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798字

下班后,摁耐不住兴奋地杨陆顺一溜小跑去了储蓄所,他要把人生中最激动的事情与爱人分享。也不管汪溪沙还在饭桌上吃饭,也不顾汪溪沙同事们调侃的眼神,拉着汪溪沙就进了寝室,不由分说在她脸上就一顿乱啃,吓得汪溪沙花容失色,道:“六子,你怎么了?你说话啊,别吓唬我啊!” 杨陆顺好容易抑制住了兴奋,捧着汪溪沙的脸说:“沙沙,我进步了,我进步了!” 汪溪沙挣开他的手,用毛巾擦了擦又是唾液又是油腻的脸,嗔怪地说:“六子,进步了好啊,是不是党员提前转正了?也用不着高兴成这样啊!” 杨陆顺摇了摇头说:“沙沙你猜,猜中了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汪溪沙撩了撩垂下的发丝,笑盈盈地说:“哈,下这么大本钱?肯定是惊天大进步,可我就是想不到你会是从哪方面进步,职务上应该是不可能的,你进政府才几天,人又年轻,要当官还得熬上三年五载看有没有机遇了。至于其他方面,政治面貌上你已经是党员,已经达到了人们梦寐以求的目标了,我一想起我们储蓄所的毛主任,快五十岁了还在积极要求入党,我就好笑!六子,你已经是得天笃厚了,还会有什么进步呢?” 杨陆顺难得顽皮一次,居然捏着汪溪沙的手摇起来,说:“再猜嘛,再猜猜?” 汪溪沙被杨陆顺出格的表情逗得哈哈直笑,说:“我真猜不出。”她忽又恍然道:“莫非你要调进县城去?那太好了!是不是六子?如果是真的,我马上跟你结婚!” 杨陆顺见她实在猜不出,就说:“不是调进城,你不是愿意跟我扎根新平的吗?怎么又反悔了?” 汪溪沙略显尴尬地说:“我只想得到这么多了,进城有什么不好?我也没反悔呀,都不知道我爸妈会不会同意我们的事呢!” 杨陆顺笑着说:“不跟你兜圈子了,今天卫书记通知我,明天接受县委组织部的考察,准备提拔我当副乡长。” 汪溪沙美丽的眼睛立即睁得溜圆,她不信地说:“六子,你莫是哄我玩的吧?你才24岁,怎么可能当副乡长呢?”也不怪汪溪沙不相信,放眼她所知道的南平县,任何一个她知道的单位莫不是四、五十岁的人当领导,就连百货大楼的一个柜台长也都是四十多岁的的人! 杨陆顺抑制不住得意,仰面倒在床上,喃喃地说:“莫说你不信,就是早几个小时我自己也不信,现在做什么都是按资排辈,我做梦都从没梦见过自己会当副乡长!我早几天都还在想我要熬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进步,没想到今天居然就成了真!” 汪溪沙也兴奋地扑到床上,死劲地压着他又笑又抓:“死六子,你真要当副乡长啊?那以后就威风了,我们就神气喽!” 杨陆顺一把推开汪溪沙,表情忽然非常严肃,他说:“沙沙,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被组织推荐为当副乡长,是组织要求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是要我兢兢业业替新平三万多农民做革命公仆的,不是用来炫耀和威风的!” 汪溪沙似乎还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喜悦中,她翻身仰躺着,闭着眼睛喃喃地说:“六子要当副乡长了,我以后就是副乡长的对象了!我好开心好幸福啊!我爸爸妈妈知道我找的对象是副乡长,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肯定会高兴死!” 杨陆顺见汪溪沙一脸高兴,也不由暗中得意起来,要让爹娘姐姐姐夫晓得了,他们应该也会很高兴的。兴奋之余不觉腹如雷鸣,汪溪沙似乎也听到了,她眯缝着眼睛说:“我还以为要当副乡长了就不食人间烟火了,还不照样肚子饿得呱呱叫?” 杨陆顺摸了摸肚子说:“好沙沙,去你们食堂随便给我弄点吃的吧,为了第一时间给你报喜,我是顾不上吃饭了。”
汪溪沙从床上一跃而起就去翻钱包,说:“今天为了奖励你的进步,我决定请你吃饭馆!好好犒劳犒劳你!” 杨陆顺摇了摇头说:“算了,别搞这么大动静了,人家还以为咱肤浅呢!何况还没经过组织部的考察,还算不得数了。” 汪溪沙不依道:“我管人家说什么,我们只是一起去吃顿饭而已,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就不信当了副乡长倒不能去饭馆吃饭了。” 杨陆顺踌躇着说:“还是不好吧,我还是有点怕别人说我不稳当,毕竟还只是卫书记找我谈了话的,我” 汪溪沙白了他一眼说:“什么怕这怕那的,其实还不是你自己心里作祟,谁会把我们吃饭与你要当副乡长联系到一起呢?倒是卫书记你要好好感谢人家,把你调进政府里,介绍你入党,又提拨你当副乡长,这才是你的大恩人呢!” 杨陆顺不再坚持,只是若有启发地想着汪溪沙的话。 晚上吃过晚饭后,杨陆顺就在宿舍里等着卫书记,连门都没关,生怕错过了。那知道等到八点多也不见卫书记回宿舍,他疑惑地出了门朝机关办公室走去,果然会议室里灯火通明,他便朝值班室走去。 值班室今天是国土所的干部老张值班,杨陆顺敲开值班室的们,老张先是楞了楞,马上笑着说:“哎呀,是杨陆顺啊,这么快就来查岗了?快进来烤烤火,这天冷得有点邪门。” 杨陆顺就近坐在了火炉旁,装了根烟给老张说:“老张,别打趣我,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我只是在宿舍里闷得慌,随便出来走走,天冷又黑没个地方去,就溜达到你这里来了。” 老张呵呵一笑说:“你是进步飞快啊,马上就要提副乡长了,我在政府好赖十几年也没你看得准,给我介绍点进步心得吧?” 杨陆顺谦虚地说:“我有什么心得呢,不过就是跟着领导好好干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 老张硒笑着说:“嘿,新官还没上任,就别打官腔了啊,我可是真心跟你讨教哩。” 他这夹枪带棒地一说,杨陆顺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讪讪地说:“老张,我哪有打官腔,莫说我现在还不是官,以后哪怕着成了官,也是人民公仆,怎么会搞那一套呢?” 老张也感觉话不对头,忙把眼睛转到桌上摊开的报纸,胡乱应道:“那肯定了,你的思想觉悟就是比我高,我也是一张嘴巴讨嫌,你就莫见怪啊!” 杨陆顺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那话说得那么死,见怪也的得罪人不见怪还是得罪人,只有不答腔,看来自己被突然提拔,让很多人心里是不平衡的了。值班室里瞬间安静下来,气氛有点尴尬。杨陆顺一想自己到这里来是打听卫书记是不是在开会,还是问了就走吧,抬头就说:“老张”恰巧老张也抬头说:“杨陆顺”两人就对上了口,杨陆顺忙说:“你说你说。”老张也尴尬地笑笑说:“还是你先说吧,你说!” 杨陆顺摸了摸后脑勺说:“会议室灯都亮着,领导们是不是在开会啊?”老张做势看了看会议室方向说:“是在开会呢,六点半就开始了。你喝不喝茶呀,我替你倒一杯吧?” 杨陆顺忙客气地说:“不麻烦你了,我坐会就走,就走的。”老张哦了一声,又去看那报纸,杨陆顺眼见得他抽完了自己装的那支烟,就告辞出了门,谁知道那老张不知道怎么得要送他,两人在门口又推辞了一番,杨陆顺才算走出了门。 外面北风刮得呜呜作响,天上没有一丝星光,杨陆顺把呢子衣紧了紧,双手怀抱着疾步回了宿舍,专心等待卫书记散会。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