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7205字

出人意料的是,老谢的爱人易老师却突然拜访了杨陆顺家,令人费解的事先并没透露,已至于使得杨陆顺有点手忙脚乱。这不杨陆顺正在楼下听旺旺摇头晃脑地背诵唐诗,易老师如幽灵般闪现在门口,那夸张出的热情立即把旺旺半截诗给堵在了喉咙里:“哟,这不是小旺旺么,你多两年不见,都长这么高了,好乖的伢子哟,还记得易奶奶不?”这易奶奶倒不是她杜撰出来的,是沙沙当年这么让旺旺叫的。小孩子哪里好那么记心?反而被唬得直奔他四姑妈怀里,只敢露出半个小脸怯生生地摇头。 杨陆顺诧异片刻也马上热情地招呼:“是易老师啊,快请进来坐。”瞥见她手里还提了不少东西,心里丝毫没有高兴,倒是有点鄙夷:现在都是群众密切联系领导,反之无非是领导地位不稳固的表现! 易老师晃着手说:“先不忙坐,拜访你家老爷子再说,杨爹他人家可算是享福了,喏,住这么高级的楼房,啧啧,我家那房子倒是茅草棚喽。你爹娘还没休息吧?” 既然是看望老人,杨陆顺就把易老师引进爹娘房里,两老见是书记堂客,哪还不客气得很,易老师把提的东西拿出来,也就是常见的蜂王浆、荔枝罐头之类,倒是给旺旺带了点包装精美的糕点糖果,一些时鲜水果。捧着四姐泡的茶喝了两口,跟老人们寒暄了几句,转脸朝杨陆顺问:“六子,沙沙没在家啊?”杨陆顺迟疑着说:“在家,只是楼上她有几个客在打麻将,易老师,你会打麻将不,要不也搓几把?” 易老师心里就有点不愉快,上门就是客人,都一般是客,莫非分了贵贱不成,连下来打个招呼也没功夫啊?但脸上依旧笑地说:“麻将啊,现在哪个不会玩呢,沙沙没空下来见我,那我上去见她去,看这一多两年没见,是不是更漂亮了,啊哈哈!” 杨陆顺岂会听不出话里有话?也不解释,领着易老师就上了楼,沙沙见是易老师,虽然有点诧异,却也没起身,笑着回道:“哟,是易老师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咯?快请坐、请坐!”顺手打了张牌出去,跟桌子上的人介绍道:“宋姨、刘姨,这位易老师是新任县委办谢主任的爱人,曾经跟我和六子是多年的老朋友呢。” 易老师敏感地就成称呼上品味到了差异,原来还是易姨前易姨后叫得亲热,现在倒好,只是朋友关系了,不过听完沙沙把在桌的宋姨刘姨介绍完后,就理解为什么她不够被沙沙称阿姨了,感情一个是朱县长爱人,一个是阚书记爱人,那身份地位,立马就让她脸上的笑谦恭了许多:“哎呀,原来是宋大姐、刘大姐,我家老谢刚到县里,还请两为大姐多打招呼、多在领导那里美言美言。” 那刘大姐只是微微一笑,宋大姐也许听沙沙曾经抱怨过什么,知道是老谢爱人,而且土得掉渣,说个话也不伦不类,也不晓得那么多年乡书记夫人是怎么当的,难怪那老谢上家拜访没带这婆娘,实在也难登大雅之堂,不禁乜了眼说:“哦,是谢主任夫人啊,早几天你家老谢去我家坐,你怎么不去呀?搞得我们姐妹今天才见面。男人的事我们不管,我们都有自己的事,喏,就是打麻将了!” 易老师就有点默然,老谢到县里,早就去各位领导家拜访过,偏生没一次带她去,今天支使她上杨陆顺家来,实则是报着示好的意图,看来县委领导的夫人们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自然也是别人竞相讨好的人儿,这不县长堂客副书记堂客都上了六子家耍,看情形还蛮熟络,不觉就拘谨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小了几分:“那是那是,宋大姐说得对,男人都是操心国家大事,我们堂客们也就不要干政,我也从不过问老谢的工作,也是不懂了。” 看到易老师如小学生般手脚无措,沙沙闷在心里好笑,见刘姨小胡自摸,边付钱边说:“易老师,来搓几把麻将,我就坐你边上,陪你说说话。” 易老师支棱着眼看她们付钱都是几十几十的,估计牌打得不小,自忖没带多少钱怕出洋相,就连忙推脱道:“沙沙,我们老熟人了还跟我客气什么,我坐会就走的。”沙沙却径直来拖人:“易老师,那怎么行,来了就是客,客随主便噻,你又不是不爱搓麻将,那会在新平,你可是长胜不败的哟。”两人打架一样纠缠着,宋姨那厢不耐烦了,在座也就她年龄大点,说话出来也不怎么客气:“哎呀嘞,只是打几圈麻将,又不是上刑场,这都是靠手气,不定你今天又的长胜不败呢?”没奈何易老师只得上桌,问清楚盘底心就更慌,她清楚手气不好输个三五百很正常,可兜兜里仅仅只有一百多块零钱,不禁后悔为啥不多带点钱出门,她确实忘记了这里是县城而不是新平,在新平她是一把手堂客,可在县里,连号都排不上了。 沙沙借削水果上瓜子的空挡,把杨陆顺拉到边上问:“六子,这易老师头次上门,也带了点什么东西来没?”杨陆顺就如实汇报,把个沙沙怄住了,跑下楼去看给旺旺的糖果糕点,除了包装花花绿绿就没点实在东西,沙沙又的个爱崽的人,把那些东西的保质期看了个仔细,不禁大怒:“这、这婆娘也太没点人情事故了,你好心来上门走走熟人朋友,我肯定是欢迎的,不图你什么东西,图个原来的交往。你要讲客气可也太别把人当蠢宝哄了,都快过期的东西拿来给旺旺吃,她存的是什么心?想当年我们在新平过年过节给她家送了多少东西,都喂了狗,喂熟了的狗还晓得冲你甩几下尾巴,我看他们就是狼、白眼狼!”说得气头上,竟把那些东西全丢进了垃圾桶! 杨陆顺倒替易老师开脱:“沙沙,你声音小点,人家分明也是在商店现买的,只是没留心而已,犯不着去计较,我们心里知道就成了。你说当年送了多少多少东西,那是你情愿的,也没人逼你去送!”沙沙一时气结,仍不依不饶:“你,我劝你最好也把给爸妈的东西看仔细了,可别害老人们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杨陆顺虽认为沙沙有点过敏,无非是这人情份上吃了亏,但还是小心为上,不能拿爹娘的健康儿戏,好在那些补品罐头怕也是别人孝敬老谢的,还是很正规的食品。 不过沙沙尤自气愤,再上去对易老师就没什么笑脸,倒是特意跟宋姨刘姨亲昵,以在易老师面前表现跟领导们不平常的关系,很有点狐假虎威的做派。易老师知道这也怪不得沙沙,只怪老谢当年把六子整狠了,不知道是荷包干瘪心虚还是被人家领导夫人的气势所慑,那手气叫做一个烂啊,不仅连连放炮还要背大胡,没一小时那百多块钱就没了影子,有心下桌实在舍不得就此投降,再说也不到九点,总不能说输不起就撂蹶子吧?这么心惊胆战地发挥肯定失常,又被刘大姐连续自摸了三把,把把都是她不留心灌了好牌造成的,刘大姐闷在心里乐和,沙沙的同事雷副行长爱人王姐不敢埋怨却直皱眉头,宋姨本来手气不错,偏生这易老师上来就不行了,一肚子火说话就没什么分寸:“沙沙说你是长胜不败,怕也只是乡里水平吧?” 易老师就益发慌乱,满手牌竟然不晓得打哪张,真是越怕越出鬼,连个绝章二条就放了个清一色的大胡,让宋姨大大松了口气,这下她就基本抵消不用出钱,还嘴巴上占便宜,冲身边的沙沙笑道:“我对胡三条不要专门胡二条的眼,就晓得绝章有人捏不住!”沙沙嘻嘻哈哈地道:“宋姨的水平早就达到地区程度了。” 眼见着易老师一共要出七十元钱,可老是不付,只拿眼睛找沙沙求助,换了别人沙沙会主动地问是不是钱上有困难,可她就是不理会易老师,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宋姨聊着,还时不时夸刘姨手气好。好在杨陆顺在旁边看出了端倪,就笑道:“易老师,看你手气不怎么好,我来投资。”说着拿出两张百元钞票放在易老师面前。在南平牌桌上最信手气不好的人有了其他人投资就会转回运气,这比借钱好得多。 易老师就感激地说:“六子,谢谢你啊!”虽然最后这两百元也没彻底扭转霉运,但总也是替易老师挽回了点颜面,要是说荷包输得溜光再借钱,不是在两位领导夫人面前出大洋相啊!最后坚持到十点半,还剩三、四十元钱的时候,易老师借口明天还要上班就体面地下了桌子,沙沙继续上来奋战,连易老师走也没再起身相送,反而乘人走了,撇着嘴巴说:“刘姨、宋姨,这人打牌最没牌品,赢了趾高气扬,输了骂人摔牌,今天幸亏是刘姨宋姨只能,不然,嘿嘿。”刘姨就矜持地笑了笑:“还是宋大姐一针见血,乡里水平!”宋姨对那婆娘也无好感:“主要是素质不高,听说还是老师,怕是误人子弟呢。” 易老师闷闷不乐地回了家,老谢问起,易老师就如实说:“六子家里去的都是贵客呢,今天我就见到朱县长爱人和阚书记爱人,看样子跟六子关系蛮好,沙沙那妹子真的会哄人,那阚书记爱人把她当女儿一样。”老谢点点头说:“那你去了,杨陆顺反映怎么样啊?”易老师说:“还蛮客气,沙沙是变了,对我不冷不热,六子倒还如从前一样,心底还是不错的,见我打牌没钱出,也不说是借,很见机地投资了两百,总算没出洋相。老谢啊,想想在新平那么对六子,还是不应该的了。”老谢若有所思地取下眼镜,轻轻揉着眼睛没再言语,心里却在翻腾:杨陆顺的表现,那是情理之中,毕竟我让老伴去你家的目的是很明显的,沙沙变了,问题就来了,女人是最记仇,难报不会吹枕头风唠叨从前的旧帐,他们现在跟县委领导关系好,就敢不把我放在眼里,迟早我有了机会,还要让你们知道我老谢的厉害! 事后杨陆顺也对沙沙的做法有异议,人家来上门,不管怎样都要客气为先,不能失了礼数。于是也抽了个空闲全家三口去回访了老谢,不知是老谢早就安排还是怎么的,易老师对沙沙并没冷淡,相反客气得很,这倒让沙沙得意起来:“六子,看到没,老谢现在不行了,要易老师的性格,她会服软?还是知道我们跟阚书记关系好,不敢翻脸啊?我算看清楚了,现在的人要想在外面有面子,那非得后台硬!换了从前,她易老师会笑得一脸稀烂?”
杨陆顺就觉得沙沙还是肤浅了点,可也不好过细解释,也不知道是从什么书上看到过这么一句话:你斗不过的敌人,就最好成朋友。虽然他不至于又再去谄媚老谢,但直觉告诉他,对老谢还是要安抚为上,不得已是不能翻脸的,也许耐心等待抓到老谢致命的把柄,才是最高明的办法。 久等不见的小标终于领着关关上了门,沙沙似乎提前得了招呼,那晚没在家开牌局也没出去打牌,而是老早就电话通知杨陆顺回家。跟往常一样,小标先去见爷爷奶奶,也不知道拿着什么好礼物,哄得小旺旺兴奋异常,原来是一套电子游戏,精致的游戏机可以连接电视,用个小按柄操纵着动画人物打战玩,显然不是什么便宜货色,因为杨陆顺见上面文字全是日文,还没等他开口,小标道先说上了:“爹,这电子游戏并不只是玩而已,听说还有益开发儿童智力,当然是原装进口货,我这次去春江买的,原说一个玩具要五、六百,加上游戏卡就差不多上千元,我也有点忧郁,但听说可以开发儿童智力,那我就毫不犹豫地买下了,我们小旺旺本就聪明,再经过这么一开发,哈哈,保证长大了不是考清华就是上北大,一定比咱爹强!” 沙沙听了就倒吸一口凉气,一个塑料硬壳的游戏机居然要千把块钱,但她绝对相信小标的话,不由眉花眼笑地说:“真的呀,那就谢谢你了,要是不说对旺旺智力有好处,我真就要你退了,这也太贵了!” 他们两干母子说起事来,杨陆顺基本插不进嘴,细细打量做在对面的关关,这妹子却是拘谨异常,低眉顺目地垂着头抠指甲,除了刚进来叫了声杨叔叔婶婶后,就再没吱声半句,不由就暗暗叹息了声,这妹子脸上毫无18、9岁花季少女的明朗活泼,一丝沧桑不应该却实实在在浮现在漂亮的脸盘上,看来家庭的变故最大的伤害者就是孩子,四姐的灿灿不也刚走出家庭离异的阴霾么?再瞥了瞥电视机前手舞足蹈的小旺旺,责任如山一样压得杨陆顺有点窒息,正在神游之时,沙沙已经开始了今晚的正题:“前几天小标就来找过你,恰好你没在,他就把事情跟我说了。但这事总还得你这做爹的拿主意,小标,你就再详细地跟你爹说说。” 小标咳嗽了声说:“爹,是这样的,何姨自从卫书记走了,身体一直得不到恢复,本来在可以地区长期住院的,可医生实在说她没什么实质性的疾病,主要是求生愿望不强烈,导致身体机能衰退,眼见着卧床不起,就非常担心关关,毕竟关关年纪还小,她哥又在外面,实在不想让关关没个着落。”这会关关已经忍不住嘤嘤地哭泣起来。小标似乎很心痛,摸出手绢就替关关擦眼泪,杨陆顺分明看见关关身体为之一僵,似乎不愿意小标如此亲昵地举动,可又不知为何还是任由小标仔细地帮她擦拭了泪珠。 小标也唉了声继续说:“本来何姨想亲自来求爹您的,一来她实在力不从心,二来我们做晚辈的也不忍心让她操劳。就主动来跟您说起这事。”沙沙在旁边笑着插话道:“六子,你怕还不知道,何医生已经答应小标跟关关恋爱了,只等时机成熟,主要是年龄合法后,就把事办了。”关关就哭得更剧烈起来。 杨陆顺皱紧了眉头,小标赶紧说:“本来我是同意让关关参加七月份的高考,甚至巴不得关关能实现她大学梦的愿望,可、可何姨却怕万一她走了,关关又没考上大学,怕、怕苦了关关。就求爹您想办法,替关关招工安排个工作,免得衣食无着。”关关也抬起了脸,晶莹的泪珠儿在灯光下泛起凄美的虹光,颤声说:“杨叔叔,杨婶婶,实在是我妈逼我来的,你们从前帮了我家那么大的忙,我还没报答半份,这会又来麻烦您,真是”实在接不下去,幽怨地看了杨陆顺一下,头一垂又抽泣起来。 杨陆顺分明感觉到关关那眼神活象着多年前一位仙子般人儿,但里面蕴藏的情感或许完全不同,可都那么哀怨、那么凄凉,让人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要搂入怀中好好呵护地冲动,难怪小标会三千弱水只取一瓢,这妹子散发出的女人魅力根本不是她这年龄应该有的!这念头也只是闪了闪就立即压制了下去,严肃地说:“其实我心里本是不赞成的!”关关飞快地抬起了脸,眼里闪烁着期盼,但听完杨陆顺的话马上又暗淡了下去。 “关关毕竟还是个学生,又正值高考在即,哪怕这次失误,只要有信心,复读一年,是可以上大学的,现在是知识爆炸的年代,环境又这么好,条件这么优越,我们不应该阻止一个上进青年的求知之路!但是关关的情况又实在特殊,我也理解何医生,何医生的身体状况也实在需要一个贴心的人来照料。何况又是我未来的干媳妇,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帮这个忙的。” 不仅是小标,就是沙沙听完了这话,才松了口气,生怕六子犯倔不同意呢,这不沙沙笑得起了哈哈:“是哩,都开成自家人了,自家人的事还不帮忙,那怎么说得过去呢?” 似乎是为了体现六子的重视,沙沙略带抱怨的口吻说:“小标关关,你们两个怕不知道,你爹听说是关关有事,就急着过问,你看那天你随便跟我说了说,我怎么说得清楚呢?偏生你又出去进货了,这两天你爹在家急得哟,可他本身工作又忙,我那亲哥哥想进县委司机班的事就没见他半点心急。儿子到底是儿子,看得要紧呢!” 小标连忙从他手提包里拿出四叠钱,跟恭敬地放在茶几上说:“爹,这两万块钱是用做找熟人的费用,现在这世道,求人办事无非就是吃吃喝喝,哪怕平时显得关系好,总也不能让人白帮忙是不?如果不够,您说一声,我随时准备着的。” 他拿这么多钱,其实凭杨陆顺的面子足够可以解决三四个人的工作了,无非是做给关关看,让她死心踏地而已。再说他自己在南平混了几年,也有点门路,不请杨陆顺出面同样可以花钱解决,不过他清楚个体户与政府官员的区别,与其他花钱走门路,还不如让干爹拿着这点钱去交结更多的朋友,要是没干爹,他跟侯勇的关系就不会这么铁,也就不能通过侯勇认识更多政法系统甚至税务工商等等要害部门的人,他在生意场上混比谁都清楚关系的重要性! 杨陆顺就有点恼火小标爱摆阔的肤浅,从心里说哪怕没小标这层关系,何医生请求他帮忙,他也还是会尽力而为,可小标一下就拍出四万,**裸地搞交易,令他极为反感,就连关关那眼神都充满了不屑,好在沙沙解围,笑着说:“关关,你看到没,小标对你可真好哟,为了解决你的工作,一下就拿出这么多钱来,想当年我跟你杨叔叔从恋爱到结婚到生旺旺,那里见过这么多钱?我看你干脆就在家当阔太太算了,哈哈,要不就在四海当老板娘,做财政部长!” 小标摸着脑壳嘿嘿笑道:“关关很有独立精神,我不也这么说过,可她不乐意。本来也是,她家都是城镇户口吃国家粮的,卫书记何姨都是国家干部,边边也是国家干部编制,怎么轮到她就要做个体户呢?我也不忍心呢。” 见这事基本说妥,杨陆顺冲小标说:“我们到书房说点事,沙沙,你陪关关看电视啊。”进了书房,无非先拿解决招工指标开始,小标就说干脆直接解决干部编制不行么?杨陆顺就笑着说:“大专院校毕业生到行政事业单位就是干部编制,除此之外就是人事部门对社会进行考试招干,再就是职工转干,现在前面两项不存在,那就只能转干了。”小标就嘿嘿笑道:“我是两眼一抹黑,只想看怎么快点解决。最好一次性到位,那才叫好呢。”杨陆顺说:“一步步来,具体你们想到什么单位呢?”小标说:“我看呀,只要是国家单位就都好,一个女人又不想升官发财,能坐坐办公、轻轻松松拿个工资就行。” 杨陆顺知道这是小标对他的绝对信任,也就不再罗嗦,话题一转就到了新平:“小标,我前段时间去了新平,变化不小呢,你原来在乡政府住的小平房现在是大楼房咯。”小标却不怎么感兴趣,说:“就是路不好走,去给爷爷扫墓都为难,我看得选个黄道吉日,把我们老杨家的祖坟迁到县里来好不?省得爷爷老挂牵。”杨陆顺心说这孩子倒还蛮有孝心,自然是赞许了,不经意间就敲定了迁坟方案,由小标去选风水宝地,再抽空去迁移。 见小标有想走的意思,杨陆顺觉得他们之间应该有话直说,没必要去兜圈子,就说:“小标,有件事拜托你去打听打听。”小标就直盯着做聆听状,杨陆顺接着说:“就是新平办公楼,听说花了近四百万,我这外行见了都清楚不值,肯定里面有问题,只是苦于没线索来路,我只晓得承包的施工单位老板叫严富。”小标哦了声道:“严富啊,我们都叫严疤子,也就这两年发家的,其实也没太多的钱,没想那小子把手伸到乡里去了,我先去打听打听?不过我不敢保证得到什么可靠的消息,这些东西怕人家也不会随便说。”杨陆顺笑了笑说:“哟,也有你标哥搞不定的事吗?”小标脸一红,说:“爹,我估计你是想找笑面虎的把柄,您放心,一星期后保证能搞到点有用的东西。”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