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一)

作者舍人 全文字数 2225字

杨陆顺终于可以坐下喘口气了,还真让老柳几个家伙说对了,不知道沙沙怎么那么多事。 进屋连杯茶都没喝,就指挥他杀了两只鸡,去毛切块搞了差不多一小时,又带着他把鸡毛下水倒去垃圾池;又叫他把二楼公用走廊打扫干净,不是叫他学雷锋,不知是赶巧还是故意安排,是轮汪家值日(原来的老家属楼都是直通间,一层楼的住户公用走廊都是轮流打扫);最后沙沙扯着他在厨房里择菜,大把的韭菜和香菜都是今天要吃的。 杨陆顺虽然是农村长大的,可也是家里的独子,上面又有众多的姐姐姐夫姐姐,何尝做过这些零碎活?肯定是手忙脚乱不利索了,不是沙沙在旁边指挥着,两只鸡就够他忙活的了,最后还是汪母看不下去了,毕竟是第一次来,就喝令沙沙带杨陆顺去休息喝茶,跟汪父说说话。 汪家房子不算大,前后中三间,中间的房连着厨房,厨房后是个阳台,因为沙沙的两个哥哥都结婚搬出去了,所以后面的房间是沙沙的闺房,中间是沙沙父母住,采光一点也不好,黑黝黝的白天都似乎要点灯,前面布置成客厅,摆了台14寸黑白电视机,有一条长沙发,一个大火桶,待客吃饭都在前面。 杨陆顺前后参观了下,感觉汪家算是条件一般的户子,家具都还是一些老旧式样的,只沙沙房里多摆了个贴着木纹装饰板的三门柜子新潮点,心里就嘀咕:看上去还是干净利索,就是小了点,只有两张床,来了客人岂不没地方睡?再有就是采光不行,黑呼呼的常年不进太阳。 听沙沙说汪父也有五十三岁了,头上竟然没看见半根白头发,脸色也红润,比起农村里五十几岁的人看上去年青了不止十岁,在乡里五十岁就很显苍老了,满脸皱纹象橘子皮,而且常年劳作弯腰驼背的较多,看来城里人是日子过得舒服。 汪父脸上总带着点笑,一说话还看见侧边包的银牙齿,见杨陆顺还是有点拘谨,就说:“小杨啊,在这里就当自己的家一样,我跟你黄姨都还好相处的。” 杨陆顺忙给未来的岳老子装烟,说:“我会的,您和黄姨对我实在太客气了。” 汪父抽着烟,见杨陆顺只能不抽,说:“你不抽烟?”杨陆顺点了点头,沙沙在旁边笑着说:“不抽烟好,省得一身烟臭。” 汪父摇了摇头说:“小杨在政府工作,不抽烟怎么行?烟是交朋友的好东西,我在社会上这么些年还不清楚?何况你现在还是领导了,还是学会抽烟的好。” 沙沙奇怪地说:“爸,你怎么劝六子抽烟啊?你以前不是常叫我姐夫戒烟的吗?” 汪父一副你知道些什么的神气,教训地说:“家强是没资格抽烟啦,他一个仓库发货的,抽烟得自己掏钱买,小杨就不同了,他是领导干部,抽烟有来源,当然就要抽了。他在政府里当副乡长,肯定是有接待用烟的。小杨,你一个月几条烟啊?什么牌子的?” 杨陆顺听得一楞一楞的,他不知道汪父是什么逻辑,可人家也没说错,确实是有招待烟,就如实说:“暂时有两条菊花烟。”
汪父哈哈笑了起来,说:“四妹子,你爸没说错吧,政府的规矩我还是清楚的。小杨这么年轻就是副科级,又是大学生,前途不可限量啊!” 杨陆顺谦虚地说:“这都是组织地信任和培养,我到现在还是战战兢兢的。” 沙沙说:“六子是真的运气好,当了一年教师就进了乡政府,马上入党提副乡长,都是他党委书记看上了他。” 汪父大感兴趣,说:“哦,我说呢,小杨啊,你要多多感谢你的书记。” 沙沙笑着说:“那是当然了,我已经打听到卫书记住在哪里了,明天我跟六子就去卫书记家拜年。” 汪父连连点头说:“那是应该,这么提拔重用你,一定要好好感谢你们卫书记。说实在的,如今这年头,什么都讲资格排辈分,听四妹子说你才二十四岁,好年轻的,真要没人赏识,还不知道要熬多久才上得来。” 沙沙接茬说:“爸,你是不晓得,六子一当上副乡长,新平好多人嫉妒得眼睛发红!听说是卫书记跑了几趟县委才决定下来的。” 杨陆顺说:“其实我还不成熟得很,新平比我有能力水平高的人多得是,别人当然有想法了。” 汪父说:“小杨说得对,人怕出名树大招风,你这么年轻当领导,肯定会有人嫉妒贤能的,谦虚谨慎很重要,反正你们书记赏识你,跟着他好好干,几年下来出了成绩,还怕上不去啊?现在县委县政府的头头们都是五十多的人了,迟早要给你这年轻人腾位置的。四妹子,你们去那卫书记家准备好礼物吗?我这里还有一对好几年的汾酒,要不给你们送了去?”看他这架势,已经把杨陆顺十足地当了女婿了,开始替女婿的前途操心了。 杨陆顺忙推辞道:“谢谢汪叔叔,卫书记为人很正直,我怕送礼给他会挨批评的,就简单点好。” 汪父嗳了一声,说:“小杨,你就不晓得了,也许其他人送礼物他会批评,你送我保证他不得!”见杨陆顺一副不明白的神情,得意地说:“你想想,他这么尽心提拔你,早就是把你当自己人了,你想,一家人往来他怎么会批评你?倒是你不去,他才真有意见呢。” 沙沙说:“爸,就依你的。” 汪父高兴地说:“在乡里好好干几年,瞅准机会就进城,到县里才有更大的进步!” 沙沙格格笑着腻在汪父身边道:“爸,你怎么跟我想得一样,我也是这么跟六子说的,老在乡里终究的土豹子。” 汪父爱怜地摸着满女的头,满心欢喜地看着杨陆顺说:“我们父女连心嘛!” 杨陆顺迷茫地看着这对父女安排着自己未来的道路,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了,而对于他年迈的父母,看上去慈祥可亲的汪叔叔居然半句也没提及。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隐藏