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6166字

杨陆顺懵懵懂懂被传到县公安局问话,虽然前去请他的年轻警察笑容满面,可他心里仍旧觉得不安,一进公安局小会议室,顿时压力迎面而来,因为早等在里面的不仅有公安局的唐局长顾副局长,还有政法委闵书记,甚至还有三个陌生面孔,看表情很是严肃甚至有点蕴怒,气派得很! 但顾副局长却给了他个不易察觉的微笑,还很微微地点了下头,用眼神告诉他别太紧张,这让杨陆顺心里稍微塌实了点,真要有大问题,怕老顾躲他都来不及!就礼貌地给在座领导们打招呼。 其实最吃惊的还是那省厅派来的三位同志,按他们的想象那假烟贩子杨小标的干爹也就是县委办副主任,至少也是个四十岁往上的中年人,这样他干爹才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利以及在县里的影响来替杨小标做保护人,也就是典型的,甚至他们心里早下了结论:那就是这副主任干爹也参与了贩卖假烟,就算没抓到主案犯杨小标,抓个勾结不法商贩敛财的贪官,面子上多少要好看点。可居然来了个相貌清朗的年轻人,看模样撑死也不超过三十岁!不禁相互疑惑地交换了颜色,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丝惊奇! 正疑惑间,闵书记对顾副局长一点头,老顾这才咳嗽了声,脸色略显严肃地说:“杨副主任,你先请坐,谈话前先给你介绍三位省公安厅专案组的三位领导,这位是特派南平的李组长” 杨陆顺先没坐,强做镇定地上前握手问候,那李组长三人虽矜持但也没冷落,相反李组长笑着说:“哟,你就是杨陆顺杨副主任?好年轻的同志啊,我估计你也就三十岁左右吧?”顾副局长笑着答茬道:“李组长不愧是老刑侦,火眼精睛啊。杨副主任今年虚三十一岁!”李组长摇着头说:“哪里哪里,要不是他顶着个县委办副主任的头衔,我看他的相貌也就二十六、七,嘿嘿,真是年轻有为啊!” 闵书记皱了下眉头,对李组长轻慢的口吻有点不满,他知道杨陆顺这副主任是顾书记曾经点了头才委任的,怎么说就是顶着个头衔呢?可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咳嗽了声,唐局长也目示老顾。老顾说:“杨主任快请坐,招呼也打了手也握了,我们言归正卷。今天请你来是问些有关杨小标的事情,希望你实事求是地回答,做到不夸大不隐瞒。你也是老党员正科级的领导干部,又在县委机关,应该是都清楚,我就不赘言。”杨陆顺就赶紧表态,自然是遵守组织纪律,知无不言了。 那李组织当仁不让地主审,本只是问个情况,但李组长先入为主,那架势就成了审问:“名字、性别、籍贯”一开口就一大串还极为专业,把个南平县几个领导鼻子差点都气歪了,再怎么说杨陆顺是县里的领导干部,怎么上来就当成犯人盘问呢,还把南平县放眼里不?也难怪,在中国公安眼里没有协助调查是概念,我执法机关一开口,那你祖宗十八代也得交代利索,不然有你好看! 杨陆顺脸色果然就很差了,不过他长期接受的教育使得他不敢对抗组织,人家李组长是代表比县委高了几级的组织,他能不俯首贴耳么,但也气得嘴唇哆嗦口齿不清,思维混乱,还在在李组长几次提示问题,才算结束了第一回合,把身家底子给交代清楚了。 李组长很满意正卷营造的压力,很明显对面孤宁宁坐着的杨陆顺已经乱了方寸,本来白净的小脸儿已经青里透着黄,不住地挪动着身子手足无措得很,但脸上就益发严肃,语气也很凌盛:“杨陆顺,你跟杨小标是什么关系?你也就比他大了六岁,怎么就成他干爹了呢?”饶是李组长是老刑侦,也好奇地一口气问了出来。 杨陆顺就很详细地把与杨小标的历年来往说了个明白,最后也很惋惜地说:“是我没教育好小标,实在对不住他爷爷的在天之灵。” 那李组长就看向闵书记等人,闵书记点着头说:“杨主任说的全是事实,当年我就在县委宣传部五讲四美文明办当主任,新平乡政府把他的事迹当典型报了的,也查实过。” 李组长将信将疑点点头,说:“哦,原来杨副主任当年对杨小标家有恩咯。那你知道杨小标近两年在做什么生意?” 杨陆顺说:“我不是很了解,只晓得他复员后在海南做了两年生意,然后回县里开了个烟酒批发部,虽然我名义上是他干爹,其实我根本没过问过他任何事情,毕竟他也是大人不是孩子。当然他有什么事也没跟我说起过。就如这次他犯了事逃跑,我也是事后才听我爱人说起,他只是说去广州发展,其实我就不清楚了。” 李组长说:“你就全不知道?那杨小标逃跑前支取了四十万现金,还是你爱人汪溪沙带着去办的手续,你说你全不知道?” 杨陆顺苦恼地一摊手说:“我真不知道,连取什么钱我也不知道,真的!” 李组长把手里的烟头狠狠地戳在烟灰缸里质问:“那我请问你杨主任,你和你爱人都是拿工资的国家工作人员,哪里来的钱建楼房、而且还是三层的,我到南平来,怕只有那么几户发财的生意才住得上哪?” 杨陆顺就把变卖邮票买屋的始末交代了一次,听得那李组长直愣神,连忙用眼神询问闵书记等人,待闵书记等人证实杨陆顺没说假话,就把那李组长气得够戗,直拿眼睛瞪老顾,如果这些事情南平县公安局早提供信息,哪里会如此被动?老顾心里冷笑道:你们专案组不是本事通天么,什么都好象掌握在你们手里,自然不要我们操心了。 再问了些什么知道杨小标卖假烟、在南平组织流氓团伙等问题,杨陆顺一概摇头说不清楚,而且与杨陆顺爱人汪溪沙交代的情况大体吻合,虽不排除早就对了口径,但实在找不到突破口。 早一天突击搜查杨小标的“四海”烟酒批发部,已是人去楼空,找不到丝毫贩卖假烟的证据,那批发部所有证照齐全,调查批发部街其他的个体户,也没取得什么有效证据,如果不是假烟厂的犯罪份子交代得很清楚,其他组已经抓获收缴了几个贩卖假烟的贩子,他们三个就几乎相信杨小标是正经生意人了,实在干净地太彻底了,好在杨小标的出逃坐实了,要不是贩卖假烟,你逃什么逃?也许要找到杨小标,唯一的线索就是这杨陆顺了。既然好好问你不交代,那就怪不得我们上措施。但这事得南平县委同意,所以李组长结束问话后,就直奔县委大院。 县委在家的常委以及政法公安的头头们都齐聚在会议室,李组长说:“顾书记朱县长,这次专案组派遣五个组下来办案,据我得到的情况,其他四组人都已经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人脏并获,而我这组却扑了个空,总总迹象表明这犯罪份子杨小标非常狡猾,连他那批发部的营业人员都一个也找不到,这么煞费苦心地遮掩,说明那杨小标自知罪孽深重,才掩盖了所有痕迹。这也是我多年来首次遇到的高明对手,还有线索表明,这杨小标还不仅仅是贩卖假烟那么简单,甚至还有个庞大的流氓犯罪团伙在支撑着整个贩假活动,要不我们怎么去调查窝点附近的商店门铺,都取得不到任何有用线索呢,说明人们心理有顾虑,不敢我们公安机关说实话!” 顾书记听了心头就冒火眼里显出凌厉之色,还一个庞大的流氓犯罪集团,你当我们南平的公安局是摆设,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生怕事情闹不大体现不了你们的功劳?! 善于察言观色的唐局长立即捕捉到那点信息,笑着说:“李组长,你怕是有点危言耸听了,南平县在全省统一的严打期间早就铲除了那么一个只有十几个人的小流氓团伙,哪里还有什么犯罪集团哟。我们南平是多年来刑事犯罪率最低的县,这早就得到省公安厅的表彰了的哟。当然隐藏在阴暗角落的不法分子肯定有,譬如这杨小标,就算是卖假烟,我估计也就那么三五箱子,真是大批大量的贩卖,县烟草公司还有我们公安局早就会察觉采取行动了的。” 李组长本就对南平公安局不是密切合作有意见,这会听唐局长轻描淡写,不禁反驳道:“小打小闹杨小标怎么会逃跑?临走还携带四十万的赃款,分明就是听到风声仓皇出逃!” 顾副局长不乐意了,说:“李组长,你们半夜到了县局里,才把具体行动告诉我们几个局领导的,当即我组织精干人马配合你行动,前后不到两个小时时间,他杨小标就算得了风声,嘿嘿,也不是我们南平公安局出了问题,他可是提前一天就跑了的哟!”
李组长一时语塞,他何尝不清楚那杨小标把尾子扫得那么干净肯定是早得了消息,根本与南平无关,只是话说快了没注意用词被抠了字眼,只得缓下脸来笑道:“那是犯罪份子从别出得了风声,南平的同志们都非常守纪律,现在杨小标跑了,唯一能挖出点线索的就是他那个干爹杨陆顺了。我这次请顾书记还有在长所有领导听案情通报,就是想请顾书记同意我对杨陆顺采取点必要的措施,要不然他什么都不肯说。” 这下全场哗然,对一个在职的正科级县委办副主任采取措施,公安们上措施那是谁都知道的,不就是把杨陆顺当同案犯了么?顾书记心里就翻开了锅,他确实不敢保证杨陆顺究竟是否清白,也不怎么在乎杨陆顺是不是清白,关键就怕杨陆顺真有什么问题,什么利用职权帮干儿子贩卖假烟开绿等疏通各线关系,甚至杨陆顺就真的参与了贩卖假烟,他这县委书记还有什么脸面,那杨陆顺当初提拨,他也是点了头的,他组织的人手进行的考察,真要出了大案子,脸上无光用人不察还事小,就怕被上面误会受了杨陆顺的好处那就问题严重了,再者这个李组长咄咄逼人,硬想在南平立上一大功,想踩着南平往上爬,门都没有,就字斟句酌地说:“李组长说得很清楚了,事关重大,我们不能不慎重考虑,当然我们不希望杨陆顺同志参与其中,小杨大家也有目共睹,一个年轻同志成长不容易,但我们也要本着对他本人、对组织负责的原则,协助省里同志把案子调查清楚,老张,你的意见呢?” 朱县长也在嘀咕,有段时间他爱人跟杨陆顺家沙沙走得近,时常去打麻将什么的,钱肯定是赢了不少,也得了点礼物什么的,自然也不想杨陆顺出问题,有些东西就怕带出麻烦,这正要看如何措词,旁边闵书记抢先发言了,他目前代理三把手副书记,自然非常清楚顾书记的想法,这个时候不替领导分忧更待何时:“朱县长,我先说两句,也许不怎么对,仅给书记县长做参考。我认为李组长的搞法不妥,杨陆顺这个同志我很了解,农民出身,受了党和国家多了的培养才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党员干部,他还是大学生,是非观念组织观念应该是很强的,虽然那杨小标口喊他干爹,大家也知道,时过境迁,一个敢犯罪的人甚至还是所谓什么流氓犯罪团伙的头头,还会记得当年那点点恩惠,要有良心也不得去犯罪!至于汪溪沙也就是杨陆顺同志的爱人帮杨小标去取钱,我们调查过,那笔款子是汪溪沙拉的任务,定期存款,连利息也没要就取了,也算为国家挽回了点损失嘛,所以我个人认为对杨陆顺同志采取措施是不妥当的,一个党员干部的政治生命是脆弱的,他这一搞,是我们南平县委的损失。李组长怕不知道,这杨陆顺同志的文章材料还深得地区领导的好评。说实在的,我在政法线工作多年,还没见到过犯罪份子有大钱不去赚写文章拿几十块钱稿费的。”这话听得大家哄然一笑,老顾适时插话道:“各位领导应该还记得,去年杨陆顺同志深夜勇斗歹徒营救了两名被抢妇女,还挨了几刀,这么思想境界高的好同志,我真想不到他会去犯罪!” 顾书记也呵呵笑了起来,大家见书记笑得开心,哪里还不知道领导意图,纷纷发言,都不赞成对杨陆顺采取措施,见那李组长很不高兴,顾书记说:“你们公安同志说采取措施,那是对证据确凿又死不悔改的犯罪分子,杨陆顺同志显然不怎么合适,但李组长你放心,必要的协助调查还是应该的,有什么事需要协助,杨陆顺同志可以随传随到!” 就这样省厅的三个人又在南平耗了几天,跑了无数的地方询问了无数的人,也没得到什么具体的情报,县烟草公司公安局等不少单位的不少人得过杨小标这样那样的好处,肯定也不想杨小标被抓,偏偏杨陆顺夫妻提供杨小标可能南下广州情况属实,在通缉令发出后就有出租车司机举报说有这么个特征相似的人急着租车去广州,但他的车需要大修就没接下这单生意,其实司机后悔得很,那人出手好大方,偏生破车不争气!无奈下李组长三人怏怏地回了省里。 这关杨陆顺侥幸逃过,但在县委领导们眼里就多少有点看法,毕竟对外一致,心里还是存有疑虑,好在没查出问题。 老谢一直没闲着,他得知杨陆顺与严富有来往,更晓得杨陆顺的干儿子杨小标在南平的势力后,心里就有点慌,他与严富私下的内幕尽管只有极少人知道,但不保那些知道点点、看出些眉目甚至怀疑的人不乱说,私下里叫严富查了查,果然杨小标暗中找了基建队财务上、建材经办人、原料保管等,触角还伸到了县建设局,虽然那些人都不是核心人物,可难免破绽多了就联成线索,可他也没什么高明主意,心里悬得老高,没想杨小标就成了逃犯,真要是杨小标用下三滥手段撬人的嘴巴还没准能行,这下最大威胁算是没了,但就不清楚杨陆顺究竟知道了多少内幕,不过老谢也清楚至少没抓到要害,不让早被揭发了。 眼看着杨陆顺被省里专案组的人传了去,老谢那心里高兴,恨不得那小子一进公安局就出不来直接再进看守所!可惜老谢没得意两天,作为县委办主任,虽然不能直接参与常委会,但会议记录还得存封在机要室,看了会议记录,没想杨陆顺就逃了一劫! 但深谙官场的老谢却知道,这事终究还会有不良影响。那些不了解情况又好奇心重的人,自然会要到处打听,他又是县委办主任,来套他口气的人那是多得不得了,只不过老谢真真假假一番说辞,再刻意叮嘱不要四下流传,可想而知,那外面是说什么的有。他还叫小曹秘书有意无意地把杨陆顺帮关关招工转干的消息透露只言片语给顾书记,只要顾书记稍微感兴趣,那小曹就会很详细地把杨陆顺早就是老卫的便宜女婿等等全说出来,不求别的,只求顾书记心里对杨陆顺有看法,就算成功! 而杨陆顺也早就焦头烂额了,原以为小标只是带了几个流氓地痞欺行霸市,没想还贩卖假烟,要不是自己坐得正行得直,真就被那小子害掺了,既希望小标能受到国法处理,又怕小标被抓供出当年造假的英雄事迹,真是矛盾重重,还有那猴子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三天两头窜家里来问情况,十有**得了小标不少好处,要不怎么家里又被装修一新,才两三年的彩电冰箱等电器全换了新的,还有常常跟小标一起去春江,可仔细考问猴子,那小子还不说实话,唉,如果猴子也被牵连,怎么对得起刘霞!倒是沙沙很泰然,真正是心中无冷病大胆吃西瓜,对付问话的公安做到了沉着冷静。 出了这么挡子横事,杨陆顺在县委办的威信算是荡然无存了,人们假意在关心慰问,实际从他们那闪烁是眼神和意味深长的笑容里,不外乎就是幸灾乐祸甚至巴不得他进去了好腾位子。当然真正要好的交心的朋友还是都很欣慰,燕子小秦等人想着法聚会搞活动来让杨陆顺忘记不开心的事,可有的事暂时忘记了,但能永远忘记么? 偏生该落井下石的老谢却没有冷言冷语,不仅在县委办全体工作人员会议上替杨陆顺正名,还私下好言宽慰,甚至又慢慢把综合科日常工作的决定权返还给了杨陆顺,特别有次在例行的碰头会上,那越级向他汇报工作的何华强好一顿批评:“何科长,你也是老同志,在县委办的时间比我长得多,怎么一些工作上的程序你都忘记呢?我刚来就强调过,原分工不变,各人管个人一摊子工作,综合科是杨主任直接负责的,你不跟他汇报,倒来跟我罗嗦,我那么大一摊子个个管到,你也想我脑溢血啊!我只听杨主任的,其他我不管!”把个何华强呛得差点没背过去,可惜生性懦弱的他又不敢顶撞,硬是茄紫着脸没回半句话。 这些做派落在杨陆顺眼里,心中是暗暗好笑,怕是老谢慌了,他肯定是怀疑我抓了他的痛脚,这不是示好来封我的嘴么?当下也不说什么,只是瞅着老谢就笑得更意味深长,当然是一幅信心满满的样子。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