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953字

杨陆顺主抓计生工作,办公室也迁移到了中间那栋,虽然是排位最末的乡领导,但终究是领导,也就享受相应的待遇了:有了单独的办公室,虽然里面陈设老旧,但有小何专职打扫卫生打开水;分管领导都有相应的专项资金,也就是说可以批条子了;下乡补助涨到了八毛一天,比普通干部多了五毛一天;原来自己买的自行车可以按照原价到财政报销,自行车坏了随时可以换新的;原本是跟领导跑,现在是带人跑,副乡长有专职的干事跟着,小事自然是干事做,领导只处理大事,计生专干就是替杨陆顺出面说话的老江江清泉。 杨陆顺兼着计生办主任,计生办工作繁杂,有三男一女四个脱产干部,女的管内勤叫尹芳,年纪三十出头,职工编制,她爱人也是乡政府的干部,是组织干事,管着政府机关的政工工作,姓黄;计生办副主任叫柳大茂,四十出头,职工编制,原来是乡肉食站的职工,也许杀猪卖肉多年厌倦了,就主动进了政府,计生办一成立他就出任副主任至今,有三年多了;其他两个都是集体干部,一个叫张文谨、一个叫张大庆,年纪大约都在三十好几。计生办跟乡广播站乡财政所在一栋办公室,离机关不近不远有两百多米,背靠着往万山红农场去的公路边。 走马上任后杨陆顺自然要去自己的领地巡视一番,与自己的手下见见面交流交流。他跟老江一起,说说笑笑就去了计生办,对老江杨陆顺心里还是很满意的,就冲那次替他在卫书记面前说话,就看得出这人心眼不坏。 老江本也是性格大套之人,他凭个高小文化能转干,也与他会摸拍领导不无关系,他当然想进步,虽然心里羡慕加嫉妒,酸过痛过后也就恢复了平常,换谁来都是当领导,自己反正是跑腿的,杨陆顺年纪是小了点,但总比天天面对一个老精老怪的领导要强得多,何况杨陆顺根基不稳,要想真正开展工作还得多依靠他这老同志,这么一想他倒看开了,说不定好好跟着杨陆顺搞几年,他一上去了顺便还能提自己一把,倒也准备死心踏地扶持杨陆顺。 两人进了计生办,房屋老旧但地方不小,足足占了四个大间办公室,一进门老柳和其他三个人就热情地鼓掌欢迎,弄得杨陆顺脸色发红,忙摇着手说:“大家莫搞这么客气,以后天天要见面的,都随便点好!”走上前跟几人一一握手。老江在一边微笑着不说话。 老柳的胖脸上有点作态,他一副钦佩地表情对其他人说:“你们看,我早就说了的,杨副乡长是个谦虚的人吧,果然没有半点架子,快请坐,请坐!”说完冲杨陆顺呵呵直笑。 杨陆顺顺势坐在身边的椅子上,看了看房屋里的情况,说:“不错不错,卫生搞得蛮好,比我原来的办公室要干净利索多了。” 老柳一指尹芳说:“那还不多亏了尹芳啊,我们其他三个男人都是懒鬼,搞卫生的任务就全交给了她!”见那尹芳还装斯文地笑着,开玩笑地说:“说你勤快你也要快表现啊,坐在那里蠢笑么子?还不给杨主任倒茶!” 那尹芳就跳起来说:“哎呀,我还真蠢,都不晓得给领导泡茶,杨乡长,你自己带茶杯了吗?” 杨陆顺摇了摇头说:“没有带,你就随便给我弄个吧。” 老柳连忙说:“那怎么可以随便弄?小尹,我办公桌的桶柜里还有个搪瓷缸子,去年开表彰会发的纪念品,我自己都舍不得用,正好给杨主任,算派上了用场!”小尹答应一声,冲杨陆顺甜甜一笑,带起一股湖壳油(冬天防干燥的牡蛎油)味去了。 杨陆顺不好意思地说:“柳主任,怎么好用你的东西,又是你自己舍不得的纪念品。” 老柳呵呵一笑大方地说:“什么舍不得?我还怕杨主任你看不上呢!我痴长几岁,以后叫我老柳吧,你才是我们的领导嘛!哦,杨主任,这个叫张大茂” 杨陆顺笑着说:“柳主任,不用介绍了,我们其实都认识的,都认识!我跟张文谨都是建华村的,跟张大茂经常在食堂坐一桌,还用得着介绍?” 两张都欢喜地笑了起来,张文谨说:“建华好多年没出过领导了,当年杨主任考上大学时我就预计他肯定会有出息,果然才毕业不到两年,就当上乡长了,是我们建华村的荣耀呢!” 老柳横了他一眼说:“什么只是建华村的荣耀呢?也是我们新平乡的荣耀嘛,放眼咱南平县,哪个乡镇出了杨主任这么年轻的领导呢?俗话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哇。古人诚不欺我们啊!” 杨陆顺摇着手说:“柳主任莫这么说,我能上来还不全靠了组织的信任和提拔?以后的工作还得我们大家齐心协力,莫让新平的计生工作坏在我这新手上面了。” 老柳忙说:“说了杨主任叫我老柳就可以了,你放心,有你带领着,我们一定会把新平的计生工作搞上一个新的台阶!” 张大茂很想在新领导面前也表几句态,可他属于嘴大脖子憨一类的人,还是没抢得过老柳,不由有点泄气,见老柳话音一落,就抢着说:“杨主任,你只管放心,你指哪我们就打哪里,绝对不含糊!” 杨陆顺被他的话逗乐了,呵呵笑道:“大茂说得对,我们就是要有这样的精神,只有服从上级的正确领导,才能在工作中取得更大成绩!”
这时尹芳端着杯子慢慢走过来,搪瓷缸子不小,似乎有点烫手,她脸色发红却又不敢走快,杨陆顺急忙起身双手接过了杯子,果然烫得很,又急忙放在桌子上,搓着手说:“谢谢你啊尹芳,这么烫的杯子以后我自己断,别烫着了你爱人心痛!” 大家都一起大笑起来,似乎杨陆顺的话比什么笑话都好笑,老柳说:“小尹啊,这次你的日子好过了,来了这么个怜香惜玉的好领导!” 尹芳心里其实喜滋滋的,被领导关心确实满足虚荣心,何况还是英俊帅气的年轻领导呢,可她还是故意扭捏地说:“柳主任瞎说什么啊,人家杨主任是女朋友是新平街上公认的大家闺秀,他哪有心思在我这黄脸婆身上呢?” 老江适时地接茬说:“尹芳,你的口气好幽怨哟,是不是你家黄干事让你不满意啊?要不要我们哥几个去替你出气?” 尹芳啐了老江一口说:“我幽怨什么,我文化低不懂意思!可我家老黄让我满意地很,就不用你操闲心了!” 大家又放肆地笑起来,都晓得黄干事骨瘦如柴风吹得倒,能满足尹芳那是鬼都不信,张文谨涎着脸说:“老江总爱说小尹不开心的事,哪天小尹真找上了你,就怕你不敢接招哟!” 尹芳作势举手就要打张文谨,张文谨赶紧就跑,一时间屋子里气氛和谐得很。杨陆顺满意地看着自己的部下,微微直笑,他晓得单位上男男女女不打闹嬉笑,那就乏味得很了,可也不能太闹腾,要不就没了严肃感,他才这么想着,老柳句精明地感觉到了什么,咳嗽一声说:“大家都别闹了,闲话也说了不少,我们请杨主任去主任办公室,给我们开个会吧!” 杨陆顺说:“还要开会啊?就在这里简单说几句吧?” 老柳不依地说:“那怎么行?虽然我们人少,但该有的规矩我们这里都有,闲暇时间开开玩笑没什么,但关键时刻我们都是拿的出台面的!还是请杨主任去你的办公室,一来熟悉下环境,二来也有必要给我们立点规矩,让我们以后也有个明确的方向嘛!”其他都附和着,杨陆顺只得顺了民意。 老柳在前面带路,还负责介绍:“刚才那是两张的办公室,主要接待一些来打听相关政策的群众,处理点小事情。这间就是尹芳的内勤资料室,杨主任你看,这四个大小不一的文件柜里全是这几年新平计生工作的情况资料,非常齐全,包括哪个村组的妇女该生育、哪个妇女该上环、哪个妇女该结扎,都有,我还可以大胆地比喻一下:就是鸡婆要下蛋,我们这里就有记录可查!” 杨陆顺笑着点点头,说:“尹芳的工作确实重要,文字记录是非常重要的原始凭证,千万粗心大意不得!”尹芳在旁边严肃地点了点头说:“请领导放心。” 老柳继续领着杨陆顺往里走说:“这就是我的办公室了,不下去时我就在这里工作,主要接待各村的计生协理员汇报情况,也解决一些小矛盾小纠纷。这就是主任办公室了,里面的办公设施都是去年才新添置的,贺乡长搞好还没怎么用呢,这不就换你来了。” 杨陆顺走进主任室,里面确实装饰得比外面要好得多,靠西面墙边一溜蒙了红色人造革的沙发就很引人注目,木制大茶几上还摆放着一瓶塑料花卉,东面窗户下是一张办公桌,上面只放了台手摇电话机,书桌旁边是一个镶玻璃的大书橱,里面摆满了书籍,杨陆顺好奇地走上前去,里面的书籍都是与计生有关的,他心里暗暗高兴,有时间得多看看,弥补下理论知识。 老柳从兜里摸索出一串钥匙递给杨陆顺说:“杨主任,这钥匙除了两个大门的外,其他都是办公室抽屉什么的,有空你慢慢试。这个主任室我们一般只内部开会时大家才进来,小尹会在每天上班前就打扫干净,一般我们不进去的。好了,我罗嗦了半天,该我们的杨主任做指示了。”他和其他几人坐下来,都眼巴巴地看着杨陆顺。 杨陆顺摸了摸办公桌子,慢慢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下面五个神情各异但脸上多少带点谄媚笑容的人,心里油然升起种说不清楚的味道,有点压力有点拘束有点喜悦还有点,怎么说呢,高高在上的感觉?不完全是,那权当的责任心吧,他从口袋里拿出盒泉水烟对着茶几一丢说:“我第一天来,就请大家抽支烟吧,尹芳我就没准备,下次带点你们女人爱吃是零食补偿。” 看到是泉水烟,几个男人欢呼起来,飞快地点起美美地抽起来,老江说:“还是泉水烟好,抽起来香喷喷的。”老柳说:“那当然,三毛多钱一盒呢,而且一张票只供应三盒,不是我们这些老烟鬼抽得起的,有钱没票也白搭啊!”张文谨冲尹芳喷了口烟,调笑着说:“尹芳,不瞒你说,这烟味比你身上的气味要耐闻得多了!” 尹芳呸了他一下说:“滚远点啊,总要让领导有个好印象嘛,好象你就只晓得围着我找茬一样。” 老柳也皱眉说:“文谨你也是没体统,看着杨主任要做指示了还在闹,收敛点嘛!” 张问谨冲杨陆顺一哈腰,赔笑着说:“杨主任,你看我这鬼性子,就是有点分不清轻重,以后一定改正啊。”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