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474字

在给卫书记和王乡长等领导汇报文艺节目方案时,杨陆顺敏感地发觉他们似乎暗地里较着劲。 叶祝同先是把杨陆顺的方案详细地讲给领导们听,领导们都听得很用心,杨陆顺心里也蛮紧张的,用眼睛偷偷观察卫书记和王乡长的反映,卫书记只是很耐心地听叶祝同讲解,王乡长无意中撇了下嘴巴,似乎有点不屑,其他副书记都不置可否。 叶祝同接着又把第二套方案提了出来,因为是他本人提出的,也就说得没那么仔细,但极大地引起了王乡长的兴趣,没等叶祝同说完,就高兴地一拍大腿,说:“这个不错,反映农村的新气象,正合当前的改革主题,卫书记,我看就定这个,肯定有看头。大家说呢?” 几个副书记没说话,只是配合地点了点头,这让杨陆顺心里有点失落,怎么说自己的方案得不到领导的赏识,难免有点沮丧。 卫书记慢条斯理地说话了,声音不高却字字清晰:“反映新时代农村飞速发展的确是个不错的题材,但同志们想过没有,这次活动是专程纪念伟大领袖**诞辰九十周年,是为了缅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新中国做出的丰功伟绩。可以说在座的除了小杨和叶站长,都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我们要时刻牢记当年无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牺牲自我才赶走了美蒋帝国主义,才建立了无产阶级革命政权,才有我们幸福美好的生活!引水思源,我们永远要把革命先烈牢牢记在心里。小杨的想法非常好,用**他老人家的革命诗词来纪念主席缅怀主席,就非常点题。去年我曾经听到一张唱片就是长征组曲,红军不怕远征难,很激昂很有气势,干脆我就在这里定个调子,在次编排节目就选用长征组曲,就演红军不怕远征难!要找来电影片子,选一首最鼓舞人心的来排练!” 杨陆顺见卫书记很支持他,不由高兴起来,可听到最后成了排练长征组曲。虽然同样的讴歌党中央、**,可与**诗词是风马牛不相及。倒还不如编排一场反映农村新事物的节目更能表现当前政策优越改革得力。但看到卫书记直盯着王乡长的神情,感情是两人在斗法!既然这样,哪还要搞什么汇报,干脆你们领导定了算了,浪费大家的时间。 长征组曲是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三十周年,由肖华作词,晨耕、生茂、唐诃、遇秋作曲,唐江指挥,北京军区政治部战友歌舞团于1965年8月1日在人民剧场成功地举行了大型声乐套曲《长征组歌——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首场演出。深刻凝炼的词汇,清新动人的优美曲调,浓郁的民族风格和为群众喜闻乐见的表演艺术形式,讴歌了中国工农红军在党中央、**的领导和指挥下,历尽艰险,不屈不挠,英勇作战,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颂扬了中国革命史中具有传奇性的壮丽史诗,气势磅礴,感人肺腑。《长征组歌》在创作、排练、演出过程中,得到了周恩来、邓小平、贺龙、罗瑞卿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北京军区领导同志的亲切关怀和指导,是倾注了领导、专家、群众心血的优秀艺术作品,也成为流传甚广、人民群众喜爱的经典音乐作品。 既然卫书记亲自定了文艺节目的调子,话不重可分量足,由不得王乡长有异议,虽然王乡长表情有点尴尬,但还是强做笑脸地表示了赞同,其他三位副书记也都纷纷投了赞成票。卫书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含笑问道:“叶站长、小杨,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啊?” 杨陆顺正要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叶祝同及时笑着表态说:“卫书记、王乡长,我和小杨保证圆满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到时候试演时,还请各位领导到场批评指导!” 卫书记满意地笑了,说:“距县里文艺晚会还有两个月,时间还算充裕,一个月后我和王乡长来验收。叶站长,你不但要搞好送县的节目,还要抽时间指导各村各单位的节目编排,到时候我们新平乡举行纪念晚会时,我要邀请县里有关领导来出席,一定要把好节目政审关,要把好节目质量关!出了任何问题,我都要严肃批评的。” 回到文化站,杨陆顺不解地问:“叶大哥,当时你怎么不给我解释的时间呢?长征组曲根本与**诗词扯不上边嘛,我还以为卫书记真支持我的节目,没想到让他全盘否定了,我们昨晚都白忙活了。” 叶祝同说:“卫书记都已经定下来了,你再怎么反对也没用,还平白无故地得罪了领导,没有必要嘛。何况有了卫书记的关心和支持,我们执行起来也方便得多了,还是赶快动起来,莫让领导们失望。” 杨陆顺闷声问:“你说卫书记到底知不知道**诗词与长征组曲的区别?我担心他混淆了。” 叶祝同怪异地看着他说:“六子,你想哪里去了,卫书记在部队打磨了二十多年,他会分不清?脑瓜子里少琢磨领导,干好工作才是本分。” 杨陆顺似乎心情好了点,又笑着说:“卫书记的支持关心我们的了,可我晓得王乡长心里蛮不痛快的,他们书记乡长怎么就不象开会作报告时说的那样团结一心拧成一股绳呢?” 叶祝呵呵直笑,忽然又严肃地说:“六子,我再劝你一句,人前人后少议论点领导,就你刚才这点屁话传到卫书记耳里,看人家卫书记不整你个七进七出,你真有点不识好歹,人家卫书记那么器重你,好事全往你身上堆,你不感激流涕,还背地里不尊敬他。换上其他人,高兴地把卫书记当祖宗菩萨供起来还来不及,你倒一副没有轻重的样子。听哥一句话,把好嘴巴关!” 杨陆顺很少见他这么严肃,赶紧用手捂住嘴巴,含糊地说:“大哥,我把嘴巴锁住了,除了吃饭不开锁!” 叶祝同笑着说:“别耍花枪了,赶紧做正事。长征组曲差不多十来首,得加紧选出一首让卫书记满意的,还要唯愿卫书记把电影片子快点找来,要不就耽误时间了。” 卫书记最后斟酌再三才定了《大会师》,原本是混声大合唱,为了提高欣赏性,混声合唱不变,加编进去舞蹈,边唱边舞。 卫书记就四处寻找《长征组曲—红军不怕远征难》的记录片,跑了县里跑地区,最后还是他一个在春江电视台工作的战友帮助下,才找到电影片子,时间已经过去了十来天。 叶祝同杨陆顺他们也没闲着,利用唱片已经把混声合唱排练得非常熟练,舞蹈方面的演员也确定下来,女组由曾经在学校练过舞蹈的汪溪沙领舞,男组自然是叶祝同当纲主角了。 汪溪沙到活动组时间不久,因为她人长得漂亮,性格开朗活泼,不仅赢得了小伙子们的好感,成了不少小伙子追求的对象,就连女孩们也隐隐已她为首,交际能力也算不错的了。排练闲暇汪溪沙喜欢跳社会上流行的交际舞,也跳得很好,当然也有点显摆的成分,老是拉着叶祝同跳。其他小伙子自然想借跳舞之际接近她,纷纷请她教交际舞,她也总会热情耐心地教,不过文化站没有收录机,她空有舞曲磁带却没机器播放。 杨陆顺也很欣赏汪溪沙的性格,渐渐成了好朋友,可总觉得女孩子性情温柔点要好些,汪溪沙并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对象。大家在排练之余也谈谈文学知识,交流创作心得,汪溪沙对大学生活有着无穷的向往和好奇,也对春江市充满了憧憬,老是缠着杨陆顺讲些城市里的见闻和趣事。
让杨陆顺不解的是,杨小标很少从学校回新平,即便是回了也只在他宿舍里住就是不愿意回建华村,问他也不说原因。杨陆顺偶尔去县城也到一中去看望小标,去他班主任那里打听小标在学校的成绩和表现,不过因为小标底子差了点,虽然学习很刻苦,但成绩在班里也只是中等,这也让杨小标很内疚,感到对不起干爹的苦心培养。 让杨陆顺猜测得不错,卫书记很关心文艺节目的排练,隔三差五就去看看情况,有时候县里来了检查工作的领导,也请领导前去指导指导。叶祝同就暗暗指使汪溪沙去讨好卫书记,把领导哄高兴,说不定能为文化站添置点器材。 汪溪沙非常知道哄卫书记开心,卫书记去一次,她就会跟卫书记跳一次交际舞,借机让卫书记给文化站买了收录机,添加了一些设备器材。也为他们这群人争取来了不少好处,比如发了些许补足啦、晚上排练得晚了食堂供应夜宵啦、到乡政府食堂会餐啦,渐渐的其他乡领导也去文化站多了,都是冲着能和小汪妹子跳跳交际舞的,后来卫书记干脆就让派出所腾了两间大屋,打通了墙壁改成了个舞厅,他本没家属在新平,于是就隔几天搞个舞会,县里来了领导、来了工作组,也是由小汪几个交际舞跳的出色的陪,新平不少人都是在小汪的带动下学会跳舞的。侯勇也心痒痒地往人堆里凑,可刘霞不准,都怀起娃儿了,当然想男人天天在家陪着,气得侯勇不行,为了去跳舞的事,两人没少拌嘴,每次都是杨陆顺去了才调解开。 王乡长到文化站就去得少得多了,有时是不得已陪县里的领导去的,去了也很少讲话,总是心不在焉的。舞厅也不去,除了开会什么的,一般不跟卫书记凑一块儿。 杨陆顺本在大学对交际舞就不陌生,但那时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学,现在有小汪这舞跳得好的人教,自然是一教就会,加上杨陆顺身材匀称,又有气质内涵,那交际舞在他身上显得非常好看,不少女孩子都喜欢跟杨陆顺跳,有时候一个舞会下来,杨陆顺几乎没得片刻休息。有时候大家伙跳得累了,就让杨陆顺和汪溪沙两个舞姿最好的一对搞表演,年轻人大都喜欢展示自己优秀的一面,也拒绝不了大家的热情,于是两人也会非常投入地跳舞,配合得也很默契,在大家的掌声和喝彩声中,两人在满足了虚荣心后也会对对方大加赞赏。 后来汪溪沙的心里慢慢对杨陆顺起了种异样的感觉,眼波也变得含情脉脉,只差当面对他表白了,虽然她性格开朗,但在男女问题上还是很害羞的,当然也习惯了小伙子追求她,就老是想等杨陆顺主动。 杨陆顺却从未向那处想过,他心中理想的对象就是应该象袁奇志那样,温柔典雅,气质非凡,汪溪沙确实比普通女子要俊俏几分,但行为举止似乎肤浅了点,性格也比较外向,成天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谱。 叶祝同倒是看出了点苗头,也觉得两人郎才女貌蛮相配的,便起心想成全这桩好事。特意把杨陆顺拉到一边问:“六子,你也老大不小的,是时候找个对象了,你今年二十三岁,我象你这么大时,儿子都两岁了。有合适的哥给你做介绍好吧?” 杨陆顺何尝不渴望爱情呢,不过他对感情很慎重,也有点理想主义,主要是内心深处藏着个人,就笑着说:“大哥,看你说的,都八十年代了还做什么介绍,你和嫂子当初都大搞自由恋爱,到了我这里总不能倒退吧。” 叶祝同笑骂道:“你小子胡说什么呢,当心你嫂子揪你,还大搞自由恋爱!说真的,你自身条件算好的,可我总没见你对哪个妹子动过心,真没看上的?” 杨陆顺对叶祝同也不隐瞒,说:“大哥,说实在的,我看得上的,人家嫌弃我是乡里人,人家对我有意思的,我又有点嫌别人。我爹娘还有几个姐姐早就急得不行了,见我一次就唠叨一次,我也想早点解决个人问题,可一厢情愿有什么用?” 叶祝同说:“六子,现在眼皮子低下就有个条件不错的妹子,我看得出她对你还有那么点意思,你要不试着处一处?” 杨陆顺嘿嘿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大哥,别逗我玩了,我怎么就没看到有谁对我有意思哩?我不跟你说了么,人家对我有意思的,我真还看不怎么上!” 叶祝同搡了他一把说:“六子,汪溪沙那妹子你还有什么好嫌弃的?人长得又乖,屋里是县城的,在农行储蓄所当营业员,好歹也是个公家饭碗,你有什么好嫌人家的?” 杨陆顺摸了摸后脑勺,疑惑地说:“哥,你没说错吧?小汪会对我有意思,那怎么可能。她身边足足有一个班的人追求,那有时间对我有意思呢?再说我也知道她家的情况,算比较好的了,迟早要回县城的,肯会在新平委屈一辈子?” 叶祝同哈哈一笑说:“六子,你不去问人家,怎么知道人家不愿意嫁到新平呀?你跟哥说心里话,愿不愿意跟汪妹子谈,如果愿意,大哥我保证帮你们连线搭桥!” 杨陆顺想了想说:“算了,汪溪沙人是挺不错的,可我感觉不对脾胃,那妹子性格太象男孩子了,我喜欢安静一点的,我自己也爱静,我可不想找个人天天在我耳朵边唧唧呱呱!” 叶祝同一想也急不得,虽然他感觉汪妹子对六子有点意思,但还真不确定是不是能把握得住,就说:“好好好,算我多管闲事。我还真不理解了,都说农村的男人见了城里的妹子就好象见了下凡的仙女,你倒是无动于衷,看来春江的仙女见多了,南平的就差了档次了。” 一转背又去套汪溪沙的口气,说:“小汪,到新平这么久了,也还习惯吧?” 汪溪沙嘟着嘴说:“叶站长,幸亏有您这文化站热闹着,要不真闷死我了。十天半月也没电影看,好容易有电影吧,都不知看了多少遍的,我都能把台词背下来了,没法办,熬呗。” 叶祝同呵呵一笑说:“乡下娱乐活动是少了点,可地不大,人挺齐的,要在县里那聚得到这么些年轻人呢。怎么不见你对象来过啊?” 汪溪沙红了红脸说:“哪有对象呀,我现在没有对象。” 叶祝同哈哈一笑说:“小汪,我想大概是追求你的好小伙太多了,把你眼睛绕花了吧?远的不说,你看你到新平才多久,不下一个班的小伙子对你有好感,是得仔细点选,终身大事呢!” 汪溪沙的脸更红了,不依地说:“叶站长,我也二十的人了,敬重您多才多艺把您当自己的叔对待,您不帮我解围倒来说我的风凉话,白让我心里喊您一声叔了。我最烦那些人死皮赖脸的纠缠,又都是熟人朋友,还真拉不下脸,真有对象了,倒也落个清静。” 叶祝同含笑点点头说:“小汪,难得你还顾及人家的自尊心,你真是个好妹子。如果新平有你看得上的小伙子,你愿不愿意留在新平,做我们新平的媳妇呀?” 汪溪沙心里立即想起了杨陆顺,莫非是他让叶站长来问情况的?心里虽然害羞得很,但也还强做矜持地说:“叶站长,您扯到哪里去了,留在新平就一定要嫁新平人呀?不过有这么好玩的文化站,天天有舞跳,我还真不想走了哩。”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