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550字

十二月二十日,县里举办的“纪念**诞辰九十周年纪念晚会”在县剧院隆重举行,不但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全部列席观看,而且还请来了地区地委主管的副书记、宣传部长和地区行署的副专员,各乡镇的书记乡镇长也观看了演出,新平乡的《大会师》获得一致好评,评了个二等奖。 十天后,一九八四年元旦节,新平乡迎来了县委县政府大部分领导,光是北京吉普车就停了四辆在大礼堂门口,还有两辆小型客车,让新平的小孩子大为稀奇,团团围住小车指手划脚,有胆大的还伸出手去摸一下那闪着亮光的车身,让司机们很是担忧,最后还是请来了派出所的民警护卫,才驱散了围观的孩子们。 县委领导在卫书记等乡政府干部的热情招待下,坐在了前排观看,在开演前,县委郭书记上台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高度评价了新平纪念汇演的重大意义,对新平人民群众积极热情参加演出表示慰问,同时高度赞扬了新平乡党委班子团结一体,在刚过去的一年取得了辉煌成绩。在上千人的欢声鼓掌中,新平乡纪念**诞辰九十周年纪念文艺汇演就正式拉开了帷幕。 一上午演出的节目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优秀节目,汪溪沙的单人舞蹈《在希望的田野上》获得了全场观众最热烈的掌声,接连谢了三次幕也没能让掌声停息,最后汪溪沙再跳一段舞蹈,才使得演出继续下去。 卫书记凑在郭书记耳边,大声告诉郭书记刚才跳舞的演员就是杨陆顺的对象,郭书记高兴的说:“好,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杨陆顺和叶祝同在舞台一角看着台下领导都很满意,也不禁喜笑颜开,说明这段时间没白费工夫,杨陆顺感激地对叶祝同说:“大哥,这都的你的功劳,没有你这台演出就没这么精彩了!” 中午,县委领导全部在供销社的饭店内就餐,杨陆顺本是没有资格陪同县委领导的,但因为他是汇演的组织者,卫书记也把他叫来了,只是坐在离郭书记较远的一桌。卫书记在给杨陆顺那一桌人敬酒后,顺便把杨陆顺叫到了郭书记面前,叫他敬郭书记的酒。 郭书记喝了少,见杨陆顺来敬酒,猛地想起什么,说:“小杨一个人敬酒我不喝,还得把他那漂亮对象找来一起敬我才喝!” 杨陆顺还在呆着,卫书记推了他一把说:“傻小子你楞什么,快去把小汪叫来,难得郭书记高兴!” 杨陆顺在才醒悟,匆匆到储蓄所寝室找到了汪溪沙,原本还担心她怕羞,没想到她笑嘻嘻地答应了,两人一起到了供销社饭店,卫书记焦急的等在门口,见了汪溪沙急忙说:“小汪,不要怯场,郭书记人很好,没有领导架子的,你要多 敬领导几杯,还有,郭书记也喜欢跳舞,你能把郭书记留下,就是大功一件。” 杨陆顺眉头一皱就要说什么,汪溪沙忙扯了杨陆顺一把,笑着说:“卫书记,您 放心,我尽量想办法把郭书记留下。” 卫书记呵呵直笑说:“我就晓得汪妹子识大体顾大局,你吃饭了吗?喝酒没问 题吧?” 汪溪沙抿嘴儿笑道:“饭吃了,喝酒就勉强,不过卫书记还得多护着点我, 怕醉了就不好了。” 杨陆顺说:“沙沙,不行就别硬撑,我来替你喝!” 卫书记哈哈大笑道:“小汪,有我和六子护驾,保管没事,何况你醉了谁陪 郭书记蓬查查呀!走,别让郭书记他们久等了。” 汪溪沙一进去,气氛就热闹起来,郭书记笑着说:“这小姑娘,近看比舞台上化了妆还要显得清秀,小杨啊,你好福气呀!搞了这么个乖巧对象。” 汪溪沙心里有点紧张,可还是落落大方地捏起一个酒杯,说:“郭书记您过奖了,我还担心自己的舞蹈不入领导们的法眼哩,刚才卫书记说您还提起我,叫我好高兴的,就忙不迭的跑了给您敬酒了。我敬您一杯。” 郭书记笑着对卫书记说:“看这妹子,不但舞跳得好,话也说得好,好,既然你巾帼不让须眉,我也就不好推脱,干杯!”轻轻一碰就喝了底朝天。汪溪沙盈盈一笑,也慢慢用手托着杯子喝干了酒。 一屋子人轰然叫好!郭书记亲切地说:“来来,小汪坐下吃点菜,别让酒呛着了。” 卫书记忙说:“小汪还不能坐,给你敬了酒,也还得给程县长敬一杯不是?小汪,这位是程县长,对你的舞蹈同样赞不绝口,非常欣赏,快给程县长敬一杯。” 饭店服务员赶紧把汪溪沙的酒杯倒满,她微笑着对程县长说:“谢谢程县长表扬我,我敬您一杯。” 程县长笑着跟她碰了一下,没说话就喝了,汪溪沙也跟着喝完,旁边的人们又大声叫好,卫书记忙把汪溪沙摁在自己的座位上说:“小汪吃几口菜,各位领导,小汪毕竟是小妹子,一下喝急了怕醉,还是悠着点,等下再敬各位,好不好?”
郭书记说:“还是卫书记会关心人,先吃点菜。哦,小杨啊,你也坐下嘛。”他见杨陆顺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就招呼道。 杨陆顺正不知道怎么办,连忙说:“谢谢郭书记,我就坐到那里去了。”又笑着跟几位领导示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眼见着汪溪沙成了众人的焦点,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落,他不住地看着汪溪沙,幸亏汪溪沙也不住拿眼睛瞟他,用眼神传达着什么。 卫书记笑着说:“郭书记,小汪妹子原来是学过舞蹈的,她还跳得一曲好交际舞呢。” 郭书记哦了一声,说:“是吗?小汪真会跳交际舞?” 卫书记说:“那可不,我这硬板脚硬让她教会了,跳得可好了,王道德也是她教会的。” 王乡长连忙说:“郭书记,我真是小汪教会的,是跳得好。” 郭书记呵呵笑了起来,对程县长说:“老程,看不出这小汪还多才多艺呢。” 程县长说:“那是,一看这妹子就是心灵内惠的,也难怪老卫拿出来献宝了。” 汪溪沙接茬说:“郭书记,卫书记为了丰富我们的业余生活,在文化站还专门搞了个小舞厅,如果您不忙,就请您到我们新平的小舞厅去看看,顺便也跳跳舞,好吗?” 卫书记说:“嘿,小汪的提议好,让你们各位领导也见见小汪的交际舞,省得说我吹牛皮。”也不等郭书记表态,就转脸喊道:“叶祝同,你去找人把咱那小舞厅收拾收拾,把你们文化站的小乐队叫齐喽,准备迎接郭书记。” 郭书记似乎显得有点无奈,拿筷子点了点卫书记,笑着对程县长说:“你们看这老卫,强迫我们留下来哩!” 程县长说:“既然老卫一片热忱,下午我们又没具体紧要的安排,就去他们舞厅看看,权当饭后休息,大家说呢?” 桌上其他人都纷纷表示要得,郭书记就说:“那就去看看,下午三点准时走。”汪溪沙又见机敬了其他几位县委领导几杯,气氛更为热烈。 叶祝同起身是见杨陆顺面色不愉,就拉着他出了门,说:“六子,怎么不高兴啊?” 杨陆顺说:“真不知道卫书记是怎么想的,把沙沙弄去敬什么酒,唉。” 叶祝同宽慰他说:“六子,卫书记其实也是为你着想,你不觉得他这么做很有深意啊?” 杨陆顺边走边踢着脚下的碎石块说:“看不出沙沙在领导面前丝毫不怯场呢,我心里都敬畏,她跟没事人一样。” 叶祝同呵呵一笑说:“六子,你就莫小心眼了,人家想求这样的对象还求不到呢!小汪这样的性格蛮好。” 杨陆顺闷闷地说:“好什么好,我都有点看不惯了,一个妹子家的,不文静安分,她今天这样又敬酒又跳舞的,肯定少不得又风言风语。” 叶祝同说:“说你小心眼吧,她这也算是正常的人际交往,你管别人怎么说啊,只要她对得住你就行了。六子,象小汪这样出得众的妹子真不多见,我看是好事,想当年你嫂子不也是个性十足的,敢爱敢恨,你看我们现在生活得多幸福,女人太没主见就成摆设了。” 杨陆顺艰难地一笑说:“大哥就会开导我,看来我还是封建思想在作怪呢。” 叶祝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六子,莫七想八想的,我们赶快把舞厅打扫下,还要去把小乐队的人找齐,还要去各单位把会跳舞的妹子找来,任务还蛮紧迫,真要耽误了卫书记交代的工作,又当心遭到军阀似的批评!” 下午的舞会果然很成功,汪溪沙的舞姿得到了县委郭书记等人的一致好评,当然也没忘记夸奖叶祝同文化站搞得好,在皆大欢喜的气氛里送走了县委的领导。 卫书记乐得合不拢嘴,对杨陆顺和汪溪沙说:“你们今天算是给我争足了脸面,六子的文艺汇演搞得有声有色,连宣传部长都直夸水平高,小汪妹子更是劳苦功高,让领导们看到了新平是新气象。六子,小汪今天在郭书记面前表了硬态了,想不想知道啊?” 汪溪沙娇羞地说:“卫书记,您可别说,说出来叫我怎么好意思嘛。” 杨陆顺一脸纳闷说:“她在郭书记面前表了什么态啊?” 卫书记开心地说:“郭书记问小汪想不想进城,小汪妹子说,我已经答应了杨陆顺,要扎根农村了!哈哈,是不是表了硬态啊?” 汪溪沙再怎么大方也羞得耳朵根子都红了,杨陆顺自然是开心得很,瞅着汪溪沙嘿嘿傻笑。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