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692字

九月学校开学,杨小标考上了南平县第一中,杨陆顺自然是高兴得很,巴不得小标读书成绩好,能考上大学。 可杨陆顺的爹娘还有几个姐姐都不赞成送孩子县城里读书,他爹说:“六子啊,我晓得你是做善事,孩子无亲无故的也作孽(土话就是可怜的意思),可这么大的娃子了,吃饭顶得上个劳力,睡觉也要占个全铺,我们让他有吃的有住的也就尽到心,对得起他死去的爷爷了,莫非你还真把他当亲生儿养?俗话说四岁带不亲,那孩子都十七岁了,还能真亲你?你自己对象都没找,工资也不多,总要攒几个将来应急吧,六子,听爹一句,农村里十七、八的算劳力了,干脆就别让他读书,到鹏子的建筑队去做工算了,怎么也养得自己活,就行了。” 杨陆顺笑着说:“爹,您老原来不老是教育我要行善积德么,何况我还答应了小标的爷爷。我比小标才大几岁,当然是不指望小标给我养老的了,他亲不亲我也没什么紧要,关键是不能委屈了孩子,没了亲人已经让孩子很痛苦了,我们干脆好事做到底,尽我们的能力去培养他,那孩子聪明懂事,说不定将来还会是个人物呢。” 他爹唉了一声说:“你呀,让人夸了几句就昏了头,当初公社卫书记要给孩子发补助,本就是应该拿的,你也不晓得争什么硬气,硬不要,管了吃住穿衣还要管培养,只怕到时候脱不开手哟。那孩子真有出息能成人物倒也是他祖先有灵,我们也不想沾他的光,就怕一不成器,连娶媳妇都要你负责,看你怎么收场!那孩子在家也住了一段日子,抢着做这做那的也还算懂事人,但我总觉得那孩子在防着我和你娘,一天到晚没几句话,老是苦着张脸好象我老杨家亏待了他一样!你姐她们来了也不知道喊人,一副倒霉像!我怎么看也不象是什么有出息的眉目!” 杨陆顺忙解释说:“那孩子刚没了亲人,可能想他爷爷,难免会孤僻点,没想到您老会不喜欢,那送他去读书最好了,省得烦您老的眼。” 他爹没说服他,就要他几个姐姐姐夫轮番劝他,在几个姐姐姐夫面前,杨陆顺就没那么好说话了,他甚至批评他四姐夫说:“现在这么好的环境,国家大力推广义务教育,你们还在斤斤计较眼前的小利,小军成绩不好你这当爹的不好生督促,还支持他辍学去学泥瓦匠,简直就是鼠目寸光,小标那孩子我是送定了!”四姐夫嘿嘿笑道:“好你个六子,当上乡干部了,说话也开始打官腔了。” 最后还是把杨小标送到县城一中读书,把他安顿好临走时,杨陆顺语重心长地说:“小标啊,你一定要努力读书,将来考上大学,学好本事为国家的建设做贡献!在学校要好好照顾自己,伙食上别太卡自己,要吃饱吃好,想叔了就回家去看叔,啊!”杨小标是含着眼泪送杨陆顺离开的学校。 不久,全国开始了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这次全国范围的严打活动,狠狠地打击了犯罪分子嚣张气焰,从严从快从重地依法杀一批、严判一批、劳教一批!有效的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深得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南平县县委县政府立即遵照上级的精神和指示,部署全县公安民警重拳出击,同时发动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各单位、学校纷纷上街游行,齐举标语高呼口号声讨犯罪分子。 新平乡也极力行动起来。卫书记、王乡长等从县里开会回来,马上就召集全体乡干部、派出所全体干警开会,传达上级是文件精神和工作指示,安排部署了新平乡的严打行动。第一阶段是发动组织人民群众游行,第二阶段警民合作深挖紧追。卫书记在会上一再强调新平乡一定要圆满完成县委县政府交给的任务。 杨陆顺边听边记录着,让他不解的是,严厉打击犯罪活动和犯罪分子是必要的,可怎么能下指标定数量呢?就新平的情况来看社会治安还是比较好的,虽然有些无业青年小痞子小流氓在兴风作浪,打架斗殴时时发生,偷盗现象也比较严重,但杀人、抢劫、等刑事案件少见,恶性案件几乎就没有。怎么能完成或是超额完成任务呢?总不能无中生有、小的夸大吧? 严打卓有成效,一批成天在街道上游手好闲、惹事生非的无业小青年被抓进了派出所,一些有偷盗行为的也没漏网,一批有着流氓团伙性质的混混痞子也被绳之已法,新平的农民老百姓当然是额手称快,可让派出所和乡政府的领导们犯了难,没完成县里下达的定额任务啊。 于是派出所的干警们渐渐没了耐心,由开始地盘问慢慢发展到了刑讯逼供,被羁押的犯罪分子在各种手段下纷纷开始了“检举”和“交代”,为的只是不再受到无休止的盘问和拷打,可还是完不成任务。 在乡政府在案情通报会上,派出所的李所长有点泄气地说:“卫书记、王乡长,我们派出所的同志实在无能为力了,不但全部积压的案件全部告破,还深挖了一批出来,可这刑事案件不能捏造,得有事实啊,杀人啊、抢劫啊、啊,这些都得有事实为依据,总不能为了完成任务就搞假案吧?这段时间我们派出所的民警们几乎都是连轴转,实在是没办法了。” 卫书记说:“李所长,派出所的同志们确实辛苦了,我代表乡党委感激你们的辛勤工作,也为你们目前丰硕的战果高兴啊。但这次严打活动是全国范围内的一次整体行动,党中央是下了死决心的,一定要加大力度,还人民群众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这本身就是对人民的教育,同时还能挽救很多人,特别的青年,让他们吸取教训,做个遵纪守法的人。县委县政府也是有任务的,南平县的任务李所长也是知道的,我不管那些,你们派出所一定要再接再力,发扬连续战斗的作风,坚决完成县委县政府交给的任务!” 李所长愁眉苦脸地说:“卫书记,我们派出所的同志算是黔驴计穷了,你们领导也帮我们下面出出主意,想想对策吧!” 王乡长皱眉想了想,忽然说:“如果挖出个流氓犯罪集团,那不就超额完成任务了吗?卫书记,上次同进村不是两伙农民搞械斗啊,我看不仅仅是争水那么简单吧?” 卫书记眼睛一亮,但不动声色地说:“老王,你这么一说是值得我们警惕啊,这样吧,明天我去县委汇报情况,就麻烦老王和李所长具体去挖挖情况,如果真有流氓团伙性质,那么派出所绝不能手软!” 等卫书记从县里回来,同进三组四组参加械斗的农民基本已经被定性为流氓团伙,双方的组织头头全被抓进了派出所。农民们从来都是怕惹官司是非的,参加械斗是农民在派出所民警的严厉盘问下,心惊胆战地就按照民警的诱导把组织他们的人说成了头头,为了洗清自己还捏造了一些所谓犯罪事实,那些被抓进派出所的农民虽然百般辩解,但在充足的证据面前,他们的辩解是非常苍白的。 就这样,新平乡圆满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严打活动取得了丰硕的战绩,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表扬! 当杨陆顺得知情况后,大为震惊,他曾经到同进村去协调过争水纠纷,知道事情的全部原委,那些农民因为偶尔一次聚众闹事而被扣上流氓团伙的罪名是非常冤枉的,为此他专门找卫书记去为那些农民求情,可卫书记为难地说:“小杨,这是王乡长亲自带队下去收集整理的,而且事实摆在那里,我怎么好去翻案呢?何况公安机关有独立办案的权力,你还是去找王乡长吧。” 杨陆顺又找到王乡长,王乡长本把这事当成神来之笔得意之作,怎么会轻易更改,听了杨陆顺的说辞,不但不认同,反而神情严肃地批评道:“杨陆顺呀,你也太天真了,聚众械斗本就是流氓滋事的一种具体形式,就是犯法行为。如果不是我们乡政府及时制止,肯定会发生流血伤人事件,当时为了不耽误抗旱保苗就没及时处理,本就要处理的,就赶上了严打活动,也活该他们倒霉,撞到了枪口上,枪打出头鸟,派出所这么给他们定性完全是有依据的,我们绝对不能姑息养奸,如果这次不严厉打击,以后他们还会闹出更大的事情来!你是党员,怎么能为犯罪分子开脱呢,你的原则到哪里去了!杨陆顺,你还年轻,要站稳立场,千万不要感情用事,免得犯错误啊!”
事隔不久,本着从严、从快、从重地原则,这几个为头的农民被依法判处了六年有期徒刑,余下参与械斗的农民因为检举揭发有功、认罪态度较好,确实有悔改表现,被免于追究刑事责任。那些判刑农民的家属从此不断,终无结果。 平心而论,发生在一九八三年的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确实是大快人心之举,是党中央为了维持社会秩序的长治久安、维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作出的正确决定。不少地方的流氓犯罪团伙作恶多端,抢劫、、寻衅滋事、扰乱社会秩序已经到了不杀不足已平民愤的地步,解决刑事犯罪问题,是长期的斗争,需要从各方面做工作。在非常状态,必须依法从重从快集中打击,严才能治住。搞得不疼不痒,不得人心。加强人民民主专政,严厉打击犯罪就是人民民主专政。要讲人道主义,保护最大多数人的安全,这就是最大的人道主义。就象南平县就打掉一个由县委政府里五、六个干部子弟为首的流氓犯罪团伙,很是让南平县城的人民群众满意。 当然,在全国性范围开展的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因为规模庞大时间紧迫任务艰巨,难免会出现冤假错案,难免在量刑上过于严格,也有部分官员为了出成绩搞出了不得民心之举,但总体上说这次严打活动是成功的,是利大于弊的。 严打过后,为了迎接**诞辰九十周年纪念,全国又开展了形式多样的纪念活动。南平县在县委宣传部县文教局的组织下,准备举办“纪念**诞辰九十周年”文艺晚会,要求各县直单位各乡镇选送优秀的文艺节目参加演出,还要进行评奖,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各乡镇都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 新平乡乡党委乡政府开会研究决定,要调动一切力量编排出最好的文艺节目,争取在评奖中拿到好名次,而且新平乡也要搞一台文艺晚会。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了文化站的叶祝同站长具体负责组织实施,许诺政治任务第一,要人派人,要钱给钱。 叶祝同搞了十几年文艺工作,编排一个文艺节目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他并没有托大,而是积极进行着准备工作,他第一个点名邀请杨陆顺为节目编委,理由是杨陆顺是大学生,文化程度高,在省城见过不少高规格的文艺演出,是最有能力水平当节目剧本的编委的,当然他也是看重杨陆顺受卫书记的器重,要钱要物也方便得多。卫书记满口答应,而且还特交代杨陆顺暂时不要管政府的工作,全力配合叶站长搞好文艺节目。 晚上,杨陆顺按时去文化站活动室,准备开始与叶站长通力合作,因为忙于政府方面的工作,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去过文化站参加活动了。 活动室里灯火通明,隐隐传来叶祝同激昂的声音,他走到门口,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人,正要迈步进去,眼光却被一个似曾熟悉的背影吸引着,心里立即闪出一张秀美娇艳的脸,莫非是她?不过杨陆顺又马上否认了,暗暗嘲笑自己还这么再乎她,她如今在春江市当科长夫人,怎么会到这穷乡僻壤来呢!可那身影却极其相似,不由让他非常好奇,这人肯定是新参加到活动组来的,要不怎么没见过呢,她们俩身材这么接近,不知道长相也是否接近呢?他有种想扑过去看个究竟的冲动。 正犹豫间,叶祝同看见了门口的杨陆顺,高兴地招呼道:“杨老师,你来了啊,快请进嘛。” 里面的人都扭转了头,有人还嘻嘻哈哈地招呼道:“杨干部,好久不见,你现在是政府里的大忙人了哟。” 杨陆顺的眼睛没有挪开,那女孩也扭转了头,杨陆顺在灯光下看了个清清楚楚:那女孩不但身形与袁奇志相象,而且脸型五官也很接近,白皙的瓜子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尖儿微微俏皮地翘着,红馥馥的小嘴似乎还含着一丝笑意,长得确实还好看,只可惜气质上差了很远,如果她的眼睛没那么忽闪灵活,如果目光还能含蓄点,跟袁奇志的气质也就相仿了。 他心里暗暗嗟叹着,冲大伙一笑,语气轻松地说:“叶站长好,同志们好!”举步进了活动室。 大伙一听都哈哈笑出了声,有人凑热闹般地高声回应:“首长好!” 杨陆顺干脆学着首长的神情边走边挥手说:“同志们辛苦了!” 更多的人答道:“为人民服务!”,大家都笑成了一团,杨陆顺注意到那女孩咯咯地笑得很清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倒也让人砰然心动。 叶祝同笑着说:“杨领导,请到前面做指示吧。” 杨陆顺坐到自己经常坐是位置上,说:“叶站长,我现在归你管辖,专门听你的指示的。” 叶祝同走近他,一把拉起杨陆顺说:“你到前面来,我们今天任务很艰巨。” 杨陆顺无奈只得站起来跟他走到前面,面对着下面众人,他又注意到那女孩很大胆地在看着他,笑容很灿烂,眼神似乎还带着点好奇和探询,也就冲她友善地一笑,那女孩似乎有点害羞,眼神稍微躲闪了一下,可马上又望住了他。 叶祝同似乎察觉到了,忙介绍说:“杨老师,我们活动组又添了一位新组员,不久前从县里调到街上储蓄所上班,姓汪,叫汪溪沙。” “汪溪沙,你好!我叫杨陆顺,欢迎你加入。”杨陆顺点头示意道。 汪溪沙倒也落落大方,站起来说:“杨陆顺,新平的大才子,我一来就听说了,大家都说你很优秀,果然名副其实!”一双大眼睛挑战似地望住杨陆顺。 杨陆顺不知怎么的脸红了红,说:“没他们说的那么好,你别让他们误导了。你请坐,听叶站长到底有什么艰巨任务交代。” 汪溪沙一坐下,就兴奋地不知道和旁边一个女孩说着什么,不过从她们俩的眼神表情上看,应该是在议论杨陆顺了。搞得杨陆顺有点不知所措。 幸亏叶祝同开始安排选定节目题材的讨论,才让杨陆顺不至于太失措,大家集思广益,经过热烈地讨论,拟定了三套方案,有杨陆顺提出以**诗词为主题编排节目,有叶祝同提出宣扬改革为主题,还有提出已反映农村大变样为主题。最后叶祝同说:“三套方案我认为都能反映一定的主题,可最后决定首选哪一套方案,还得乡党委最后拍板,今天我们就到这里,不过我事先给大家提个醒,你们都将参加节目的演出,而且我也跟大家所在单位都传达了乡党委的指示和精神,你们的单位领导也答应近期不安排你们具体的工作,全部时间都交给我支配,从明天起,你们上班时间都到文化站集合,谁不请假就不来,我直接给你们单位汇报,记你们旷工!” 在座的都是单位的青工,都喜欢热闹,何况男男女女年纪相仿在一起多好玩,谁会愿意去上班呢,大家都高兴得又蹦又跳直叫好,简直快把活动室的天花板都掀了去!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