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4579字

杨陆顺忽然收到县一中的一封信,也没说明具体原因,只是要求家长见信后立即去学校。杨陆顺不敢怠慢,立即找叶祝同请假,进了叶祝同的办公室,只见他拿着一张人民日报看得出神,显得忧心忡忡的,就问:“大哥,看什么看得这么全神贯注的呢?” 叶祝同嘘了口气,把报纸递到杨陆顺面前说:“你看看这头版头条,党中央开会决定,准备在全党范围内整顿党风党纪,就在今冬进行。” 杨陆顺粗略扫了一眼,说:“是好事,这样可以纯洁组织,统一思想嘛!哦,我来是有点事要请几天假,还请你批准。” 叶祝同问:“什么事呀?” 杨陆顺担忧地说:“刚才传达室给我一封信,是小标学校来的,叫我见信后去学校,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所以才急着来请假的。” 叶祝同微笑着说:“哦,那是得去,现在排练也不怎么紧张了,你就去两天吧。今天估计是没车了,明天赶早!你叫上小汪妹子,也该见见岳母娘了。” 杨陆顺说:“还早着哩。我跟汪溪沙还只是相互有好感,恋爱都没开始,何谈见岳母哟,小标那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我心里总觉得不安。那我明天就去县里了。”说着就要走。 叶祝同赶紧说:“六子,下面村里一朋友送了我两条好桂鱼,叫上小汪到我家吃晚饭,咱们好好喝几杯。” 杨陆顺说:“还是别叫小汪了吧,多个人我不得少吃几口啊!” 叶祝同说:“我不管那么多,一定要请她去,人家城里妹子老是吃食堂,也该改善改善伙食了,如果你不叫上她,别怪我生气哦!” 杨陆顺无奈地说:“行行,不就两条桂鱼么,还能吃胖一个人不成,我得回家一趟,天看着凉了,得给小标带床厚点被子和衣服去,酒我带,我爹那里还有几斤我姐夫孝敬的好谷酒。” 等杨陆顺从建华村回来,天色也不早了,赶紧把东西放宿舍里,就往街道上储蓄所跑,在门口一张望,汪溪沙在柜台后上班,低着小脑袋不知道在干什么,就故意咳嗽一声说:“同志,我存一千块钱!” 汪溪沙满脑子在想杨陆顺呢,忽然一听有人要存一千,吓了一跳,赶忙抬头,却见心上人正咧着嘴坏笑坏笑,微怒:“我还真当有钱人上门了,感情是你这家伙寻我开心呀,看我怎么收拾你!”扬手把一团纸劈面扔了出去,唬得杨陆顺慌忙躲闪,说:“嘿,逮什么就扔,是把刀还不出人命啊!” 汪溪沙格格一笑,拿起桌上的印泥做势要扔,杨陆顺忙说:“大小姐,是我错了还不行么?你是工作时间,这么闹影响多不好,旁边的人都看着哩!” 汪溪沙一看,营业间里其他人都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也感觉自己激动了点,抿嘴一笑说:“就原谅你了。大干部,怎么有空到小女子这里来视察工作呀?” 杨陆顺尴尬地笑了笑,小声说:“叶站长体谅你吃食堂苦,叫我请你去他家改善生活,赏个脸吧。” 汪溪沙妩媚地看着他,说:“行啊,你等等我,我去换了衣服就去啊。” 杨陆顺忙说:“不着急,你不是在上班么,下班了再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汪溪沙把胳膊上的袖笼子扯下来,卷巴卷巴塞带抽屉里锁好,说:“没事,成天坐在这里又没几个人上门,早想逃了,我跟同事说声就走。”转脸冲一个中年妇女甜甜一笑,说:“江阿姨,我有事要先走,跟您请假了啊!” 那江阿姨倒蛮通情达理,也回笑着说:“小汪啊,去吧,瞧把你闷得,这下就活泛了。快去,别让你朋友等急了。”还慈祥地冲杨陆顺笑笑。杨陆顺赶紧也回笑着。 汪溪沙娇声答应着,笑得一脸明媚,对杨陆顺悄声说:“你等着,我换件衣服马上就来。” 杨陆顺急道:“换什么衣服呀,这不挺好的吗?” 汪溪沙白了他一眼说:“你知道什么。要不你到我寝室里去坐会,现在去吃饭只怕早了点。你从外面边门进去吧。”见杨陆顺还楞楞地,又白了他一眼说:“快走呀,站这里跟树桩一样。” 没奈何杨陆顺只得出了储蓄所,从旁边的小门进到后院里,认识汪溪沙老长时间了,还从没去过她的宿舍,不由也蛮好奇的,后院象个大大的四合院子,中间有个水泥坪,画着篮球场的白线,汪溪沙就笑盈盈的站在储蓄所营业间的后门外,冲他直挥手:“六子,快走!” 杨陆顺老大不痛快地说:“汪溪沙,跟你说好多次了,别在外面叫小名,影响不好!” 汪溪沙皱了皱小鼻子,俏皮地吐了下舌头,说:“我一时高兴忘了,下回改正,走,我就住那里!”一见杨陆顺手里还提了个小坛子,以为是什么好吃的坛子菜,说:“你也别太客气了,虽说头回来,也别提什么礼物嘛,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是什么好菜呀?辣椒萝卜、豇豆子?” 杨陆顺也不言语,把坛子盖掀开送到她鼻子下面,见她呛得直咳嗽,哈哈大笑说:“吃吧,别客气,吃得完就全是你的!” 汪溪沙气得脸儿绯红,使劲在他胳膊上拧了把说:“平日见你一本正经,哪知道也会玩花样!”疼得杨陆顺龇牙咧嘴地说:“哎呀,好痛,不是自己的肉就不当人肉拧啊!” 汪溪沙一幅胜利者地姿态,得意地说:“看你还使坏不,本人刑罚多如牛毛,这只是小玩意儿!那,这就是我的寝室。”说着推开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杨陆顺进屋四下一打量,说:“恩,蛮好,比我那间大,也比我那里整洁。”说着就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把酒坛子搁在一边。看了看桌子上有一鸭蛋形小镜框,里面是汪溪沙一张涂了彩色的半身照片,一只手打横,一只手托着浑圆的下巴,做深思状,由衷地赞道:“汪溪沙,你这个样子很有气质,蛮漂亮的。” 汪溪沙噘了噘嘴不乐意地说:“是,你们男的都希望女的文静贤淑嘛,这不我投你们所好,照了这**黛玉病恹恹的像,谁见了都说有气质,不知道你们怎么审美的。” 杨陆顺嘿嘿笑了笑,看见书桌上一叠毛了边的象钞票又不是钞票的纸币,说:“咦,这是哪国的钱币,怎么我没见过?”
汪溪沙嘻嘻一笑,拿在手里飞快地点着,嫩葱般的手指蝴蝶似地舞动,刷刷刷不一会就点完了,说:“这是给我们职工专门练习点钞票用的,外行了吧!” 杨陆顺看得眼睛都花了,啧啧称赞道:“好家伙,都说女的心灵手巧,我今天是见识到了,真厉害啊!”说着从她手里拿多那叠练钞笨拙地数着,想快点却没控制得好,一叠练钞从手里滑掉了地上,幸亏是扎住的,要不然手指没成蝴蝶,这叠练钞却漫天飞舞了。 汪溪沙笑骂了他一句笨蛋,猫腰捡起来放好,说:“大学生,你见识多,帮我看看穿哪件衣服好。”说着把一个箱笼打开,里面花花绿绿全是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摆在床上。 杨陆顺有点不好意思,说:“我哪会看,你这么漂亮,随便穿什么都好看了。就你现在这身蓝劳动布的衣服也是很好看的。” 汪溪沙说:“这是我的工作服,不晓得你怎么看的,这也好看?夸人也诚心点好不好,听着象在敷衍我一样。”说着把一件橘黄色的外套比在身上,对着杨陆顺左右摆了几摆说:“这件怎么样?” 杨陆顺点点头说:“好看,好看!” 汪溪沙又换件大红色,杨陆顺又点点头说:“好看,好看!” 汪溪沙不由讽刺道:“亏你还是大学生,语言词汇怎么这么贫乏呢?翻来覆去就是好看好看,真没劲!”说着自个在床前挑了起来,杨陆顺说:“至于这样么?不就是吃顿饭,又不是参加什么庆典!” 汪溪沙瞪了他一眼,径直把身上的蓝工作服脱掉,拿起一件觉得中意的浅绿色小翻领准备穿上,忽然感觉在一个男的面前就这样大咧咧的换衣服实在不雅观,白皙的脸上顿时通红,瞥见杨陆顺正痴痴地盯着她看,更是娇羞不已,头一低转过身飞快地穿上外套,系好了纽扣,才转过身来,轻声问:“六子,这件好看么?” 杨陆顺生平头一回在女人寝室里看女人换衣服,恍惚间心里温馨得很,有种家的感觉,他就这么痴痴地看着眼前身材妙曼的女人,气氛陡然有点异样,汪溪沙也渐渐神情迷离,似乎有什么在轻轻拨动着少男少女的心扉,让他们又甜又蜜。 直到出门,两人脸还都红红的,汪溪沙只知道娇羞的轻笑,杨陆顺更是手足无措,在叶家吃饭时,两人都还没回过神来,叶祝同夫妇看在眼里笑在心里,按他们的判断,这两人算是开始有了恋爱的感觉了。 好在汪溪沙跟周可很合得来,两个女人唧唧喳喳话开始多起来,杨陆顺本就有点木呐,只知道跟叶祝同喝酒,看到叶家小女菁菁才猛然想起赵翠娥的囡囡,心里有丝歉意,这段时间忙于工作,也顾及流言蜚语,很就没去看望她们母女了,也不知道赵翠娥她们过得好不好,吃完了饭,茶也没来得及喝,就匆匆去看望赵翠娥母女,她们又搬去了原来马家的大房子。 赵翠娥见了杨陆顺又惊又喜,囡囡也似乎很思念他,一进他怀抱就咿咿呀呀不听说着她的婴儿语,那亲热劲让杨陆顺高兴得很,才聊了不会,汪溪沙不知怎么找来了,见了可爱的囡囡也很高兴,搂在怀里又亲又吻的,赵翠娥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强笑着说:“杨老师,这是你对象吧?好漂亮的妹子。” 杨陆顺羞赧地说:“嫂子,是好朋友,还没那个什么,今天一起到叶站长家吃饭,汪溪沙,见见战斗英雄的爱人赵老师。” 汪溪沙甜甜地跟赵翠娥打招呼:“赵老师你好。你的孩子好可爱哟,多大了?” 赵翠娥爱怜地说:“我家囡囡快要满周岁了,囡囡,叫阿姨好!”小家伙似乎听懂了她娘的话,冲着汪溪沙咿呀叫个不停,逗得他们哈哈直笑,可惜才玩了一会儿,小家伙开始哭闹起来,赵翠娥歉意地说:“囡囡只怕是要睡觉了,天气冷起来了,我得抱她去床上睡,怕着凉。” 杨陆顺和汪溪沙只得告辞出来,赵翠娥往着他们亲密地背影,心里涩涩地只想哭。 杨陆顺和汪溪沙又在叶家坐了会,叶祝同俩口子为了给他们制造机会,故意喊的喊累,打的打哈欠,杨陆顺和汪溪沙也只得起身告辞,叶祝同和周可满心欢喜地掩上了门。 杨陆顺陪着汪溪沙慢慢顺着公路往街道上走,天气不怎么好,气温有点低,公路上一片漆黑,树叶被风吹得哗哗作响,两人高一脚低一脚走着,女孩子对黑暗总有些恐惧,汪溪沙踩在块凸出的岩石上一崴,惊呼了一声就抓住了身边的杨陆顺,杨陆顺也吓了一跳,忙扶着她问:“怎么了?崴着脚了呀!” 汪溪沙脚没事,心里却有事,借机挽着他的胳膊娇声说:“崴得脚好痛,这破路上,连丝亮光也没有,吓死人了。” 杨陆顺扶着她温软的身子,鼻子里闻着股清甜的女人香,心子砰砰乱跳,咽了口唾沫说:“你慢点走,在农村乡里比不得县城,没有水泥路也没有路灯,唉,都是我粗心,该找叶大哥借支手电筒的。我扶着你走就好了。” 汪溪沙侧身依偎在他身边,鼻端是浓烈的男性气息和酒香,也是心襟摇动,腻腻地说:“六子,谢谢你。”两人默默地享受着温馨的时刻,似乎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听到那一声声粗粗的鼻息,可惜好景不长,漆黑的公路一会儿就走完了,上了街道就有了灯光,也有了来往的行人,两人不觉拉开了距离,一前一后地走着。 到了储蓄所边门口,杨陆顺停下了脚步说:“你进去吧。”汪溪沙低头走进门,转脸说:“进来坐坐吧?”杨陆顺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这么晚了,影响你休息了。”汪溪沙绞着衣角说:“我平时看杂志到十点多才睡觉,现在还早呢。”杨陆顺想了想说:“我明天还要起早,赶早班车去县里。”汪溪沙说:“你不是有闹钟吗,怕起不来呀,去坐坐嘛。”杨陆顺说:“那就坐坐吧。”汪溪沙喜孜孜地在前面带路,杨陆顺心虚地跟在后面,生怕被人看见。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