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632字

杨陆顺开门一看,是党政办的秘书孙浩民,孙秘书脸上表情怪怪的,不大的眼睛在灯光下闪烁不定。杨陆顺心里有点紧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边跟他走边小声问:“老孙,透点口风,卫书记找我什么事啊?” 老孙嘿嘿笑着说:“我怎么知道呢,今天本是我在办公室值班,他老人家叫我来通知你,我执行喽。不瞒你同志哥,我还真不知道什么事。” 杨陆顺知道老孙喜欢饶,又说:“老孙,这几天我忙着给小标送兵去了,还真不知道咱机关又有什么新的路线方针政策,你不说是急事么?”老孙又打了哈哈,语气里透着少有的亲热说:“小杨,不是你孙大哥瞒你什么,实在老哥我也不知道,不过呢,卫书记是蛮着急叫你去。” 两人走到机关那三排老平房前,坪里停着辆北京吉普车,车里有个红点一闪一熄的,显然是司机在里面抽烟。 老孙站住脚指着那车说:“小杨,知道这车是谁的坐骑不?”杨陆顺借着光亮看了看,车排号码却看不清楚,就说:“那还用说,县团级领导的坐骑呗。” 老孙拍了杨陆顺肩膀一下,夸张地说:“小杨,有眼力!”又把嘴巴凑到杨陆顺耳边,生怕有人听到了似的,说:“老弟,是县委郭书记的坐骑,不知道为什么临时在我们这里落脚,幸亏我坚守着岗位,不至于机关没人值班。”语气里有点得意。 杨陆顺说:“原来是郭书记来了啊!那叫我去做什么呢?”就有点心神不定,卫书记才是一个乡党委书记,就威严得很,那县委书记该是何等威严?经过上一次挨批评,杨陆顺对领导才从心里感到敬畏,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前程! 老孙还想凑到近处说话,杨陆顺把脑袋偏过一旁说:“老孙,也不是什么机密,咬什么耳朵呢,痒痒的我真不习惯。 老孙嘿嘿一笑,说:“小杨,你老弟只怕是要进步了,机关那么多干部,卫书记可就只让你去偈见郭书记,明显的让你在大领导面前露脸呗。我想往领导眼前凑,卫书记一瞪眼睛,把我又轰了回去,卫书记办公室只有王乡长和周书记在,就没其他人了。” 见老孙还想唠叨什么,杨陆顺从兜里掏出一盒“菊花”牌,装了根给他说:“老孙,谢谢你啊。”路过那吉普车时,杨陆顺稍微停了下,笑着跟车里的中年司机打了个招呼,装了根烟,才往卫书记办公室走去。 老孙在后面笑着说:“嘿,你小子就是精明,连司机都巴结。”杨陆顺厌恶地说:“人家这么晚还在为领导服务,打个招呼、装根烟也是我们新平乡的心意嘛。” 老孙在值班室门口停了脚,只是眼巴巴的瞅着杨陆顺的背影子,恨不得自己取而代之,嘴巴里嘀咕着:“这小子硬是有人扶,什么好事都轮到他,唉,我这处分何时才能撤消得了哟。”不禁自怨自艾起来,往值班室门口一蹲,使劲地抽着菊花烟。 杨陆顺隔着卫书记办公室老远就听到里面谈笑风声,一惯大嗓门的卫书记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显得不那么自然。莫非他还会象我一样敬畏领导?杨陆顺这么想着,努力调匀着呼吸,一步跨到门口,用手轻轻敲着门说:“卫书记,我是杨陆顺。” 门哗地拉开了,强烈的灯光使杨陆顺暂时花了眼,就听到卫书记欢快地笑声,手一紧竟然被卫书记拉进了办公室。杨陆顺乘机瞟了下室内情况,卫书记的办公桌后坐着个红光满面笑容可鞠的半百老人,不消说肯定的县委郭书记了,郭书记旁边坐着个脸色憔悴但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他那脸上有点矜持的笑仿佛是招牌,是文人笔杆子固有的笑法。办公室里用来接待来客的藤椅上坐着王乡长和周书记。 卫书记把杨陆顺拉到办公桌前,笑着说:“郭书记、严主任,这就我跟领导经常提起的大学生,杨陆顺同志。” 杨陆顺白皙的脸上呈现出激动的红晕,他赶忙说:“郭书记,您好!”又稍微转下身子,说:“严主任,您好!”他再次把脸对着郭书记,一双手不知道是应该主动去跟领导握手还是该怎么办,立马就湿碌碌的了。 没曾想郭书记却站了起来,踱到杨陆顺面前,把手伸了出来,卫书记轻推了把杨陆顺悄声说:“快跟郭书记握手。”杨陆顺才恍然地用双手紧紧握住了郭书记的手,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郭书记含笑打量了一番,对卫书记说:“不错不错,老卫眼光不错,这小同志是可造就。”松开手转身坐到椅子上又笑着对严主任说:“老严,你看这小杨的气质跟你年轻时差不多哩。” 严主任还是一脸矜持的笑,说:“郭书记,我可比不得小杨同志有硬牌大学文凭啊。”起身跟杨陆顺简单的握了握手,也说:“人是文弱了点,老卫,要不我把他调到县委政策研究室去算了,在乡里跑莫晒黑了他的脸。” 郭书记呵呵一笑说:“老严又要感慨当年生不逢时,没读得成大学喽。小杨,你坐。” 卫书记笑着把杨陆顺摁在椅子上,转脸说:“老严,你莫想!挖我的墙角呀,门都没有,这样的小伙子更需要在农村锻炼,玉不磨不成器嘛。” 郭书记说:“老卫说得对,大学三年只学了理论知识,现在就是理论与实践想结合的好机会,农村广阔,一辈子也学不完啊!” 卫书记喜孜孜地说:“郭书记,不是我夸他,小杨同志不但有知识有文化,而且思想觉悟高,工作认真塌实,尊敬领导团结同事,敢于与歪风邪气做斗争,而且政治嗅觉敏锐,这次新平乡的党员思想教育,就是在他的提议下,我才发起的,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啊!” 郭书记眼睛一亮,说:“哦,真的吗?” 一边老是搭不上话的周副书记赶忙谄笑着说:“郭书记,卫书记可没夸张一点,杨陆顺同志确实有很高的素质,别看他外表孱弱,搞起工作来硬是有点拼命三郎的劲头,风里来雨里去一点都不含糊。别看入党时间不长,可理论水平高,看问题眼光独到,比我这老党员强多了。虽说是跟我汇报思想,其实主要是我们共同研讨,相互学习了。”杨陆顺诧异地看了看周副书记,什么时候跟他共同研讨了?每次都是他大大咧咧地教育我。可周副书记投来的眼光分外热情客气。 卫书记接着说:“杨陆顺同志在思想上积极要求进步,在工作上也进步快,他总是诚恳地向老同志学习讨教,很快就能独挡一面,今年夏季抗旱时,他就利用刚学会的农村工作方法,成功地制止了村民们为了争水而引发的械斗,避免了流血事件。” 郭书记询问般地看着王乡长,王乡长虽然不满卫书记如此抬举杨陆顺,可事实也不容他胡说,就轻描淡写地说:“杨陆顺同志是在那场事件中出了不少点子,我认为终究还是乡政府组织工作力度大,靠群策群力才化解了那场风波。” 卫书记一听不乐意了,尖锐地说:“老王,你这么说有点抢了小杨的功劳啊,看到新同志有成绩有进步,我们当领导的要支持要宏扬,这样才能更好地激发同志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更好的完成县委县政府赋予我们的工作嘛。如果单靠我们几个乡党委班子成员,做死累死也不见得有成绩。” 郭书记见气氛不对头,就笑着说:“老卫的话很精辟,工作是广大党员干部们做的,我们当领导的只是指挥他们怎么做,有了先进典型就要树,该表扬的我们不能忽视,该批评的我们也要认真处理。听说新平会搞个大型的纪念**诞辰九十周年文艺汇演啊?”
卫书记立即眉飞色舞地说:“郭书记,你的消息真灵通啊,原本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呢。我们准备在元旦上午就开始演出,全乡共组织了四十个节目,一天时间!今天你提起了话题,那到时候郭书记一定亲临现场,也让新平的老百姓一睹我们郭书记的风采!” 郭书记转脸看了看严主任,说:“老严,就不知道元旦我们时间是不是安排得过来呢?” 严主任说:“郭书记,一天时间也许没有,但抽个半天应该没问题。” 卫书记说:“半天时间也行啊,郭书记也算得上日理万机了,我这小小的新平乡就有搞不完的工作,何况是个人口接近八十万的县呢!我们理解领导的难处,反正元旦那天我专门到县委等着郭书记,郭书记什么时候到了新平,新平的纪念汇演就什么时候开锣!” 郭书记哈哈直笑说:“好你个老卫啊,这不摆明了是威胁我吗?我可不敢让新平的父老乡亲等我一个,也不要你去接,我会赶早来的。老卫到底是部队干部,搞大型活动还真拿手,到新平才几个月,就接连搞了几项拿得出台面的东西。” 卫书记谦虚地说:“郭书记,主要县委对我的信任,放手让我搞,当然也有新平乡党委一班人的群策群力,也有王乡长、周副书记的大力支持,要不然也是孤掌难鸣啊。这次搞大型纪念汇演,又是杨陆顺同志带领文化站的文化干部搞起来的,具体细节我就不罗嗦了,免得郭书记误会我得了杨陆顺同志好处,专门给他摆功了。” 郭书记不由再次注视着杨陆顺,那孩子还很局促和腼腆,被领导如此赞扬也没露出一丝骄傲,倒显得诚惶诚恐,身子也在不安地微微扭动,这让他心里更添了好感,忽然一束耀眼的光芒从杨陆顺胸口反射过来,吸引了他的注意,郭书记指着那胸章问:“小杨,带的什么呢?” 杨陆顺慌忙站起来说:“郭书记,是枚**像章。” 郭书记微微有点诧异,这年头带**像章的人几乎没有了,就问:“小杨,你为什么要带**像章呢?” 杨陆顺犹豫了下,说:“郭书记,我带**像章主要是为了纪念**他老人家为新中国、为全国人民做出的不朽贡献。虽然他老人家错误地发动了文革,可看事务要一分为二,错误归错误,但他老人家的功绩远远大过错误。现在党中央在搞拨乱反正,为文革中受到错误迫害的人平反,在搞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可还是在坚持已**思想为建党建国的基本原则,并不象社会上流传的那样要全盘否定**,否定*思想。我个人认为这次之所以党中央号召全国人民大搞**诞辰九十周年纪念活动,也就要我们时刻不忘伟大领袖**!” 郭书记一拍桌子,高兴地说:“小杨同志,你说得好!看来你是把党中央的精神领会到了实质,年纪轻轻有如此高的觉悟,实属难得,实属难得啊!你这**像章带得好,要长期带下去!” 卫书记看了看他胸前的像章说:“郭书记,他这像章还有层纪念意义,还记得九月份宣传杨陆顺的事迹吗?这像章就是他帮助的那位老人临死前留给他的。” 郭书记频频点头说:“这就难怪了,小杨同志,你要好好保存这枚像章,我们的党员干部就是要想人民所想,急人民所急,这样人民才会记得你,才对的起**那句为人民服务的话啊!” 郭书记临上车前,还拉着杨陆顺的手再三鼓励,送走了郭书记,本来还勉强带笑的王乡长脸色立即难看已极,匆匆走了,卫书记冲着王乡长的背影重重哼了一声,周副书记又说了杨陆顺一些表扬的话,借口时间不早了,骑着自行车回了家。 杨陆顺直到现在还云里雾里,他感激地说:“卫书记,我没您表扬得那么好,开展党员教育活动也是您一手搞的,怎么能把功劳记在我头上呢。” 卫书记心情大好,一把揽着杨陆顺的肩膀往宿舍走一边说:“你这个六子,谦虚什么,我说是你的功劳那就是你的。今天你在郭书记面前表现得很好,没白费我的苦心啊!郭书记最看重有能力的年轻人,你小子也是运气好,赶巧今天就遇上了郭书记。那个全乡的纪念汇演你要抓紧跟叶祝同去搞,明天我会专程开个会,由你牵头,要钱要人我都全力支持!一定要搞得漂漂亮亮,有不得半点闪失。” 杨陆顺感觉肩上的担子重了许多,不禁担忧地说:“卫书记,我怕应付不过来呢!” 卫书记严肃地说:“怎么,胆怯了?这最是考验你的时候,一个小小的文艺汇演都搞不好,如何做大事?你只管大胆放手去搞,如果谁有意见谁说怪话,你尽管告诉我,我饶不了他,这么重大的政治任务,什么事都要先放在一边!” 第二天,卫书记果然召开了全乡村支书、各单位一把手会议,主题就是如何搞好元旦节那天的纪念汇演,一再强调县委郭书记将会亲自到新平来观看演出,要求各村个单位严肃对待,全力以赴圆满完成,并宣布成立了演出组织领导小组,杨陆顺出任组长,文化站叶祝同、乡财政所刘所长为副组长,各村各单位的一把手为组员,把具体组织实施工作的大权交给了杨陆顺,这让许多人感到意外,包括叶祝同。 散会后,杨陆顺与叶祝同一起到了文化站,叶祝同笑着说:“杨组长,我现在归你领导了,有什么命令你就下吧。” 杨陆顺苦笑着说:“大哥,你就莫打趣我,卫书记算是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了。放着主管宣传组织的副书记不用,把我这无名小卒弄了上来,担子太重了。” 叶祝同说:“我看得出卫书记很重视这次汇演,开会时政治任务政治任务地都不知道说了几遍。他这样安排也蛮好,乡政府的领导一个不进领导小组,省得你碍手碍脚的。财政所的老刘也是卫书记的人,我就更不用说了,各村各单位只要钱物跟得上,他们才懒得管你谁领导谁呢,这事好办得很。那些村支书都是十几年的老支书了,在村里威信大得很,组织一个节目还不是小意思。倒是街道上这写单位麻烦点,一些喜欢搞文艺节目的年轻人都要参加县里的纪念晚会,这样,你的重点就跑村组,我呢就跑街道的单位,尽快把节目搞起来。” 杨陆顺还有什么话说呢,当即就同意了叶祝同的建议,带着刘所长各村跑。果然跟叶祝同预料的差不多,各村要拿个节目出来很容易,就是费用开支要打足,什么服装道具费、演员的误工费等等,摊起手板要钱,杨陆顺也不含糊,跟着刘所长一起和村里讨价还价,一但双方满意就马上写单子,凭单子到乡财政兑钱。 叶祝同那里难度相对大点,但也难不倒他,大点的单位比如供销合作社、粮站、水机站等就一个单位出个节目;小单位如邮电所、储蓄所、经管站等就几个单位合起来出个节目。对节目类型也不加干涉,任凭各单位工会、团支部组织排练。叶祝同知道国营单位都有充足的费用,看重的只是集体荣誉,就叫杨陆顺许诺各单位头头,纪念汇演将评选几个奖项,都内定了给他们,那些个头头们便满口应承全力配合。这样一来,一个大型的文艺汇演就基本搞妥。 十二月二十日,县里举办的“纪念**诞辰九十周年纪念晚会”在县剧院隆重举行,不但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全部列席观看,而且还请来了地区地委主管的副书记、宣传部长和地区行署的副专员,各乡镇的书记乡镇长也观看了演出,新平乡的《大会师》获得一致好评,评了个二等奖.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