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8750字

照例老谢在上班前就候在了顾书记办公室,很是悠闲地看着秘书小曹在搞清洁,脑子里实则在考虑今天给顾书记的日常工作行程的安排,是否还有纰漏,不时小曹会用讨好地口吻跟他说话,也只是微笑着点头,并没多话。 这个小曹是他精心替顾书记挑的秘书,照说县级主官是不配备专职秘书的,可他几句话就让顾书记改变了主意:“顾书记,这也不算违反原则,您这里人来人往地,来的尽是些各部门的头头脑脑,还要经常开碰头会,是得有个手脚勤快的年轻人做点小事情,有时不愿意见的人,也可以来挡挡驾,以前都是秘书科的人轮着排号,今天换个明天又换了,不熟悉的人其实不怎么适合在领导身边,难免怕有人政治素质不高、组织纪律不严的同志泄露党的机密。再者您经常去地区省里开会,也需要有个心细的小同志照料,总不能让您为了点小事分心吧?” 这不老顾笑笑说:“哦,你是县委办主任,你有你的考虑,在这些小事上,我服从你这大总管的安排。”转头老谢就去秘书科把小曹给安排了,在书记办公室的外间摆了张办公桌,细节交代了交代,就成了专职秘书,难免秘书科其他人不乐意啊,跟书记跑那是实惠事儿,吃好的玩好的不说,还有不菲的所谓“误餐费”,可老谢说是顾书记亲自点的名,一下子就封死了所有人的嘴,除了心痛失去与顾书记近身服务的机会和大把外水,也就是羡慕小曹走“狗屎运”了。当然老谢这么安排个人在顾书记身边,一来确实是想讨好取悦,二来也多了个眼线,至少小曹是很感恩戴谢,总能获得点有用的信息。 小曹见老谢坐那里如泥雕木塑,就说:“谢主任,要不看看报纸吧?”老谢摇摇头:“你别管我,仔细按顾书记的习惯把报纸资料文件归纳好,顾书记对你这段时间的表现很满意,千万要戒骄戒躁,翘不得尾巴哟。”小曹唯唯诺诺,他又不傻,跟顾书记把关系搞好了,还少得了他的好处?心里当然也对老谢充满感激,脸上就益发突出一副谦虚受教的表情。 八点整顾书记准时到了办公室,办公室窗明几净的感觉确实不赖,呷了口温度正好的绿茶,接过老谢敬上的玉沙烟,边听老谢的日常按排边翻看报纸,四份报纸是绝对少不了,人民日报、参考消息、春江日报和南风报,身为地方一把手,国内的政治大气候大方向是必须清楚的,至于为什么要看南风报,这就是知己知彼了,同为南风地区下辖的县,相互间少不了暗暗比拼,可惜南平这鬼地方受地理环境的制约,南北东西基本被河流包围,又不是什么宽阔的大河流,没了陆上运输连水运也是小吨位,什么江南鱼米之乡那纯粹是自欺欺人,中国不再是闭关自守的小农经济,仅靠几亩薄地想达到党中央制定的农村富裕标准,那简直是天方夜潭!不过他也暗自庆幸,如今的形势不再是改革派占上风,反倒在某些方面还有所收紧,真要是不搞经济只抓政治、思想,那是难不倒**人的!至于县里财政紧张,也不妨,反正有国家财政补贴救急。 老谢很麻利地做完了汇报,把手工抄得整齐的安排表放在了桌子上,顾书记也大致地看完了前三份报纸,南风报也看完了头版,接下来的版块就看得不那么精心,如今的报纸也是受了市场经济的影响,总共那么点版面,到处加塞着广告,也不知道是没什么有价值的时事新闻还是编辑们穷讲究,什么文学版、生活版乱七八糟的,实在没什么兴趣,不过老顾看着看着哈哈一笑说:“谢主任,你以前是在新平当书记吧?”老谢说:“是啊,从乡长到书记,整整七年呢!快一个抗战时期了。”老顾把手里的报纸冲他虚递一下,落在办公桌上:“老谢,你手下的兵都蛮不错嘛,既客观实际地宣传了你的工作成绩,又不点你的名字。那个小杨不错嘛。” 老谢赶紧就拿报纸看,匆匆掠完,心里那个火大哟,这个杨陆顺在就油盐不进、死活不听话呢,通篇文章确实没提半个新平的党政领导名字,而是把重点集中在农民受益后对党的政策欢欣鼓舞的拥护,歌颂了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歌颂了新平人不畏艰难困苦荒山造林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是篇旗帜鲜明调子颇高的宣传报道。 老谢气在心里:我的天,这样的文章切忌莫让某些好事领导看见了,万一搞得领导实地考察调研,岂不坏了大事?脸上却难得严肃地说:“顾书记,文章确实是好文章,可、可总觉得有点不适宜” 顾书记呵呵笑道:“怎么个不适宜啊?我清楚你的心思,因为杨陆顺是你的副手,怕别人说有吹嘘自嫌?只要真正是为民做了好事实事,就应该宣传报道,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南平县。也用事实驳斥了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污蔑我们党政机关只有官僚主义、党员干部只会搞贪污腐化,这不,我们南平就有批好干部心系于民、造福于民!我认为要号召全县党员干部都学习学习这篇报道,把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付诸于实际行动!” 老谢大惊,这不要等地区领导来就会穿帮,便谦虚地说:“顾书记,其实县里其他乡镇都是这样的,苦于南平的条件局限,才没出什么值得宣传的报道,再说这事原来就搞得沸沸扬扬,算是陈芝麻烂谷子,不值得再翻了。说心里话,只要让农民得了利益,我就心满意足,其他都不求什么。” 老顾听了心里也亦然,新平造林的事当初就闹腾得很大,前刘书记隐隐还被地区领导当做改革先锋在树,真也算得上是陈芝麻烂谷子了,现在老刘在人大已经不怎么安份,这一搞不又让他得意啊,难得老谢心细,便也就不再罗嗦,对老谢也有了新的认识。 往日老谢总要磨叽到老顾开口才回,今天心里有事就急忙告辞而出,县里这关算是勉强过了,但地区那里着实没低,这么多报纸难免会让某个领导觉得有点利用价值,还是及早做点准备。 到了办公室把门一关就开始到处打电话,先是打去新平乡政府,找了老梅等原来的心腹,叫他们先看报纸,然后统一口径,最关键是要时刻提防,一有风吹草动就要立即通知他;而后就是找大丰村支书吴国平,无非也是叫他提高警惕,防止陌生人到村里打听情况,竭力管束村民门的嘴! 好在老谢本是县委办主任,地区领导不管是党委还是行署的下来他都会事前得到消息,也基本能掌握领导下县的具体活动内容,倒也还稳得住局面,再说真要有地区领导来就山林的事搞调研什么,县里也会出面周旋,总不能自己扇自己耳光吧?最多也就是被顾书记批评了事,麻烦找到头还是杨陆顺那不长眼的东西! 这不杨陆顺还在自己办公室给老王打电话表功呢:“王书记,我是杨陆顺啊,幸不辱命,虽没上省报,也在南风报上发表了,那稿子还是我亲自送去报社的,这不马上就发了。”老王在电话那头热情地很:“哎呀,真的啊,我还没见到呢,哦,今天的报纸啊,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乡下总要晚一天半天的。发了就好,等我得闲去县里,好好请你喝一杯,说实在的,下面的人辛辛苦苦做实事,可上面谁会晓得?归根结底还得靠你这大笔杆子替我们传达心声嘛,杨老弟,先口头谢谢,以后再行动表示。”杨陆顺哪还要什么行动表示,只求莫再麻烦他:“王书记客气了,没其他事我就挂电话了,手头还有点忙。”等挂了电话才长吁了口气,嘿嘿,这边算是交了差,还不知道老谢看了做何想法,少不得由要记恨我不听招呼了。伸手看了看手表已经快九点了,怎么“早请示”还没开始呢? 这早请示是秘书科长老谌发明的,无非是讽刺老谢爱摆谱,天天早上要集合科室负责人还有两个副主任开个碰头会,听取前一天的工作汇报,安排新一天的工作。无聊地把抽烟喝茶,现在他是“轻松”了,什么事也不要费神,全听老谢说了算,细致到去某乡镇某行局综合具体的某类情况,成了彻头彻尾的执行者,当然少不得是行局乡镇的头头们会来事,以前都是打电话请他杨陆顺下去,现在是打电话给老谢,不能不说嗅觉敏锐,稍微有点变化都逃不过“群众”雪亮的眼睛。 现在下去的待遇虽然没变,但明显感觉到昔日称兄道弟的头头们少了点诚恳多了些敷衍,最好笑的是临了准备的小意思总少不了老谢的那份,还再三叮嘱他一定要亲自交到老谢手里,为这事不知被老谢糟践了多少会,可也没见那些东西不收,真他娘的有娶!好在杨陆顺在沙沙的支持鼓励下,得过且过,少了酒席应酬,腾出了时间陪老婆孩子,沙沙也极少在家里靠麻将,一家人晚饭后出去走走、一起看电视倒也其乐融融。 正胡思乱想,秘书科小李来通知去主任办公室开碰头会,杨陆顺就端着茶杯,跟后面赶上来的老袁有说有笑地去了老谢办公室。碰头会上依旧是各科室负责人汇报,老谢点评点评再安排今天的工作,秘书科的要派几个秘书分别跟那些领导跑,行财要负责安排哪里哪里来的领导吃饭住宿,综合科要规划出什么什么计划等等,副主任老毛经常不到会甚至不上班,少不了老谢说完了还得叫杨陆顺补充几句,杨陆顺想补充还找不到词,满口应承都按谢主任安排的搞,这就意味着基本要散会。 果然老谢就喊散会,大家正要往外走,老谢又说:“哦,还有个人事任命说一下,综合科一直缺个副科长,经县委闵书记同意,就任命孙林则同志担任,不日下文,我先给大家通个气。”杨陆顺就望了何华强一眼,何华强微微摇了摇头嘴巴轻撇了下,示意他并不知情或并没报请。杨陆顺就望向老谢,老谢也恰好看着他,微笑着说:“杨主任,你还留一会。”杨陆顺本站起来了又复坐了下去,喝了口水把杯子放在茶几上。 等办公室没其他人,老谢拿着南风报说:“小杨,你的大作我拜读了,而且还是顾书记推荐给我看的。虽然表扬了我,但也批评了我,而且是严肃地批评了我!”杨陆顺眉毛一扬说:“实事求是,表扬是意料中的,就不知道为什么会批评?”老谢唉了声说:“还不是怕影响不好,顾书记的记性可好了,他不仅知道是我在新平任书记的时候造的林,也还记得当初是你亲自发动组织农民的,顾书记说,有心为善不足取哟!他还说,身为一级领导干部,是要全心全意为农民服务,是要用我们的智慧带领农民发家致富,这都是党和组织赋予我们神圣的使命,做好了才无愧于心无愧于民,而不是炫耀是资本,更不是攫取私利的手段!你是不是收了新平的一箱好酒!” 见杨陆顺瞠目结舌,老谢就益发严厉:“看你这表情,那就是顾书记没说错了,我的同志哥,当初我就坚决不同意你搞,你嘴巴答应得上好,怎么还是不死心?真是拿了人家的手短,平常下去吃点喝点没什么,你竟然一箱箱的收,你要犯大错误的!”边说边用手指激动地戳得桌子咚咚直响已配合他严厉的神情。 杨陆顺羞愧万分可心里总想着究竟是谁泄了底,难道是小周,他最有可能,顾书记的司机,当初怎么就没现在顾书记全知道了,那在他心里,我杨陆顺岂不是个爱占便宜手脚不干净的人,看来是活该倒霉,谁叫我不把东西推还新平! 老谢心里暗暗好笑,就等杨陆顺出言求助,可惜那小子脸色阴晴不定就是不言语,以为是吓呆了,就缓和了语气道:“小杨,你也别急,怎么说你也是副主任,不管曾经我们之间有多少误会,但我终究是主任,手下同志犯了错误,我同样心痛同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就主动要求对我纪律处分,好在顾书记看在阚副书记的面子,也就不再追究此事,但要我转告你,切忌心浮气躁,要老实做人!”
杨陆顺彻底无语了,这句评语实在过于苛刻,可想当时顾书记是用何种语气神态说出来的,要说他不去执意攀个县委领导做靠山,但也想通过自己勤奋安分地工作来博取领导的好感从而保证职务,但现如今顾书记下了这样的警告,怕在南平彻底是没戏了,闹不好再有什么失误,这副主任也就是一句话被剥掉的。真是肠子都悔青,怎么就不听老谢的,非要正要说几句感激之词,抬眼见老谢一脸鬼模鬼样的微笑,想到两年前就不再对笑面虎服软了的,今天就是枪毙我也不能在老谢面前露怯,心一横就说:“谢主任,我有错误自然得自己来承担责任,就不劳谢主任替我抗了,免得说是给我擦屁股!”就故做潇洒地走了,留下老谢嘀咕道:“看不出你小子还蛮硬气啊!”他也没了心思再敲打杨陆顺,自己一屁股也是屎,心里怎么着也焦虑新平的事。 杨陆顺进了办公室就象散了骨头般滩在沙发上,他晓得**就怕认真,莫看一箱酒,真要做个事来处理,树个典型,那他杨陆顺就万复不劫了,偏生廖红霞红着眼睛找上了门:“杨陆顺,你摸着良心说,我廖红霞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不看重我这堂客们,也看在我对你俯首帖耳的份上不挡我前程啊。我什么地方你够资格当副科长啊?哦,你要抬举小秦也犯不着拿我说事吧,这下你满意了,小秦也没提成,我也没戏,便宜了别人!” 杨陆顺开始听了老谢的宣布就嘀咕,把廖红霞夸上了天最后也没提,心里本疑惑,只是新平的事绞得他没了心情去想其他,这会廖红霞找上了门,就强打精力解释道:“廖红霞同志,这任命干部是组织上决定的,我虽然没推荐你,但从始至终没说你半个不好,请你不要误会,组织上的决定,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是要执行的。”廖红霞呜地哭出了声:“我不跟你同志,真是同志你会那么糟践我?我告诉你杨陆顺,你也别得意太早,我廖红霞就要张着眼睛看你怎么倒霉!”也不理会门口闻声围拢看热闹的人,搡开人群就跑了。人们见没了戏看自然就散了,留下杨陆顺满屋子的无奈和寂寥! 说来也巧,杨陆顺这篇文章在报纸上发表后,并没引起地区领导的重视,一个小乡小村取得的小成绩不足已吸引领导们的眼球,却让南风报社一个实习记者留上了心。小伙子当到报社,大新闻轮不上,小新闻不足已展示他的才华,这篇文章所体现的内容竟然与六月在中央举行的一次农村工作会议跟贴近,对照宋平同志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加强农村工作深化农村改革》,不正好是完善农村经营体制的具体表现么,文中说“发展集体经济,要从群众最需要、当地又有可能办到的事情做起,通过细小而扎实的工作,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稳步前进。切不可不顾条件,急于求成,贪多求大,造成损失。可以有计划地组织群众开发荒山、荒坡,兴办小农场、小林场、小果园、小茶场、小养殖场等绿色企业”这南平县新平乡大丰村不就是政府组织群众开发荒山兴办的小林场么?! 小伙子认定这是个有价值的题材,就想实地看看农民的富裕情况,如果情况属实,那他就想以小显大,结合中央精神炮制篇大型采访录,少不得当地政府领导还有不菲的报酬,不过他知道自己人小言微,下去不足已让县里重视,与其尴尬还不如搞出点名堂让人刮目相看,就一个人利用休假悄悄去了南平县新平乡,问了当地居民找到了大丰村。小伙子很有头脑,见村子的情况不象是收益很好的村,房屋没几幢常见的那种小二楼,反倒不少平房都破旧不堪,远望去村头葱翠满目,报纸上的山林又实实在在的有,怀疑文不其实,就巧妙地找到户曾承包荒山的农民家,一说来意,那被坑了的农民还不一五一十地说了个清楚,小伙子气愤填慵啊,又走了几户人家对实后,就准备写文章披露揭发,好在是老谢安排周全,小伙子在村里的举动很快就被村里人汇报给了村支部,那吴国平一边通知乡上梅乡长一边带人就把那记者连哄带吓地弄去了村委会,招待那肯定是超规格的,好烟好酒好笑脸,就等着乡上来人处理。 梅乡长接了汇报也不敢怠慢,径直给县里老谢打了电话,老谢赶紧着就调车去了新平,见了那记者后,好话一大箩筐,又说乡下条件落后,把记者接去了县城最好的宾馆休息,用“糖衣炮弹”封住了那小伙子的嘴,还许诺只要到南平找他谢万和,那什么都好说,从今后就是哥们儿!那小伙子本就存了私心下来的,就一拍即合,什么揭发披露早抛到爪哇国了,把油腻腻的嘴巴一抹,提着沉重的背囊坐着县委的小汽车回了南风。老谢知道算是过了一关,陪了笑脸还花了大把钞票,关键还不知道以后有没有麻烦,就在肚子里把杨陆顺祖宗八代操了个齐全! 且说杨陆顺被老谢一吓唬,自然是意志消沉,加上科室的人对他没了从前的恭敬,那心思也落不在工作上,成天就想着顾书记会怎么怎么样,又有点不相信老谢,可也不敢跑顾书记那里对质,有心想找小周探探口风,巧不巧地区连接开了几天党委扩大会议,下面的县委整班子去开会,完了县里主官还留会再开。这么要死不活熬了一星期,才得了一号车回来的消息,屁颠屁颠跑去了司机班,借口自然是找舅哥汪建设,建设虽然还开着三号车,可车主人在住院,车总能闲置,就派做了机动车,县委里谁有事就跟谁跑,哪里会呆在院里不出车呢?自然是找不到人,小周在水喉那里洗车,两人见面分外高兴,杨陆顺拿出红塔山,小周就从车里摸出大中华,还塞了两包给杨陆顺,杨陆顺笑着问:“小周,这次去地区,顾书记去看望阚书记了没?” 小周说:“我的车是没去医院,不过难保顾书记坐别的车去过。”杨陆顺调侃道:“哟,还替首长隐瞒呢,你的车没去,不会走路去吧?”小周见四下没人,就唉了声说:“杨哥,你也别指望阚书记了,我跟你不是外人,就违反一次纪律,阚书记怕是要下了,这次地委会上就提出了研究方案,接任的好象是地区组织部干部二科的科长。” 杨陆顺也压低声音说:“其实我也知道,不过毕竟我是阚书记提拨的,心里还是存点侥幸。阚书记这一退,我这阚书记的人就难过日子喽。这也是老规矩,我不过是运气差点。” 小周瞥见有人过来,就大声说:“杨主任,你朋友结婚要借车?你问我可没法决定,还是跟顾书记说说吧,我听领导的。”杨陆顺就觉得小周心思缜密,笑着说:“那行,我先给你配个底子。”又悄声说:“晚上得闲去我家喝几口?”小周说:“只要得闲,我一定去。”杨陆顺就说:“那我等你电话,我反正在办公室的。” 到了临下班,小周来了电话:“杨哥,晚上我没事,上家里尝嫂子的手艺我求之不得,是不是有啥喜事跟我这老弟分享?”言下之意有什么事的话,他是不能空手去的。杨陆顺说:“啥喜事哟,婚也结了儿子也有了,三十六岁差五年,想提拨更是没着落。是哥哥我想跟你聊几句,没外人。你要提什么东西,莫说哥哥我不开门!” 果然小周如期而至,只是买了点时鲜水果孝敬老人,杨陆顺也没把小周与大家一起吃饭,而是专程请到二楼,小周啧啧道:“还是杨哥家气派,不是奉承你,我去过不少地区领导家,还没比杨哥家豪华的,这房子住着舒坦。” 杨陆顺敬了杯酒道:“嘿嘿,侥幸侥幸,要不是当年阴错阳差拣了人家的邮票,到现在还不知道猫在什么地方呢,说良心话,真要找得到那失主,我非得请他好好喝几杯。” 小周自然知道这房子的来历,呵呵笑道:“你莫是故意气那丢邮票的人吧?喝几杯,气都遭你气死了。”杨陆顺感慨万分的打量着房子,似乎动了感情:“老弟,真的搭帮了那几张邮票,当初调进城关镇,没地方住寄在岳母娘家,见城关镇分房子的条件自己还合适,就打报告,没想第二天就改了规矩,要在镇上工作满三年才有资格,好容易熬进县委办,同样没空房子,几间职工宿舍被人当了杂屋子,楞不让出来给我救急,嘿嘿,你说我是不是该感激那邮票!我这一片地方的楼房,人家都是靠实力赚的票子起的屋,我除了拣了几张邮票,实际上一无建树呢!”这倒不是杨陆顺谦虚,在机关挣扎了多年,到头来还是四下无靠,几乎跟在新平没二样。 小周很敏感地察觉到杨陆顺话里有话,虽然也多少知道是失去阚书记这支柱有丝遗憾,但也不至于消沉得说这么伤感的话,就小心翼翼地问:“杨哥,你这么说那我岂不要去跳楼自杀?你现在是正科级副主任,全南平仅你一个哟。你不晓得羡煞了多少人呢。我在机关也好几年了,好多人一辈子也就个正科级收场,你还有三十年的时间,足可以升迁到省部级了!” 杨陆顺嘿嘿一笑说:“我这副主任来得容易,怕是要丢也快哟。”小周就有点心惊,莫非这杨哥出了原则问题,迟疑着说:“杨哥,你是有真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有用场,就象我这司机,哪怕关系再硬技术不过关就是白搭。虽、虽然阚书记下了,失去个好领导,但其他领导就包括顾书记对你的看法都蛮好哩!只要没犯大错误,不说提拨,你这副主任位置又有谁能撼动?”说拔就盯着杨陆顺看,看究竟是不是犯了大错误来拉关系的。 杨陆顺听到小周说顾书记对他看法不错,就笑道:“真的?你反正下午已经违反了纪律,就再多违反一次,顾书记什么时候说对我看法不错了?” 见杨陆顺还算轻松,小周就说:“这次去地区开大会,你不是给顾书记写了份县委工作汇报材料么,那天散会后,顾书记心情蛮不错,说你的发言稿就是写得好,跟其他县的比起来,那水平高了不是一点两点!我就乘顾书记高兴也说了你几句好话,顾书记说,杨陆顺那小子是年轻了点,要不当我的县委办主任也合格!你也知道顾书记的水平,能那么夸奖你的材料,显然是非常之满意了。”见杨陆顺张大了嘴巴,忙赌咒发誓般地道:“杨哥,这是全话,我没加一个字也没减一个!” 杨陆顺自然不得太怀疑小周,但仍旧觉得不可思意,不是叫我老实做人么,怎么还会想我当他的县委办主任,要说小周算是顾书记的心腹,肯定不会信口胡说的,那就是说顾书记根本就没把我的丑事放在心上?还是老谢那家伙讹我???这顿酒立马有了味道,居然两人就喝了一瓶五粮液,细说起来是杨陆顺喝了不下七两,小周怕明天要出车,不敢过量。 不过杨陆顺还是不敢确定,好容易找了个去顾书记办公室听指示的机会,果然顾书记并没露出什么厌恶的神情,当然出于领导的威严也没太热情的表情,听完指示后杨陆顺刻意落后其他几步,等其他人出了办公室于折回去,显出很沉痛的表情说:“顾书记,就是那篇发表在南风报的文章,我犯了错误,还请领导批评。”顾书记微愕之下恍然地笑了起来:“哦,是不是你们谢主任批评你了?我看不是什么错误嘛,县里有了好典型好成绩就需要宣传,不为别的,就为我们南平县!老谢是过于敏感了,一个地方取得了成绩,并不是某个人的,而是属于广大群众的,没有农民的辛勤劳作,怎么会有苍翠满山的林子呢?” 杨陆顺立即就在心里把老谢骂了个七进七出,*东西假传圣旨,他就算定我心虚不敢到顾书记面前承认错误,可惜他没想到我手里还有小周这张牌!你这么算计我,,就莫怪我杨陆顺把你整进牢房!出了顾书记办公室,他就亲自去四海批发部找小标,他实在太想得到笑面虎的罪证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