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二)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5580字

杨陆顺笑着说:“老柳,这是我们党中央根据国际形式搞的政治宣传了,我们国家在努力与英国交涉,想尽快用最理想的办法把香港的主权回收回来,对台湾就更想和平收复了,我们中华民族,泱泱大国,在过去的200年里受尽了屈辱,多亏了**领导我们翻身做了主人,虽然走了点歪路,但现在中央又调整了方向,以后人民群众的日子会好过起来的,到时候城乡差距渐渐消除了,我们不一样可以跟城市居民一样过丰富多彩的业余文化生活了。” 老江呵呵一笑说:“杨乡长,你是在春江见过大世面的,当然就看得开了。我几十岁了还只到贵民地区去过一次,那还是十年前的事了,也不晓得变化大不大。南平新街已经铺了柏油路,好宽好平的,汽车在上面跑比床上还稳当,不晓得我们乡里公路上什么时候才铺得起?” 张文谨说:“是的是的,要是我们乡级公路上铺了柏油,坐车就舒服了,要是是抖落一身骨头!前一段时间河西片不记得哪个村的一个老头,坐在汽车上有颠,硬是把腰椎骨都颠断了,你们说可怜不可怜!” 杨陆顺一想初二要上县,就问:“不晓得初二搭车紧张不紧张,我准备上县去。” 老柳嘿嘿一笑说:“郎股子跟岳母娘拜年啊,好事好事!你跟汪妹子真是绝配,也只有配你这有文化有才气的后生子,才不浪费了汪妹子如花似玉的容貌!换了其他男人,都是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说着冲其他人挤眉弄眼地笑了起来,张文谨他们也很合作地笑着,一脸的猥亵! 杨陆顺忙说:“莫扯远了,头一回上门,怕耽误时间就不好了!我也从没初二搭车。” 老江摇着头撮着牙花子说:“那你就要有心理准备,初二按规矩是出门日,人多得不行,车就那么几趟,挤得死”不经意蹦出个死字,连忙把自己的嘴打了几下说:“看我这臭嘴,乱说话!我劝你黑早就去车站等车,看挤得上去不。” 老柳硒了一声,对老江说:“一看你就没真出过门,黑早在车站等也挤不上去!我们新平是过路站,人满了停都不停,你挤什么?想挤你边都挨不上!我原来也上了当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到万山红的起点站去打票上车,那就稳稳当当不耽误时间,还有前排位子坐。” 张大庆连连点头说:“柳主任说的才是正路,到万山红打票还要赶早,要不去晚了也轮不上。” 杨陆顺心里一急说:“那我要搭早班车去,不就要凌晨四点出门啊?” 张大茂挺同情地说:“杨主任,按你在建华到万山红的路程看,是得四点出发,如果路上泥泞不好走,我看还得提前点时间!” 杨陆顺懊恼地说:“早晓得这样,我就不说赶早去了,这不是折腾人么?三、四点赶路去万山红,天气又冷,还要走黑路子,自讨苦吃!” 老柳嘿嘿一笑说:“为了小汪妹子,这点苦算什么?我听说她家只有她一个闺女,真要跟她谈,你还得做好吃大苦的准备!” 杨陆顺笑着说:“她家又没田土作,有什么苦比插秧收稻苦呢?” 老柳哈哈大笑起来,说:“我的杨大乡长,你是不清楚城里女婿的日子,插田割禾根本不算苦,一个大男人帮岳母娘家做杂七杂八的事才叫苦,你永远不晓得什么时候有事,永远搞不清楚什么时候没事,也不知道做了人家满意不。不但要手脚麻利做事利索,还要眼里有活自己还要找得到活,什么事都不要人喊着做,当街上人家的女婿,就是一个不出工钱的长工哟!” 杨陆顺楞了楞,不信地说:“没那么吓人吧?俗话说上门就是客,就是在自己家里没这么麻烦,何况在别人家里呢?再说不是还有儿子媳妇吗?” 老柳开始装烟,硬塞了根给杨陆顺,吧嗒着烟说:“在职务上你是领导,我们大家都尊敬你、服从你,但在当人家女婿上,我们哥几个都可以给你出主意想点子的,毕竟我们都当了人家十几二十年郎股子了。” 杨陆顺看了看几个围在火盆边的人家屋里的郎股子,看着他们谈虎变色的样子,不禁哈哈笑了起来,说:“看你们苦瓜着脸,也不想想人家养了二十年的闺女给了你做媳妇,你们去伺候伺候岳母娘也是应该的嘛!” 老柳几个相互交换下眼色,都为杨陆顺盲目自信而担忧,可又不好打击他的热情,老柳只得说:“看小汪那么有教养,我想她父母应该也是通情达理的好人,不会象小市民那样对你。” 杨陆顺想起从前在大学帮张教授做家务,心里当然很有底,说:“其实城里人没那么多事,买买煤球、换换破旧损坏的水喉什么,这也难不倒人的。” 老柳见他不怎么感兴趣,转个话题,开玩笑地说:“今天过年,大家都高兴,我们请杨主任暂时放下领导的官架子,与民同乐好不好?” 杨陆顺亲昵地拍了老柳胳膊一下说:“好你个老柳,总是拿话挤兑我,我什么时候在大家面前摆领导架子了,什么时候又独乐了?” 老柳戏谑地说:“你跟小汪妹子一起谈爱莫非不是独乐?难道你还想跟我们一起众乐不成?”大家都哄堂大笑起来。 杨陆顺羞赧地说:“老柳,这谈爱的事怎么能拿出来呢,你原先跟你爱人搞对象时还到处宣扬啊!” 老江说:“杨乡长,你怕是没见过老柳的爱人吧?莫看三十大几了,还是他们肉联站的一朵永不凋谢的”他卖了个关子,见老柳一副得意扬扬的样子,猛地说:“狗尾巴花!哈哈”大家都哈哈笑着。 老柳抬脚做势要踢人,虽然装出恼火,可实际得意得很说:“老江,是不是看着我屋里的黄脸婆比自己家的强啊?莫看我屋里那口子,比起站里的黄花妹子不差蛮多,我柳大茂一世人没强过别人,只讨了个漂亮媳妇,舒服得很!” 张文谨腆着脸说:“老柳,你现在还快活得起来?这么大个肚子不碍事?”还伸手去摸他那个圆滚如球的肚皮。 老柳瞎了一声说:“在会碍事呢?人是活的,总会想办法吧?换个个不就行了,我还省了好多力气呢!我就不信你们几个十几年都保持一个姿势,哄鬼鬼都不信!” 杨陆顺听他们说起这些,有点羞涩,说:“你们这些老男人就别带坏我了!两口子事说出来有什么好听的。” 老柳几个就鬼模鬼样地怪笑着,张大庆说:“杨乡长,你现在是抓计生的哟,专门管广大劳动妇女的肚皮,我可要提醒你注意,农村妇女闲来没事最爱拿男女间的事开玩笑了,你现在得好生适应,免得到时间成为那些婆娘取笑的对象哟!” 老柳吭哧吭哧地笑着说:“大庆没骗你一点,那群骚婆娘到了一起就拿房事打趣,那叫说得出,我这大老爷们听了都脔心冲鼓,详细得到了每个步骤!” 杨陆顺愕然,说:“真有那么厉害?我也是农村土生土长的,怎么不清楚?” 老江说:“那也不奇怪,你又没出过工分,一心苦读圣贤书去了,如果出过队里的集体工,那你就清楚了,不少小知青当年被扒了裤子,追得满田头乱窜!” 张文谨原来就是生产队的干部,一说这些就来劲,使劲眨巴眼睛说:“扒裤子算什么,我在火箭村当小队长时,一个知青吹嘘自己打过高射机枪,被那群骚娘们压在地上,用手翻他那玩意,叫他打高射机枪,说不打就不放,你说那种情况怎么打得出,硬是翻了半个小时、家伙都翻肿了!痛得那小子喊亲娘亲奶奶才饶了他。”
几人听了笑得喘不过气来!老柳说:“我原来还在老河公社肉食屠宰场时,一个刚进场的小青工,喜欢跟那些杀猪的三八红旗手胡乱,用猪鞭去戏弄她们,那些红旗手一气之下,几个人把那小子裤子扒了,用块大猪肉切条缝隙,就往那小子那话儿上套,嚷嚷着让他快活一把,那小子也只怕是个没经人事的,居然没套几下就射在了猪肉里,哭丧着脸嘟囔他的第一次献给了阉猪子肉,打那后见了三八红旗手就叫姑奶奶!” 杨陆顺何尝听过这么低级趣味的东西,笑得眼泪花子直冒,明明知道影响不好却心里痒痒直想听,就没再制止。 于是哥几个你一个我一个地讲个不停,一些稀奇古怪的笑话让杨陆顺大开了眼界,胯下之物居然蠢蠢欲动而不觉知!几人说了会实在没新鲜名堂了,就开始打杨陆顺的主意,想盘问点什么东西。 老柳说:“杨主任,听说大学里蛮多搞对象谈爱的?你也说点让我们见识见识?”其他四个就在一旁喊要得。 杨陆顺在大学傻乎乎地只晓得读书,还真不关心这些东西,哪里有什么东西让他们见识呢? 老柳不泄气,就问:“那你毕业回了新平,跟小汪妹子谈爱,总可以说透露点吧?” 杨陆顺怎么舍得把自己的恋爱史暴光,任凭他们几个怎么求马厩是咬定牙关不松口,颇有点壮烈! 最后老柳无奈地说:“又是一个坚贞不屈的**员,就是上刑场也不泄露党和国家的机密!”没了感兴趣的话题,时间也快2点了,渐渐大家都有点困倦。 杨陆顺看了看手表说:“这个时候了,估计没什么领导会来搞突击检查了,大家也都累了,我看你们就回家跟家人团圆去吧。” 老柳几个假意推辞了推辞,装做禁不住命令的样子飞快地走了,原本说好清理值班室卫生的张文谨也忘记了,留下一地的烟头、瓜子壳、糖果纸、橘子皮,杨陆顺反正处于亢奋状态,便就拿起扫把仔细地把值班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又用抹布里外擦拭一遍,才满意地把电视机和电话机抱进后面小房间,一看那值班室的铺盖,虽然是新换的,可昨天已经有人睡了一夜,他是喜爱清洁的人,自然不想睡人家睡过的铺盖,就只得把碳火弄得旺旺的,一个人清清静静地坐到了天亮,直到接班人员来了,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了建华二组。 回家后,老父老母早已经起床在忙着准备年饭,年三十因为杨陆顺值班,离家最近的五姐姐一家人就陪老人过的三十,一早他们就回了自己的家。 虽然只有三个人吃饭,饭菜准备得还是很丰盛,但就缺乏过年气氛了,他爹情绪还是蛮好,小六子才进政府就当上了副乡长,年前村委会的一班子人就提前给他们老两口拜了年,还带来了很多拜年礼品,其实他爹并不稀罕礼物,主要是张了脸面,村干部们原来都是老杨头老杨头的喊,六子一当上了副乡长,马上就变了,村支书年岁长点就喊杨老哥,其他年岁小的,大叔大伯一个比一个叫得甜,屋里的卫生也是村里几个干部搞的,支书还承诺今年的责任田由村里组织劳力帮忙搞春插秋收,屋前房后的菜地出的菜专门有人来收,省了他爹挑去街上卖的辛苦。 他爹喜孜孜地看着出息了的六子,老怀大开,不住跟六子干杯喝酒,但他一想起六子居然跟乡长吵架,心里就有片阴影,说:“六子啊,你现在是一方领导了,什么事都要三思而行,怎么能跟乡长吵架呢?你二十八日晚上的事,我第二天就听说了,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怎么说你也要尊敬领导啊!人家官大嘛。再者你比人家乡长小了二十岁,他都当得你爹了,骂几句就忍不得啊?人家会骂我这老不死的没教好娃啊!你在外面是领导,在屋里还是我的崽,过年后我就带着你去跟乡长赔礼道歉,承认错误去!不服管那还了得?都学你跟领导吵架,那政府的事还做不做,都去叉麻纱了!” 杨陆顺提起王乡长就冒火,但也不敢太在爹面前放肆,就说:“爹,我已经跟领导承认了错误,也接受了批评,我晓得是我不对,我以后保证改了,您老就别插进去了,怕讲不清楚!”见他爹还要罗嗦,赶紧拣老人喜欢的话题说:“爹,我今天陪您二老过年,明天就去县上汪溪沙家拜年了。” 这下老头高兴了,忙说:“那你只管去,晚上你四姐一家会来吃晚饭,明天家里人就多了,你只管好生拜年,讨岳母娘高兴,早点把那妹子娶回家!我都快七十的人了,连孙子都还抱不上,急呢!” 他娘也高兴地直抹眼泪,说:“六子啊,那妹子我看了也还是不错,白生水嫩,又是街上妹子,娘看着喜欢,只想早点迎进门,我真想当婆婆了。” 他爹不乐意地说:“你个老婆子真是的,六子娶媳妇主要是替老杨家传宗接代,那才是头等大事,你就只想着做婆婆,想媳妇伺候你啊?你怕还是原来,你媳妇是国家职工,要上班的,没时间伺候你!” 他娘说:“我就是想做婆婆,还有错了啊?都只剩口把气了,人家命好的三十六岁就做婆婆,我六十三都过了,就不兴我做啊!” 看着爹娘拌嘴,杨陆顺就忍不住笑,着的是老小老小!晚上四姐姐一家五口赶着板车来了,板车上堆着不少年货。对姐姐姐夫们杨陆顺是非常感激的,多年来全靠他们顾着老人,赶紧给姐姐姐夫拜年,给三个侄儿女发压岁钱。 四姐夫现在看杨陆顺简直就是又敬又畏了,没想到穷教师摇身一变就成了副乡长,比西游记里的孙大圣还本事,不由又暗暗后悔没让小军继续读书,万一考上了大学也弄个干部当当,不就光大门楣了么?不过一想小军现在泥瓦匠已经出了师,一年也挣得不少钱,也觉得还不错,考大学只是个希望,赚了现票子那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一听杨陆顺要赶早去万山红搭车,没带半点犹豫就爽快地答应了,如果要换了从前教书的杨陆顺,只怕他还得好好琢磨琢磨,杨陆顺也给了他三盒菊花烟。 初二凌晨三点,杨陆顺和四姐夫就出发了,他爹硬要六子带了一大堆年货,两只活的黑鸡婆,自家灌制的肉肠,腊肉一块有五斤多,熏制得焦黄的干鱼一对,荔枝、桂圆、白糖、红塘、干糍粑,装了有一大麻袋,怕有二十几斤,杨陆顺怎么推辞也不行,说也必须带去,还虎着脸叫四姐夫监督他把年货,无奈只得带着上了路。 因为前段日子又是雨又是雪,河堤上泥泞不堪,搭帮有驴拉板车,才不至于走不动,饶是这样二十几里路也发费了两个小时,赶到万山红农场的车站,售票窗口已经有十几人在排队等着打票,杨陆顺反正有人看东西,就直接排上了队,虽然都是陌生人,可大家都喜气扬扬,一会儿就厮混熟悉了,人们说着相互喜庆的话,打发无聊的时间,直到六点,售票口才有了动静,一个睡眼朦胧的售票员不停地打着呵欠开始了售票,杨陆顺很顺利地买到了有座位的票,就直等着进站了,四姐夫这才算完成了任务。 原本是六点半的早班车,等到七点才见司机和售票员一脸臭不耐烦地上车,那售票员用块围巾把脸包得严严实实,大声叱喝着搭车的旅客,善良的人们很宽容他们的恶劣态度,都说他们也不容易,别人都在家过年他们还要上班云云。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