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6743字

一路上杨陆顺沉默寡言,表情很凝重,常是长时间盯着车窗外发愣,小秦坐在前面也心事重重,只是出于礼貌跟沙沙小旺旺说几句话。沙沙头次带旺旺出远门,母子俩都显得有点兴奋,旺旺更是手舞足蹈,汪建设倒跟没事人一样,谈笑风声。 眼见着快到南风,也早过了午饭时间,沙沙说:“哥,你比我们都熟,找个经济卫生的地方吃饭去。”建设哈哈一笑说:“什么经济卫生点的地方?有咱这主任妹夫在,今天去个高档点的地方,紫江大饭店!”杨陆顺皱了下眉毛说:“你就别起劲了,随便找个地方吃了,还得买东西去看望阚书记。”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跟其他人说话,眼神飘忽:“我这心情就是满汉全席也没胃口,要不是旺旺,我还没想着下馆子。”建设嘿嘿一笑,大声说:“外甥,今天舅舅沾你小子的光才有得饭吃哟。”沙沙伸手搡了建设的脑壳一把,嗔怪道:“哥,怎么说话呢?”建设就大呼小叫:“别操蛋,影响我开车,万一又撞了头,就不得了!”杨陆顺就在心里哀叹,咋出了这么个二百五的舅哥哟! 没了四姐照顾旺旺,小家伙分外调皮,吃个饭玩玩耍耍,楞是费了个多小时,几次惹得杨陆顺火直冒,要不是沙沙护着,少不了要挨几巴掌,匆匆在街上买了大堆补品礼物,赶到地区人民医院,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在住院部打听了老一会,小秦才问明白阚书记的病房,边带路边嘟囔:“什么服务态度,污了个白衣天使的名号!” 不用问也知道小秦受了白眼,只是杨陆顺实在没心情感慨,沙沙边走边教旺旺怎么说话,不愧是接受了县直机关幼儿园的教育,旺旺很快就学得有模有样,甚至连表情也差不离。看到沙沙喜孜孜的样子,杨陆顺就知道女人天大事也没孩子的事大,倒也心里暖暖的,比开始好了许多。 别说地区老干病房就是比县里的高级,屋子宽敞洁净,前后两进,外带卫生间,里面的设施不用想也是高级的,并是杨陆顺一路想象的那样,病房里医生护士川流不息,反倒除了阚家亲戚,就没个医生在场,要不是满鼻子药水味和阚书记鼻子上插着氧气,杨陆顺几乎就不觉得是在医院。 宋姨见是六子一家,未曾开口泪先流,凌乱的花白头发加上憔悴的面容,很容易就使得沙沙也哭了起来,杨陆顺见宋姨身上的气派全然没了,那眼神里充满着哀伤和绝望,哪里还是南平县委大院里最有风度是官太太,就跟平常人家的老婆婆没丁点儿区别,紧走上去握住老人家的手,宽慰道:“宋姨,您别难过,阚书记贵人福气大,肯定能安然度过,怎么,阚书记再休息么?” 宋姨扭头看了看面色死灰毫无生气的老伴,忍不住呜咽出了声,起初调教旺旺的话也用不上了,那是专门给阚爷爷听的,可现在阚爷爷人事不省,周围大人又个个板着脸,让旺旺这小家伙蛮害怕的,滴溜着眼珠儿直往沙沙屁股后面躲。 宋姨这么哭将起来,自然就引得儿子媳妇亲戚们劝解,杨陆顺说完了自己的话,就很郑重其事地对阚光明说:“光明,这次我来,是受了县委顾书记等领导的委托,前来慰问照顾阚书记的,临来时,顾书记严肃地反复交待我要全力照料,顾书记还说,请阚书记安心治疗,也请宋姨保重身体,等把县里工作安排妥了,再来看望阚书记。” 阚光明就握着手杨陆顺的手连声说感谢领导关心,感谢杨哥亲自前来。杨陆顺跟阚光明只见了几次,本不太熟悉,可光明是阚书记的大儿子又在地区劳动局,少不了要显得跟哥们一样才不至于生分:“光明,我跟小秦,也就是你未来的妹夫,这几天就留在南风,有什么事老弟你直管吩咐,其实,其实阚书记待我也就如同儿子一样,我一来是奉命,二来也是尽孝心的。”说完这话,杨陆顺自己都感觉到肉麻。 光明就很感动地说:“杨哥,小弟实在感激不尽。其实也没什么事,这里用的是特护,目前我爸还在昏迷中,暂时是脱离了危险,可情况也不很乐观。最坏的打算,就是瘫痪在床了。”说着重重地叹了口气,充满了伤感。杨陆顺听得直发愣,钩钩地望着恍若死人的阚书记,一种前所为有的恐惧油然涌了上来,再茫然地看看燕子的父母,同样面露忧虑,涣散地眼光也是楞楞地盯着阚书记,说着些麻木的话去宽慰宋姨,难怪宋姨的眼神充满了绝望,没了阚书记的后果她是比谁都清楚! 杨陆顺整个似乎麻木了,只觉得人一个劲地往下沉,耳朵里嗡嗡地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天边,又仿佛是在身边,眼前的人和物是忽远忽近,由不得他不闭上眼睛。旁人就很奇怪这六子怎么会脸白如纸,燕子很担心地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杨陆顺傻了般只是摇头。沙沙那厢不乐意了,心说又不是你死了爹娘,怎么比人家的儿子还显得悲痛呢?就直想带旺旺出去买东西,可就是开不了这口,而旺旺一路上精力消耗过大,在如此沉闷地气氛中竟然睡着了。 期间医生护士来了一两次,换了盐水瓶测量了体温血压什么的,转眼就黑了天,杨陆顺如同嚼蜡般吃了晚饭,失魂落魄地任由建设安排,住进了一家条件较好的宾馆,随便洗了洗就蒙头大睡,任沙沙旺旺怎么叫也不起来,沙沙只得悻悻地领着孩子跟建设一起逛大街,小秦显然心情也不好,勉强跟燕子去看了场电影。倒是沙沙带着旺旺玩得开心,东西也买了不少,回来娘儿俩还唧唧喳喳折腾不停。 杨陆顺最需要的就是安静,他实在需要时间来消化这恶劣的消息,虽然醒了也不睁开眼睛,也许旺旺是下午把觉补足了,上了床还老叫沙沙给他讲故事,沙沙难得带着旺旺一起睡,自然就满足宝贝儿子的一切愿望,好容易旺旺睡着了,杨陆顺以为能安静了,没想沙沙跟六子结婚多年,还从来没在宾馆睡过,异样的环境居然使得沙沙心里燃起了焰火,哼哼唧唧地就往六子怀里钻,手还老实不客气地摸索着。 杨陆顺心情恶劣得吃龙肉也不香,哪有心情去满足沙沙?很恼火地转了身子给了沙沙个冷屁股,沙沙正激动着,依旧热情似火,无奈六子实在不配合,软绵绵没点反映,沙沙起先也孜孜不倦,试图用亲吻抚摩撩拨六子,甚至小脑袋还往下拱,被六子一把搡开后,再也忍不住发怒了,使劲掀开六子蒙在头上的被子,气极反笑:“我真恨不得叫上几十个人来看看,看杨陆顺那熊样,不就是阚书记倒了么,不是天塌地陷世界末日吧?难道没了阚书记,你就不是杨陆顺了?没了阚书记,你再找个刘书记、马书记,不至于如丧妣考,那你怎么不去寻死觅活呢?” 杨陆顺下意识地蜷缩起来,他不是豁达得能把权力如同孩子丢弃玩厌的积木一样随手撒掉,听了沙沙的热嘲冷讽,腾地坐起来,悲怆地嘶吼道:“是啊,你说得轻巧,再找个马书记牛书记,你知不知道我是抛弃了尊严抛弃了人格才换来表面风光无比,换来别人廉价地尊敬,你宁愿我在别人面前装孙子也不愿见我在你面前痛苦,汪溪沙,那你记住了,是你选择的,到时候你莫后悔!” 沙沙怕有两年时间没见六子发脾气了,愤怒中毫不似弱地反驳道:“我告诉你杨陆顺,在堂客们面前威风那不是真男人,有本事到老谢面前威风去,真要混得人模人样的,还怕没了个县委副书记?人家笑面虎一样没了靠山,怎么就没成天哭丧着脸,你就是个死脑筋,我个堂客们都晓得,领导能扶持你就是领导,不起作用了,还领导个屁啊!只有你这傻瓜,才会守着个瘫痪了的人伤心,与其伤心,还不如再去找个靠山。亏你还在来之前说什么去地委孙书记那里公关,你要哄人去哄别人,哄你一个被卧睡觉的堂客做什么?” 杨陆顺再次领教了沙沙的灵牙厉齿,明明知道不对就是找不出有力的反驳,不禁戟指着沙沙,半天说不出话来。沙沙见六子气得双眼通红,额头青筋直爆,也觉得言语过激了,说实在的她自己不惋惜么,那绝对是假的,为了取悦阚书记宋姨,她曾经是做牛做马,不也把人格尊严踩在脚底下了么?可她知道阚书记没了用处,很自然地就想着再寻找新的靠山,浑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这些年从卫书记、谢书记、易书记到阚书记,不都这么过来的么。要说不厌倦那也是假的,虚伪着做人那中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原来吧一没住房二没职务三没钱财,现在住着老大的楼房,虽然是用着小标的钱那也还有邮票做保证,六子也是副主任,只要脚踏实地,不求往上爬,也还体面,其实已经是很多很多人羡慕的对象了,既然六子不乐意,那何不把眼界放低点,过些平平淡淡的日子不也很好么?转念之间,她爬到六子身边,小鸟般依偎在六子怀里,虽然六子还很恼火地推了她一把,但她仍旧坚决地用手环住六子的腰,把脸靠在六子胸膛上,说:“六子,你真要厌倦了,那我们就什么也不管,管他什么顾书记阚书记谢主任的,原来我们是为了要房子要一家团聚,不得已才求人,现在我们房子有了,收入不算高但养家足够,身份不身份面子不面子,我们就过平常夫妻的日子,你说要得不?”
杨陆顺没料到沙沙会这么说,但这些话实在才合乎他的本性,但真要放弃辛苦几年才得来的东西,一时间竟踌躇不定,沙沙又梦呓般哼了哼,死劲抱住了他的腰,既然最爱虚荣的沙沙都愿意舍弃,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不觉紧绷的身子就开始慢慢放松,追问了句:“沙沙,你真的不想我再进步了?”沙沙睁开眼,眼波却迷离得很:“我是嫁鸡随鸡,你说怎么好就怎么好了。”杨陆顺就宣誓般说:“既然这样,我就要重新做回我自己,不再讨好取悦谁了。” 果然心境不同,看事物也就不同了,再见到仍旧昏迷的阚书记,心里充满了歉意和同情,在照料病人方面格外主动,也就没把心思花在到地委领导那里去搞什么公关,甚至还劝了几句小秦,莫太执着,弄得小秦心里疑惑不定,小秦原本计划得很美好,争取在阚书记退之前解决副科级,下到乡镇当个党委,至少要比没阚书记少奋斗五到八年,而一切都破灭了,没了阚书记,还不知道能不能在县委机关站得住脚,而杨主任的前途命运同样是维系在阚书记身上,可人家杨主任怎么就这么快复原了呢?第二天沙沙带着旺旺回了南平,阚书记在部队服役的二儿子和读大学的三儿子也赶了回来,燕子一家也回了南平。 第三天中午时分,阚书记终于清醒了,他睁开浑浊的眼睛四处打量,肯定非常惊讶怎么就在医院躺着,可惜还不能说话,急得他蜡黄的脸显出了病态的红潮,就连手脚也只是轻微地颤抖,闻讯赶来的医生急忙又做了下检查,很高兴地告诉了大家一个好消息:“病人恢复得不错,简直是很好,我看不出半月,就能说话下床了。”虽然阚家人并不怎么全信,但无疑是振奋人心的,宋姨抓着老伴的手说:“老头子,我真怕你就撇下我走了,连句话都不留呢。”阚书记喉头格格做响就是说不出话,好在阚家三个儿子一齐劝慰他,并说了他目前的状况,这才略显好点,可见到杨陆顺满含欣喜的脸,现也是想竭力笑笑,可转眼老泪横流,却不知道是庆幸自己死里逃生还是惋惜从此失去的政治生命,不过杨陆顺心里高兴、歉意之余还是有点慌乱,毕竟造成阚书记发病的是汪建设。 阚书记从昏迷中舒醒了,杨陆顺赶紧就打电话通知县委领导,可惜顾书记等领导的办公室基本没人,只好打去县委办,居然老谢接了电话,似乎很高兴,还连声叫杨陆顺转告阚书记,县委顾书记因为工作繁忙,没能去看望,但就这两天会抽时间去地区,还再三叮嘱杨陆顺,要坚守岗位,务必让阚书记得到最好的照料。 这三天陆续有南平的人来看望阚书记,不乏行局乡镇的一、二把手,礼物补品水果堆起了老高,可就是没个县委班子的领导来,令宋姨非常不满,说人还没走茶就开始凉了,地委行署倒是来了几个领导,还有些好朋友老同学等等,宋姨如同祥林嫂一样喋喋不休地跟来人说老阚在南平怎么怎么操劳工作以至积劳成疾,还感叹什么要是学那些吃僚腔的干部一样,也不至于落如此下场。她却不知道来的基本是领导干部,这话不是扇人家巴掌么?感情你老倌中风就是干工作干的,没中风的都是些吃僚腔的好在杨陆顺带来的费用充足,阚家人也花得心安理得,本就是公费治疗,想开什么药跟医生打个招呼,开了就是,也亏得宋姨注射了几支什么白蛋白之类的营养针,才有精神唠叨呢。 人手充足就有了分工,鉴于杨陆顺小秦是单位委托来陪床的,不好安排晚上值班,基本就安排的白天,晚上则是三个儿子轮流陪服,两个媳妇自然是陪着婆婆了。到了第五天,阚书记果然如同医生所言,已经能说话了,手脚的活动范围也在逐渐增大,只是说话还很含糊,而且话不成句,自然也就能吃些流质的食物,宋姨年纪大了不适伺候,两个媳妇也是讲究之人,杨陆顺和小秦就主动挑起了喂饭、按摩手脚的任务。也许是杨陆顺在的缘故,不管怎么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意外造成发病,阚书记都只是摇头,但注视杨陆顺的眼神总流露着不满甚至怨恨。好容易等到病房没了其他人,杨陆顺抓着阚书记的手,忏悔般地说:“阚书记,都怪我,要不是我一定求您让建设开车,就不会出这意外了。”阚书记就眼泪八沙,怕也是肠子都悔青了。 一星期后,看望的人基本没了,就是没盼到顾书记来,宋姨早也不做了指望,阚家人见阚书记恢复得不错,也都上班的上班,读书的读书,倒是杨陆顺和小秦两人成了照料的主力,杨陆顺怀着赎罪的心态,小秦是未来的外甥郎,都是心甘情愿,只是小秦老惦记着县委办,没事总要嘀咕几句,杨陆顺知道小秦年轻,怎么能安心守在病床前,也就没限制他一定要在病房呆着,爱来就来,不愿意来随便去哪里溜达也不管,反正依旧是享受着特护,那些护士虽然脸色不怎么好,但该做的还是按规矩做了,至于是否到位,则就不好评价。期间杨陆顺领着小秦回了南平一次,名义上是汇报阚书记病情,实际也是觉得老呆在医院不是长久之计,没想顾书记听了汇报没什么表示,倒是老谢在一旁建议还是让杨陆顺去照料些时日,免得家属有什么意见之类的,顾书记微一沉吟也就同意了。杨陆顺再怎么持平心态也难免郁闷,连去综合科转转的念头也没了,倒是回家好生陪老父老母说说话,晚上卯足精神与沙沙品尝小别胜新婚的滋味。 这天午后,杨陆顺一个人陪着阚书记,拿着报纸读新闻,就见阚书记一阵不安,含糊着说要大解,其实按个铃护士就来处理,杨陆顺见了几次自诩能伺候好,便也懒得看护士粗手粗脚来折腾阚书记,把便缸放置好,托着阚书记大解,不知是缺少了锻炼还是阚书记身子沉,没三两分钟就手臂酸麻,那个汗就出来了,而且病人的排泄物异臭难当,心里就开始理解护士们干吗成天死着副脸,仿佛人人欠她们几千个大洋了,更体会为什么久病床前无孝子,万一阚书记就这么瘫痪在床,还不晓得会受多大的活罪!胡思乱想之际,阚书记说已经好了,就用卫生纸擦干净,还要用酒精稀释液消毒,怕时间长了发炎长疮。 正忙活着,病房的门忽地开了,前后进来好几个人,不管阚书记年纪大又是病号,正常的羞耻心还存在,杨陆顺赶紧就把被子盖住了阚书记私处,再抬头却见霍然当先那位就是地委孙书记,身边站着的不是顾书记又是谁?且不说阚书记激动地说话不出,杨陆顺也慌了,顾不上礼貌,匆匆说:“哎呀,对不起孙书记,不知道您会来,我把这东西倒了再来给您倒茶。”端起便缸一溜烟跑了。 孙书记顾及身份没用手去捂鼻子,顾书记也只是皱了下眉头,一个年纪莫月三十岁秘书身份的人就说:“孙书记,我们还是出去会,等这味散了再进来。” 孙书记没理会,走到病床前坐下,握着阚书记的手说:“老阚,你受苦了,什么都别想,先把身体养好了再说。”阚书记早就呜咽开了,只晓得连连点头,看着老阚的样子,孙书记似乎有些不忍,拍了拍他的手,放回被子里,站起来前后打量了着道:“病房还是不错,噫,宪章,刚才那年轻人是不是你县的干部呀?我记得好象姓杨吧?” 顾书记忙说:“孙书记,您真好记心,他是县委办副主任杨陆顺同志,我特地派他来照料阚书记的。” 孙书记就感慨道:“这个小同志不错,不仅文章好,而且心地也好,难得他非亲非故,却如伺候自家老人那么尽心呢。” 顾书记也深有同感,只要是机关的干部就很清楚老阚目前的状况已经不再适合当任领导工作了,一个过气的副书记,人家躲还来不及,怎么会硬凑上去呢,更遑论讨好了,虽然他也知道杨陆顺是老阚一手提起来的,是受了恩惠,但在失势后依旧不离不弃,那只能说这杨陆顺不是小人,而是有情有义的人,是所有领导梦寐以求的好铁杆部下啊! 同来的还有老谢,见孙书记顾书记都流露出了好感,微笑着说:“阚书记真是慧眼识人才,也证明把小杨同志提拨为县委办副主任的多么的正确。” 孙书记怎么听不出话里的酸意,但只要是领导迟早就要面对下台失去权柄的那一刻,如何培养个忠心耿耿的部下是千百年来老掉牙的问题,且不说这老阚的御下有术,那总得人家感恩图报才成,何况这么明显地下眼药,十有**是有旧隙,但顾及身份,懒得去跟那笑得琐屑的人理论,却对顾书记说:“宪章,这个小杨同志不能老这么照顾老阚,还是县委办副主任,得让他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嘛。 孙书记发话了,顾书记自然唯唯诺诺。倒是让老谢在一边干怄火,好容易逮到个机会让杨陆顺屈服,竟然让孙书记给化解了,那小子实在是好运气呢!嘿嘿,六子六子,这回没了老阚撑腰,我看你投不投靠我,只要你不服管,我这次叫你永远翻不了身!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