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658字

杨陆顺已然心中有了对策,便在县委办里就更显低调,没事就守在办公室里看书看报喝茶水,对老谢的工作安排是坚决执行毫不推脱,并无懈怠,而且基本不去综合科,有事只找何华强,省得了心烦。虽然他不出门,可办公室里倒也挺热闹,窜门的不少,下面乡镇来了同志主要是找老谢,可总也落他办公室里坐会,拉拉话,他也来者不拒,很是热情,对于来人委婉表示出的可惜,从没露出对现状的不满,而且还婉转地说一任领导有领导自己的工作作风,一般不跟下面的同志外出下馆子,硬是推辞不了才偶尔去一回。对于县委办的接待任务,他都是服从老谢安排,叫他去陪就陪,但每次都陪得挺好,时不时还主动替老谢喝酒,他酒量本就不小,老谢年纪来了自然不想多喝,几次下来老谢挺高兴,有了杨陆顺陪喝酒,他省了不少难受,年纪大了稍微喝多点就不舒服,而且怕闹出毛病,可酒桌上不端杯则已,端起了就没个消停,杨陆顺主动替他喝酒,身体上面子上都得好处,让上面来的人看到手下人这么关心自己,不也侧面体现了自己的领导水平么。老谢虽然也在表面上挺满意杨陆顺,但心里可没放松警惕,越是这样越显得邪乎。可杨陆顺却渐渐参与接待多了,在人前人后也混了不少脸熟,甚至于地区有的同志一到南平就指定要杨陆顺喝酒。 在外人眼里看来杨陆顺处处显得很服从老谢的领导,不过也比较矜持,从来不刻意奉承刻意讨好,虽然脸上也带着笑,但绝对不是谄媚的笑,却似发自内心真诚的笑,点也不猥琐,也都杨陆顺这会没了后台也能迅速调整心态从低谷中恢复暗自佩服,特别是老江,从阚书记住院就一直找机会安慰鼓励杨陆顺,眼见小杨这番表现真是很满意,见了杨陆顺就夸他成熟了。 杨陆顺自己也很满意自己的表现,他现在是蛰伏期,由不得他使着性子卤莽行事。他也知道故意去讨好老谢甚至去表忠心非但不能取得好效果,还怕老谢心里起疑,只能这样慢慢消除敌意,哪怕是表面上的也行,眼见得七月份,估算着易老师就这几天生日,就领着沙沙,乘老谢去地区开会的空挡儿提了不菲的礼物上了谢家,见面自然说是搬了新家这么久,沙沙还没拜访过,来认门的。易老师也不是什么心胸宽阔之人,对上次去杨家沙沙的表现还耿耿于怀,对沙沙也没什么好脸色,但对六子就不同了,这就出了个戏剧性的场面,三个人在一起说话,易老师来回不停地倒换脸色,对六子笑的有话必答,对沙沙就爱理不理,基本正眼也不乜几下。把个沙沙怄得快吐血,自从靠上阚书记六子升副主任后,她就渐渐习惯被人奉承,时间久了自然就滋生骄横,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冷遇?直气的悄脸儿发白,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抖了起来,恨不得冲上去就扇那婆娘几巴掌才解气,但她也知道六子此番前来的意图,只得咬碎牙齿硬撑!临出门易老师还故意气沙沙:“六子,到那天上家来吃饭啊,尝尝易姨的手艺,哎呀,路灯又坏了,六子你慢走,注意脚下啊。”楞是没当有沙沙这人存在。 下了楼沙沙就发作了:“六子,你存心带我来怄气的,我说了来你死拉我来,这下你高兴了,看自己的堂客被人气,你倒没事人一样还有说有笑,我、我发现你心里根本没有我!”杨陆顺咕地笑出了声,气得沙沙不顾行人异样的眼神,挥拳就打,好象要把受的气全发泄在六子身上。杨陆顺任她打了几下,只是笑,沙沙也没了辙,嘴巴撅起老高。半晌杨陆顺才怜惜地说:“沙沙,知道被人糟践的滋味了吧?以前你听着别人说的奉承话心里舒坦,也有模有样的摆起了官太太的谱,我知道你为了我受过不少委屈,也就没提醒过你。就象我们原来同阚书记拉关系一样,别人讨好奉承你,无非也就是知道你能帮他解决问题,你使唤小秦就象使唤佣人保姆一样,可曾也想到他内心的感受?阚书记下了,我们又倒退到了从前,你的牌局开不起来,请不动张县长的爱人刘姨,不就是因为没了阚书记啊”沙沙忽然发狠地说:“六子,明天我们就去顾书记家,我就不信我能让宋姨当我亲生女一样,就攻不下舒姨(顾的爱人)。我见着现在房子有了,一家人和和美美在一起,不再想低三下四求人说好话,没想就这么欺负我。我不信攀上了顾书记,那易老师还不喊我沙妹妹!这是对付势利眼唯一的手段!”
杨陆顺哈哈一笑说:“势利眼,没准其实就是你自己!哎哟别掐一点点肉,好痛的!”愁眉苦脸地揉着胳膊,继续说:“我们都还是太幼稚了,现实容得我们再抱什么幻想,今天怄气,那明天又会是什么等着我们呢?就算我们与世无争,可人家未必会让你过安心日子。顾书记、张县长我们迟早要去搞好关系,可现在急不得,阚书记名义上还是南平三把手书记,我现在就急不可耐,怕人家反感,还是循序渐进的好。还有老谢这里,千万要低姿态,那天去吃生日饭,你怎么着也得喜气洋洋,知道不!”沙沙听六子这么得头头是道,点着头说:“我知道,我知道,没想到你玩花样比我还厉害,总以为你是个榆木脑壳,嘿,终于开窍了啊。”杨陆顺苦笑了笑,没再言语。 老谢会后回家,易老师少不了要说道出来:“嘿,这下我算出了口闷气,那沙沙十足的势利眼狗眼睛,以为攀上了几个领导夫人她也成了大人物,哼,你是不在场,那沙沙本来用香擦得粉白的脸气得雪一样的白,还不得不做出没事人一样,哈哈,真是好笑咧!”老谢哦了声,没他没心思听那些鸡皮蒜毛的堂客们事,倒是在想杨陆顺来给老易过生日究竟要花什么花样,真要有心,偏生我不在他才来,莫非还舍不得面子来求我?嘿嘿,你怎么就放得下脸去摸老阚的罗拐?正想着易老师又在感慨:“说到底六子还是不错的了,莫看他不会说乖面子话,其实心里还是重感情的。不说我们搬家他出了力气,我那次上他家去,他就对我很客气,这不又来张罗我过生日,想起我那自己身上掉下的两块肉,怕在外面有了对象,早把老妈子给甩脑后咯!要不连个电话也没有?”怕是说得动了感情,眼睛眨巴眨巴就红了:“老大在海南去了两三年没回家一趟,老二在这又要到美国去留学,崽大不由娘,我那时说还生个满妹子,你不肯,这下好了,我们都五十几的人,身边连个孩子也没有,看着别人家的早抱了孙子,我这心里就难过” 提起这两个孩子,老谢是又喜又忧,确实都是聪明懂事的崽,都凭本事考上了大学,在外面人人羡慕我有两个好崽,可不晓得要负担两个孩子读书多困难,两个死小子花钱也没节制,好象他爹是开银行的!这不老二公费留学没争取得上,不服气要自费去美国,唉,又是好大一笔费用,如今国际形势又紧张,怕是要去美国不是三、五万解决得了的,还要生活费,那小子怕是不得半工半读的,越想越头大,哪里还有心思去琢磨杨陆顺,半躺在沙发,揉着太阳嘟囔:“你晓得崽大不由娘,那还唠叨什么?哪是什么儿子,我看就是两个老子,只晓得摊开手板要钱的老太爷!”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