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三)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1578字

杨陆顺几个晚上都没睡好,汽车开动就象摇篮一样,不久就昏昏睡去,好心的人还替熟睡的他披上一件大衣。直到汽车进了县汽车站,被人叫醒才知道到了。忙从车顶卸下麻袋,进入了候车室,汪溪沙早就望穿了眼睛,原本应该是八点半到的,过了九点多了还没见人来,生怕在路上出事,什么翻车事件在那时屡见不鲜,好容易看到杨陆顺提着个脏兮兮的麻袋出现,不禁欢呼一声,象小鸟一样就扑到了他身边。 杨陆顺也是眼前一亮,深深体会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滋味了,要不是顾虑候车室人来人往,真想把沙沙搂在怀里好好亲吻一番,两人都相互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了浓浓地情义,终于会心一笑。 汪溪沙眼珠儿一转看见了麻袋,里面还一动一动的,好奇地用脚尖踢了踢问:“六子,你带的什么?怎么还有活物啊?” 杨陆顺瞥了她手里的大电丝网兜,苦笑着说:“我爹娘死活我要带来孝敬你爸妈,我拗不过,只得带来了,活的是两只黑母鸡,说是老年人滋补的好东西。” 汪溪沙扑哧一笑,举了举手里的东西说:“那也好,咱们是土洋结合,咱爸妈肯定高兴,走,跟我回家去。”把兜放下,替杨陆顺整了整衣服,理了理头发,还把裤脚上粘的灰尘拍打干净,杨陆顺老实是站着,咧着嘴巴笑,幸福地享受着。 两人并肩往外走去,杨陆顺知道沙沙家住在老人民银行的家属房,就在电影院附近,开始两人还有说有笑,越临近汪家杨陆顺心就跳得越激烈,几乎喘不过气来,两只手提着东西死劲抓着,直抓到手指骨发白。 汪溪沙也感觉到六子紧张,眼睛老是直勾勾盯着前面,问他一句就回一句,心里益发觉得六子憨厚老实了。 转进人民银行侧门,一路上汪溪沙就遇到同住院内的邻居,人家都笑眯眯地会问句:“四妹子,带对象回家呀?这就是那副乡长?”汪溪沙就会很高兴点使劲点点头,杨陆顺则就憨憨地冲人笑着说新年好、春节快乐! 汪家住在二楼的,顺着老旧的楼梯上去,往东走廊第三家就是,大门是敞开着的,汪溪沙扯了把六子,又替他精心理顺头发,把肩膀后面显眼的风皮子(头屑)拍打干净,左右又再三打量了番,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跟我走!”
杨陆顺已经紧张得不知所措,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他在门边使劲跺了跺脚,虽然皮鞋上并没粘泥泞或是其他东西,牙一咬就跟着进去了,来不及打量房间里的情况,汪溪沙已经把他引到了两位年纪并不显老,衣服簇新,神情慈祥地男女面前,不消说就是沙沙的父母了,杨陆顺也不知道把东西放下,拧着直接就上去弯弯腰神情紧张而恭敬地喊:“汪叔叔您好、黄阿姨您好,祝你们身体健康、春节愉快!” 汪父母眼见着个子高高、长相帅气的杨陆顺就已经喜欢上了,又见这孩子一脸拘谨,言语也颇有分寸,就是太脸皮薄了,说完几句话脸已经涨得通红,不由心生爱怜,汪母赶紧站起来说:“欢迎你来家里做客,快请坐,四妹子去泡茶。” 汪溪沙见杨陆顺一副狗熊样,又气有好笑地说:“六子,楞什么,把东西”说着推了他一下。 杨陆顺手忙脚乱地把电丝网兜放到桌子说:“汪叔叔、黄阿姨,这是我孝敬你们的。”又把麻袋一抖说:“这里是我爹娘捎给你们的,一点乡里的土产,还望你们不嫌弃。” 汪母笑着对汪父说:“哎呀,老汪,你看小杨,太客气了,谢谢你啊,也替我谢谢你父母!四妹子,拿进去吧!” 汪溪沙又拉了杨陆顺一把说:“跟我拿进去啊,怎么这么木呢?算盘珠子一样,快走!” 汪母看着女儿对杨陆顺颐指气使地,摇着头笑着说:“老汪,这杨陆顺蛮老实的,以后有得受我们家四妹子了。” 汪父也笑眯眯地说:“这样不好吗?免得咱闺女被人欺负。”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PS:按说张明敏先生到大陆参加春节联欢晚会是85年,农历84年的春节,舍人为了故事情节就提前了一年,文中所说的节目都是农历84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