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621字

杨陆顺这一安排让老柳他们欣喜不已,春节历来是中国人最为紧要的节日,那时物质匮乏,生活水平低下,一年到头都紧巴巴的过日子,只有到了过年时才奢侈一回,添置新衣服、采购年货,把一年积攒下来的各种**发泄出来。在老柳的安排下,计生办基本只留个守电话的值班员,轮流着回家打扫卫生、采制年货。 杨陆顺倒是把卫书记的话牢牢记在心里,他通过与老柳的接触,知道卫书记不是凭空猜测,老柳确实精明圆滑得很,对自己这主任是言听计从,即便有更好的计策和建议都会用最委婉地方式语气说出来,从不给人喧宾夺主的感觉,而且处理事情经验老道,大大弥补了自己的稚嫩和不足,对计生办其他人控制得很牢,也不知道老柳用了什么手段,两张和尹芳跟老柳关系非常好,不仅仅是常见的领导与被领导关系,也不是纯朋友关系,似乎还有根什么纽带联系着他们四人。在让杨陆顺不甚了解。 这天是农历腊月二十四,在南平县人们习惯叫过小年,就是小孩子家过年了,家长们给孩子洗了过年澡、剃了过年头,换上新衣服,花一、两毛钱买串鞭子,穿戴一新的孩子们欢天喜地把鞭子拆开来一个一个的,用根细细的纸煤子(用黄草纸紧紧滚成棍状,点燃后不熄,那年头有抽水烟袋的老人吸烟就专用这种纸煤子,撮起嘴一吹就燃起明火,比火柴实用节约得多)点一个一丢,玩得开心极了。 乡政府食堂热闹非常,年年春节都要发放过年物质,今年春节卫书记是到新平的第一个年,自然要准备丰盛点,他多方凑集资金,准备让机关干部过个高兴年。这不每个干部二十斤新鲜猪肉(食堂自己喂的肥猪),二十斤青鱼,猪油五斤,菜油五斤,红塘白糖各两斤,这比往年要丰富了不少,特别是油和糖还算紧俏物质,让干部们心里乐开了花,不住真心或假意地颂扬乡领导的功德。原来前任书记在时还分了几个等级,国家干部是一级、职工是一级、集体干部又是一级,今年卫书记废除了不平等规则,一律都是同样的待遇,干部们表面上笑呵呵地说早就应该一视同仁心里不免有点失落,集体干部就真正高兴,平常他们的待遇就比干部、职工低了不少,最后分个年货也要差人家一截,做的事却并不比国家干部少,难免心里不平衡,就是领东西时也要低人一等,如今也可以昂首挺胸跟干部职工一起抓阄了。 鱼肉早就搭配好装进了麻袋编上了号码,按老规矩是抓阄儿领年货,后勤也归党政办管,领导们的年货早就由管总务的老游派人送到了家里,鱼肉自然是精挑细选了的,鱼是个头一般大的,肉是厚实的精肉,余下的才由老游指挥食堂里的人左右搭配好,过了称才一股脑装进麻袋,一些边头下料是人们都不愿意要的,可又看不见到底好不好,就全凭运气了。 老游在众人的拥簇下把一个装了纸团的海碗往饭桌上一撂,就不见了人影。不少人就急不可耐地伸手去抢夺纸团,然后战战兢兢地打开,按着号码找到归自己的那份,匆忙打开麻袋就翻腾起属于自己的年货,运气好的就笑哈哈地提走了,运气差的就开始恼怒地诅咒着食堂分肉分鱼的人,男人们骂几句也就算了,只怪自己倒霉,女人就不管那些,财政所的会计杨喜鹃本就性格凶悍泼辣,她年年都要在分年货上跳脚骂娘,这次又分了份尽是二刀肉、杂骨头的肉,二十斤鱼也大小不一,眼见其他人心满意足地走了,就破口大骂道:“猪嬲的游得贵,你的脔心让狗吃了,年年分年货,老娘年年拣下水,我就不信乡上就没买好鱼没杀好猪!你巴结领导,舔领导的下厩子,也莫太不把普通干部当人看了吧?你个猪嬲的来看看,你看你分的什么鬼东西!左一块二刀肉,右一块杂骨头,你把你屋里娘的二刀也拿出来分啊!”
一些分差了的也来凑热闹,鼓动杨喜鹃的火气,食堂里的人都怕她那张利嘴,心里恼火也不敢吱声,反正她年年要骂一会,今年听不到还真不习惯了。 杨喜鹃见得到了不少人支持,就越发得意,把麻袋里的鱼肉掀得到处都是,叉着腰,口沫横飞地骂:“游得贵,你个猪嬲的,不跟老娘换了,今年就让你家过不安生年!莫说老娘做得出。” 掌瓢师傅听不下去了,就说:“杨会计,你莫在这里骂,要骂找到游主任再骂,他又听不见,你还不是白骂了!” 杨喜鹃正愁找不到对手,见有人答腔,火就冲掌瓢师傅发去了:“我骂游得贵关你个屁事啊,莫该碍了你的哪根筋啦?你们食堂里也没几个好人,这点东西不都是你们搞出来的啊?是不是你们分不到,也想别人落不了好啊?我告诉你们,今天不跟老娘换一份,老娘就要吵他个天翻地覆,至少也要把游得贵的那份给我,那个猪嬲的东西,老娘平时还不照顾他呀,他食堂的帐老娘一手一目清楚得很,莫要老娘翻你的老底,游得贵,你跟老娘滚出来啦!” 她叉着腰骂得正痛快,不曾想惊动了招待所里的卫书记,那一声声尖亢粗鄙的话一字不落全进了卫书记耳朵里,实在听不下去了,就虎着脸进了食堂。 围观的人见卫书记来了,就纷纷拖起自己的那份鱼肉想走人,有跟杨喜欢、鹃关系好的就忙拉扯她叫她别闹了,说领导知道了不好。 杨喜鹃屁股对着门的,又正在兴头上,那还注意到其他,说:“我就是要让领导听见,那游得贵太不东西,一点点好处全往领导那里贴,领导们当然信任他了,送去的全是好鱼好肉!” 卫书记沉喝一声道:“杨喜鹃,你住口!”把杨喜鹃吓得一哆嗦,转脸见是卫书记,顿时象矮了半截,领导的威信是毋庸质疑的。 卫书记心痛地看着甩一地的鱼肉,手一指,怒声道:“杨喜鹃,你究竟想干什么?好多农村户子想吃点鱼肉不得到口,你倒好,这么作践东西,你会遭雷劈的!你对游主任对乡领导有意见,可以当面提,是对是错还不好分?非得大吵大闹,四处骂娘?你不满意份的年货,要换可以理解,但你把鱼肉丢得满地都是,谁又愿意跟你这份换呢?” 杨喜鹃乘卫书记换气时赶紧说:“卫书记,我不是对你有意见,也不对领导有意见,那游得贵欺人太甚了,我也是一时气愤才没控制得住,不是对领导有意见呢。”说着赶紧哈腰把鱼肉拢到麻袋里。 卫书记冷笑一声说:“你既然说游得贵把好的鱼肉全分给了领导,反正我自己的那份还丢在招待所里,我自己也没看,你就把我的那份弄回家去,不过这搞脏了的鱼肉你要给我洗干净喽,顺便把你那臭嘴巴也刷洗干净!”说完扭头就走了。 那杨喜鹃又羞又气,只是不敢发作,恰巧她男人得了信前来搬鱼肉,见老婆蹲在地上捡着,就诧异地说:“杨喜鹃,这是怎么了?” 杨喜鹃红着眼睛咬着牙说:“戳在那里看死,还不搬了赶紧走!”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匆匆离去。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