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804字

眼见得老谢的态度越来越热情,杨陆顺心里就益发塌实,却也更鄙夷老谢,要不是那么吓唬老谢,指不住现在又该怎么想法子整人了。 这就让县委办其他人甚为不解,当初老袁在阚书记中风后就算了早八字,说杨陆顺决对要被谢主任整,还从多方面分析,确实头头是道,可偏生事情不想他所想象的方向发展,老谢非但没给杨陆顺小鞋穿,反倒是两人的关系欲发的亲密。闲来就有人取笑老袁看事不灵,老袁振振有辞:“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永远的敌人,就看你怎么处理了。杨陆顺能跟老阚搞好关系,跟老谢也是可以的嘿嘿”笑得颇为神秘,两根手指头就那么捻啊捻的,话没说出来,听的人都也恍然,那杨陆顺不是卖邮票发了财么,还有卖假烟的干儿子,那肯定是不缺银子打点关系了,彼此交换下心神意会的眼神,也都嘿嘿直乐,大都表现出蔑视鄙夷,心里却想,老子要有钱,怕是跟顾书记也能称兄道弟。 这天杨陆顺家又来了两位不速之客,却是老谢的大儿子谢大民,领着个看就是大城市出生的年轻妹子,进门把杨陆顺沙沙就叔叔阿姨叫得亲热,还提了些老人孩子的营养品零食。掐指一算也有三、四年没见这大民了,还记得在新平时都是叫六子哥,这会怎么就改成叔了?显然那妹子也不乐意叫看上去只大那么几岁的杨陆顺叫叔,神色总带着点傲气,任大民怎么偷偷拉扯就是不开口,却拿双大眼睛四下瞅,浑不当会事。 杨陆顺也不为忤,看着眼前的妹子那熟悉的神气,却没来由心里反感,想起了从前大学里那些出生环境优越的城里妹子,看乡下人不就这眼光神色么,幸亏得这家还算体面,要是平常的旧房子,少不了还要看到更多是表情。沙沙似乎也觉察到了点,笑着请两人上了二楼,果然那妹子操着比较标准普通话说:“哎呀,楼上还别有洞天呢,想我们那里一般人也就这条件了,怕在你们这里算的富裕人家了。”沙沙任由她到处看,说:“也就这样了,在我们这里也是很一般,有钱人家我们可不敢去比。”那妹子就夸张地瞪住大民说:“哎,你家那样莫不是贫下中农了?”大民就尴尬地笑着说:“铃子,我家那不是住单位上的房子么,我和小民都在外地,我爸妈就没必要修这么大房子空吧?省下钱好让我风光体面地娶你啊!”那妹子甚为得意,挥手给了大民一下说:“讨厌,人家没想嫁你呢。” 杨陆顺和沙沙对望苦笑起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个体统,小对象要打情骂俏去个没外人的地方啊,也不嫌臊,分明是眼里没其他人了,那大民原也是个自视颇高的人,楞在这妹子面前低了一等似的。好大会两人不闹了,大民才说明了来意:“我今天来,主要是感谢杨叔的。想请杨叔阿姨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杨陆顺诧异地说:“大民,你谢我什么啊?我怎么想不到呢?”大民笑着说:“那年我考上了长江大学,你不是托了封信给给张教授吗?张老看在你这昔日高徒的份上,对我蛮关心照顾的,对我帮助很大,本来早就该来道谢的,毕业后一直忙于工作,回家都少,可我没忘记,老念叨着的。”那叫铃子的又夸张地张大眼睛瞪着大民说:“你说他是张老的高徒,他也在长江大学毕业的?怎么从没听你说过啊?”大民又尴尬地笑道:“是啊,杨叔也是长江大学毕业的,当年我就是听杨叔把校园描绘成圣地一般,我才填的志愿,要不也没缘分认识你了啊。”铃子撇了下嘴说:“那鬼地方,现在你拿轿子抬我去也懒得去。” 杨陆顺就知道大民根本不是嘴巴上说的老念叨他的什么好处,心说这两父子咋都这么心口不一呢,那点小事我还真忘记了,怕这只是个幌子,为什么热巴巴地请我吃饭呢?却笑着说:“啊,想当年我一农村出来的苦孩子,咋到春江省城,自然觉得神圣得很了,也许言辞有点夸大,总也是我心里的感受,自然不是你这出生大城市的人所理解的了。大民,你说的那点小事,你不提我还真忘了,要谢啊,你还是有空多去看望张老,吃饭就不必要了,你来了还提了这么些东西,我还要谢谢你呢。”大民执意要请:“那怎么行,杨叔阿姨,你们一定得去。这次吃饭有两重目的,一来感谢你请张老照顾我,二来感激我爸妈多年来对我的精心养育之恩。你对我妈应该了解,是个节省人,要不把你们请出来,怕是死活也不会去饭店的。给我这机会吧?”
沙沙笑着说:“你小子也是,几年难得回一次家,连你妈前段时间生日也不打个电话写封信的,难得你有心,我替你杨叔当家了,我们去。”大民就又有点尴尬地说:“前些忙得很,这不放了大假,马上就回来了。”那玲子在旁边瞅着大民吱吱儿直乐,显然是大民又心口不一! 送走了大民,杨陆顺就有点责备的意思:“沙沙,干嘛答应去吃饭呢?你不是挺讨厌那易老师的么?”沙沙笑道:“不管大民是什么目的,我都要去白吃他一顿,以前我们在新平送了那么多东西,是时候换回点收益了,不吃回来点,我这心里总不平衡!再说这次是他们主动请我们,不管怎么样,老谢始终是你顶头上司,有机会缓缓就缓缓,我可不想你再想新平那样遭罪了。” 第二天临中午了,老谢进了杨陆顺的办公室,笑着说:“杨主任,今天我儿子请客,咱们不能迟到,昨天见到我未来的儿媳妇,还怎么样?”杨陆顺就让座:“谢主任,你请坐。你那未来的媳妇蛮漂亮的,还是大学生,跟大民挺般配的呢,请坐啊!”老谢摇着手说:“不坐了,你收拾下桌子,我们走,吃饭去。”杨陆顺只得随便清理下桌面,随着老谢出了门,本还落后一步,老谢停下来一等,两人就并肩往外走,老谢难得呵呵大笑道:“杨主任啊,我也觉得他们挺配的,要是这妹子不是大学生就好了。”杨陆顺奇怪地说:“为什么?大学生好啊,现在不是流行优秀基因培养祖国杰出的新一代么?铃子能考上长江大学,说明她不仅外貌漂亮,而且内在因素也很优秀嘛。你想这么优秀的父母结合生出的宝宝,将来肯定是栋梁之材!谢主任,就等着抱乖孙子吧。” 老谢又是一阵大笑,惹得就有人从办公室门口探窥,老谢笑完却压低了声音凑在杨陆顺耳边说:“我是怕我家大民吃亏,那么强的女性,大民要管制不了,不就成了气管炎?那就作孽咯!”杨陆顺很不习惯这么近距离跟人说话,何况还是他极为厌恶的老对头,忙不迭偏了下头,听完了就有点瞠目之感,心说我什么时候跟老谢关系这么好了,连如此贴己的话也跟我说,就说:“不管孩子多大,在父母眼里终究是孩子,听了谢主任的话,我这才深有体会。大民是有心气的人,绝对不会气管炎的!”老谢又是呵呵直笑,哪是担心,简直是开心得合不拢嘴。 他们正副主任前脚走,后脚就有人议论纷纷,专说综合科里,小游蹲在自己椅子上说:“我们杨主任跟上面拉关系的手腕可真不一般,前面没了老阚,马上又跟谢主任成了亲密战友,嘿嘿,我看有的人要小心咯!” 这话没点名道姓,但廖红霞何尝不知道是隐射她呢,心里极其愤怒却故作泰然,马上道:“是的咧,早两天听说谢主任还专门把不尊重领导的何科狠批了一顿,要说我也跟杨主任有过争执,可那纯粹是工作上的分歧,只要我把本分做好了,不存在什么小心不小心,倒是有些人是应该警惕,辜负了领导的重托那才真要挨头刀呢!”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