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933字

杨陆顺回到计生办,心情蛮好,老柳他们也是笑脸相迎,尹芳则有点愧疚地说:“杨主任,是柳主任照顾我,才没跟大家一起值班的。” 杨陆顺爽朗地说:“你们柳主任的安排就是我的安排嘛,你一个女同志家庭事多,我们都会理解的。大家还坚持两天,尽量到办公室来报道上班,也算站好今年的最后一班岗!柳主任,你到我办公室来,我有事跟你商量。” 老柳见杨陆顺给足了他面子,心里自然高兴万分,就显得更尊重杨陆顺的样子,谦恭地说:“杨主任,我们大家都晓得你对我们好,我们自然也要回报领导了,这其实是老江老张几个先提出来的,说是计生线领导群众们在一起过个年,我只是负责跑跑腿,算不得安排。” 进了办公室,才坐下,张文谨就端了盆旺旺的碳火进来了,还不等杨陆顺说谢谢就赶紧出去了,杨陆顺欣慰地说:“同志们对我真是太好了。” 老柳笑呵呵地说:“这好不好其是相互的,领导对群众好,群众自然会加倍回报,再说你从来就没把自己当领导,跟我们打成一片,我们就更服气你了。我们经常私下说运气好啊,有你这么个平易近人的好领导,都表示要在工作中全力以赴,绝对不能给你脸上抹黑。我们计生办四个最是团结了的,保证明年的工作全面上个新台阶!” 杨陆顺居然有种从骨子里的舒服,俗话说人不要奉承只要话说得好,可他立即又警觉起来,强抑制内心的愉快,说:“柳主任,刚才党政办丘主任把事情原委都告诉我了,我真的很感激你支持,也谢谢你替我考虑得如此充分,没有你这么个称职是好帮手,只怕今后的工作不好做啊。再说谢谢就显得我做作了,希望我们齐心协力把新平的计生工作做得更好!” 老柳在一边听了杨陆顺的话,心里暗暗好笑,到底是没当过领导的毛小子,一点小吹捧就高兴得不行,既然你喜欢听奉承话,我就多说点,反正上嘴皮碰下嘴皮,简单得很嘛,就语气更为谦恭地说:“杨主任看您说的,我们下面的人其实很容易做的,听领导的话做好领导交代的事就可以,真正劳神费心的还是你们领导了,就拿计生工作来说,街上吃国家粮捧铁饭碗的还好管理,难就拿在农村里的那些不通文墨的农民,讲政策他们说听不懂,讲道理他们说得比咱道理多得多,软不吃硬不怕,这些攻坚战就还得你们领导上了,农民都奴性得很,说千道万顶不上领导一个哼哼,所以真正要搞好计生工作,还得领导出面,我们也就是在一边唱唱红脸打打帮锤。” 杨陆顺点点头说:“尽量跟农民们做思想工作了,柳主任,我是第一次在政府值班,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还不甚了解,你说来我听听?” 老柳说:“其实也没什么紧要的,主要是应付突发事件,不过一般来说基本没有,都在家热热闹闹地过年了。县里政府办会例行公事地进行电话查岗,就是务必要使各个政府二十四小时不离人,当然运气好还会有县委常委级的领导来慰问,会带来点紧俏的慰问品,基本就这些了。” 杨陆顺哦了声,桌上的电话滴玲玲响了起来,老柳赶紧起身去接,只听他恩恩了几声,就搁下了电话,说:“是党政办小何打来的,说是刚才邮电所送来了你几封信,我叫尹方替你拿来吧。” 杨陆顺说:“我还是自己去取,就别麻烦尹芳了。” 老柳硒了一声说:“麻烦怎么,不让她跑动跑动,她还闲得慌了,又没什么事,坐在那里也是闲聊。” 杨陆顺也就只得由他去了,坐在哪里想会是谁人来的信,他估计了下,只怕 小标和莫见评的信,小标刚开始一星期两封信,后来才减至一星期一封。他的猜测果然没有错,一共四封信,小标占了两封,莫见评来了一封,居然袁奇志也有一封。 他心情有点激动,拿着袁奇志的信翻来覆去地看着,迟迟舍不得打开,从封面地址来看,竟然是从深圳发出的,心里很是疑惑,于是放下来去看莫见评的信,想从信里知道点情况,果然老同学没让他失望,虽然信的篇幅不长,但还是把袁奇志的情况说了个清楚:原来袁奇志跟她爱人早三个月就离婚了,离婚后毅然放弃了市委团委的工作,去深圳自谋出路。莫见评在信里哀叹道:原本以为袁奇志是那种爱慕虚荣的人,哪知道其中还有隐情,好好一朵鲜花被摧残了,那古胜利是个花花公子,玩弄的女性不计其数,严打时做为流氓团伙的头头抓了,要不是古胜利的老爹在省里还有点门路,说不定就毙了,那个团伙枪毙五个,死缓六个,无期也有,古胜利就是判的无期!袁奇志就是那时离婚的,也是受不了别人的流言蜚语才离开春江的。
杨陆顺只觉得世事无常,居然让袁奇志碰到了这样离奇的事情,回想起袁奇志婚后的封封来信,就难怪她从不提及古胜利,言辞里亦很难看到她说婚姻生活幸福美满,也就难怪她在婚礼期间神情冷漠了。 杨陆顺再次拿起袁奇志的信,娟秀的字体依旧那么美丽熟悉,可千里之外的佳人还会容貌依旧吗?他使劲地回想着昔日心中女神,可浮现在眼前的人儿是那么模糊,只隐隐记得那清澈透底的粼粼眼波。 半晌才缓缓打开信封,是很少见的粉彩色信笺,还传来丝丝清香,杨陆顺不禁凑进闻了闻,竟然只想分辨究竟是不是曾经令他神魂颠倒的少女芬芳,可惜他失望了,这种香味虽然丝丝沁沁,回味悠长,但总也不是先前期盼的了。 信不长,一面信笺还没写满,但语气似乎格外轻松,怎么说呢,完全没了从前的优雅,换成活泼可爱的语气,这让杨陆顺怀疑是不是袁奇志写的,可看字那是绝对没错了,又怀疑是她本人持笔旁人口叙的,最后他自己都笑了起来。 信里说她现在的自由的、轻松的,虽然远离了父母亲人朋友,却享受着难得地自由,没有了压力、没有了沉闷、没有了白眼、更没有了污秽!她说自己就象一只被囚禁了二十三年的小鸟,终于可以自由地在蓝天翱翔,可以穿新潮的衣服、可以化各式浓妆,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简直由地狱扶摇直上了天堂!她还俏皮地说:“六子,如果你现在在大街上遇到我,你肯定认不出我,因为连我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只在最后简单地说她目前下海了在一家香港老板的地产公司打工,询问了杨陆顺在政府部门工作是否顺利,委婉地打听杨陆顺是不是有了对象。 看完信后,杨陆顺不知道袁奇志到底想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意思,他又再次仔细地阅读了信上每一个字,竟然冒出了个想法连他自己都吓一跳:她神经出问题了! 杨陆顺苦笑着把信装回信封,里面什么下海、打工等新鲜词他都不甚明白,特别是打工一词让他还比较反感,都是为人民服务,到她嘴巴里竟成了好象跟地主老财当长工一样了。 看了小标的信后让他觉得这才是正常人的信,先是问候了爷爷奶奶和一大堆的姑妈姑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侄儿侄女,然后倾诉了对亲人无限的思念,祝福全家人身体健康春节愉快,再汇报了在部队的学习训练情况,字有明显的进步,用词也日臻成熟。随信还附了张全身照片,确实英姿勃勃,男子汉气概十足,个子似乎又高了点,杨陆顺欣慰地点点头,暗夸部队确实锻炼人,再看小标前后两封信的时间,相隔了十多天,从海南岛发出到杨陆顺手上,居然过了近二十天时间,要不是眼见着过年了,还不知道要辗转多久,杨陆顺笑着说:“这办事效益,难怪不让家里邮辣椒的,到了部队还不起了虫啊!” 杨陆顺心里涌起了有一股浓浓的父爱,从上衣口袋里抽出钢笔,找出稿纸就给小标回信,他不想让那孤独是孩子总是期盼他的信件。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