在了十五元一盒。大家拿了谢主任的见面烟,心里都嘀咕:怕是在抛砖引玉吧?! 老谢笑着说:“请大家留下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我的情况大家也知道,在乡镇多年,家也一直在下面,难得这次进了城,我堂客欢喜得不得了,可以用急不可耐来形容,就好象下面乡镇是水深火热一样,我倒是觉得农村蛮好,别的不说,汽车喇叭声就要少听不少,是不是?”
行财科长老许连忙关切地问:“谢主任,准备什么时候搬家,我们也好出点子力啊,还有家属楼里的房子,我看要适当收拾一下,比方墙面粉刷等等,这些小事情,就交给我来搞吧。”这也不是老许急着拍马屁,他管钱的科长,不操心莫非还要其他人操心啊? 老谢说:“家属房我看了看,是以前古县长腾出来的,蛮好,我看不用再搞了,搬家的事情,也不麻烦你们各位,我在新平工作多年,新平的干部们还是非常重感情的,这不只等我县里的房子搞熨帖,就会帮我搬家。”说着有意无意瞟了瞟埋头抽烟的杨陆顺,暂时看不出什么异常神情,看来这六子进步不小啊。 秘书科长老袁说:“谢主任,到时候等下面的同志把家具什么送到县里,其他的就全交给我们,他们重感情,我们也是重感情的,县委办主任搬家,我们县委办的人总不能坐着看吧?” 综合科长老何忙不迭点头说:“是哩,我们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嘛。” 老谢见毛副主任捏着张报纸在看,浑然没听到什么一样,心里就不怎么痛快,那杨主任也是不说话,看来我这主任在他们两个副主任心里没什么分量啊,就扯开话题,笑着说:“这事到时候再说,我先谢谢你们的热心,其实我在县里有什么事,不麻烦咱们县委办的人,我还真找不到帮忙的了。”大家就都笑起来,这话很给了他们面子。 老谢说:“县委办的基本情况,江主任在交接时已经跟我说得很清楚,当然我也很了解在坐的各位,我不担心你们,倒是担心我自己怕一时还适应不了这新岗位呢,这就还请各位多配合,我呢也会虚心向老毛等老同志学习的。” 毛副主任就把脸露出半截道:“谢主任,你客气什么,都晓得我是等退休呢,我那摊子事基本都是科室的同志在忙活,我没什么值得学习的。” 老谢呵呵笑着说:“老毛,你的情况江主任特别给我说了的,身体健康原因嘛,我想大家都可以理解,人就象机器,老了零部件总要有点毛病,我不也是有肾结石、高血压,那是没办法的。目前我有个适应阶段,你们也有个适应我这个新主任的阶段,先就按照原来的分工不变,我们要磨合,可县委的工作不会因为我们而停下来等我们的,我就先拜托各位把分类的工作用心地操持起来,我呢也尽量完成由乡镇书记到县委办主任的转变。” 杨陆顺在一边总觉得该说几句什么表个态,不说一定要讨好奉承,至少要做得不失分寸,不能让人抓小辫子,可愈见老谢笑得欢心里就愈不痛快,强抑制着才让表情不至于太牵强,可还要说什么话,真是难度很高! 他这里迟疑着,其他人可就一句一句的奉承话直往老谢身上去了,这时的杨陆顺怎么着也是个副主任,还不至于去跟那些科长副科长们争宠,就益发无话好说了,看着把脸埋在报纸里的毛副主任,不由心里苦笑道:我这是怎么了,这不是摆明不关心笑面虎么?可这情况下,我又怎么开口呢?都知道我跟笑面虎的恩怨,这会表现得太谦恭,人家会笑话我没骨气,表现得太刚强,又显得我这人没肚量,人家笑地你反倒跟人家过不去,不说话也不好,态度冷淡了就是得罪的意思嘛,真是 好在老谢说:“这几天我要处理私事,我跟张书记也请好假了,大家也知道,在下面几年总不能屁股一拍就走吧,那些老同事们要请我吃饭欢送,我呢也得回请示谢,这一来二去,怕得又要醉几场了,袁科长你的欢迎宴至少也得推迟一礼拜。我不在,县委办的日常工作还得有人主持,毛副主任身体状况不好,我就不劳驾了,可杨副主任你年轻哥哥一个,我就请你帮忙,帮我撑几天,怎么样?” 杨陆顺总也看不到老谢眼镜后面确切地眼神,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眼里表现出来的情绪是人最真实的,可连眼珠子都看不到,又怎么去分析那人的情绪是否真挚呢?本想马上回答,又怕回答快了被人当成猴急,故意沉吟了会,才为难地说:“谢主任,我年纪轻轻,以前也没代替江主任主持过县委办的日常工作,我怕难当此任呢。” 老袁老许几个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不禁悄悄挑了挑眉毛,那意思是有好戏看喽,何华强心里则暗暗为杨陆顺担心:再怎么有意见,这谢主任初来咋到的第一次开口请你帮忙就拒绝,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这正是你们俩化解昔日恩怨的好机会嘛,又不是杀父仇人,有什么事老惦记在心里呢? 老谢心里也不是滋味,老毛是老资格摆谱,人家那是没想法啥都无所谓的搞法,犯不着跟个要退的人怄气,可这杨陆顺也太不象话了,给他笑脸他倒不识好歹。难道真想凭借着阚书记撑腰跟我斗一把?于是在仔细看了看杨陆顺的脸色,发觉六子有那么点点紧张与尴尬,不住地把手里的烟嘴捏来捏去,可注意力并不在烟上,这种下意识地小动作分明就体现了内心的不安与紧张,老谢说:“杨副主任,我知道你的能力,应付这点小事难不到你,你说从来没主持过县委办的日常工作,你不去做永远都没第一次,再说你没去尝试,又怎么知道你难担此任呢?我放心,你就放手,倒要看看你行不行。我有信心,你有没有?”这话分明是长辈在谆谆教育晚辈嘛,老谢就是想用曾经的余威来压住杨陆顺! 杨陆顺似乎下意识地就要说有信心,马上就琢磨出这些话里的意味,再瞥见其他人似笑非笑眼神闪烁的神情,就开始后悔为什么开始不答应了,现在要答应不正是小孩子被大人鼓励后的反映么?可要死撑着不答应,那就表明是不服从领导的安排,欺负新主任了,人家老谢是用请帮忙的口气,要传出去了,怕都会只说杨陆顺这家伙不识抬举呢,看来在笑面虎面前表现得还是稚嫩啊,有些东西不是靠防备警惕就成,还得有社会经验的积淀啊,既然已经落如罄中,干脆就厚起脸皮受了这次教育,做出副恍然大悟的神态说:“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还是谢主任考虑周全,既然你放心,那我也不妨放手试试,反正现在通讯发达,真要遇到了棘手问题,我再及时请示汇报。” 老谢得意地笑着点点头,刚要说话,老毛又露出半个脸儿说:“小杨,我不是夸你,你的能力当主任都够,缺的就是经验,送你三个字,够得学。” 老毛这话冲是冲了点,可不啻于给杨陆顺一个下台的好机会,杨陆顺赶紧说:“那是那是,谢主任以前就是我的老师,只是我这人笨了点,接受能力也差。” 老毛哦了声,对老谢说:“教不严,师之惰。谢主任,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哟。” 老谢哈哈大笑道:“老毛啊,人家小杨是大学生,是恢复高考后我校的第一个大学生,我这当老师的够有面子了,你们不信去五中打听打听,小杨到现在,都是老师们给差生树立的榜样。” 第一次正面交锋,杨陆顺算是大败而回,到了家还郁闷着呢,偏生沙沙老是问这问那的,就异常恼怒地说:“你个堂客们少操心我工作上的事情好不,他老谢没你想的那么没心眼,今天这场面上他会为难我?实话告诉你,我还跟他畅叙了师生之谊呢!” 沙沙睁大了眼睛说:“我真搞不懂你,不知道老谢是笑面虎啊,还跟他叙旧,你怕别人不知道你在新平的事,找机会提醒别人是吧?看着你聪明机灵样,老犯混呢你?” 杨陆顺就张口结舌,半天憋出句:“你、你要进了机关,没准就是个武则天”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