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150字

第四十章(一) 杨陆顺百般无聊地蜷缩在床上,冰冷的老北风从敞开的房门灌入,肆虐着屋里的一切。直到快十点,才听见走廊上有了动静,他翻身下床,出门就看见卫书记在掏钥匙开门。杨陆顺忙笑着招呼:“卫书记,散会了啊!” 走廊的灯光很昏暗,原本是装了盏六十支光的大灯泡,卫书记说要厉行节约才换了盏二十支光的小灯泡,摇摇曳曳的光线让杨陆顺这看到卫书记模糊的侧面。 脸色一直沉着的卫书记因为杨陆顺的出现被迫换上了副笑脸,他开了门扯燃屋里的电灯,才笑着说:“小杨,还没睡觉啊?进来坐会?” 杨陆顺欢快地答应着,跟着卫书记进了屋,卫书记把手里的杯子和材料往桌子上一放,搓着手说:“你随便坐,我得先洗洗,这天怪冷的,从会议室到这里才百几十米路,就冻得我手脚冰凉。”他一猫腰提了下放在洗脸架旁的暖瓶,可惜是空的,就拿下毛巾提着镔铁桶走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看样子准备洗冷水了。 杨陆顺忙说:“卫书记,别洗冷水,我房里还有瓶开水,我提过来给你用啊。”说着飞快地回自己宿舍把一瓶开水拧了过来。 卫书记已经把脸盆拿到了面前,笑眯眯地等开水,杨陆顺赶紧往盆里倒水,卫书记忙说:“行了行了,洗脸用不着这么多,等会泡脚再用。” 看着卫书记惬意地把脚试探着伸进桶里,又触电般弹起,杨陆顺也开心地笑了起来,说:“卫书记,要不要在添点冷水?” 卫书记呵呵笑道:“不用不用,就是要烫得过瘾,不把脚烫得滚热,到被窝里半天不热,怎么睡得着哟。”他看了看杨陆顺穿得单薄,叹息着说:“人过四十就感觉身体差了很多,想当年我是你这般年纪时,冬天从没穿过秋裤,照样晚上站岗放哨,一点都不知道冷是怎么滋味!” 杨陆顺也笑着说:“您那时在部队已经提干了吧?我记得您是24岁时提干的。” 卫书记用手指头点了点杨陆顺说:“年轻人就是记性好,还是去年在小胡家听我说的吧!一晃又快一年了,岁月催人老哟。我如果结婚早,娃娃只怕也跟你年纪差不多了。” 杨陆顺嘻嘻笑着说:“卫书记,您不说还罢,您到新平这么久,也没见阿姨和孩子来看看你?” 卫书记说:“哪有时间哟,按年纪我也勉强算你长辈了,你阿姨姓江,我大儿子叫卫边,边疆的边,边防的边,今年16岁,二妹子13岁,叫卫关,我因为在越南呆了四年,28岁才回国,才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你江阿姨比我小了7岁,也是奔四十的人了。她原来一直在马坡子卫生院当妇科医生,我这次调你们新平,顺便把她调进了县中医院,卫边才上高中,一时间还跟不上一中的班,也就没要他们母子仨来了。我那儿子,就只想当兵,我在部队的衣服现在全归他穿!长得比我还高了。”说到儿子,他明显有点兴奋和得意。 杨陆顺说:“江阿姨进了城,是好事呀,一中的教学水平、师资力量比下面的高中强老远了,小边加把劲,考大学不成问题哩。”他说着从兜里掏出盒“泉水”烟,先装了根卫书记,然后把烟盒很随意地丢在书桌上说:“小汪单位发的烟票,我正好利用上了。” 卫书记抽了口烟,点点头说:“那孩子就是读书差点。这烟贵一毛钱,味道硬是要好些!你不抽烟就尽量不要学了,影响健康不说,身上老是一股子烟臭,你江阿姨最嫌我邋遢了。呵呵,小汪妹子也很讲卫生,身上老是一股子雪花膏香,她跟我跳交际舞时虽然不说,我也知道她也闻不得我那股烟臭。小杨,你们进展得怎么样了?明年有喜酒喝吗?” 杨陆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进展得还算顺利吧,至于什么时候结婚就不晓得了,她都还没跟家里父母说起过我呢。” 卫书记哈哈笑了起来说:“小汪是个有主见的妹子,我看她只要拿定了主意,没人拗得过她,那妹子人不错,跟你很般配的,不过人家的城里妹子,多少有点娇气,你得让着点她。” 杨陆顺连忙点头说:“那是,我现在很让着她的。”他见卫书记把两支脚搁在桶边龇牙咧嘴地搓着脚皮,忽然觉得他虽然平时对人严格,其实也是很平常的一个人,对家庭孩子一样关心疼爱。他想起今天的目的,早就想好了一肚子感激的话,临了却不知道怎么说,勉强自己半天,才有点结巴地道:“卫书记,我这次能进步,多亏了您地关心和提携,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您才好。”磕磕巴巴说完这几句,他脸已经涨得通红。
卫书记有点意外地看着他,见他一脸窘迫,不由呵呵笑了,但马上又恢复了惯有的严肃:“感谢我?为什么要感谢我?我只是通过正常组织程序向上级推荐干部,根本不参杂任何其他,着要感谢就谢谢党和国家,没有党和国家的培养,也就没有你杨陆顺的今天。你的国家花大气力培养的大学生,就要让你的学识才华不被埋没,就要给你加担子,要让你多为四化做贡献!” 杨陆顺诚恳地说:“卫书记,我会按照您的指示去做,竭尽全力地为人民服务,为四化建设添砖加瓦!” 卫书记又点起一支烟,说:“明天组织部就要来考察你,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保证万无一失!我也不瞒你,这次在党委会上讨论你提副乡长时,确实阻力很大,大都认为你太过年轻,没有工作经验。但我比较了解你,你是个比较单纯的人,年轻人虽然经验不足,但不能成为阻碍提拔的理由,我看中你的就是开拓进取精神,你在新平中学顶住外流压力搞新教学法就很不错。还有你对小标爷孙俩的悉心照料让我看到了一个古道热心的好青年,文革折腾了十年,把我们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道德观念统统颠覆了,中央为什么大张旗鼓在社会上宣传五讲四美,就是很多年轻人丧失了基本的道德观念,可在你身上,我看到了许多年轻人没有的东西,所以我相信你会胜任副乡长的。何况你也符合现在的干部用人制度,中央不是一再强调干部要年轻化、知识化、现代化么,你完全符合条件,我最恨动不动就论资排辈,动不动就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他说这话时气愤填臃,触动了他的隐痛,要不是当初在部队遭人压制,也不至于在营职位置上一 呆就是七年,万般无奈才脱下军装专业回了南平老家,他还沉浸在愤怒中,瞥眼见杨陆顺一脸张惶,连忙强压住火气,冲杨陆顺笑了笑。 杨陆顺再次领略到了领导变幻默测的脾气,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卫书记愤怒无比,但肯定与他最后一句话有莫大干系,他忙说:“卫书记,您放心,我一定在今后的工作中戒骄戒躁,保证干出番成绩来,不辜负组织和领导的厚望!” 卫书记点点头说:“对,就是要有昂扬地斗志,干工作好比是打攻坚战,你越硬敌人就越害怕。当年美国佬依仗武器精良,气势何等嚣张,不还是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嘿嘿,我是枪林弹雨里闯出来的,什么没见识过,区区几个跳梁小丑还奈我不何!六子,你只管大胆去干,我在后面顶着的!” 第二天是考察也出奇地顺利,仅仅把杨陆顺叫到会议室简单地问询了几个问题,那个考察组长是县委组织部干部科的副科长,一脸的微笑使杨陆顺信心大增,回答问题时也有条有理,中气十足。在找群众谈话时,卫书记都事先与谈话人备好底子,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说得详细,甚至还暗示他与考察组的人关系密切,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在考察组干部面前说的话都将会一字不漏地知道,这也让某些人不得不老实地按指示办事。 几天后,原农业副乡长老赵卸任而去,一纸任命书到,杨陆顺正式成为新平乡政府副乡长,政府分工为专管新平乡计划生育工作。 杨陆顺一时间成了新平乡热门话题人物,人们谈必言杨陆顺,言之必啧啧羡叹他走狗屎运,才二十几岁婚都没接就成了领导! 建华村二组老杨家更是热闹非凡,除了五个闺女家的人都来道喜外,远近几个村组的熟人们也纷纷前来道贺,建华村多年没出过领导了,老杨家更是几辈没人当过官,一时时来运转,老杨头不禁喜极而泣,尘封多年的老神龛也从旮旯角里整出来挂在堂屋的正中间,袅袅几柱薄香寄托着老杨无限地喜悦:祖宗菩萨开眼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