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252字

1990年北京亚运会,亚洲体育史上一次普通的聚会,因为凝聚了太多民族的力量,太多中国人对于祖国的挚爱,以及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强烈愿望。在中国,在北京,它所蕴含的意义早已超过了体育所能涵盖的范围。9月22日,在“团结、友谊、进步”的旗帜下,第十一届北京亚运会拉开了帷幕,同时也牵动着中国十一亿人民的心,为了观看比赛,几乎达到了当年观看香港武打片《霍元甲》万人空巷的程度,而历时十七天的亚运会我国体育健儿获得了183枚金牌,远远超过了半数,并打破了1项世界纪录,创造了30次亚洲纪录,再次显示了体育强国的实力。 南平人民高涨的激情随着亚运圣火的熄灭逐渐回复了昔日的平静,唯一遗憾的是不能亲临赛场一睹盛况,而县委县政府的日常工作却没因为亚运会而中断,机关领导干部们依旧为新平县七十多万人民群众的生活生产而忙碌着。 杨陆顺正愁眉苦脸地审核着县委简报的稿件,为啥愁眉苦脸,还不是因为这月的开支太大超过了预算被沙沙唠叨的么。一堂一堂的喝酒随人情,无情地掏空了杨陆顺干瘪的钱包,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可怜兮兮地伸手找沙沙要钱,有时候杨陆顺真恨不得少认识点人,要不哪来那么多请柬呢,以前吧还只是稍个信请人带个话,现在弄出些烫金镶红的精美请柬,越是金光灿烂越是要命,这随人情也是看涨,象他顶着县委办副主任的头衔,不上五十元人情硬是拿不出手,看着有的人一百两百的上,不仅是体现了感情好,更体现了人家混得好,要不拍出一张两张百元大钞还能保持脸上欢娱的笑容?想着想着杨陆顺就不由的摇头叹息。 老袁又晃了进来,随便打了个招呼丢了跟三五烟径自就翘起二朗腿坐了下来,杨陆顺捏着烟凑在鼻子下嗅了嗅说:“袁科,西桂饭店的王爱民去找了你没有?来几趟了。” 老袁笑着说:“昨天就把那小子的餐费前结了,我们县委办这么大的衙门还会少了他那几个辛苦钱儿?” 杨陆顺笑着说:“知道人家是辛苦钱,小本经营的,早结快结算是给他们盘活资金嘛。” 老袁却没笑,说:“我今天来专门就是要说说这王胖子的,你是不是自己掏钱结了五百元的餐费?” 杨陆顺一楞说:“好你个老袁,怎么跟克格勃一样什么都知道啊?是有那么回事。” 老袁哼了声说:“我知道那王胖子的真心夸你廉正,可也没必要啥地方都嚷嚷一通吧?也得看人看地方不是。昨天那小子兑发票时,恰好老谌也在,那小子可能见着万把块钱就要到手心情好还是怎么的,没来由地就夸你什么请客吃饭自己掏钱。不是有点蠢气么,还不是我们这些吃饭不掏钱的人给他带去的生意啊,我倒没什么,老谌当下脸就变了色,挖了那王胖子一眼就走了。我一听也蹊跷,就问了几句,好嘛那小子倒水一样全唠叨出来了,说什么谢主任签了单的,你却硬是掏了现钱,好在办公室没其他人,要不我真会跳起捂住他那大嘴巴!” 杨陆顺心里也是一咯噔,他知道王爱民那话的后果,也暗骂王爱民老婆不是东西,那么会说话的人不来偏生叫个蠢猪来,这事还真没预料得到,得给王胖子个死信,再不许他进县委办来,乜见老袁说话带气可脸色正常,而且似乎还带着点关切,就唉了声说:“天晓得这王胖子会这么胡说八道,喜幸得袁科你来告诉,要不然我把县委办的主任科长们集体得罪了。” 老袁也唉了声说:“杨主任,你还真让我心服了,五百块不是小数目,老谢都签单子了你还自己掏什么钱,要是让老谢知道了,不定会生什么意见呢。” 杨陆顺就说:“那我也不瞒你,那次请客是感谢财政局的同志解决我外甥女委培的事儿,按说私人的事不该公家请客的。也许谢主任也晓得我家庭负担重,有心帮帮我,可实在愧不敢当,所以我就背着谢主任掏了现钱,原本也很隐秘,哪知道没叮嘱下王爱民,这下误会怕是不小。” 老袁说:“其实说真心话,当领导的就要象你这样大公无私,我在行财这么些年,江主任算不错的,可也要报销些个人的费用,不是说老江贪便宜,他也没办法,你想想,县委领导这么多,开支这么大,究竟有多少真为了公家事,大家心里多少有数,这世道没几个朋友又行不通,无非是吃吃喝喝,可大家一月多少工资,又能请得几次客?只要不往包包里装,是人总得吃饭喝酒的嘛。”
听老袁这么推心置腹,杨陆顺不免有点好笑,什么大公无私就好?晓得人怕也在心里笑我蠢呢,现在不流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么,但还是谦虚地摇了摇手说:“袁科你莫夸我,我只是胆子小怕出事,这才是真心话。”却也起身从办公桌后没踱到沙发边坐下,这些话少点人听到还是最好,隔起那么远说话声音未免有点大。 老袁立即打抱不平:“五百块钱好大个事,这钱是吃到肚子里去了你又没装包包里,吃吃喝喝那不是问题,往自己荷包里搂才是犯错误。”旋尔压低声音说:“杨主任,其实有些事口子放大了,别人出了什么问题,你这管钱的多少有点责任,领导责任跑不掉,我看财务上也来点小小改革,多少堵得点漏洞。再说顾书记这段时间是没什么心事管机关里的小事,等下闲下来,迟早要重新规范财务制度,他在当副书记时就曾经抱怨过机关开支过大了的。我们这也算是为领导分忧嘛。” 想来这是老袁第二次嘀咕要动财务了,杨陆顺不知道他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说:“袁科,你是老财务,管理上存在些什么弊端你应该一目了然,既然你有心,我就支持你,你先拿出了初步意见,我们商量着办,差不多了就我们就向谢主任、闵书记汇报,你看如何?” 老袁点点头说:“行,就按你说的做,我这就弄个条条框框来,其实早几天我无意中跟闵书记提了下,闵书记也很有兴趣,我看我们这招没问题!” 杨陆顺不置可否地笑笑,东西都没见你的怎么知道这招有无问题?但是能规范好县委办经费的管理,不至于让太多的钱不明不白的被吃喝浪费掉,他心里还是蛮憧憬的,管理措施越好,领导越高兴,这些规矩反正只是管理下面的人,只要不伤害领导们的利益,估计大体上是行得通的了。而且他也觉得有必要严格点,他就偶然发觉政研实的老胡手脚不干净,有次老胡拿着张两百多元的餐费发票来签字,处于相互尊重杨陆顺并没过细问什么,但就在签字完了忽然看见千字头的发票在千位没打记,要是开发票的人疏忽则没什么问题,万一是有意为之,这里签字完了再在千位上添加数字,岂不是两百变成了一千二甚至更多?但想想政研室一年到头难得有什么大型应酬,老胡不至于胆大包天,也就当做没看见,等老胡报销完了,再去财务室差证,果然那三百多元的发票被改成了一千二,那老胡不知是胆子小还是怕金额大了穿泡,只冒领了一千元!然则这一千元足足是老胡四个月的工资啊!气愤之余却也不好一把揭穿,闹大了老胡最少也是个党政处分。只好旁敲侧击老胡,这阳世上并非老胡最聪明!老胡似乎有所察觉,以后见了杨陆顺就老远打招呼,客气得很,自然这样的发票也就再没出现过。 老袁果然很快,第二天就拿出了个简单计划,象什么办公费、差旅费等日常必要的开销费用就忽略了,司机班的小车费用也没怎么涉及,重点就是接待应酬费的管理,提出了定点用餐、定费用餐、用餐申报几个制度,说直白点就是来客就餐需事前申报,得到许可后在规定的饭店规定的费用范围内就餐,少不退超自理。结帐则由财务上按月统一结算,不搞什么这个人拿张发票来签字报销那个人捏张票据来签字报销。 杨陆顺粗一看觉得蛮理想,仔细想想就提出了疑问:“袁科,要是就餐人员与饭店老板勾结一起,并不吃饭而是利用关系只开发票,岂不也存在漏洞?你要晓得编个什么理由说要招待下面的乡镇同志是很容易的哟。” 老袁嘿嘿一笑说:“这容易,我们要是与那饭店老板关系更好,时刻严加监督,我想没什么大问题,要让我们发觉你说的问题,就换个饭店,我想任他哪个老板也不会因小失大的。只要是吃进肚子里了杜绝肥了私人腰包,我看就成,什么政策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吧。我初步预想就定在王胖子的西桂饭店,一来王胖子跟你关系好,你这么照顾他的生意,他不会恩将仇报,二来西桂饭店条件不错,不算非常高档也不寒酸,而且离县委大院近,放眼大院周围,还只西桂饭店合适呢。”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