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3317字

农历腊月二十八,乡政府食堂全体机关干部集体会餐,八人一桌摆了七桌,看得杨陆顺有点奇怪,平时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总就那么几个人,怎么会餐吃饭冒出了五、六十人呢?又仔细大量着在座的人,基本上还都见过,不认识的只有极个别,听老丘说卫书记原本是不准备搞大会餐的,是王乡长硬要搞,说新平春节会餐是传统项目,没办法才搞的,再指着八个大碗说原本是十二道菜,今年削减到了八个,酒也由南平大曲换成了散装白酒,说着又是叹气又是摇头。 杨陆顺是农村人,因为到春江读了几年书涨了点见识,袁奇志结婚时开了眼界,对很多东西都看得没从前紧要了,但一想起一桌饭菜十二道菜,也觉得浪费得很,不少农民家庭连过年的荤菜都没有,看着老丘一副嫌三挑四的样子,真想在那瘦脸上批一巴掌,让他别忘了老本。 杨陆顺看得出卫书记是强颜欢笑,还是按照新平的老传统,书记、乡长分别致敬酒词,集体干了两杯,然后卫书记一桌一桌敬酒,杯子是五钱的小号杯子,连喝了九杯,虽然手晃动洒了点,半斤酒也进了肚,敬完酒在闷坐在桌子上吃菜,接着是王乡长和周副书记敬酒,党政前三把手才有资格敬全场,是种身份资格的体现,其他领导也只能坐着看,农村干部都有一副好酒量,大家几杯就下肚子,酒精开始发挥功效,渐渐地气氛也起来了。 杨陆顺那桌计生办四人、江清泉也在,老丘带着孙秘书也坐在这桌,尹芳自然就成了这桌的焦点,那女人也厉害,有几分酒量,而且还不玩名堂,但她有规矩,谦虚说女人是男人的一半,所以男人喝一杯她只喝半杯,就连卫书记、王乡长他们敬酒是也只喝半杯,所以她端了一满杯酒敬杨陆顺时,杨陆顺有点不敢接招,可女人不依,无奈只得连喝两杯,老柳他们也要敬杨陆顺,还是老丘提醒道:“杨老弟,你该去给卫书记、王乡长敬酒了,我看其他领导基本都去敬了的。”老柳他们就连忙说是。 杨陆顺忙捏了杯酒,走到卫书记面前说:“卫书记,我来敬您的酒了,祝您全家身体健康、春节愉快!”卫书记笑着也对他说了些吉庆话,高高兴兴地碰杯喝了,还善意地叫他慢点喝。 杨陆顺就着桌子上的酒倒满杯子,转身去另一桌敬王乡长,同样一席话却没了先前的效果,王乡长斜着眼说:“杨陆顺,你是大学生,怎么敬酒词也跟其他大老粗一样啊?体现不出你的水平啊!” 杨陆顺赔笑着说:“我只是多读了几本书,水平实在一般了,其他领导都十几年的经验了,还够我努力学习的。再说敬酒词是表面文章,我扎扎实实干了这杯才是真心实意的。”说着虚抬了杯子一下,就昂头干了。然后微笑着望着王乡长。 王乡长打了个哈哈,说:“杨副乡长,我看你这不是敬酒,是逼我喝酒吧?”旁边农业副乡长老梅指着杨陆顺半真半假地说:“小杨啊,不是我说你,既然是敬酒就要有诚意,得两人碰杯啊!你就这么喝了,有点不礼貌吧?”党政办副主任老简在旁边起哄说:“那是的,没有这样敬酒的,杨副乡长既然是诚心敬酒,就要跟王乡长碰杯,重来过重来过!”说着拧起瓶子又给杨陆顺倒满了。 杨陆顺没办法,只得又举杯说:“王乡长,职务您是上级,年龄算长辈,我敬您一杯酒,祝您在新的一年带领新平乡全体党员干部取得辉煌业绩!”话说到这个份上,哪还是敬酒,简直是求酒了。 王乡长呵呵笑了起来,对老梅说:“谁说小杨不礼貌了,你看他多礼貌,开口您闭口您,又是上级又长辈的,蛮懂事的嘛!只不过最后还是说错了,应当说给卫书记听,是他领导全乡,他当家喽。”他的话题比较敏感。连梅副乡长也不好接茬,只得陪着呵呵笑。 王乡长不屑地神情和说话的语气,分明是一副教训的口吻,杨陆顺自称晚辈是谦虚,但王乡长这样目中无人就是托大了,饶是杨陆顺再怎么忍气吞声也不禁脸色大变,颤抖着声音说:“王乡长,您批评得对,我虚心接受,请您喝了这杯吧。” 其他桌的人见杨陆顺一杯酒举着喝不是走也不是,一张脸涨得通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停下吃喝说笑看着,但都感觉王乡长和杨陆顺的神情不怎么对头,不由都摒息停著,眼溜溜地暗暗期待发生点什么,诺大的食堂渐渐没了声音,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杨陆顺身上。
却见王乡长看都不看杨陆顺,一手用筷子夹着花生米不停往嘴里送,一只手捏着酒杯一抬,等着杨陆顺去碰杯。 就是普通干部给领导敬酒,当领导的总要面对着敬酒的人,脸上带点笑吧,其他的乡级领导给王道德敬酒,他就会站起来,相互说笑几句,很亲热地碰杯干杯,这样无疑耍态度了,简直就是没把杨陆顺这副乡长当回事了。 杨陆顺气得浑身颤抖,四下静悄悄的都注视着他,看他的笑话,就是泥人也有土脾气,何况他也喝了不少酒,被怒火一烧,就发作起来,把手里举了半天的酒全倒在了地上,沙哑着声音道:“王乡长,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这么作践我,你不喝,我还懒得敬了!”转身朝自己的饭桌走去。 王乡长没想到杨陆顺会发火,还杯子里的酒当着他的面倒了,按农村人是风俗,只在死人坟头才倒酒,楞了楞神,见四下的人用各种各样的神态注视着他,不由大为愤怒,他的地位和尊严受到蔑视和挑衅,腾地站起来,把手里的酒杯朝杨陆顺的背心砸去,可惜没砸中,当啷一声落在离杨陆顺几步之外,杨陆顺转头愤怒地瞪了他一眼,坐在了饭桌边。 王乡长脸做猪肝色,破口大骂道:“杨陆顺,你*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洒酒,当老子是死人啊!” 杨陆顺呼地站起来说:“王乡长,你是政府领导,请你说话注意文明,不要骂人!” 王乡长气得指着他骂道:“你*,老子是乡里人,没你书读得多。老子就要骂你,老子还要揍你!”说着就要扑上去打人,幸亏旁边老梅几个身手敏捷,把他拽住了,任凭他怎么嘶吼就是不松手,几番挣扎,把饭桌都掀翻在地,乱做一团! 卫书记一拍桌子站起来吼道:“王道德,你要干什么!” 王乡长怒道:“他杨陆顺当老子是死人,老子要教训他,没大没小的,谁他妈给你撑腰啊!” 卫书记再次砰地把饭桌拍得山响,怒喝道:“王道德,你在我面前称老子,你又是什么意思,你就有大有小了!”转脸冲老梅他们喝道:“你们几个把他摁得坐下,没酒量就别喝,喝多了来发酒疯!” 王乡长在老梅几个地拉扯下坐了下来,说:“卫书记,我不在跟你称老子,我是在教训杨陆顺那小子。你们几个别扯我,我没喝醉酒。” 卫书记刷白着脸说:“王道德,你住口,你凭什么教训杨陆顺同志,他是我们新平乡的副乡长,要教训还轮不到你,他上还有组织,家里还有年近七旬的老父老母,你好歹也是受党和国家多年培养教育的党员干部,怎么这么没素质?开口*闭口*,你当是还是造反派红卫兵啊!就凭你漫骂党员干部,我就有权开会批评你,教育你!” 王乡长见卫书记铁了心护杨陆顺,就把火气发到卫书记身上,说:“卫书记,你也要搞清楚事实,是杨陆顺先不尊重我的,大过年前在我面前洒酒当我是死人,晦气我,怎么就不见你批评教育他呢,你凭什么护着他呢?” 卫书记说:“你们之间发生的事我都看在眼里,你堂堂一个政府一把手,杨陆顺同志尊重你是领导前来给你敬酒,你是什么态度对人家的?如果换做你,你会怎么样?在你面前洒就就当是死人,就是晦气你,你封建思想怎么这么严重?你要记住你的身份,同志,你是一级领导干部,是信仰唯物主义的中国**员,不是乡野村夫,你失礼在先,骂娘在后,还要打人,你配不配当政府一把手,你的觉悟到那里去了?我今天不但要护着杨陆顺同志,还要严肃地批评你,如果你现在不安静下来,我立即召开乡党委会,好好给你这个丧失理智的人上堂政治教育课!” 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有点夸张,但却一点也不过为,卫书记要用职务上的权力来压制王乡长,也搞得他没脾气,加上老梅等人不住劝慰他,只得悻悻做罢,狠狠瞪了杨陆顺几眼,转头喝起闷酒来。 卫书记见王乡长软塌了,也就见好就收,说:“大家继续吃饭,都少喝点酒,大过年的别闹出麻烦。”他走到杨陆顺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杨陆顺,吃完了到我房里坐坐,别再惹事了。” 杨陆顺点点,泪水顿时盈满了眼眶,为了不让人看见,他赶紧端起桌上一杯不知谁的酒,连酒带泪水带感激全部咽进了肚子。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