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224字

乡政府机关安排春节值班,原则上是每个班要有乡领导带班,再配三、四名普通干部,组成一个值班组,从腊月29开始直到正月初八为止。历来中国人最信年三十要合家大团圆,即便是在千里之外,亦要风尘仆仆地赶回家。所以乡政府每个年三十晚上的值班是干部们最不愿意值的。 杨陆顺没有犹豫,在会上主动提出要求值年三十的班,他信奉的是吃苦在前,不过他虽然主动,但也并没得到其他党政领导的好评,在座的都认为理所当然地该杨陆顺值年三十的班,卫书记当即同意了,接下来就好安排了,至于配备值班员则是党政办老丘安排,还是老规矩,抓阄儿。 倒是老柳这家伙聪明,他把张文谨、张大庆、江清泉找来,口头上说是商量,其实多少带点命令,他说:“往常我们都是按党政办的安排,今年既然换了新领导,我们哥几个也该有点新风貌,杨主任虽然到计升办时间不长,但对我们几个那是真好,所以我觉得吧,应该跟杨主任共进退,咱们应该主动要求跟杨主任一起值班,我们几个在一起到底也合得来些,反正抓阄儿也是值班,这样主动点,杨主任心里也舒服是吧。你们看怎么样?” 张文谨和张大庆是集体干部,平常什么事也由不得他们,早就习惯了听老柳的安排,自然没异议,老江心里就不高兴了,你柳大茂要巴结讨好领导,也不能不管别人的想法嘛,抓阄抓到年三十、初一,那是手气背,犯得着这样摸领导的罗拐(摸罗拐跟拍马屁一个意思,甚至更为挖苦)么。这么一迟疑,老柳心明如镜,就呵呵笑着说:“老江你有困难是话,我们计生办就不勉强了,我也只是找你商量商量,不同意没关系,我们计生办还有尹芳呢,凑得齐一个班!”老江心里嬲到了老柳祖宗十八代的娘,可脸上还是强笑着说:“我有什么困难,既然你柳主任看得起我,跟我商量着,我江清泉就那么不识抬举啊?我虽然不归计生办管,可我们到底还是一条线嘛,就依了你柳主任的。” 老柳就急忙跑到老丘那里,要求跟杨陆顺一起值年三十的班,老丘心里暗暗高兴:嘿,这杨陆顺还真本事,才小半月的就把柳油子给降住了啊! 老柳却又提了个要求说:“丘主任,只是抓阄的时候我们几个还是来抓,你只不做年三十的阄就行了,怕其他领导心里有想法。” 老丘笑骂道:“你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就你柳油子怪气(聪明的意思),当机关几十号人是春虫虫,你们计生线上的人都在一个班,再憨的人也清楚是什么意思了。别人都不愿意值年三十的班,会感激你们的!” 老柳笑眯眯地装了根烟说:“丘主任你也是爱挖苦人,我们计生办几个手气背都抓到了年三十嘛,程序到了堂,他们怎么去想那是他们的事了,只请你老保密就行,杨副乡长到底才当领导,如果值班的是其他线的人,怕要指挥不动就不好了,您说我这也是全心全意为领导作想嘛。”说着又把那盒菊花烟塞到老丘手心里。
老丘呵呵一笑,那烟装进衣兜里,顺势拍了拍老柳的肩膀说:“既然你这么坦白,我也不瞒你,我跟杨陆顺的关系相当好,这帮我忙定你了,保证不露半点风声,当然了,我也会把你的好心告诉杨副乡长的。” 看着老柳笑呵呵地走了,老丘不免感慨道:“柳油子果然油,连这都想得到,以后他不出头谁还能出头?是得跟杨陆顺说清楚,让那小子也知道怎么为人处事。” 杨陆顺听完老丘的话,不免诧异地说:“柳大茂也真会玩虚的,这还要掩掩藏藏做什么?难道其他党政领导就那么小心眼不成?” 老丘微笑着说:“柳大茂说得也对,你想,你才当了几天的计生主任,计生办的人就这么死心踏地地拥护你,叫其他领导能不红眼吗?何况年年都是抓阄儿排班,还从没有哪个线上的人一起都愿意跟领导值年三十的班,就拿老贺来说,搞了三年是计生乡长,也值了两次年三十的班,就没见柳大茂主动要求跟他一起值班,如果叫老贺晓得了,人家老贺心里能不会有火吗?还有其他领导,各人都管一条线,都有几个手下,怎么就没人跟他们一起值班呢?人家当然会对你们有想法,杨老弟,我现在都想不通,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给了什么好处让柳油子这样的人都死心踏地啊?” 杨陆顺莫名其妙地说:“我哪有给他什么好处?我还要指望他以后多协助我搞计生工作呢,再说你也是多年的老领导了,计生办还会有什么好处?” 老丘见杨陆顺不象装傻,微微沉吟了一下,说:“我虽然在政府时间长,但各线有各线的路子,并不是我都晓得,也许你无意中把部分实权给了柳大茂吧,老贺那人我清楚,什么都搂得严严实实的,连招待了领导的小费用也得他亲自处理,确实那柳大茂只是个挂名的副主任了。当领导的是要放手让下面的人做事,但还是要有度,还要多盯着点,莫让他们搞砸了事,最后摊责任摊到你头上来!下面的人尽量安排他们做实际工作,什么都必须请示汇报给你,你最后拿主意,免得出了岔子你还蒙在鼓里!还有你们计生办年年经费在增加,你也要看紧点,是专项资金,万万不能用于其他,就是天王老子要动你也得死顶着不松口,除非动用的领导有批条有签字才行!”见杨陆顺一脸严肃,忙又笑着说:“杨老弟,我是不是多嘴了,嘿嘿,人老就是话多,你莫见怪啊。” 杨陆顺若有所思,感激地说:“丘主任,我晓得你在指教我,我确实还有好多东西不懂,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呢?”心里对老丘也渐渐有了点好感。 老丘适时地说:“杨老弟,我老丘其他的帮不上你,以后你们计生办有什么报告材料你一时间没空,我尽可能替你帮忙写写,有什么疑问,你信得过我就只管来问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