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4376字

却说这县委宿舍为何经年未修,无非就是名曰干职宿舍只是有名无实,回溯到八十年代中期倒还是单身干部职工的栖身之所,因为县委家属房甚少,不少人只得利用宿舍结婚生子,虽说县委也陆续修建了家属楼,怎敌得过县委干部编制的飞速膨胀?有职务的住了楼,没职务的就只有苦捱,好在县委领导也恤下,凡是没住家属楼的干部只要女方单位有家属房的,就竭力去争取,倒也解决了不少问题,有了大房子自然欢天喜地搬家。可县委大院的干部不少爱人是农村上来的,勉强解决了户口却解决不了工作,还得在宿舍窝着。幸亏得到了八十年代后期个体户不再被人歧视,不少家属为了生存计也只得当个体户了,倒也发了些人,有钱了就自己修房子或者租别人的大屋住,但名下的宿舍却不腾让出来,领导们也没辙,一家开了头其他有样学样,搬出去了也不腾屋,宁愿放杂物也不愿便宜了别人。久而久之宿舍成了储物室了,你说县委的领导还能去花钱修没人住的宿舍? 倒是管着基建后勤的干部总琢磨着维修旧房,自然也是多少想落点好处,但原来江主任在时就多次拒绝了维修提议,没人住修什么修?这会老江走了换了老谢,老袁老杨老话重提要修宿舍,老谢混了大半辈子哪里不清楚,却也假模假样叫老袁打报告去申请,自然闵副书记那里是通不过的,老县委人儿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次杨陆顺负责行财一摊子,老袁老杨就欺杨副主任年轻好蒙,使劲撺掇着要修宿舍,杨陆顺是吃过苦头的人,那还不一拍即合啊。 闵副书记听了杨陆顺的设想,觉得挺象那么回事,调子也蛮高,为了解决县委政府两边无房居住的单身干职,也是一片好心,但闵书记更想看杨陆顺怎么着去解决那些头痛的问题,不是县委领导们没魄力,不敢落面子去轰人,现如今的领导都会当好人,得罪人的事麻烦事少一件省心,犯不着红脸煞黑脸,小人物成事不足,百事还是有余的。加之破烂不堪的宿舍也确实有碍县委大院的整体美观,既然杨陆顺信心十足且经费不高,闵书记当然没什么异议了,相反还是暗暗支持的。 杨陆顺领了上命,难得有机会为同事们做点好事,加上老谢又不碍手碍脚,那个积极劲就不提了,立马把老袁老杨几个集合开会商量着怎么搞,会上老杨就愁眉苦脸地说:“杨主任,这经费也太紧巴了,我怕没施工队愿意接哟,才三万块钱,买材料就够紧,何况还要付人工呢!”杨陆顺有想法:“钱虽然紧张了点,能省则省,材料就由我们自己负责采买,少数不怎么复杂的工序如粉刷墙面什么的,可以组织我们的干部自己动手,而且破烂的窗户门片不见得一定要做新的,可以到县直各单位去访访,哪个单位拆旧房子的窗户门片我们可以折价买回来,重新刷过漆不就能用上?” 老袁老杨听得之撇嘴,心说又不是你杨陆顺自家起房子,那么省干嘛?原本盘算着还想落几个小钱,这下可好,全是费力没好处的事。不管杨陆顺怎么问他们还有什么高招,没一个吱声的,只是说你杨主任怎么说就怎么办吧。杨陆顺没往其他地方想,也很满意下面人的合作,笑着说:“现在七月半,抓紧点时间弄,前后我估计着最多二十天就可以完工,过个夏天,天气放凉正好住人!”就分工了下去,采买材料雇请施工队这些全交给了老杨,那口气还是非常放心的。弄得老袁夹眯着眼睛冲老杨嘿嘿之乐,老杨知道袁科在笑话他,也只得回以苦笑,当然少不了还学着外国人耸肩歪脖一脸无奈。 至于组织单身少房的干部们出义务工、寻访可以废物利用的门片窗户,杨陆顺也没好意思把这些麻烦事交给其他人,只是要求老袁几个得闲了四下访访,没做什么指望,也晓得这没面子的事老袁这几个老资格是不愿意去做的,县委维修宿舍还要到外单位搞废物利用,换谁谁也不觉得多么光彩。 杨陆顺可就真叫忙,综合科的工作交给老何倒还放心得下,但县委招待这摊工作不亲力亲为是不行的,县委无小事,接待工作那更是大事中的大事,拿顾书记的话就是政治任务,务求凡是来县里的地委行署机关的领导地区各大职能行局的领导都要安排妥当,吃住行程不能出半点差错,绝对不允许在招待方面引起任何不满意。好在招待都定点在县招待所,那里从所长到服务员都是训练有素的,那个马所长尤其经验老道,知道来什么人备什么菜,地委行署领导的饮食喜好心里有本明细帐,跟常来的地区行局领导也非常熟络,难怪换了两届县委班子他这所长稳如泰山的。这块牵扯杨陆顺的精力最大,要换了其他人还不成天巴不得地委领导来呀,正好借机亲近领导,万一被某位领导看中直接进了地区也说不准,可杨陆顺头痛,每天光时陪着喝酒就够他受的了,老谢也拿他做挡箭牌,亏得杨陆顺在招待所服务员中人缘好,有不少服务员给他偷偷倒白开水,也使得杨陆顺之海量名气大噪。 杨陆顺还有项重要工作,审核发票单据。杨陆顺在县委办时间到底不长,要说内幕底细并不全然知晓,就他所知道的仅仅就是各科室都有默许的应酬费,个别如秘书科长老谌还有更多支配权。杨陆顺不想当什么铁面青天,但他也不想被人当傻瓜,莫看签个字只有几秒时间,其中的细节却值得回味,有的发票单据他知道来龙去脉自然签得快,有些磨陵两可的多少得问上几句,而来签字的人无一不是普通干部,负责人只是写个证明人,掏钱这玩意儿也就是经手人自然是小兵兵,自然也是科室负责人信任的人,当然不排除假手弄名堂的,但怀疑到最后莫不涉及到负责人。签了万事大吉,遇到了问题少不得要多盘问盘问,经手人左言右顾,实在搪塞不过就拿负责人说事,真要让科室负责人来解释不是不可,表面上嘻嘻哈哈,可心里未免有疙瘩,如要不闻不问,这审核岂不成了摆设?为此杨陆顺也伤脑筋,还专程请教了老江,可老江也不说实质,只是笑笑说:“只要不是什么大问题,带得过就成。”杨陆顺也就只好带得过就成,反正只要不过分,不超过默许金额范围,也就没什么多话。但秘书科老谌有点倚老卖老,都知道他只有被人请,少有请人之时,而且秘书科的秘书们经常同县委领导下乡跑线的,傻瓜都知道还用得着他们掏钱招待别人?可偏生就是秘书科的人发票多,这里吃饭那里聚餐的,而无一不例外的都是老谌签的证明人,小秘书们振振有辞:“一点点费用总不能劳驾县委领导们签字做证明吧?他们的字那是有大派场的。”杨陆顺也没什么好对策,总不能捏着三两百的发票跑某某书记哪里问个究竟吧!不过那些来请杨陆顺签字的人都是客客气气,敬烟讨好者甚多,也晓得不拉好与杨陆顺的关系,万一较真了谁也落不到个好脸。这也就是杨陆顺走到哪里都有人笑脸相迎的根本原因了,杨陆顺也坚持自己清白,不取分毫,自然也就理直气壮点,不过苦了老袁,杨主任不沾手,他也不敢伸啊。
这天一早杨陆顺来到办公室,照例小秦已经打扫好了卫生,刚坐下老袁笑地晃了进来,杨陆顺还没来得及开口打招呼,老袁径直坐到对面的藤椅上说:“杨主任,这几天你脚不沾地也没来几趟办公室,老杨已经把施工队联系好了,该用的建材也准备熨帖,只等宿舍清空开工了。”杨陆顺颇高兴:“哦,那好啊,老杨手脚蛮麻利嘛,我也没去看,那搬家的情况怎么样了?还有几家没搬呢?”老袁说:“搬得挺快,也就剩下三两家没搬了。我叫老杨去联络过,都说尽快搬家。我看不要一礼拜就可以开工。”杨陆顺笑着说:“那就好,我已经跟政府办安主任碰了头,他蛮同意我是搞法,我准备明后两天抽时间召集县委大院里的单身干职还有住房紧张的同志开个小会,他们要住屋,请他们出点义务工应该不成问题,喏,这是无房户的名单,我算了算虽然还缺了那么几间,应该还能妥善分配下去。”说着拿了份名单出来。 老袁装模作样看了看,脸上的笑就没了,颇为忧虑地说:“杨主任,有些问题我及早说出了,还请你及早拿主意呢。” 杨陆顺难得见老袁一幅忧国忧民的神情,就问:“什么问题,有问题是要早点提早点拿出解决办法,免得到时候被动嘛。当然也不是我拿主意,我们都商量着解决。”也就不轻不重抬举了老袁一下。 老袁说:“就是那些赖着宿舍不住的户子了,借修缮宿舍把他们哄了出去,到时候他们又来占房子怎么办?请那些无房户单身干职出义务工倒没什么,可我们的承诺到时候兑不得现,我怕弄得意见纷纷呢。呵呵,我见你没说起这挡子事,是不是杨主任早有了对策呢?我也是多嘴问一问,把心也塌实起来。主要还是不想出什么问题,如果有那些人鼓噪起来,我怕县委办工作会被动。” 杨陆顺确实也是有了对策,不过老袁问起,也就不再藏掖:“袁科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我不是没想过,也想了很多,毕竟归根结底是单位亏欠了他们,那些占了房子的人基本没在县委分房子,都是自己解决的,要么是自己修了屋,要么是住了自家亲戚们多余的房,也还有是单位补贴租房费租房子住,对于这些同志,我们先要道歉,然后再做思想工作,自己有屋的当然能再占公家房,将心比心,人家没住的也困难吧。愿意住回来的,我们不能剥夺人家的权力,但一定要住回来,而不是借口住回来占房,当然租房补贴要取消。应该说困难会有,可我相信我们的同志不是不讲道理的,能在县委大院工作,心里肯定是服从组织决定的。”但杨陆顺还有一下招没说,是怕早让人知道了,失去作用,关键还得这招。 老袁听了心里那个闷笑啊,仅靠做思想工作就能解决问题,那还要组织纪律组织处分做什么?真要有那么高风格,也不得死皮赖脸占公家的便宜了,可为了取得杨陆顺的信任,他自然得尽心谋划,就笑着说:“原来杨主任早有准备,看来我是多心了,多心了。是啊,我们的干部同志还是信任组织的,如果是顾书记或者张县长能主动出面做工作,就算不做工作,要讨得一纸命令,我想问题更容易解决。杨主任你认为呢?” 杨陆顺听老袁也提出请顾书记等县委领导出面,就知道老袁是真担心这事的处理情况了,不免好奇地问:“那袁科有什么好办法?” 老袁就扭头看了看办公室门,一副神秘的样子凑近低声道:“杨主任,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既然说动单身干部们去出义务工,这就是个新气象,是个好苗头。如今上面大抓党员干部的思想教育,重提学雷峰树新风,把党员干部的民主生活会制度又严格起来,我觉得就利用机关党员民主生活会时提出,作为民主生活活动开展,体力活自然是年轻同志去做,请顾书记等领导做个样子,这不就是个上佳的题材?南平县委廉正节俭,关心干部福利修缮宿舍,党员干部集出义务工。杨主任的材料水平南平第一,你搞出个报道往上面一发,嘿,顾书记一高兴,那什么不都由我们说了算啊!” 杨陆顺诧异地张大了眼睛,这老袁怎么就跟自己想到了一处呢,难怪老袁嘻嘻哈哈也能在县委大院稳占一席之地,也是有点真水平。原想自己这点子似乎出人意表,看似有点小题大作,可意义深刻,从县委班子的团结廉简到下面党员干部狠抓思想教育全而概之,完全符合地委上传下大的中央精神,而且可以说的坚决地拥护和执行,政治思想工作无小事,点滴之间见成效,如今在已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主题下,县委书记领着县委大院的党员干部出义务工,不正是发扬和继承党的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么?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