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448字

杨陆顺回到新平乡,文艺节目既然上了纪念晚会,也就没象以前那样频繁排练,只是隔一天练习一次。 卫书记就开始了整党的第一步,组织党员干部学习中央文件精神。他一声令下,全乡二十七个村和新平乡街道居委会的党支部支书支委全部在乡礼堂集合,上午乡党委组织学习,下午各个村支部的支书支委返回各村组织村里的党员学习。学习的内容就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中央下发的各种文件精神。除了学习,卫书记还要求党员干部写学习心得,进行小范围的思想总结。 本来在乡党委会上,卫书记提出放下手中其他不紧要的工作,全员展开学习时,就遭到王乡长的反对,认为计划生育工作还没搞完,而且农村冬季作物的栽培也要加强指导。卫书记非常坚持自己的意见,并把人民日报上党中央要整党的报导给全体党委们一亮,脱口说道:“我认为中央决定整党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认为是势在必行的,这几年搞改革开放搞经济建设,有的党员干部放松了政治学习,放松了警惕,使我们基层党组织不能发挥战斗堡垒作用。文件已经交代了主要任务,我认为要切实按照党中央制定的文件精神展开认真地学习,在提高思想认识的基础上,着重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达到统一思想、纯洁组织队伍的目的。虽然文件要求从中央到基层组织,自上而下、分期分批地进行,但我认为我们乡先组织党员学习,不打无准备的仗。这就是我要组织党员学习的原因!”他说完后马上意识到,全是捡了杨陆顺那天在他宿舍里说的话。 王乡长当然也看了人民日报,虽然县里还没具体布置整党方案和时间,但也是迟早的事了,也对卫书记如此敏锐的政治嗅觉很警惕,就退让一步说:“卫书记刚才说得非常好,党的思想工作教育是我们基层组织的头等大事,其他工作可以先缓缓。既然卫书记也说了要自上而下,分期分批的进行,我看就先从政府的机关开始,而后再分批地辐射到各个村组,这样一不影响学习,二不耽误行政工作。” 卫书记不容质疑地说:“要搞就大搞,就全面地搞,我们乡才多大个地、才多少个党员?用得着分期分批吗?王乡长你以为我们是县是地区?关于这次我乡全面进行党员学习教育的工作,我已经做为当前新平乡首要的头等工作向县委做了汇报,得到了县委郭书记等县委领导的同意,也将做为南平县党建工作的新试点,不日即将在全县展开大规模的整党活动,所以我们新平乡党委一班人要紧密团结起来,严格执行县委的指示精神,力求把这次党员教育工作搞好搞出效果来!” 王乡长一听楞了,你都已经搞到县委去了,还假惺惺开什么会研究呢?直接把县委的指示精神传达一下,我们照办不就得了,他有点蕴怒地瞟了周副书记一眼,周副书记也同样惊讶,他事先也不完全知情,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对卫书记的这种搞法非常不满意,周副书记勉强笑了笑说:“卫书记,我上次听你随便讲了几句,没想到这么快就上报到了县委,我觉得还是应该听取大家伙的意见为好。” 卫书记嘿嘿一笑说:“现在你们都把精力放在了经济生产上,一点心思全在搞单干搞承包,还有把思想工作放在心上吗?你们放眼看看全乡二十七个村支部,还有几个支部组织党员学习的,一门心思搞个人的去了,就拿这次纪念**诞辰九十周年搞纪念活动,你们有几个真正热心的呀?我不搞还有谁会去搞啊!搞改革搞经济建设是迫在眉睫,但党中央也有明确指示,那就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思想工作永远是首要的工作,人心散了还有什么战斗力?难道集体的力量大不过个人?我看不尽然吧!” 在坐的人听了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只得按照卫书记的部署实施。为了不让村支部党员学习走过场,卫书记还把乡政府的领导干部分成数个检查组,不打招呼地检查学习情况。这一搞让王乡长等人非常被动,他们一方面要抓行政工作,一方面要应付学习,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不免怨言四起。 倒是象杨陆顺这样的普通党员就轻松多了,上午到礼堂听报告,下午就在机关党小组搞座谈,写学习心得。等领导们纷纷出发去了村里,没了头的机关干部们哪还会有心思搞座谈,倒是四人一伙打打扑克,两人一对下下象棋,时间一到就下班回家。 杨陆顺虽然只是个预备党员,但还是看不惯他们阳奉阴违的搞法,在劝说几次无效后,毅然把实际情况跟卫书记进行了汇报,卫书记气得牙痒痒的,就示意杨陆顺不动声色,准备杀个回马枪。 第二天卫书记又象往常一样带了几个人走了,那帮人也老实了一阵,估计领导们走得远了,就欢呼一声娱乐起来,杨陆顺本来是要象从前一样独自在一边看看资料,写写心得,但今天民政助理老许家里有事临时请假走了,一桌扑克差个人,就竭力邀杨陆顺一起玩,党政办的文字秘书老孙甚至激将他说:“小杨,你这样刻苦学习做什么?你莫非还读少了书吗?你这样不积极参加群众活动,脱离群众路线,又怎么能进步呢?如果领导们来搞突然袭击,我们都被捕了,那你肯定就是朴志高!”说得杨陆顺心里直慌,他还真疏忽了这点,就故意磨磨蹭蹭坐到了牌桌上,可怜兮兮地说:“孙秘书,这可是你硬拉我下水的啊,如果真被领导逮住了,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老孙拍着胸口说:“小杨你放心,怎么说我也是前辈了,那会害你呢?何况大家都晓得你是个老实人,会替你说情的。” 就在这帮人耍得快活时,卫书记铁青着脸出现在他们面前,把这些人吓得屁滚尿流,那神情活象老鼠见了猫。 卫书记大发雷霆,那这些人好一通痛骂,又专门把杨陆顺点了出来,怒斥道:“杨陆顺,亏你是大学生,这么没觉悟,你不想想你才到乡政府几天,就学会了两面三刀、阳奉阴违,平日里在我面前装得谦恭谨慎,那晓得一转背就是这副德行,我算是看走眼了,力排众意提名你入党,还是你的介绍人,你欺骗的不仅仅是我,同时也欺骗了组织!我要延长你的考察期!” 杨陆顺被卫书记骂得心惊肉跳,一张脸变得苍白,也不知道卫书记骂他是真是假,就拿眼睛直瞅秘书老孙,希望他能替自己辩解几句,哪晓得开始胸口拍肿了的老孙象个缩头乌龟一样猫在一边不吭气,甚至看都不看杨陆顺一眼,气得杨陆顺牙痒痒的,直骂老孙不是东西。 最后还是计生专干老江看不下去了,说:“卫书记,小杨是第一回跟我们打牌的,平时他都是很认真地学习文件精神,认真地写心得,今天是被我们硬拉进来的,没想到就被卫书记发现了。” 卫书记似乎不相信地说:“江清泉,你还在为他开脱,你这样不是为他好,在害了他!” 老江说:“你不信问其他人,我真的没为他打掩护,确实是看不下去了,都是因为我们才让小杨挨批评的!孙秘书,你倒是说话啊!” 孙秘书涨红了脸说:“卫、卫书记,确实是我硬拉杨陆顺打牌的,他平日真的是认真学习,老实本分得很!” 卫书记这才面容微霁,说:“小杨,你怎么不为自己辩解啊?”
杨陆顺依旧战战兢兢地说:“卫书记,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在学习时间里搞娱乐的,哪怕从前再认真,今天打牌就是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不犯了。” 卫书记心里暗暗直笑:没想到六子还蛮会演戏的,就说:“既然你认错态度好,又是初犯,我就不处分你,其他的人一律党内警告处分!那个拉杨陆顺打牌的孙浩民记严重警告一次,自己不学好还拉好人下水,最不是东西!” 等卫书记一走,一屋子惊魂未定的人才慢慢恢复过来,想想自己这个处分背得真的冤枉,他们不反省自己,却不约而同地都开始骂孙秘书是直口、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害得都被处分,兴许只有找个借口,才能平服严重受到打击的心灵。 只有杨陆顺脸色苍白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原意只想让卫书记批评批评他们,让他们好好地学习讨论,却万万没想到会人人都背上个处分,那处分进档案容易要撤出来就麻烦,付出比平时多几倍的努力也许才撤消得了。 老江鄙夷地说:“你这个孙,硬是姓对了,平时尽牛皮,有事就装孙子,老子最看你这号人不惯了!好端端的杨陆顺差点让你害死了!老子反正一天到晚专门盯住妇女们的肚子看,也没想着进步了,只可惜你这成天跟在领导屁股后面摸呀拍的人,严重警告处分,我看你一世都莫想出头了。”转眼见杨陆顺还刷白着脸痴痴地坐在那里发呆,还以为年轻人被领导如此严厉地责骂吓到了,就安慰他说:“小杨,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还好只是批评了一顿,没记你的处分,能让卫书记这大军阀从轻处理,也算你平日你规矩得好。他娘的都是这姓孙的家伙,什么人不好叫,偏偏叫小杨,你自己死不要紧,还要拖个人下水!” 杨陆顺感激地看了老江一眼,嘴唇嗫嚅着就是说不出话来,看着被自己告发的人来安慰自己,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孙秘书哭丧着脸说:“你还在骂我,我是严重警告处分呢!我也是倒了血霉,平日里在党政办做牛做马也没讨他卫书记一个好,今天全毁了!”看着众人对他怒目相视,慌忙转移目标,骂道:“他娘的,肯定是有人告密,要不这么多天都没事,今天被抓了个活的!我怀疑是许学军这狗东西打的小报告,他一心想到企业办去,这不找机会讨好领导啊!” 听他这么一说,人们也纷纷猜测起来,越想越觉得是真的,好好的他一请假就被卫书记杀了个回马枪呢?这些人又开始咒骂起老许来,甚至还不解恨,连带乡政府的乡长书记副乡长副书记党委委员一起骂了起来,骂着骂着,有人忽然又想起了杨陆顺的好,叹息着说:“早听小杨的劝告就好了,都学他一样认真学习好好讨论,又怎么会落个今天的下场呢?”甚至有的人夸道:“做人还是要象杨陆顺一样踏踏实实,这投机取巧还真没好果子吃!” 说着又议论到二十多人同时处分是不是可以行,孙秘书忽然兴奋地说:“大家不提我还忘记了,要说处分党员,咱乡政府确实有权力给大伙警告、严重警告处分,可还得送县委备案,如果县委郭书记见一个乡一次处分这么多党员影响不好,说不定一句话就会免掉我们的处分,也说不准哟。” 老江也说:“说到底要处分我们还得乡党委开会集体研究决定,他卫书记也不能一个人说了算,他只是党委书记,职务是一把手但绝对也代表不了党委,顶多是他个人的意见,要不我们去找王乡长、周书记他们求求情,看能不能从轻处理,哪怕在开会时当众做检讨也比处分进档案强啊!” 这番话立即刺激着众人,大家都说是好主意,但在用什么方式跟王乡长等领导求情上,大家又有了分歧,有的说集体一起去找,当面在王乡长面前承认错误,做保证;有的则说还是单独去找比较好,免得二十几人一起去,让王乡长误会给他施压;也有人不说话,肚子里暗暗在盘算是不是提点礼物上门求情,这样应该胜算比较大! 杨陆顺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心情非常混乱,他不知道应该是后悔还是庆幸,一张张善于变幻的脸让他看得头晕眼花。 晚上卫书记把杨陆顺叫到房间里,赞许地说:“你小子不错,要不让我在眼皮子底下让那帮人骗了,今天你的演出也很成功,表情很逼真,还博取了江清泉的同情,我看谁也不会猜到是你跟我汇报的了。” 杨陆顺心有余悸地说:“卫书记,我开始是真害怕了,第一被领导严厉批评,我几乎都吓呆了,我以为您真的生气了,我也在打牌。我没有演戏,我是真知道错了。” 卫书记哈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小子怕什么,你当我老卫那么不通情啊,要不是你检举他们,还不知道被他们糊弄多久哩!”又深有感触地说:“不管到那里都一样,没有自己的人,就注定要受人欺骗,被人糊弄!六子,你要好好干,我对你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杨陆顺说:“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真正正视这次思想学习。他们那种糊弄领导的行经我实在看不惯。” 卫书记笑了笑,吸着烟,似乎漫不经心,语气轻松地说:“六子,我走了后他们肯定在骂娘吧,他们一定会认为处分严厉了点。”可从他稍微紧张的眼神,还是能略微看出他还是比较在意的。 杨陆顺想了想,实事求是地说:“卫书记,他们的反映是非常激烈,但还是没骂娘,骂也只是骂那告密的人!他们也觉得处分重了点,他们都还很畏惧您,想找王乡长求情,希望能免于处分。” 卫书记哼了一声说:“谁求情也不行,好端端的党员学习活动让他们折腾成什么样子了,不狠狠处理,他们还真以为组织软弱无力!六子,在这方面你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力,千万不能随波逐流!一个真正的**员必须立场坚定,最忌墙头草,风吹两边倒的角色。” 杨陆顺点点头说:“卫书记,我记住您的教诲了。” 卫书记一下子轻松起来,说:“马上就要冬季征兵了,小标那孩子只要体检合格就一定能去,今年的我县的兵都去海南岛,那是个不错的地方啊!” 杨陆顺有点不舍地说:“唉,小标太不懂事了,如果安心读书,他一定能考上大学的。” 卫书记哈哈一笑说:“六子,部队比大学更加能锻炼人,六子,不信我们打赌,小标那孩子当三年兵后肯定有出息,你瞧他身材高大魁梧,相貌也还英俊,南方的孩子有他那么高的少见,说不定在被部队首长看上,选了女婿就好喽!” 杨陆顺却笑不出来,担忧地说:“我不知道怎么总是放心不下,那孩子变化太快了,竟然唉!” 卫书记说:“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何况只是你收养的孩子,能做得你这么好就已经够了,还指望什么呢?我觉得你还是要加紧你办了你的个人问题!那小汪妹子不错,招人喜欢,我是蛮看好你们的,到时候我愿意当你们的主婚人!” 杨陆顺也高兴起来,说:“卫书记,您要记得哟,到时候可别推工作忙请不动您!” 卫书记哈哈大笑着说:“好你个六子,就冲你那漂亮大方的小汪妹子,我再忙也请假!”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